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争端:台湾海军是否会武力介入?(图)

近日来大陆网路上不断传出所谓台湾要(武力)介入南海争端的消息,很多文贴言称马英九“放话”了,国军对太平岛怎么了,甚至有模有样的称“美国吓一跳”,大谈台湾要攻占南海

实际上,这些称为“马英九放话”的言论,不过只是“盗用”马英九名义的网路“标题党”把戏。民众怀有爱国情绪可以理解,但假冒他人名义去制假消息,则是一种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爱国情绪要是走向这种“不择手段”,那也会成为狭隘和极端的畸型,这是极不健康的心态。这种畸型心态更是只会伤害两岸关系和两岸国人的互信互尊,对中国领土和领海主权争端是毫无正面作用的。

台湾当局的南海立场


台湾当局对南海的立场,其实与大陆当局其实有颇多一致。官方表述为:“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及其周遭水域属于中华民国固有领土及水域,其主权属于中华民国,不容置疑。中华民国对4群岛及其水域享有一切应有权益,任何国家无论以任何理由或方式主张或占据,中华民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

对于南海争端亦有类似表述:“中华民国政府呼吁菲国政府应依据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原则与精神,尽快透过协商对话,和平解决南海争议。”



南海争端:台湾海军是否会武力介入?(图)

而马英九本人的态度则是:“中华民国的一贯立场是主张拥有主权,但我们强烈认为,各方应该以和平方式来解决争端,保障公海航行自由,共同开发、共享资源。”

至于所谓“国军增兵太平岛”则更为欠缺常识的谣言了。国民党军虽然曾于1956年起恢复对太平岛的驻军,但现今的太平岛早已于2000年1月28日就转交“海岸巡防署”(海巡署)接管。海巡署是隶属于台湾当局行政院的行政机关,属于台湾警察机构的特种警察(水上警察)性质。也就是说,太平岛早于十多年前就不再驻军了,现驻岛人员主要为海巡署守岛派遣队。军人仅海军气象小组,以及19人的空军太平岛机场地勤、航管和气象组。而海巡署也早于2004年就将太平岛上原部署的,最大口径为76毫米(3英寸50倍径,与“太平”号护卫舰主炮同型号)舰炮解除了战备状态。

所谓“增兵太平岛”的传闻,无外乎是基于两件事基础上的渲染:

一是2011年9月24日,鉴于太平岛上十余年前移交海巡署的防卫性武器已过于老旧,甚至早已不堪使用。台当局国防部奉国安单位命令,曾以无偿拨用方式提供海军40毫米高炮(博福斯高炮)、海鸥级导弹快艇、陆军M-41坦克、120重迫击炮等武器装备,以供海巡署做守岛武器的替换选项。但最终海巡署只选择了海军40毫米博福斯高炮和120重迫击炮两项,以重新赋予太平岛2.5公里以上有效射程,可对登陆船只构成吓阻为更换武器的考量指标。


二是2011年10月12日,国民党立委林郁方引用当年7月份国军军方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越南和菲律宾在南海的军力已对太平岛构成严重威胁,建议国军应尽快恢复进驻太平岛并部署“剑一”或“檞树”防空飞弹。针对林郁方的“建议”,台当局国防部长高华柱回应称,“军方正考虑可行性”“不排除部署飞弹”。实际上高华柱的这个回应,依其自己的说明只是“尊重立委的谈话”。太平岛刚于去年底今年初(2012年)才刚建成一小型太阳能电站,电力都不够飞弹部署的需要。

