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冲的一生:末路英雄怎就如此窝囊?(图)

明珠济南 收藏 2 3185


林冲的一生:末路英雄怎就如此窝囊?(图)

林冲棒打洪教头(资料图)

林冲在上梁山之前,担任着东京八十万禁军的枪棒教头,声名显赫,善使“林家枪法”,威猛神勇,在《水浒传》中始终保持着“不败”的战绩。而且他还有一位如花似玉的夫人,恩恩爱爱,琴瑟相谐,令人羡慕。但是林冲的不幸,恰恰就是从他那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夫人开始的。当“花花太岁”高衙内第一眼看到林冲娘子的时候,神秘莫测、冷酷无情的命运,便像宇宙中的黑洞一样,把林冲渐渐吸了进去。

有《水浒传》研究者在分析各位好汉上梁山的动机时,发现似乎唯一一位称得上是被“逼上梁山”的人,就是林冲。《水浒传》写来写去就写了四个字,“逼上梁山”,但是真正“被逼上梁山”的,他的一生等于这四个字的,就林冲一个。

林冲被“逼上梁山”的核心原因还得从林冲一开始的事说起。

林冲的小日子其实过得还不错,他在部队里是个技术军官,每天教教武术,回到家里有漂亮老婆,而且他的生活应该说也是如花似锦,可是他碰到了一件很意外的事。

爱妻受辱忍气吞声

有一天,他带着老婆,带着丫环,去庙里烧香还愿。路过一片空地,他看见有一个人在练武术,就跟老婆说,你带着丫环先走,我就看两眼。这一看,他的一生就改变了。当时在那空地上练武术的,正是“花和尚”鲁智深,后来他也和林冲成了好朋友。林冲贪着和鲁智深相谈甚欢,不知道那边有人在调戏自己的老婆。好在那个丫环比较机灵,赶过来报信说:“不好了,老爷。”

林冲一听马上就跑过去,到那儿一看,果然是大事不好。林冲一步冲上去,扳着那人的肩膀,把他转过来。这一转不打紧,本来高高举起来的拳头就要落下去了,这一看,不敢落了———这人正是林冲的顶头上司、当朝太尉、那个时候军事最高领导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

《水浒传》里写林冲的这个招牌动作叫做“先自手软了”。要知道林冲为什么被逼上梁山,或者说要了解林冲一生的悲剧,这几个字很重要,为什么他会“先自手软”?因为这几个字说明林冲性格里有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窝囊”。

“窝囊”这个词儿,一般来说用在男人身上,那是贬义词。林冲的长相是豹头环眼,林冲的绰号是“豹子头”、“小张飞”,这样一个长相英武,而且武艺高强的人,为什么会“窝囊”呢?

很多人讲到林冲的时候,也会说他能“忍”,但是一般不愿意说他“窝囊”。我说林冲“窝囊”,其实我心里也有点痛心,因为林冲也是个盖世英雄了。但是仔细看一看林冲的一生,应该说“窝囊”是其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也许在林冲的意识当中,他觉得如果眼前这件事能够息事宁人,大家也就没事了,以后还能过我的安稳日子,这是他忍的一个重要动机。林冲确实是忍了,他的忍毫无底线,他认为安全大于尊严,我只要有安全,我可以不要尊严,我只要有我的幸福的小家庭的生活就够了。结果这一忍就忍得很窝囊,而且这一忍呢,事实上忍得是一个家破人亡的结果。

在这个方面只要看一个例子就可以了。《水浒传》里谁最软弱呢?就是武大郎,可是武大郎遇到类似的事件,他软弱了吗?没有,他去捉奸,因为他认为尊严大于安全。很显然,西门庆的武功很强,武大郎去捉奸,很可能的结果就是受伤,甚至被打死,但是他没有退缩,这就是忍的底线。而林冲就不是了,遇到这样的事情,他本来是想动手的,结果一看是高衙内,他就“先自手软了”。其实不是因为他的手软了,而是因为他的人格软了,他的人格根本就没有站起来。高衙内是很聪明的,林冲这种没有尊严的表现,他一眼就看出来了,结果是高衙内没有知难就退,而是知难又上。

高衙内找来了从小和林冲一块长大的林冲的把兄弟,来和他一起做这件坏事。那时陆谦正在拍高俅的马屁。林冲没想到,跟他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把兄弟会害他,所以当陆谦约他出去喝酒的时候,他欣然前往。与此同时,陆谦派人去林家,谎称林冲突发疾病,把林娘子骗出来,交给了“花花太岁”高衙内。当林冲去救他太太的时候,他问了太太很重要的一句话:“你可曾被玷污?”就是说,林冲不是从尊严的角度考虑,他考虑的是身体是不是被玷污。事实上,她身体被玷污或没被玷污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她的尊严受到了玷污。但是林冲没有这样想。这时他的心理底线就是,只要他的娘子没有被玷污,他的日子还可以安安稳稳地再继续过下去。

