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司令王海

好男还真斗不过你 收藏 0 1465
导读:王海:从朝鲜战场飞出来的空军司令员2009年11月3日 14:30 来源:环球网综合 选稿:实习生 李萌    空军司令王海      王海,1926年1月19日出生在山东省烟台市福音村一户城市贫民家庭。1944年5月,经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李新民介绍,参加了青年中队,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求知成才志在蓝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45年年底,中国共产党

王海:从朝鲜战场飞出来的空军司令员2009年11月3日 14:30

来源:环球网综合 选稿:实习生 李萌






空军司令王海


王海,1926年1月19日出生在山东省烟台市福音村一户城市贫民家庭。1944年5月,经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李新民介绍,参加了青年中队,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求知成才志在蓝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战败投降,1945年年底,中国共产党为了适应革命形势发展的需要,在山东临沂革命老区创办了“抗大”式的军政干部学校——山东临沂人民革命大学(简称“山大”)。威海地区的招生机构就设在王海所在的威海中学,他带头报了名。



1946年6月初,王海被派往辽宁东安,分配到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学习航空技术。王海等人被编入机械班,学习维护和修理飞机。教官指着一件件实物讲解机械构造、工作原理及维护保养的要求。这种直观教学方法看得见,摸得着,易懂易记,印象深刻。为了加深记忆和熟练操作,王海与同学们整天和破旧飞机打交道,拆了装,装了拆,直到熟练为止。然后又到飞行队跟班实习,担任机械员、机械师直接维护飞机,保障飞行训练。



经过1年又10个月的学习锻炼,王海以理论和实践双优秀的成绩毕业于机械班第一期,成为一名合格的机械员。



1948年4月,飞行班第二期开始训练,王海等几名机械班第一期毕业学员,通过体检符合飞行条件,被选到飞行班第二期学习飞行,王海被分配学歼击机,想当飞行员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心中十分高兴,并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飞行技术,掌握好作战本领。



说到飞行,困难就更多。按常规,飞行学员学飞行要先飞初级教练机,再飞中级教练机,由于缺少这两种飞机,他们一开始就飞“九九”高级教练机,这好比不会走路就学跑,带有很大的危险性。而那几架用于飞行训练的破旧飞机,有些机件是东拼西凑的,机上的设备残缺不全。有一天他飞特技,在做上升倒转这个动作时,由于用力过猛,飞机突然失速,机头朝下急速旋转下坠,他判断这是进入了螺旋,便稳住神,弄清飞机状态,蹬舵推杆,很快使飞机恢复了常态。当他完成这个课目着陆后走下飞机时,日本教官竖起大拇指说:“王君约西(好),大大的勇敢!”最难飞的是“九九”袭击机,着陆时驾驶杆稍微拉得不够就蹦起来,弄不好还会翻筋斗,酿成机毁人亡的事故。王海因学过机械,懂得机械功能和操纵要领,加上沉着冷静大胆心细,顺利地通过了这一关。



经过1年零4个月的艰苦训练,王海先后飞了“九九”高练、“九七”高练、“隼”式战斗机和“九九”袭击机,飞了起落、航行、编队、特技等课目,飞行时间100多小时。1949年8月,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东北老航校飞行班第二期,编入航校飞行队。



1949年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为适应组建空军部队的迫切需要,空军领导采取应急措施,将原在东北老航校学习,已有一定技术基础的89名飞行学员、20名空中领航学员,分配到各航校组成速成班,进行为期6个月的掌握苏制作战飞机的速成改装训练。



1950年5月,王海以一流的成绩毕业于第四航校速成班,成为人民空军的一名歼击机飞行员。



搏击长空惩飞贼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期间,美国不断派遣飞机侵犯中国东北领空,肆意进行轰炸扫射。为了援助战火中的朝鲜人民,保卫祖国的安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毅然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



当时,尽管人民空军尚处初创阶段,部队组建不久,训练时间很短,毫无空战经验,空军仍然报请毛泽东主席批准,决定采取“边打边建,边打边练,在战斗中锻炼成长”的方针,以实战练习的方式分批组织部队参战。王海所在航空兵某师开赴前沿机场,进行实战练习。在出征誓师大会上,王海代表本大队全体人员立下了誓言:“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们将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去夺取空战的胜利。别看我们都是没有打过空战的新手,我们决不怕美国那些‘老油条’,我们有压倒一切敌人的英雄气概,而决不被敌人所压倒!”