以上两件事,后来便被“加工创作”,渲染成了“国军增兵太平岛”“马英九南海亮剑”,这就比较无聊了。


■ 台湾对南海的军力


单纯从军事上讲,台湾当局对南海的关键问题在于运输和补给,其次在于无法取得制空权。

从运输和补给上讲,

抗战后的1946年底收复西南沙群岛时,国民政府只能维持在西沙永兴岛和南沙太平岛,每岛一个海军陆战排的兵力,驻岛官兵一年才能轮换一次。

在1947年初,当时垂涎南海的法国就曾派军舰“东京人”号侵占过已有驻军的西沙群岛。虽经西沙守岛指挥官李必珍上尉带领官兵集体两次对峙,法国人对西沙主岛永兴岛的侵占企图未能得逞,但法国人还是于此次行动中占据了西沙永乐群岛的珊瑚岛。由于当年仅有一个海军陆战排,国军官兵只能对80公里外的法军望洋兴叹。1947年的这些法国侵占,也成为了日后南越侵占西沙的基点。此问题直到1974年的西沙海战,中国才将整个西沙群岛彻底拿回。南海争端:台湾海军是否会武力介入?(图)

图:1995年4月,泊于太平岛外海的国军“中”字级战车登陆舰,当时的太平岛补给为半年一次。由于太平岛是礁盘地貌,水深过浅,原有的栈桥码头自1992年台风损坏后一直未修复,故登陆舰只能泊于外海1.2浬处,物资先吊至接驳船再运补上岛。如遇到风浪大时,该作业便有较高的危险和难度。


后在1956年,国军虽然恢复了对太平岛的驻军。但此时的军力也根本无法维持对南沙群岛的控制,中业岛、敦谦沙洲、西月岛、鸿庥岛、南威岛、南钥岛、南子礁、北子礁,等等当年国军巡防巡查过的南沙岛礁都一一沦陷。故如今台湾当局仅对太平岛和中洲礁(无人礁,现由海巡署定期巡查)拥有实际控制。

当年对太平岛的补给,国军只能靠着半年才能来一次的登陆舰,环境是相当艰苦的。直到2008年初太平岛机场修建完毕通航,国军才改用空军C-130运输机每两个月一架次提供补给。



南海争端:台湾海军是否会武力介入?(图)

台湾不会武力介入南海争端

■ 土立方~earththree


近日来大陆网路上不断传出所谓台湾要(武力)介入南海争端的消息,很多文贴言称马英九“放话”了,国军对太平岛怎么了,甚至有模有样的称“美国吓一跳”,大谈台湾要攻占南海。

实际上,这些称为“马英九放话”的言论,不过只是“盗用”马英九名义的网路“标题党”把戏。民众怀有爱国情绪可以理解,但假冒他人名义去炮制假消息,则是一种不文明、不道德的行为。爱国情绪要是走向这种“不择手段”,那也会成为狭隘和极端的畸型,这是极不健康的心态。这种畸型心态更是只会伤害两岸关系和两岸国人的互信互尊,对中国领土和领海主权争端是毫无正面作用的。




■ 台湾当局的南海立场


台湾当局对南海的立场,其实与大陆当局其实有颇多一致。官方表述为:“南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东沙群岛及其周遭水域属于中华民国固有领土及水域,其主权属于中华民国,不容置疑。中华民国对4群岛及其水域享有一切应有权益,任何国家无论以任何理由或方式主张或占据,中华民国政府一概不予承认。”

对于南海争端亦有类似表述:“中华民国政府呼吁菲国政府应依据联合国宪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及‘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的原则与精神,尽快透过协商对话,和平解决南海争议。”




而马英九本人的态度则是:“中华民国的一贯立场是主张拥有主权,但我们强烈认为,各方应该以和平方式来解决争端,保障公海航行自由,共同开发、共享资源。”

至于所谓“国军增兵太平岛”则更为欠缺常识的谣言了。国民党军虽然曾于1956年起恢复对太平岛的驻军,但现今的太平岛早已于2000年1月28日就转交“海岸巡防署”(海巡署)接管。海巡署是隶属于台湾当局行政院的行政机关,属于台湾警察机构的特种警察(水上警察)性质。也就是说,太平岛早于十多年前就不再驻军了,现驻岛人员主要为海巡署守岛派遣队。军人仅海军气象小组,以及19人的空军太平岛机场地勤、航管和气象组。而海巡署也早于2004年就将太平岛上原部署的,最大口径为76毫米(3英寸50倍径,与“太平”号护卫舰主炮同型号)舰炮解除了战备状态。


