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jiwuy 收藏 1 110
导读:4月23日,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开庭审理,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 4月23日,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开庭审理,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 避免周岩伤口感染一路都必须使用空气净化仪 周岩下车坐上轮椅。 周岩被抬进法庭(图片来自中国广播网) 庭审结束后,周岩离开法庭。 昨日,“周岩被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是以被告人陶汝坤“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建议量刑在10年至12年,并认为陶汝坤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4月23日,合肥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周岩被毁容案”。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陶汝坤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认为陶汝坤属于未成年人,符合“从轻处罚”条件,建议量刑在10年至12年。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4月23日,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开庭审理,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4月23日,安徽合肥“少女毁容案”开庭审理,周岩刚刚做完手术尚未拆线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避免周岩伤口感染一路都必须使用空气净化仪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周岩下车坐上轮椅。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周岩被抬进法庭(图片来自中国广播网)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检方建议轻判少女毁容案被告 称其尚未成年

庭审结束后,周岩离开法庭。


昨日,“周岩被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是以被告人陶汝坤“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建议量刑在10年至12年,并认为陶汝坤属于未成年人,符合“从轻处罚”条件。


昨天,周岩在家人和医护人员陪同下,出现在了包河区法院门口。她是前天晚上从北京乘火车赶往合肥专门参加庭审的,清晨一下火车,就直接来到法院。目前其伤情并不稳定,说话也不方便,她的主治医师并不建议她来合肥。


开庭时间一直持续到昨天下午5时40分。事后,周岩的律师李智贤接受了法晚记者的专访,她表示,昨天的庭审过程中,双方在刑事和民事方面的争议都很大。


刑事 公诉机关建议量刑10到12年


据介绍,公诉机关对被告人陶汝坤提出的罪名是涉嫌故意伤害罪,而陶的辩护人认为是故意轻伤、过失重伤。在此问题上,原告一方及其辩护律师认为陶已经涉嫌“故意杀人”。


李智贤说:“这是对整个犯罪行为定性的问题。还有一系列问题没有解决,如当时陶带的打火机和油量的问题,大家争议也很大,原告方认为造成如此严重的烧伤后果,当时床头桌子上,到处都着火,肯定不是对方所称的只有‘100毫升’。”


“另外,他(陶汝坤)当时到底参没参与对周岩的救治、事后有没有逃跑等行为都没有调查清楚。”李智贤说。


据了解,就当时带的油量问题,陶汝坤在法庭上坚称只有100毫升,而他的父亲认为按照家里所剩的油量可能只有70毫升。


李智贤介绍,公诉机关认定陶汝坤是提前有预谋的,属于故意犯罪,并用特别残忍的手段对他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公诉机关的量刑建议是10到12年,并且认为陶是未成年人,可以从轻,我们对此是不认同的。”


民事 索赔110多万不包括后续治疗费


在民事赔偿方面,控辩双方也存在很大的争议。据李智贤介绍,被告陶汝坤一方及辩护律师对周岩去北京治疗有异议。


李智贤说:“他们认为在安徽就可以治疗,这样一来,周岩看病的所有票据他们都认为在证据上有问题,认为缺少法律依据。另外,他们认为我们的伤残鉴定是单方面委托的,不是共同指定法院来委托的,对于鉴定结论的合法性和真实性都有异议。”


有关周家提出的具体赔偿数额,网上一度也传得沸沸扬扬,就此问题,李智贤表示,具体的数额现在还没有确定,“因为对于周岩的后期治疗费用,法庭还没有做出鉴定”。


李智贤说,全部的数额还没有确定,因为还涉及后续治疗费用问题。


“我们已经就后续治疗费用,申请了法院鉴定,法院还没有结论。到目前为止,实际发生的费用是39.63万多,我们还提出了27万的伤残补偿金及50万的精神抚慰金,这样加起来的话就是差不多110多万,这里面肯定是不包括后期治疗费。”李智贤告诉记者。


据了解,公诉机关目前没有对原告方提出的民事索赔发表意见。


对话 周陶二人法庭上未直接对话


法制晚报(以下简称“FW”):你怎么看待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


李智贤(以下简称“李”):目前,首先还有一些没有查实的东西,打火机来源及汽油量。我们对公安机关的伤残等级鉴定也有异议,已要求法院进行重新鉴定。


当地鉴定的是两个5级一个8级,而在北京做的鉴定是两个8级,一个9级,这些因素尤其是伤残鉴定等级,都是会影响量刑的。


对于本案的审级也存在异议,我们认为应该在合肥市中院审理,而不应该是包河区法院审理。


因为在区一级法院审理,它的量刑是毫无悬念地在15年以下,最高15年。而根据今天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是10到12年,而且还要求从轻,那肯定是低于12年。


FW:周岩昨天状况怎么样?


李:她的状况很不稳定,见到陶时的情绪非常激动,由于她说话还不是很方便,当时就是抑制不住地哭,不停地流眼泪。后来我们担心会有危险,就让她出来休息了一会儿。后来又进去,大概呆了四五十分钟就出来了。其实她的主治医师并没有准许她进法庭。


FW:陶汝坤有没有和周岩直接对话?他有对周岩说什么吗?


李:没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