再往下看还能看到林冲的窝囊。林冲不敢反抗高衙内,但是陆谦的身份跟他比较平等,他应该是敢动的。但连陆谦给他带来的人格的侮辱,带来的尊严的损失,他也没放在心上。小说里写林冲别了一把刀,在东京城里找陆谦,没找着,没找着该接着找啊,大丈夫报仇不是十年不晚吗?林冲是三天就晚,三天以后他自己就把这个事忘了。因为他没有意识到,陆谦的所作所为,包括高衙内的所作所为是有伤他的尊严的。他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人家也不提了,既然人家都不提了,那我也就不提了。

可是当林冲一次次地想从这个侮辱当中脱出,再继续安安稳稳过下去的时候,高俅都要找他麻烦了。这就是“白虎堂”事件。在这个事件中,林冲算是掉到了事先设计好的一个大陷阱里。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林冲在街上遇到一个陌生男子,说愿意以超低的价格出售一把宝刀,林冲这个人非常单纯,一听说宝刀,心想高俅高太尉府中也有一口宝刀,我能不能把这口宝刀买下来,去和高太尉比试比试呢?

林冲确实太单纯,一个下级怎么敢跟上级去比刀,而且这几天,这个上级的干儿子正在找自己的麻烦,高俅突然要跟你比刀,本该多个心眼儿的,而且自己跑到街上去买刀,那个卖刀的人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不知道,而且那个刀的价钱出奇地便宜。如果林冲多个心眼,把这些因素加起来想一想,或许那个“白虎堂”,他怎么都不敢进去了。可是林冲兴冲冲地把这刀买下来了。头一天买,第二天高太尉就得知了消息,让他带着宝刀到太尉府来见识见识。结果林冲被骗到了专门商议军机大事的“白虎堂”之后,便以手持利器,意欲行刺这样一个罪名,被抓了起来,最后落得个脊仗二十,刺配沧州的下场。

中国有一句话叫“好了伤疤忘了疼”。林冲很奇怪,他伤疤没有好,那个疼就先忘了。因为他没有觉得受伤,更没有伤疤。

不过他还是心存希望,临走的时候还跟他岳父说,再过个三五年,就又回来安安稳稳地过日子了。临行之前,他还专门给老婆写了个休书,目的就是要保护老婆,叫外人一看,她跟林冲已经没关系了。林冲觉得再过个几年,他一定能够回来,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但却是一厢情愿,因为处处都有人想置他于死地。

希望的破灭

单纯的林冲带着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离开了东京。但是他没有想到,高俅事先已经买通了押送他的两个公差薛霸和董超,必取他性命。在发配沧州的路上,林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在野猪林里,董超、薛霸要杀他,其实按照林冲的武艺,董超、薛霸算什么呢?捻死他们还不就像捻死两只蚂蚁,可是林冲根本就没有反抗,而且小说里写他痛哭流涕,哀求他们放了自己。要不是鲁智深出手相救,林冲早不知道人头在哪里了。

换了任何一个人,都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林冲到了沧州,他还是没醒悟,到了草料场,那已经是到了人间地狱了,可是林冲竟然还想安居乐业,他还想在那个地方把他的本职工作做好,做一个小小的螺丝钉,最好再闪点光,万一被主要领导高太尉发现,然后再来个良心的忏悔,或许他还能回东京。林冲为什么一直认为自己还有余地,是因为在宋朝的时候,经常会遇到大赦天下。有人统计过,平均三年就会有一次大赦天下。这样他不就没罪了吗?

但这只是林冲的一厢情愿。高俅怎么可能放过他呢?高俅肯定是在家里想各种各样的办法要害林冲。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林冲过去那个好朋友陆谦。陆谦害他没害成,不是留了一个把柄在林冲手上吗?陆谦要想好好地过日子,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加害于林冲,一定要把他害死。

于是他们就买通了草料场的人,在林冲的住处放了一把大火。巧的是,那一天由于风雪交加,林冲外出打酒,回来的时候见到草房已经被雪压垮了,于是就在附近的山神庙寄宿了下来。到了半夜,林冲听到草料场里面噼里啪啦,善良的林冲当时的第一反应依然是去救火。这就是林冲,他遇到什么事都想不到他的好朋友要害他。他想不到公差要在野猪林杀他,他也想不到在草料场有人要放火烧他。要不是偶然听到陆谦这帮人说要如何如何害死林冲的话,也许他一辈子还蒙在鼓里呢。

也幸好是林冲听到了,如果不是那两个人说这几句话,林冲还要无限期地忍下去呢。直到此时,林冲才算大梦初醒,开了杀戒。俗话说,要命的枪,玩命的刀。可是林冲那个枪,它从来没有要过别人的命,到了现在才开始要别人的命了。但这个不窝囊的结果是所有的窝囊造成的。

