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4.24行动纪念

4.24行动纪念

提起4.24行动,可能不是当时在这个地区并且经历此事的人;他们是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究竟做了一些神马。有些人认为,这是我们不理智的表现,还有些人认为这是我们破坏的表现,更有些人认为我们得和蔼,而非如何激愤。最后,我对这些人的评价就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是身临其境,所以并不了解事实。无论如何,我们是在为一种民族意识而拼搏;虽然这里面有很多问题和矛盾,以及错综复杂,国人向来都是如此,可是有谁,又有哪一次能够如此同仇敌忾那?就是哪一次,我估计是空前也是绝后的!下文会给予具体介绍。


事情其实已经过去4周年的,从公元2008年奥运的那一个年头,那是一个激情的岁月。开始的时间是公元2008年的3月14日,一开始大家不用说也知道是啥问题了。吐蕃土著在拉萨发动打砸抢烧,当时造成了许多的人员伤亡和各族人民的财产损失。有人说,是因为当地的不平等引起的,我想到的是现在世界上哪里有绝对平等呀,有不平等的你维权,示威,甚至是进行一些小规模报复这个无所谓。但是,你是对着你自己的吐蕃同胞和平民的商店去行动;这个在国际法上已经算是种族清洗了;而且也是恐怖主义。接着,我国的奥运圣火在世界传递,到了法国就被人抢夺,造成了很坏的影响。当然,火炬在传递过程中很多人在以往都会去抵制;但是这种疯狂和野蛮的冲进去打人,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众所周知,这个之后全世界媒体都是向着暴徒说话,说我们没有人的权利,所以造成如此。要是对着政府会议,你可以进行相对的抗议,甚至投掷燃烧瓶,这个是属于一种发泄。但是,你是对准了奥林匹克精神的象征,奥运圣火。在那时候,我就得出了结论:西方人自己所坚持的奥运精神,竞技精神,公平精神和一系列的好的操守都随着他们的抵制和反对我们奥运和崛起被国人认为一文不值了。而且也烟消云散了对他们的幻想。到了4月13日,我们留学生聚集在墨尔本悉尼的中央广场上,悉尼还下着大雨。墨尔本气温算是秋高气爽(并非用词不当,而是墨尔本的气温是与北半球颠倒的),清空万里无云呀。(有点儿像是佛朗哥的举事的口号)。


我当时作为,墨尔本-悉尼中国爱国华人留学生游行示威组委会的常务委员;候补纠察队成员(维护秩序),参与和组织了这次活动并且在墨尔本总领馆的授意下,去进行对此次活动的纯洁性的维护。因为华人在海外涉及到很多方面,有的人也不是全部因为爱国,真理呀,有不少人都是有私人不可告人目的的。为了极时的控制此次游行,不希望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我算是在这里面进行了一系列的工作。


2008年4月24日,由于中国的北京奥运圣火马上就要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俗称坎村)传递;我们当时在墨尔本组织了21辆大巴,以及私家车百余辆前去堪培拉增援。因为,之前堪培拉的华人和留学生组织发来协助通报,鉴于坎村华人力量单薄,只有泰国人,缅甸人比较多;而他们由于越南和印尼等流亡分子有联系,所以这些人都可以成为一小时10刀的雇佣暴徒。但是,我们除了几个中资机构,就是大使馆和2个大学(坎村大学和国立大学);人家能够凑齐最起码一个团(1000多号人),但是当时在堪培拉的能战斗人员我方只有2个营,(中资和大使馆不能介入呀,那成了危害驻在国国家安全了。)学生当中,坎村大学和国立大学基本上不是访问学者,就是教授;留学生由于在此缺乏联系,不会像墨尔本那个样,一下子召集2-3千人不成问题。而且,根据内部一些通报(当时香港人确实也是在幸灾乐祸,但是台湾同胞倒是从内部给我们做了不少事情。)


