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笔者在《读者》看了一篇题为《在美国考驾照》的文章,文章中的“我”是一个在国内拥有12年驾龄的“老”驾驶员了,在美国理考的顺利通过让“我”喜形于色,很快就自负地预约了路考,然而初次路考,“我”居然因驾车屡屡“不讲礼貌”而以失败告终。

“我”在女考官“祝你好运”声后便驾车考试,考试一开始,“不讲礼貌”的驾车之举便如影随身,摘录以下三点:起步时,不待女考官系好安全带便发动了车,这是其一;窄路口(施划有标线)不减速让左转弯的车辆先行,这是其二;看到有行人站在红灯下面等待过马路,不看后视镜便踩刹车,这是其三。每“不讲礼貌”一次,女考官便会扣“我”一分,“我”被扣分15次以上,初次路考的结果自然就如上面所述了。与“我”同时参考的另一名墨西哥裔男子却因驾车在一条限速每小时40英里的路上开了不到30英里的缘故,同样以“不讲礼貌”而心愿难了。

经历了初考波折的“我”,沉下心来仔细地研究加州交通法规和《加州驾驶手册》;甚至还聘请专业教练来培训“我”(教练告诉“我”:“ 在美国驾车要特别注重礼让”)。 一番磨砺后,“我”预约了第二次路考。考前“我”向男考官坦然:“我很紧张”。 男考官风趣幽默地回应了“我”:“ 我也是”。 当“我”一帆风顺地通过了路考时,男考官向我祝贺:“很完美,你开得好极了,你通过了”。

两名考官一名教练十分文明的言谈举止,再加上“我”和墨西哥裔男子路考的不文明驾车的经历让读者侧面见证了美国的交通文明。这种文明是基于对他人的尊重:乘车的人没有系好安全带,你为什么要开动车?窄路口虽各行其道,为何不减速,非要对方有威慑感? 看到红灯下面待过马路的人就不看后视镜踩刹车, 你以为行人会“不讲礼貌”鲁莽撞红灯?而且, 后面来车猝不及防和“我”所驾之车来个结吻乍办? 限速路上, 太慢了, 也不行, 因为它会迟滞车后其他车的行驶速度,同而是对后车驾驶员的不礼貌,甚至还可能导致交通堵塞。尊重他人,看重生命,注重礼让,因而有文明出行,人人文明出行因而造就了文明交通。文明交通要靠文明人才能实现,文明交通也只有当社会发展到较高阶段和社会每个成员都拥有较好的文化素养后才能真正达到。中国人倡导的“宁停三分,不抢一秒”的礼让之风吹遍了美国的大街小巷,只可惜这风没有根脚,故而至今不见其吹过来。

一个不尊重他人的人同时注定也是一个不自重的人。尊重从来都是相互的,当你对他人表现出充分的尊重时你也就赢得了对方对你的尊重。生活中有这么一个常见的例子:当你夸奖人时用“你真行”之类的话语,对方定会以“你也不错”或类似的话语来回应你,退一步,对方既便是不答至少也会对你的夸奖报以礼貌性的微笑。反过来,当你小觑人时用“你不行”之类的话语,你立马便会得到“你也不过如此”之类令你倍觉不爽的话语。这就是所谓的“投我以桃,报之以李”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是也。现阶段国内驾驶员驾驶机动车参与交通活动时同样也是如此:朋友间路上相遇,自然会相互间鸣响清脆的笛音以示问候;夜间陌路会车,两者则常常相互间想方设法使自己的车灯更强更眩目。前者令人身心愉悦,一路顺风;后者则令人徒生愤懑,情绪难平。

当今我们所极力倡导的“文明交通”无疑是应当肯定的,只是实现之则要有一个较长时期的坚守。笔者生于计划经济年代,既见证了人口的不计划生育所产生祸患,也见证了计划生育做为基本国策数十年来一以贯之所带来的诸多好处,想当初,看现在,人口生育那简直就是风火两层天。其次“文明交通”需要管理部门始终坚持强制性与人性化相结合的管理模式。强制性就是对道路交通参与者的点滴陋习都要坚持处理,执法部门的每个执法者切不可徇情枉法。人性化就是要让被处罚者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违法所在,然后适当从轻罚落,以此鼓励其从善即依法驾驶。只有经常不断地督促驾驶员学习道路交通法律法规,驾驶员驾车时才能有所遵循,才能真正做到依法驾驶。更何况依法驾驶是“文明交通”不可或缺的前提条件。当然,“文明交通”的实现还须长期坚持“和谐”的执政理念,“和谐交通”即“文明交通”的代名词。此外,“文明交通”的实现还有待国民整体文化素质的提高。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为科学带来了春天,高考的恢复圆了一代代莘莘学子的梦想,九年义务制教育为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空间,或许“文明交通”在经历了一个与计划生育相当的时期后就会真正到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