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高度——来自中国山地步兵

晓霜持月 收藏 8 423
导读:1985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S师等部队正式改编为山地步兵旅,隶属成都军区。在人民解放军的编制序列中,山地部队应运而生。 人们不会忘记,1987年夏,中国战略备忘录记载的西藏边境的那次武装对抗。那个夏天因为这个镜头而被定格:我军百余名官兵手持多种现代化轻武器一线排开,怒视蚕食我国领土的400多名外军……1个小时后,暴雨挟着冰雹砸下来,打得钢盔和枪管直响,我军官兵巍然不动。冰雹过后,刺眼的阳光带着强烈的紫外线洒向大地。硕大的汗珠顺着面颊流到枪管上,发出“吱吱”的响声,中国官兵依旧巍然

1985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S师等部队正式改编为山地步兵旅,隶属成都军区。在人民解放军的编制序列中,山地部队应运而生。


人们不会忘记,1987年夏,中国战略备忘录记载的西藏边境的那次武装对抗。那个夏天因为这个镜头而被定格:我军百余名官兵手持多种现代化轻武器一线排开,怒视蚕食我国领土的400多名外军……1个小时后,暴雨挟着冰雹砸下来,打得钢盔和枪管直响,我军官兵巍然不动。冰雹过后,刺眼的阳光带着强烈的紫外线洒向大地。硕大的汗珠顺着面颊流到枪管上,发出“吱吱”的响声,中国官兵依旧巍然不动。6个小时,大地,静得令人心颤。中国官兵从容不迫地逼视着外军400多名“胡子兵”微颤的枪口。最后,对手竟然在这无言的逼视中潮水般地溃退下去……


对于这样一支曾让敌人胆寒的虎狼劲旅,美国军事研究机构写下了如下文字:据侦察卫星提供情报,2003年11月中旬,中国西藏,中国山地旅首脑机关带实兵实弹的综合战术演习持续8天。虽然规模不大,但其层次和手段值得参考、借鉴……


虽然任何日常训练都是枯燥乏味的,但读到下面的数字,或许会窥见其中一二。


体能训练。5公里长跑。侦察连22分。二营23分26秒……这是在高海拔地区的成绩


爬山训练。从海拔3000米的山脚冲向海拔4800多米的峰顶,一个连,来去只要3.5小时,每小时大概514米。而印军和美军在海拔2000米高地爬山,每小时最快也只400米左右。


野营拉练。世界各国山地部队,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山地,昼夜正常徒步行军每小时4.5公里;而中国山地部队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地丛林负重行军,平均每小时6.4公里。被誉为“铁脚板”的三营官兵,负重40多公斤强行军奔袭,每小时达10公里。


其他的,俯卧撑,官兵们一鼓作气做100多个不喘粗气;举40多公斤重的炮弹,50多下轻松自如……


“全世界最高的军人”,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喜马拉雅山这样的舞台。


他的故事同山地部队许许多多传闻一样,都有山。他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的那座山,海拔5000米。


暗夜中,两国巡逻队各20余名官兵一字排开,举枪对峙。一米多的距离,面对面,眼瞪眼,枪抵枪,在含氧量仅及海平面一半的稀薄空气中,对方呼出的白气直扑王立枫的面孔。那股劣质烟草和油炸食品混杂的味道使王立枫一阵恶心,但此刻他没有权利恶心。荷枪实弹,边防斗争,事关国威军威,任何动摇和退缩都不仅仅是个人的脸面。


事情的开端很简单,夜间巡逻的两国小分队相遇了,在没有界碑的争议地区,一口痰也能引起主权的纠纷。常常有类似的事:边界的标志物是一块石头,平日谁也不理会,倘若哪天有一个士兵站了上去,那么另一国的士兵也一定要捍卫自己国家的另一半。石头上只能站一个人,于是一出戏就开场了。


较量的全部内涵就是僵持。看谁先撑不住,看谁先怯阵。


缺氧,饥寒,高原心脏病,梦一般的长夜。王立枫是怎样挺过来的,只有结局能证明。天亮了,对方熬不住了,垮了,相互搀扶着一摇三晃地退了。这使王立枫一生最辉煌的一次站立,也是他最后一次站立。他双腿麻木,抽搐,躺下后再也没能站起来。他瘫痪了。


对峙的那9个多小时,他想了很多。他甚至想到了石头,藏族同胞把石块垛放在山顶,称之为玛尼堆。玛尼堆象征天上的战神,这种战神崇拜的深层内涵是高度。于是,王立枫一夜之间把自己塑成了一座大山……


绑腿,在现代战争中是很难见到的装具了,然而走墨脱,绑腿却显得尤为重要,既长劲,又防蚂蝗。


出发前从军用地图细看:出发地“派”,是雅鲁藏布大峡谷入口;墨脱县境内的“巴昔卡”,是大峡谷出口。那么,翻多雄拉进墨脱,就是实现探险家想象中的峡谷山脊大跨越。几年前,中国科学探险队选择这条路线为大峡谷的三大探险路线之一,称“人类首次徒步穿越雅鲁藏布大峡谷”。其实,墨脱边防官兵早就在年复一年地“徒步穿越”它了。


1962年部队进驻墨脱至今,32名官兵牺牲在多雄拉。那年新兵进墨脱,多雄拉一阵狂风,将12名官兵吹进冰湖。风过下山查看,英雄已经化作12座冰雕。年年走“鬼门关”,熔炼出了墨脱官兵特殊的戍边本领和不死的魂灵。“老虎嘴”栈道,最窄处20厘米,最宽处不过60厘米,“九九八十一道弯”,6公里长,万丈深渊下不知摔了多少驮马。一连副指导员唐吉维和三班长戴海兵春节给汗密送给养,走到老虎嘴赶上大雪,雪掩路,天放黑,人在栈道动不得,不动又要被冻死。两个人一夜做俯卧撑御寒,一直做到雪融天亮。


墨脱很长一段时间是全国唯一不通公路的县。1993年曾从波密修进一条路,开进2台车再也没有开出来。行路难,难行路的墨脱很长一段时间是中国军人戍边卫国的一曲壮歌。


雪域群山大多只有高度,没有名字,它们的高度就是它们的名字。隐于高山群落中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山地步兵,在喧嚣面前他们比群山更静默,在危险面前他们比主峰更高耸。无数用生命凝固成雪域丰碑的山地魂灵,树立了中国军人的高度。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