记得我当时在游行以后,去堪培拉的当天晚上4月22日晚;2个朋友(以后他们是两口子了)把我约出来,在铁路旁边说:哥马(广东人不会发儿化音),台湾兄弟给我发来消息(他们都是客家人所以语言相通,就比较亲切,消息容易掌握。),在堪培拉警察,联邦警察,宪兵,吐蕃暴徒,支持暴徒者(西方人)和雇佣暴徒(10刀一小时的人们)大概有8000多呀;不算军警宪特也得有3000多人呀,哥马,一个旅呀,你们能行吗?我当时说,兄弟多谢你的情报,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李某感激不尽。然,奥运圣火是奥林匹克的象征,是国家的民族意识的象征,要是被抢了,咱们的人受伤了,出问题了,这绝对会是世界笑话的。咱们得冲上去,不要让自己人损失太多,光墨尔本的特遣队就已经有将近5000多号人了;保不齐北领地,西澳,南澳和昆士兰和新南威尔士不会来人,这样,就算是北,西和南一共一万人;新和昆也得8000多,加上墨尔本和坎村的一共6000多人;你算算差不多有一个师团的力量了。这个咱们在比率上大大超过了他们,即便是军警宪特也得对付咱们一阵子。当然得多挨一些橡皮子弹了。这个人很无语,但是也知道我为了啥,就不断唱着为了谁。悄然离去。


4月23日,我按时上完了课,在给讲师核对好了,几个相关的课题以后;就开始做好准备,搞了几面大国旗,弄了一个大背包,里面急救药品,木头板子(可以当护心镜用),以及我把当时我所有的刀具全都给带上了,小到瑞士军刀,大到切菜有的,以及很多别的刀,大概有5把。当时,我给我们一起住的一个身强体健的哥们儿要了一瓶青梅子酒,我到了一大碗;自己全都喝完了。之后就去了我方的集结地,telestra dome。 这是一个位于city的体育场,地下连接着城铁站和巴士停车地点,能够同一个时期停靠40辆车。


到了哪里经历了漫长的停靠,整队,由于大家都是临时拼凑的,所以有些掉兑不通;我认识那里面的几个组织者,也就在我迪肯大学的队伍里面,大学的中学联的陈主席是我的上线,也是与总领馆联系的媒介;告诉我了,left no one behind。 如此,我就成为了迪肯的19车和20车的特遣队长。在车上大家互相介绍和弄了一系列的方式以后,我们就都开始睡觉了,可是此时,车在停靠的时候,我发现一共有几百两车的长龙停靠在加油站,厕所满了,那里有不下8个便利店,但是都给满了,可见我方人员之多。我当时在混乱的时候说了,我是19车,20车迪肯负责人,希望男同胞们尽量在野地里解决,因为公路跟前就是野地,干啥都可以呀,野战也无妨。结果,我那一批人呼啦呼啦的全过去了,我当时说,不错呀,灌溉一下这里土地,来年收成更好了岂不是。


经历了11个小时的长途跋涉,我方全部到达堪培拉路上19车和20车没有任何的人员遗失和伤亡以及病患。我们整队,首先我是让大家互相留下联系,之后是宣布纪律,主旨是:除了拿着国旗的人员,其余的讲话奇怪的汉语和老外不要相信,不要放单,不要去偏僻地方,不要问任何不讲国语的人。特遣队自己公布暗号,迪肯,sarah,迪肯effi,迪肯chao,等于说明你的出处。我们之后就去到了那个桥那里,最里面就是火炬的终点和主席台;我就给兄弟车的战友说,你们11车,18车,和南澳纵队的人咱们一起在外围;里面的弟兄们呀,我们打光了你们补上。断头今日又如何,创业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这时,我看到的是无论在南岸还是在北岸(堪培拉有一个巨型的人工湖)到处都是五星红旗飘扬;所有的各个方言的黄皮肤的中国人向主会场集结。快点克,云南和广西人;哥们麻利儿的去,北京的;爷们儿呀,咱快点儿走个气,山东的;累快一点儿走啦,海会场累都,广东人;弄哇有讲了,无马上就到了哇,我古塔啦,上海人。刚才说我们走过了桥,到了会场最外围的一线,几个靠后的车和一些刚刚赶来的学生和其他人们一起,我们在最外围建立了一道防线。从湖的北岸沿岸,到了一个主要交通道路的入口这么一线;呈扇形部署。具体的圣火的传递其实与别的没有多少差距,就是不断的传递圣火,最后一棒子是飞鱼索普。他周围近身是联邦警察,之后是警察,再之后是我方武警特种人员,最后是我们当中几个人。当时想到的就是谁敢冲进来就揍谁。我们把我们的这一线护送完了,就到了其他同志的护送区域了,也就接力了。