图:太平岛上原有口径最大的武器为美制3英寸50倍径舰炮,相当于76.2毫米口径。该型炮也是当年收复太平岛的“太平”号护卫舰(旧称护航驱逐舰)的同型舰炮,可高/平两用。但到2004年时,该炮已老旧不堪而无法使用,遂被海巡署解除战备。


所谓“增兵太平岛”的传闻,无外乎是基于两件事基础上的渲染:

一是2011年9月24日,鉴于太平岛上十余年前移交海巡署的防卫性武器已过于老旧,甚至早已不堪使用。台当局国防部奉国安单位命令,曾以无偿拨用方式提供海军40毫米高炮(博福斯高炮)、海鸥级导弹快艇、陆军M-41坦克、120重迫击炮等武器装备,以供海巡署做守岛武器的替换选项。但最终海巡署只选择了海军40毫米博福斯高炮和120重迫击炮两项,以重新赋予太平岛2.5公里以上有效射程,可对登陆船只构成吓阻为更换武器的考量指标。


图:同样源于二战时期的40毫米博福斯防空高炮。国军海军的40毫米博福斯炮是自瑞典引进,原配备于“阳”字级驱逐舰。现经海军再次检修后,该型炮成为如今太平岛射程最远的武器。


二是2011年10月12日,国民党立委林郁方引用当年7月份国军军方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越南和菲律宾在南海的军力已对太平岛构成严重威胁,建议国军应尽快恢复进驻太平岛并部署“剑一”或“檞树”防空飞弹。针对林郁方的“建议”,台当局国防部长高华柱回应称,“军方正考虑可行性”“不排除部署飞弹”。实际上高华柱的这个回应,依其自己的说明只是“尊重立委的谈话”。太平岛刚于去年底今年初(2012年)才刚建成一小型太阳能电站,电力都不够飞弹部署的需要。

以上两件事,后来便被“加工创作”,渲染成了“国军增兵太平岛”“马英九南海亮剑”,这就比较无聊了。


■ 台湾对南海的军力


单纯从军事上讲,台湾当局对南海的关键问题在于运输和补给,其次在于无法取得制空权。

从运输和补给上讲,

抗战后的1946年底收复西南沙群岛时,国民政府只能维持在西沙永兴岛和南沙太平岛,每岛一个海军陆战排的兵力,驻岛官兵一年才能轮换一次。

在1947年初,当时垂涎南海的法国就曾派军舰“东京人”号侵占过已有驻军的西沙群岛。虽经西沙守岛指挥官李必珍上尉带领官兵集体两次对峙,法国人对西沙主岛永兴岛的侵占企图未能得逞,但法国人还是于此次行动中占据了西沙永乐群岛的珊瑚岛。由于当年仅有一个海军陆战排,国军官兵只能对80公里外的法军望洋兴叹。1947年的这些法国侵占,也成为了日后南越侵占西沙的基点。此问题直到1974年的西沙海战,中国才将整个西沙群岛彻底拿回。


图:1995年4月,泊于太平岛外海的国军“中”字级战车登陆舰,当时的太平岛补给为半年一次。由于太平岛是礁盘地貌,水深过浅,原有的栈桥码头自1992年台风损坏后一直未修复,故登陆舰只能泊于外海1.2浬处,物资先吊至接驳船再运补上岛。如遇到风浪大时,该作业便有较高的危险和难度。


后在1956年,国军虽然恢复了对太平岛的驻军。但此时的军力也根本无法维持对南沙群岛的控制,中业岛、敦谦沙洲、西月岛、鸿庥岛、南威岛、南钥岛、南子礁、北子礁,等等当年国军巡防巡查过的南沙岛礁都一一沦陷。故如今台湾当局仅对太平岛和中洲礁(无人礁,现由海巡署定期巡查)拥有实际控制。

当年对太平岛的补给,国军只能靠着半年才能来一次的登陆舰,环境是相当艰苦的。直到2008年初太平岛机场修建完毕通航,国军才改用空军C-130运输机每两个月一架次提供补给。


