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曹家后裔

今天看到一个论题:曹雪芹的后代说他家是满族人。

看到这个词我笑的肚子疼,曹雪芹没有后代,这在100年前红学兴起的时候就是板上钉钉的结论。凡是真正看过小说《红楼梦》一边以上,看过其中的序言的,都该知道这一点常识,曹雪芹的后代说他家是满族人,这实在是奇闻!早年进入金国的曹家有后代,但这和曹雪芹一支关系不大。本人也有一段时间对红学的各学派的撕咬颇有兴趣,读过各派的基本观点论文。按前些年一个红学研究者霍国玲的研究论文描述:曹雪芹家自其祖父死后家业逐渐凋零,继嗣的堂叔能力不行,净干马屁拍到马脚上的事,以致被戴帽子的维止抄家,应该说还是证据确凿的,曹家担任江宁织造并监管两淮盐课,先后制造了300万两白银的巨额税收亏空。要知道小玄子翘辫子之时,国库不过存银800万两,他曹寅家一下子就弄出相当国库近半的巨额亏损,换个汉官的脑袋,是一定需要搬下家了。当然曹寅并不是把这些钱藏到家里埋起来了,作为小玄子在江南的特务首脑之一,他把许多钱用于监视活动,并且在小玄子游玩扬州市给小玄子花了个银子像淌海水一样。这位寅老还知道轻重,临死哭的冤天黑地,担心这个巨额亏空要害子孙吃挂涝的。

按霍国玲的研究论文,曹寅的妻子李氏极有能力,他们的两个女儿都是清廷王爷的正妃。譬如大女儿在历史书上记载为“平郡王嫡福晋曹佳氏”,而并不称为“曹氏”。按这个称呼,他家该是抬旗为正身旗人的。这有个证据作对比,前面提到的戴帽子的维止四阿哥把屁股放进金背大座椅的第二天,手写了一个命令给他的大小老婆分等级高低,其大老婆是满族乌拉氏,平级改称皇后。二老婆是汉军旗人,称侧妃李佳氏,三老婆这时还不是旗人出身,就称为钱氏。不过这个钱氏肚皮很有运气,生下了宝亲王,几年后戴帽子的维止把宝亲王的名讳写进煌煌的遗诏里,他又担心钱氏来历不能见光,就把某个做过避暑山庄侍卫的四品官提溜过来,命令他收钱氏做他的养女。改钱氏为钮钴禄氏。让这个给戴帽子的维止擦屁股的当上便宜国丈爷。曹寅的儿子先他暴病死去,妻子马氏刚有孕,曹寅的妻子李氏极有能力,她请小玄子——这时候应该叫老玄子了给她过继了一个侄子做养子主持家务政事,但家里还是她这老太太实际掌权。不过这个养子能力一般,经常做些马屁拍到马蹄子上的蠢事,在曹家因贪污罪第一次被抄家时曾被枷号示众,以惩处他上辈的“贪污行为”。 曹雪芹的婶子王夫人算是比较精明能干的,她收了一个继女献给戴帽子的维止,好不容易恢复了点曹家的家势。这时曹家的嫡出正根曹天佑/雪芹却惹祸生非,当家的婶子王夫人给他娶了表妹李大姑娘(湘云/熙凤),又把大丫鬟(宝钗/袭人/平儿)给他做妾。他却放着碗里的好饭不吃,非要去捞野猪皮家族火油锅里的羊肉。和小养妹钩扯(晴雯/黛玉)。先办一个教晴雯谋杀亲夫,再给泰陵镶个祖母绿的顶戴。这大事出了以后,说实在的汉女钱氏的儿子算厚道的,发现这违制寝床的大案,极力隐忍,曹少爷躲到庙里就算了。除了抄了他那个破家之外,一丝也没株连。按大明律修改的大清律,怎么着也该本人凌迟,诛其三族,九族发配。最低限度也该本人菜市口一刀两断之后,把湘云和袭人给披甲人为奴。而人家宝亲王就算了,说实在的算得上是格外开恩了。几年后他从庙里溜回来和袭人(脂砚斋)继续过,他们所生的儿子早殇。

顺便说一下,按霍女士的研究结果:曹家其他人都比较有功业,曹的姑姑是平郡王嫡福晋曹佳氏,这个平郡王就是清初八个铁帽子王之一的克勤郡王。他做过内务府官员,甚至可能与宝亲王关系密切。宝亲王坐上金交椅的那天,特意专门施恩于整个曹家,凡属男丁纷纷升官抬级,而这时曹家所有人都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功劳,显然曹家是靠这个“孝仪后(晴雯)”上来的,请注意,宝亲王要大孝仪皇后/晴雯三四岁,晴雯学了潘金莲对宝亲王只有好处,否则那个维止的帽子老不扔下去,晴雯的儿子属于嫡出,对本身属于庶出的宝亲王很是不利。不过宝亲王登基后,经常要过跪拜这个小他好几岁的“太后”却很别扭。过去有个故事说宝亲王曾与维止的某幼妾有染,查维止翘辫子的时候,按史书嫔妃均年纪较大。只有这个孝仪后双十年华,还是苏杭女子。不知是不是本来就是从这个故事变来的。其实这倒可以解释为什么宝亲王对曹家网开一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