王海所在的师到达前线后,首先研究了美空军活动的特点和规律。根据美空军活动情况,以及本师担负的任务和飞行员的技术状况,决定采取稳扎稳打的办法,由小仗打起,积累经验,再逐步转入打大仗、打硬仗,避免和美空军拼消耗,力求以较小的代价夺取大的胜利。王海在听取了兄弟部队的经验介绍后,心里暗暗鼓劲:兄弟部队的战友们能够旗开得胜打掉美机,我们大队也能够在空战中赢得胜利。



11月18日,他们大队打了一次漂亮仗。当天下午2时许美空军9批184架飞机,分别活动于永柔、清川江、安州一带对铁路线等目标进行轰炸扫射空联司指挥所于2时24分令第九团出动22架飞机,与友空军(即帮助中国防空作战的苏联空军,此时他们也参加了抗美援朝作战,下同)88架飞机一起编成大机群,截击北犯的美机。在团带队长机林虎的率领下,他们以敏捷的动作起飞升空。



当飞至肃川上空时,发现美空军F─84战斗轰炸机20余架,沿西海岸北窜。林虎乘美机不备,率领机群以突然猛烈的动作,从8000米高度俯冲下来,一举冲乱了美机队形,造成各个击破的有利态势。正当大家捕捉攻击目标之时,王海忽然发现左前方低空有60多架“油挑子”(指F─84飞机,这种飞机两侧机翼尖端挂两个副油箱,形似挑担,志愿军空军戏称其为“油挑子”)出现在清川江上空,有的正向清川江桥投弹。这时美机还没有发现志愿军空军的机群,正是乘其不备突然发起进攻的好机会。如不赶紧发起攻击,己方地面目标就会遭受严重破坏。王海毫不犹豫地率领本大队6架飞机直闯美机群,从6000米高空一直俯冲到1500米低空,对飞蝗般的美机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攻击。一时间,双方的飞机搅在一起。美机数量虽多,但无法迅速展开兵力,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好胡乱投弹仓促应战。



志愿军空军第三师副师长王海在空战中击落击伤九架敌机。他驾驶的飞机荣获第九颗红星。



为了摆脱被动挨打的局面,美机采取了一种新战术:8架飞机为一组,首尾相接,连成一个大圆圈。当你攻击其中的任何一架时,后面的美机就会咬住你的尾部,使你处于挨打的地位。面对美机的“罗圈阵”,王海迅速思考着对付的办法,片刻之间拿定了主意:我们不能跟着美机兜圈子,这样反中了对方的奸计;只有充分发挥本机优越的垂直机动性能,才能打破美机的“罗圈阵”。想到这里,他果断地下达了命令:“爬高占位!”6架飞机应声而起,跃入高空。“俯冲攻击!”他又一声令下,6架飞机如饿虎捕食般冲下来,然后再拉起来,冲下去,几个反复就把美机的“罗圈阵”砸乱了。随后,他抓住战机,率领编队有攻击、有掩护地对美机发起攻击。他对前面的一架美机刚要开火,后面的一架美机咬住了他。他的僚机焦景文眼疾手快,对准后面那架美机3炮齐发,一下子把它打掉了。他消除了后顾之忧,稳稳瞄准前面的美机,炮钮一按,猛烈射击,美机也栽了下去。然后一个跃升翻转,把一架正要攻击焦景文的美机套进了瞄准具的光环,3炮齐射,又干掉一架。焦景文也大显身手,在600米以内咬住一架美机,一顿猛烈的炮火把它打掉了。这时,另一边的4号机孙生禄被8架美机围在了中间。在1对8的情况下,孙生禄毫无惧色,乘势咬住一架美机,硬是逼近至300米,把这架美机打得凌空开了花。几分钟的战斗,他们接连击落美机5架,获得了5比0的战果。