就在此时,吐蕃暴徒们也开始了几次的向着会场中心的冲击;但是他们第一个就碰上了我们,外围这几个分队的人就上去阻拦,推推搡搡,在推打当中;我不知道为啥眼前一晕,结果鼻子出血了,但是我还是继续去挡着。在简单处理完鼻子和脸以后,我继续恢复守卫。事后一想我才知道,原来是暴徒们和我们扭打的时候,我拿着旗杆打了他们一下,他们就拿着标语牌子桁了我两下,我当时手给挡住了,但是由于惯性鼻子被肘子给打着了。我们这边在阻拦了3波刺的暴徒以后,随着圣火传递的完毕,也就告一段落。之后,大家就开始在草地上享受华侨机构给我们的午餐,其实里面真的啥都没有,就是凉的油炸面团,榨菜和煮鸡蛋。华人组织也太那个了,当时我就说,老子为国旗卖命这些混蛋玩意儿居然给老子们吃这个,说着就给扔到了湖里去了。而参与组织的华侨的几个人员还在那里有些耀武扬威,当时我就给他们说,老子们为国家卖命,为民族计;你们居然给我们吃的是冰凉油面团和一包榨菜加上一个煮鸡蛋;你最起码得是一包出前一丁吧,我旁边的一位河南的兄弟说,我当时说这个也不够,最起码是一人一个羊排呀!当时,那个华侨说,有吃的就不错了,这个油是肉油,很香的。有一个人给我说,你看看我们也吃这个呀!华侨总会和一些机构他们不给经费,我们能做到的就只是每一个人一个这个了。看到这些耄耋之年的老头子们,咬着冰凉的油面团;我也于心不忍。我说这是啥事儿呀,到底是谁管事儿?那个老者说,这样的大事儿,和危险的事儿,你觉得人家会来吗?人家是坐在家里,拿了这么一个优秀华人的称谓。


我说,老人家我了解这些,您也不介意我的不礼貌了,没办法呀,不能吃呀!您回去也抗议去吧,他确说那些人向来如此呀!不少老华侨自己掏腰包搞的这些东西。另外一个华侨说,我在包店买的叉烧包子,你去分一下吧,都是为了圣火,我才不在乎那!你说的也没错,但是下次得冷静,因为我们是这样子的,别人拿?我就拿了2个分给很饿俩同学,老人们还想说啥,我说道抱歉大油的东西我不能吃,一般我是吃清真的东西。旁边那个老人一开始没有听懂,但是对着我的那个明白了,就说到这没办法了,我说没啥回墨尔本吃顿羊肉泡馍或者大盘儿鸡就好了。以上说的有加减总结,些许夸大,但是华人社区的这些问题,我都没有说谎。


