找到一篇好文章,大家进来看看,学习学习

胡青牛 收藏 1 766
导读:本文摘自:《学习时报》2012年4月23日第09版,作者:马长虹,原题:《甲午海战中的 沙子炮弹》 经典影片《甲午风云》是1962年摄制的,李默然因在片中饰演邓世昌而一举成名。片中, 邓世昌命令致远舰上的水兵将弹头拔下,从炮弹中倒出的竟然是沙子。看到这一情节,每 个中华儿女必然无比愤慨,没想到清廷的腐朽竟至于此。 然而,为什么大战在即,北洋海军的炮弹中却装满了沙子呢?原来,当时北洋海军各舰使 用的炮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开花弹,另一种则是实心弹。开花弹的弹头内填

本文摘自:《学习时报》2012年4月23日第09版,作者:马长虹,原题:《甲午海战中的


沙子炮弹


经典影片《甲午风云》是1962年摄制的,李默然因在片中饰演邓世昌而一举成名。片中,


邓世昌命令致远舰上的水兵将弹头拔下,从炮弹中倒出的竟然是沙子。看到这一情节,每


个中华儿女必然无比愤慨,没想到清廷的腐朽竟至于此。


然而,为什么大战在即,北洋海军的炮弹中却装满了沙子呢?原来,当时北洋海军各舰使


用的炮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开花弹,另一种则是实心弹。开花弹的弹头内填充的是火药


炸药,击中目标后会发生爆炸;而实心弹的弹头内则很少装药或不装药,更多时候是填


充泥土、沙石来配重。实心弹击中目标后当然不会爆炸,其作战意图是凭借重力加速度击


穿敌舰引起进水。


我们在影片中看到的,实际上就是这种实心弹,它虽然不会爆炸、威力小,但却是北洋海


军最常用的炮弹。当时,中国的近代军工已经起步,最成规模的是江南机器制造总局和天


津机器局,但这两家厂主要是生产陆军用的小口径行营炮、步枪以及相关弹药,对中、大


口径火炮所需的炮弹,只能制造技术难度相对较低的实心弹,而开花弹则要依赖进口。


在清政府支持下,李鸿章全力建设北洋水师,紧追世界潮流,斥巨资陆续从英、德等国购


进舰船装备,到1888年,北洋海军建成。这是一支拥有25艘舰船,旅顺、威海、大沽三处


主要基地,模仿英国海军模式严格训练出来的远东劲旅。因为舰队中有定远、镇远两艘称


雄亚洲的7000吨级一等铁甲舰,北洋海军当时被誉为亚洲第一。清廷以为这下可以高枕无


忧了,遂对北洋海军紧缩开支,1891年户部(相当于财政部)甚至下达了停止购买外洋军


械的禁令。


这样,北洋海军的弹药补给就只能立足国内了。但是,国内军工企业在长达数年间对开花


弹的研发显然做得很不够,以致北洋各舰的弹药只能以实心弹为主,开花弹还是当年购买


军舰时配套赠送的,数量极为稀少。中日大战迫近,紧急外购已来不及了,天津机器局才


临时抱佛脚,不分昼夜赶制开花弹,但由于技术不过关,产能极低,且质量很不稳定。


据北洋海军总教习、德国人汉纳根在甲午海战后报告,北洋旗舰定远舰在战前只补充了55


颗国产普通开花弹,平均一门炮顶多分得十几枚。在海战中,仅一个半小时这类炮弹就打


光了。剩余的三个多小时里,定远舰的305毫米巨炮只能发射根本不会爆炸的实心弹。


而影片中邓世昌试图去撞沉的日本吉野舰,海战结束后尚剩余120毫米和150毫米炮弹1251


发,各种机关炮弹6095发,弹药仍旧极其充足。并且,日本海军用的所有炮弹,均是开花


弹。


日本的近代海军几乎是和中国同时起步的,并呈你追我赶的军备竞赛之势。但在北洋海军


1888年成军之后,中国止步了,日本却越发突飞猛进。日本一方面继续从西方订制、购买


新舰,一方面则致力于自主研发。到甲午海战爆发前,日本海军共拥有可出海作战的主力


军舰31艘(二等铁甲舰3艘、巡洋舰11艘、炮舰17艘),其中1000吨级以上的军舰共计21


艘,日本国内建造的就占10艘;而北洋海军同一级别的军舰共10艘,仅平远舰是由福州船


政局建造的,其他均购自外洋。

更为重要的是,日本并不满足于数量更多、性能更好的军舰,还对炮弹进行了改良。


北洋海军极为稀缺的开花弹,无论是外购还是自造,弹内填充的都是黑火药。这种中国古


代方士在炼丹时偶然发现的化学物质,主要成分是木炭和硫磺,其工作原理类似于过年时


燃放的爆竹。用这种黑火药来充当炸药,只能通过爆炸时产生的冲击波和炸开的炮弹碎片


来杀伤敌军、破坏敌舰,其威力极为有限。这也就是甲午海战之前的历次重大海战中,从


来没有一艘军舰是被炮弹直接击沉的原因所在。


欧洲国家早已发现了黑火药的弊端,一直在苦苦寻找可以取而代之的一种“猛炸药”。终


于,欧洲人找到了苦味酸,这本是一种黄色的染料,后经反复试验,被证明可以通过钝化


成为烈性炸药,俗称“黄色火药”,其爆炸的威力强于TNT炸药。1885年,法国正式将苦


味酸作为炸药来装填弹头。就在清廷陶醉于“亚洲第一”的时候,日本却在与法国谈判,


希望大量购入这种炸药,最终因为价格问题未能达成协议。


但这难不倒大和民族。1888年9月,日本授命工程师下濑雅允着手研究苦味酸,经过不懈


努力,至1891年终于成功配制出了以苦味酸为主要成分的烈性炸药,定名“下濑火药”。


1893年1月28日,日本海军正式开始换装填充了下濑火药的炮弹。此举充分显示了日本人


勇于超越的精神。由于苦味酸炸药爆性不稳定,即便当时的欧洲列强,也未在海军中采用


这种烈性炸药。日本人青出于蓝,他们在炮弹内壁刷上漆,还在苦味酸和炮弹内壁中间灌


上一层蜡,巧妙地克服了苦味酸极易与金属反应的不稳定特性。


这种填充了下濑火药的炮弹威力极大。它灵敏度高,即便命中细小的绳索都能引发爆炸;


爆炸后除形成冲击波和炮弹碎片外,还会伴随有中心温度高达上千度的大火,足以把钢铁


点燃;爆炸形成的火焰会像汽油着火一般四散流动,就算在水中都能持续燃烧一段时间。


1894年9月17日午后,满载新式炮弹的12艘日舰与北洋海军主力在黄海大东沟遭遇,经过5


小时鏖战,参战的12艘中国军舰4沉2逃,其余被重创以致难以修复。而中国军舰的炮弹命


中率虽也不低,但却无法直接对日舰造成大的损坏,唯一明显的战果是镇远发炮击中日本


旗舰松岛舰的弹药房,引起连环爆炸,形成大火,导致军舰重创。


应该说,双方战绩的不同,与炮弹的这种划时代差距不无关联。由此可见,自主创新对一


个国家来说是多么重要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