如果是鲁智深碰到这样的事件,他看见高衙内,把肩膀转过来,就会一拳打上去,高衙内的脑袋就是面酱。当然结果是亡命天涯。如果亡命天涯的话,鲁智深的损失很小,林冲如果也这样做,亡命天涯,他身边会多几个人啊,他的岳父,他的美丽的妻子,都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他一直在忍,为什么呢?因为他总是觉得,这个社会可能最后会网开一面,给他最后的一线希望,最起码他还能跟他妻子团聚。可是事实上他妻子最后的命运是自杀。看起来林冲是想委曲求全,结果偏偏是越委曲越不能求全。

再看看如果野猪林事件换一个人,不是林冲在场,而是武松在场,说董超、薛霸他们两个人能有好果子吃吗?你们对我不仁,我当然对你们不义了。

这里面就有个重要的区别,武松、鲁智深,包括武大郎,他们都是守了一个忍的底线。他们也不是不忍,但是有一个底线,那就是尊严,如果尊严一旦受损,他们就坚决不忍。

走投无路逼上梁山

再说林冲“风雪山神庙”杀人后被逼上了梁山。到了梁山应该有救了吧,可是还没救,王伦逼他干了一系列的事,其实还是有损尊严的,最典型的就是“投名状”,就是你下山去杀一个无辜的人,这样你就有了案底,你就有了上梁山的资本了。

关于这一段故事,《水浒传》里写了最重要的两个字,这两个字是林冲一生里说的最值钱也是最不值钱的两个字。林冲去纳“投名状”的时候,看见对面来人,林冲当时是先大喊了一声才过去杀人的,林冲喊的是“惭愧”,说明那个时候,他放下的就是他最后的一点尊严。“惭愧”二字也代表了林冲在万般无奈下,作了一次最后的挣扎,然后再向过去的生活告别。

不过确实也应该替林冲说两句公道话,生活在林冲那个时代,想维护一个人的尊严,那也确实是太困难。以个人的力量去反抗社会,那就是“以卵击石”,再加上林冲对这个社会的黑暗程度一直就没有一个足够的认识,所以他也不可能和这个社会做到彻底的决裂。

其实林冲一直都不愿意去对抗这个封建朝廷,遇到统治者一步步进逼的迫害,他是一再地退让,想从妥协当中找到临时的避难所,以便于“有挣扎着回来”的希望。他的眼睛里就是那个小家庭,我只要保住这个小家庭,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而且他觉得,我是可以做到的,可是事实上他做不到。

一个社会如果逼得像林冲这样的好人都不得不上梁山的话,那是一种无奈,也是对当时社会的一种嘲讽。林冲的悲剧首先是一个社会的悲剧。对于一个社会来说,最重要的是要尊重人的尊严。一个社会不但要给每一个人一个小康社会,它还应该给人一个人格的呵护。当然从个人的角度来说,林冲的悲剧也有他自身的原因,我们经常说“性格决定命运”,林冲的性格就决定了他的悲剧。如果当初林冲像鲁智深那样,像武松那样,或者像别的梁山好汉那样,把高衙内杀了,实在不行,把高太尉也杀了,然后冲上梁山,那给我们带来的就是一个全新的故事了,我们也就会对林冲更加敬佩,更加尊重,可是我们看到的林冲,只能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仇人被释遗恨终生

高俅有一次亲自带兵攻打梁山,结果被梁山生擒,到了山上的时候,林冲见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他多么想去手刃仇人,但是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梁山上的所有好汉,几乎没多少人站出来帮他,而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个仇人被活活地放走了。

其实宋江并不是不知道林冲特别恨高太尉,也不是不知道高太尉曾经把林冲弄得家破人亡。但是对宋江来说,他想得更多的是高太尉来了,他终于有一个机会有可能被政府招安了。于是宋江就带头“纳头便拜”,还让他手下的那些将领全都穿上五彩缤纷的节日服装,列队欢迎高俅。

这个时候的林冲多可怜、多痛苦啊,现实就这样眼睁睁地粉碎了他的最后一丝挽回尊严的可能性。所以林冲的一生,实在就是窝囊的一生。忍应该是有底线的,如果忍没有底线,那不是窝囊吗?林冲一生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一个人必须捍卫他的尊严,如果没有了尊严,所有的忍就没有意义。所以后来林冲尽管在梁山英雄排座次的时候,在一百零八将当中排第六,而且是五虎上将当中的第二,名次够靠前的,地位也够显赫,但是他却是在郁郁寡欢当中度过了余生。

林冲的死是在征方腊以后,那时他得了风瘫,到杭州的六合寺去养病,但是宋江根本就没有去看他,只是派武松陪着他。直到他死,宋江也没有露面。东京八十万禁军的枪棒教头,梁山新时代的开创者就这样孤独地谢幕了。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