现在,我在说一下我听到的一些其他兄弟部队的情况吧!8号车,la trobe大学特遣队;根据我的战友,上次游行的主讲官赛义德.阿卜杜拉的回顾,(4月23日晚9点)我们一直与你们19车20车迪肯纵队保持联系,因为咱俩的战友关系得互相通报一下生死。”当时真是这个样子的,我们是抱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态去的,因为我知道要与穷凶极恶的敌人们战斗。当时赛义德,一到达telestra dome就开始给我联系。(4月23日晚10点)“阿里,我们在8号车; 赛义德我在19号车,我是19/20车的迪肯纵队负责人;“阿里,我是8号车,一分队分队长,据说我们会在最敏感路段停下,至仁致慈的真主之名,热塑伦拉!(保佑你)。当时我们到了临时补给点的时候(就是排队上厕所的那个地方),赛义德又给我打电话了(24日凌晨2点钟左右),阿里呀,这里真是蔚为壮观呀,我估计他们这里从来都没有8个便利店一起厕所荒的情况。我说告诉你的人男生可以的话尽量给这片土地补充点儿肥料,不然太麻烦了!嗻!(4月24日早上7点)阿里,你好,萨拉姆。赛义德,你好,瓦力控萨拉姆; (我们说的这些都是纯粹属于习惯性问候语言,并非哈马斯或杰哈德,不吃大肉只不过的一种习惯,因为太恶心了,猪都是在中国吃米共长大的。)我们已经到了现在已经穿过湖,准备前往主会场的右侧。兄弟,保重,热塑伦拉,记住永远不要放第一枪,还有不要落单。碰见人说是自己人,中国这几种方言无所谓,但是一旦是ABC中文就得小心。(都是在外国高中出来的,ABC中文知道是啥意思,意味着一个香蕉人。)(4月24日早上9点),阿里已经开始了传递,我说对呀,赛义德。阿里阿里,我们的左阵地前沿发现一伙敌人,仔细观察一下,系吐蕃暴徒,纯正的吐蕃暴徒。 我说,赛义德,记住他没有开打咱们不能第一个去打。你的明白,嗻,他说道。(4月24日早上9点21分),阿里,我是赛义德,完毕,赛义德我是阿里,啥情况,我方前沿阵地已于敌之吐蕃暴徒部交火,他们首先上来用牌子打了我们的一个女孩儿,准备冲进去,我后续人员直接那旗杆,牌子和拳打脚踢,现在正在胶着,不给你说了我带领8号车去支援。我说道,赛义德记住,大刀向谁的头上砍去?对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4月24分9点37分,阿里,我是赛义德,我部经过将近20分钟的奋战,把敌军击溃,祝贺你们,立下了大的功勋。4月24日9点45分,赛义德,我是阿里,一队吐蕃和ABC以及白猪混成的队伍已经向我方逼近。之后,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去对抗他们了。4月24日10点12分,赛义德,我是阿里,我已受伤,并且坚持战斗。最后,4月24日11点28分,阿里,我们已经全部完成,准备撤离,我们也准备撤离。


再讲一下,我听别人说的;一位南通的兄弟,他在游行的时候就非常的激愤,而且爱国无比。他到了那里以后,就开始了抗争的道路,一到了坎村,就当面和吐蕃暴徒对眼儿了;他当时斩钉截铁的冲入敌阵,之后就开始扯掉;之后据说是看见警察了,就直接袭警,他的这种爱国精神,也让他付出了拘留9个小时的代价,当然我是对他的这种精神非常理解和同情的,当然先打第一枪这是不对的,斗争要讲究策略,必须得有理有利有节。他之后被保释了,与一周后受到审判,被宣判无罪。


最后一个,就是一个老华侨的故事;当时几个女孩儿和一个老华侨在坎村的某个地方举着国旗和奥运旗前进,此时,突然窜出一队纯正的吐蕃暴徒来;动手就扯住国旗,准备扔掉,他们是在会场的右翼某处,这时我们的人也上来撤掉吐蕃的旗子,但是吐蕃人好像与这一片地区的警察联系好了似的,就直接的和警察一起上去抢国旗,这时我们的几个男生先期陷落,在警察和吐蕃暴徒的联合抢夺下,国旗就要易手了;这时女生们上来,连拳打脚踢的去夺回旗子。也无济于事,最后的一面旗子在老华侨那里,他倒在地上压着国旗,说道:“打死我吧,但是我的国旗,我的尊严和荣誉你们无法夺取。“这一波的对峙最后在我大使馆的帮助下,警方作罢,我方的几个同志也受到一定的轻伤。


我们回去的时候,其实这一大群人几乎都有一些筋疲力尽的感觉,大家几乎一个晚上的长途跋涉,最终到了堪培拉,水米未进,直接投入了保卫圣火的历程去。大家由于劳累过度,所以就都不由自主的睡了,这时正好我也是一半儿头晕,被丫打的,一半儿因为流了点儿血,有些晕,还有就是也是很长时间没睡觉了;也就迷迷糊糊的这么10个多小时。我们于晚上的11点返回墨尔本市区,迪肯纵队与25日凌晨回到burwood区域。当时,由于我有点儿晕,就躺在了学校门口的草坪上,我的室友开车接我回来的!在回墨尔本的路上,也不知道是谁,居然拿了一个mp3插在车的共放喇叭上,血染的风采,一提到这里,大家不由自主的看一下我,这位就是呀,丫的血染成了风采呀!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3楼三区

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希望祖国强盛,尤其是身在他乡的华人,强盛的中国是坚不可摧的后盾。但是确有一些包藏祸心的人制造分裂,搞衰中国,达到让中国成为它人口中之食的目的!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