美空军被他们打懵了,一时摸不清他们究竟有多少架飞机,一个个惊恐万分,四下逃散。王海考虑到敌众我寡,而且炮弹消耗殆尽,不能恋战,否则,对方一旦察觉他们只有6架飞机,回过头来包抄,他们会吃亏的。他把握时机,及时下达了“集合返航”的口令,6架飞机编着整齐的队形返回了基地。这一仗打得很过瘾,很解气,狠狠地教训了美空军一顿,全大队的飞行员们个个扬眉吐气。



美空军在志愿军空军和友空军的沉重打击下,在鸭绿江和清川江之间的所谓“空中优势”,受到了很大的削弱,不得不放弃对宣川、新安州这段铁路线的袭击。美空军参谋长范登堡惊呼:“共产党中国几乎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世界上主要空军强国之一。”美空军哀叹:“共军米格由于占有数量上的优势,所以11月份在平壤以北他们到处取得了主动地位,而联合国军所有的飞行员则只能对共军飞行员所发动的进攻进行抵抗而已。”



1952年1月14日,王海所在的师完成了第一轮实战锻炼任务,奉命返回二线休整。从1951年10月21日至1952年1月14日,在86天的参战期间,全师总共出动飞机2138架次,进行大小战斗21次,共击落击伤美机64架,被美方击落击伤23架。其中第九团第一大队击落击伤美机15架,在全师8名个人战绩突出的人当中,他们占了3名:王海击落击伤美机5架,他的僚机焦景文击落击伤美机4架,飞行员刘德林击落美机3架。因此,第九团第一大队被誉为英雄的“王海大队”。1月30日,空军首长将第三师86天作战情况报告了毛泽东主席和中央军委,2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看了这份报告后,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



5月1日,王海所在的师再度开赴前线,参加第二轮作战。这时面临的美空军活动规律、战术手段有了变化,武器装备也有了改善,大量换装了性能较好的F—86和F—86E战斗机。



一开始,由于部分人员对美空军的变化情况认识不足,对自己估计过高,没有适时采取有效对策,曾一度出现被动失利的面。一次指挥所命令王海所在的团起飞8架飞机,带领某团作战,由于搜索警戒不严,在飞往战区途中,于顺安上空突然与美空军F—86战斗机相遇,在未投掉副油箱的情况下遭到偷袭,被击落2架、击伤1架。5月15日上午,空战后返航着陆时,被击落3架,牺牲飞行员2名,重伤1名。



沉痛的教训引起部队上下高度重视,从师、团领导到每个飞行员都从敌情观念、战术思想、指挥协同、空中动作等方面做了认真检查,吸取了麻痹大意、警戒不严、战术不灵活、没有做到敌变我变的教训,针对美机的活动规律和战术特点,研究了对策。在以后多次战斗起飞中,与兄弟部队一起击退了美空军的进犯,完成了保卫重要目标和交通运输线的任务。



紧张激烈的空战,使王海受到了更多的考验和锻炼,战术技术水平和组织指挥能力都有了一定提高。1952年11月,上级下达了新的任职命令,提升他为团长。当年他26岁,是人民空军中最年轻的飞行团长之一。



1953年1月26日,他们师完成了第二轮作战任务,满载着胜利的荣誉返回了沈阳驻地。在两次参战中,王海击落击伤美机9架,荣立特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从飞行员到空军司令员



1975年7月11日,经毛泽东主席批准,中央军委任命王海为广州军区空军司令员。广州军区空军是“文革”中受害严重的单位。他到任后抓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把训练摆到重要位置上来。他从实践中认识到,战时主要是靠打仗来锻炼部队,平时主要是靠训练来提高部队战斗力。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1982年11月17日,王海被任命为空军副司令员。1985年,被任命为空军司令员,他提出了飞行人员所必须具备的“八项素质”,即崇高的理想、高尚的道德、宽广的胸怀、丰富的知识、过硬的本领、严格的纪律、顽强的作风、强健的体魄。这些均成了飞行人员的努力方向和行动准则。



王海在空军司令员的岗位上工作了7年,直到1992年退休。1988年9月,他被授予空军上将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