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忽必烈曾派天文学家在黄岩岛测量中国海域

铁血随风123 收藏 4 263
导读:2月17日,菲律宾国会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将中国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划为菲律宾领土。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研究员。 据李国强研究员介绍,事实上,早在1993年,菲律宾就曾提出过类似的立法议案,要求将其“卡拉延群岛”范围内的我南沙群岛大部分岛礁纳入菲律宾群岛基线以内,但未能成功。 李国强表示,菲律宾几十年来一直在与中国争夺南沙群岛的一些岛礁。特别是2008年美军重返菲律宾之后,菲律宾又一次极力主张其在南沙群岛的岛礁的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月17日,菲律宾国会通过领海基线法案,将中国的黄岩岛和南沙群岛部分岛礁划为菲律宾领土。中国青年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国强研究员。


据李国强研究员介绍,事实上,早在1993年,菲律宾就曾提出过类似的立法议案,要求将其“卡拉延群岛”范围内的我南沙群岛大部分岛礁纳入菲律宾群岛基线以内,但未能成功。


李国强表示,菲律宾几十年来一直在与中国争夺南沙群岛的一些岛礁。特别是2008年美军重返菲律宾之后,菲律宾又一次极力主张其在南沙群岛的岛礁的主权。李国强表示,在南海领土争议的多个国家中,只有菲律宾一直在极力推行南海问题国际化,要求国际仲裁,但这种要求遭到了包括中国、越南等在内的国家的坚决反对。


-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时的中国国民政府收回、重新命名、经营、管辖这些岛屿,没有任何国家有任何不同意见,甚至二战后相当长时期内,并不存在所谓的南海问题。南海周边地区也没有任何国家对中国在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行使主权提出过异议。越南在1975年以前明确承认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没有任何法律文件或领导人讲话提及本国领土范围包括南沙群岛。美国与西班牙1898年签订的巴黎条约和1900年签订的华盛顿条约曾明确规定了菲律宾的领土范围,未包括南沙群岛。1953年菲律宾宪法、1951年菲美军事同盟条约等也对此作了进一步确认。


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由于发现南海海域蕴藏着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一些国家或派驻军队,或与外国签订开采石油合同,或通过单方面立法侵犯我国对南海诸岛及其海域的主权。近年来,尽管南海周边邻国虽一再表示“不采取使问题复杂化”的行动,但从未停止对我南海诸岛领土主权和南沙海洋权益的侵犯。截至1995年,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四国,共在南海打油气井500多口,其中在我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已打油气井124口。其中,1978年,菲律宾把南沙北部作为一个特别单独市,命名为“卡拉延市”,并委任市长。1993年,菲律宾又提出在我南沙群岛菲占岛礁建立机场的计划。截至目前,菲律宾侵占和进驻了9个岛礁(其要求的范围包括54个岛、礁、滩、沙,及41万多平方公里的海域)。


李国强告诉记者,临近原则和先占原则一直是菲律宾侵占这些岛礁给出的所谓理由。但事实上,临近原则早已被国际社会摒弃,而所谓的先占原则也是站不住脚的。


“菲律宾狂人”、马尼拉海事学校校长克罗玛上世纪50年代以所谓个人探险的名义,登上所谓“卡拉延群岛”,并宣告是菲律宾人首先发现了“卡拉延群岛”。根据国际法的规定,“首先发现”可以视为拥有主权,菲律宾用这种方式试图主张权力,但是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抗议和反对。据李国强研究员介绍,事实上,早在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派天文学家郭守敬进行“四海测验”,据考证,南海测量点就是黄岩岛。历史上,西、南、中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是我国广东、广西和海南沿海渔民的传统生产基地。20世纪三四十年代,法国、日本曾先后出兵占据西沙、南沙群岛的部分岛礁。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当时的中国政府接收了西、南、中沙群岛。解放后,经国务院批准,广东省海南行政区于1959年3月在西沙群岛的永兴岛上设立“广东省西、南、中沙群岛办事处”,1969年3月,该办事处改称为“广东省西、南、中沙群岛革命委员会”,1981年10月又恢复为“广东省西、南、中沙群岛办事处(县级)”。海南建省后,该办事处划归海南省管辖至今。


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李国强强调,菲律宾侵占并一再主张对这些岛礁的主权,除了政治和经济利益外,还因为黄岩岛和所谓“卡拉延群岛”在军事上也有相当的战略意义。其中,作为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海面的岛屿,黄岩岛是一个良好的避风港和中转基地,二战前后美国驻军菲律宾时,就是在黄岩岛附近海域进行训练的。


李国强表示,菲律宾此次悍然通过国内立法的形式再次向国际社会强化了自己的领土要求,激起南海争端,我国应从中获得三点启示:第一,要进一步加强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宣示,“不仅是外交的宣示,在军事巡航、海洋渔业、石油勘探等方面应该不间断地向国际社会宣示主权”;第二,我国应进一步加快海洋立法,表明法律地位,可以考虑给更多的部门和个人相应的权益,“海岛法、国界法等事关领土主权的法律多年来未能出台,在立法方面已经滞后了”;第三,李国强表示,包括地理、历史等在内的多学科、多部门应紧密合作,加强对南海群岛的综合性理论研究,“目前国内学术界几乎没有人在持续研究南海地理问题,这让人十分担心”。(本报记者 滕兴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