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米资敌”背后隐藏的问题(刚果花园)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0 913
导读:所谓的“以市米则资盗”指的是崇祯二年三月袁崇焕顶着朝廷的压力,违抗圣旨向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卖粮的事情,这在后来处理袁崇焕的时候成了他的一大致死罪状。其实与此相关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无论是论证袁崇焕罪证确凿的袁黑文还是解释袁崇焕煞费苦心的袁粉文都有。 袁黑以明清双方史料依据证明早在崇祯元年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就已经投靠后金,并且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在随后的己巳之役中还充当了后金的帮凶甚至马前卒,袁的行为完全是资敌卖国。而袁粉以袁的奏章为基础对袁的意图做了“充分”的分析,指出袁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拉拢蒙古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所谓的“以市米则资盗”指的是崇祯二年三月袁崇焕顶着朝廷的压力,违抗圣旨向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卖粮的事情,这在后来处理袁崇焕的时候成了他的一大致死罪状。其实与此相关的文章已经很多了,无论是论证袁崇焕罪证确凿的袁黑文还是解释袁崇焕煞费苦心的袁粉文都有。


袁黑以明清双方史料依据证明早在崇祯元年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就已经投靠后金,并且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在随后的己巳之役中还充当了后金的帮凶甚至马前卒,袁的行为完全是资敌卖国。而袁粉以袁的奏章为基础对袁的意图做了“充分”的分析,指出袁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拉拢蒙古喀喇沁诸部落,建立抗金的统一战线;之所以没有成功,主要的责任并非袁本人,而是朝廷和皇帝给予的支持不够,以至于功败垂成。


总的看来,袁黑的文章大多有点事后诸葛亮的嫌疑,而袁粉的文章则基本上以唯心论为主旨。双方算得上鸡同鸭讲,各说各话,结果不言自明。


但是事情真的就只有这么简单吗?我看不仅仅如此。在我看来双方似乎都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一个极为明显而关键的疑点,而只有在破解这个疑点之后,才能够真正解开卖粮背后所隐藏的问题。


这个疑点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袁崇焕或者说关宁军哪里得来的这么多粮食?当我提出这个疑点或者说问题时,大家都感到很惊讶,纷纷说这就是从江南调拨过来的漕粮啊。这个答案并没错,但不是我的真正用意所在。


先节选一些实录记载,看看之前都发生过什么事情吧。


1:天启七年八月丁巳,陕西巡抚报称各堡镇欠饷数年不等。


2:天启七年十月丙申,甘肃巡抚张三杰报称欠饷达八十余万两。


3:崇祯元年三月壬午,三边总督史永安会同延绥巡抚岳和声、巡按李应公合疏报称延绥欠饷达一百五十余万,积欠达二十七个月。


4:崇祯元年七月,辽东欠饷四个月,宁远兵变。


以上所列举的这些记载只是九边军镇一些欠饷数目特别巨大或者发生兵变的案例,至于像东江、宣大等处的欠饷报告还没有列入。从这些记载来看,明朝的财政已经可以认为濒临崩溃,直至崇祯元年十一月,尚欠重点单位关宁军饷银五十三万多。崇祯元年十一月至崇祯二年三月,正处于青黄不接的时期,在朝廷不同意接济也无力接济喀喇沁诸部的情况下,袁崇焕顶着崇祯两道申斥的上谕一意孤行,在高台堡敞开卖粮,只有挪借朝廷漕运的军粮!


那么袁崇焕到底是用谁的军粮来接济喀喇沁诸部的呢?用关宁军自己的军粮当然非常简单,但是关宁军在八个月前刚发生过兵变,目前依旧存在欠饷的情况,如果大家得知自己的口粮也被袁崇焕卖给喀喇沁诸部了,会有什么样的反应?难道袁崇焕就不怕当第二个毕自肃吗?就不怕再来一次“挺刃迫道臣之门”吗?(这件事指的天启五年七月的宁远兵变,我以后会另行撰文分析的,在此就不展开了)。


《崇祯长编》在这时记载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三月丙子 袁崇焕奏设东江饷司于宁远,令东江自觉华岛转饷,禁登莱商船入海。毛文龙累奏不便,袁崇焕不听。又请自往路顺议之。”看到这里大家或许明白了,袁崇焕早就奏请将东江的粮饷拿到了自己手中,如此便利而毫无风险的资源不利用岂不可惜了。对袁崇焕的行为意味着什么我不想多说。


假如二战期间,美帝政府中某人将原本援助英国政府的美援扣下交给希魔仆从**加利亚、捷克、罗马尼亚,将原本援助国民政府的美援扣下交给伪满以及汪精卫政府,以此来建立所谓的反法西斯同盟,大家会如何评论呢?


“以市米则资盗”背后隐藏的问题是否就是这些了?答案是否定的。早在天启六年袁崇焕出任辽东巡抚期间,就开始指派徐敷奏对东江军搞策反,其中的“李旷事件”更是惊动了京师。袁粉虽然对于东江军的战斗力一直大加鞭挞,但袁本人却知道东江军的吃苦忍耐能力是远胜自己手下那些“领饷则有,临战则无”的军队的。关宁军序列之中虽然还有一支以白杆兵为主力的川湖土司兵战力可观,但由于明朝军队中的南北之争,这支部队一直不被待见和重用。所以在袁崇焕被重新起用出任蓟辽督师后,他的心思首先就放在了毛文龙所统领的东江军身上。


“平台召对”大言“五年平辽”,对外虽然宣称是“聊慰圣心”,但在私下和钱龙锡等人会晤时就明确指出要统一东江事权。而要统一东江事权首要目标就是毛文龙本人,“奏设东江饷司于宁远,令东江自觉华岛转饷”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才是“禁登莱商船入海”,这样才有可能“请自往路顺议之”,从而顺利的于崇祯二年六月东江斩帅,一举夺得东江军的领导权。在随之而来对东江军的整编后,也仅仅是以两万八为限,按照关宁军标准发放粮饷,至于之前所欠的粮饷,自然也没有人敢于提及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