图:太平岛机场于2008年初投入使用,国军空军补给为每两个月一架次。这相对于当年每半年才一次的登陆舰补给,已是好出了太多。


制空权问题在当年南海争端诸国都无空军战力时暂不突出,但如今早已成为台湾对南沙控制力的瓶颈。

由屏东起飞到南沙太平岛,直接航程即有1510公里。即使从仅有小跑道的东沙群岛(亦有台湾当局控制)起飞,也要有1170公里。这么长的航程,早已超过国军当前最先进的F-16战机的作战半径,制空权问题根本无从谈起。

即使是防空,太平岛暂也无法部署防空飞弹。直到2011年底,太平岛才刚刚建成试用一个小型的太阳能电站,只能提供120KW的电力。飞弹阵地,空情雷达都是要电能的,这都无法维持。岛上现今也只有重机枪和(二战水准)40毫米高炮能承担防空火力。

远程驰援并可常驻巡航的海军舰队,这就更无法奢望了。


南海争端:台湾海军是否会武力介入?(图)


图:国军海军的基隆级驱逐舰“马公”号(左,原名“武德”号),和“左营”号(右,原名“同德”号)。


现国军海军的主力军力,只有4艘基隆级驱逐舰(美制纪德级)、6艘康定级护卫舰(台称巡防舰,即法制拉法耶级)、8艘成功级护卫舰(美制佩里级的台湾版)和8艘租借而来的济阳级护卫舰(美制诺克斯级),根本无法组成可远海遂行长期任务的海军战斗舰队。


■ 盼台湾(武力)介入南海争端没有意义


南海争端,既是全中华的主权问题,也是关系整个东亚地区性的和平问题。

无论是从历史问题上看,还是从如今的国际地位、综合国力、军事实力上讲,南海问题的主导权都还在于中国大陆当局。南海当年是缘于国共内战而丧失的长期控制,也是缘于国共内战而长期被忽视。

如今,“国”方的军力肯定是无法对南海主权构成任何影响,能守好太平岛已很不错了。假如台湾当局真能有此军力,那首先早在两岸关系中就可以对等谈判,也无可能再扯进美国。如今的两岸关系之所以还有美国因素存在,关键也就是在于美台军售问题,也即是说明台湾当局的军事始终还得仰赖于美国。

所以南海问题的解决,中国对南海的主权,这都只能基于“共”方的智慧和作为。

但这个智慧和作为,绝不是打仗这么简单。事实上,长期以来南海诸国与大陆关系的“磨擦”都证明,单纯的军事威慑并不解决问题,大陆与周边国家真正分歧的核心还是在于国家利益和政治上的互信。




说句直接的话,以大陆的实力,仅凭无数的美国国债和巨额外汇,“买”都能买的回来全南海的争议主权。

美国有能力影响欧洲、亚洲,那大陆为什么迄今还无法成为亚洲的“领导者”,这便是大陆需要认真检讨与改革的。美国搞外交,讲的是“胡萝卜加大棒”。而中国大陆对应周边关系,“胡萝卜”在哪里,“大棒”在哪里?

如今每当南海有磨擦发生后,大陆社会中便总有一些极端的声音,甚至把台湾和马英九也搬出来编故事。这些爱走极端的国人,却往往连南海问题的历史形成,南海的油气田分布在哪里,中国的领海线在哪里,……这些最基础的问题都一无所知。行为上更是连认真的思考也没有耐心,动辄便仅凭主观认识和感情取向就相互谩骂。




制造极端舆论,无论动机是出于极左的“爱国主义”,还是因为极右的盼不来共党盼国党,本质上都还是崇拜清官明君、崇拜强人皇帝的“封建愚昧”心态。事实上恰是这种极不开智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使得国人根本无法得到台湾同胞以及亚洲人民的信任和尊重。

南海争端并非没有可能成为“国共合作”的新起点,但此合作绝非是靠“武力”来达成。期望台湾来武力收复南海,这种如臆淫般的“做梦”没有任何意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