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山的男人》——我与战友。

把指导员送上去湖南的车,冲着雨夜里的汽车尾灯挥一挥手,我扭过头来对大伙感叹:“九中队的好日子,到头了。”

送的人多了,心也开始变的波澜不惊。即使再有无限的深情,大伙也能笑着调侃几句了:“走了“头”大个儿的,来了“头”小个儿的,九中队,亏了。”

生活依然要继续,甚至连明早“一!二!三!四!”的口号声都听不出有什么不同,我开始习惯这里的一切了。

我真的变了。记得刚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寄宿学校熄了灯的篮球场发呆,李总走过来说我可怜。我现在却想不明白,那时候怎么就那么多的伤感呢?走的路多了,才慢慢发现,昨天的那些自以为地老天荒的故事,都不及现在的一个眼神丰富。

战友也不明白,我怎么突然话就多了呢?我只是喜欢听到笑声罢了,笑声可以填补孤独。我觉得自己还算幽默,一个老男孩一但可爱起来,相信你们会喜欢上他的。

我有时候想,战友到底带给了自己什么?于是又想起了安庆的森林火灾,跨市支援,我是第五天才与靠前驻防的战友集合。于是又见到了铜陵长江大桥下苍茫的江水和流逝的货轮,又见到了山脚下那一张张可爱的脸。我们的见面礼就是狠狠的一个拥抱或者是胸口重重的一拳,然后就是抢对方挎包里带的寄养,一个苹果掰成两半吃,一根香肠抢的满地打滚。那几十里不算路的山路,那样的火,那样接近九十度的悬崖,那样的黑夜,那么重的装备在肩上,我们在一起怎么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和累呢?看到老赵脖子上被竹子划破的口子贴上一个蹩脚的创可贴的时候,我们还在开玩笑,“老赵要抹脖子啦!”,一个哥们从火里冲出来“狗日的!烧坏我发型了!”,贝贝下山的时候背着水泵一瘸一拐的唱“贝贝是超人~”,第二天才知道,这小子扭伤脚了。休息的时候,听他们讲山里驻防打鸟撵兔子的生活,我边听边把小苏班长的香肠偷偷塞到自己嘴里,枕着头盔看天空,一会儿就有人开始打呼噜了……

当兵最怕的其实不是苦和累,是寂寞和平淡。

我开始变得不需要爱情了,我跟战友讲,在最苦最累的最迷茫的时候,哥的世界里没有爱情没有相濡以沫,哥依然坚挺过来了,以后成钻石王老五了,就更不需要女人了。我和老孟商量,等发退伍费了,就去草原旅行,剩下的钱就去山里买个傻妞,带回家生儿子照顾老妈。

我有时候也在问自己,是不是疏远朋友了?那我又能跟你们讲什么呢?我告诉你我无聊的时候能跟水盆里的乌龟聊上半小时?我告诉你我蹲在厕所里拿着抹布擦便池的时候突然很馋济南的烧烤?我告诉你我半夜站哨的时候想起我妈突然有种害怕失去的感觉?你肯定说我小屁孩有病。你买奔驰宝马于我何干?我正在背着背囊跑五公里呢。你结婚我随份子钱直接打卡,我结婚还不知道等猴年马月呢,你赚了。

我开始不喜欢下雨天,建新走的时候,好像也在下雨……

还是睡觉吧,大山的男人。 评论这张

转发至微博

转发至微博


本文内容于 2012/4/24 23:56:26 被1566588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