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王朝的“一寸山河一寸血”,清朝末年对外战争殉国将领名录

zhangzizhong1940 收藏 44 1303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鸦片战争:1840年6月--1842年8月 中国战败,签订中英《南京条约》,割让香港岛,赔款2100万银圆。


殉国将领

1.张朝发(?—1840),字骏亭,为中国清朝武官官员,本籍福建惠安人,行伍出身。幼随父徙居福鼎县秦屿镇。张朝发于1838年(道光18年)奉旨接替黄贵,于台湾地区担任台湾水师协副将。而隶属台湾镇之下的此官职是台湾清治时期的这阶段,全台湾的海防军事层级最高武将,其统帅三标水营,数千名水师兵勇。(张朝发台湾水师协副将的继任者是许灵)道光十九年(1839)任定海镇总兵。翌年六月初七,与英军水战中被英舰击中左股,当晚阵亡。时主持镇海防务的钦差大臣伊里布等人,把定海失守责任都推在张朝发一人身上,按丢城失地律,本拟将其处斩。故乡福鼎人民建“浙江定海总兵张朝发墓”,墓前植“已归大海心何负,未斩长鲸死不休”挽碑纪念朝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姚怀祥(1783—1840)字斯征,号履堂,侯官(今福州)人。清嘉庆戊寅(1818年)恩科举人,后曾六次赴京会试礼部均未中进士,至道光乙未(1835年)中大挑一等,当年即充恩科浙江乡试同考官,嗣历宰浙江象山、龙游、新昌、嵊县令,五年后改署定海县。

1839年6月,道光帝钦差大臣林则徐在广州虎门海滩当众销毁鸦片230余万斤,举世震撼,人民颂扬。1840年英国在美法两国支持下发动侵华战争,多次攻打广州均被林则徐严密布防击败。六月初二日,英将懿律率舰四十余艘转而挑衅厦门亦被闽浙总督邓廷桢率军击退,遂驱舰北上,趁浙江防务空虚,于1840年七月初四日攻入定海五奎山。英军致书总兵张朝发(闽人)面谈,张惧不敢往。姚怀祥“以升平久,军民不事兵甲,且势危无援”说:“我为守土官,当示无畏!”乃携游击罗建功登舰,英将致书,限令半小时“将所属海岛堡台投献”,姚怀祥严词拒绝,怒斥英军“何故侵我国领土?”勒令撤退,不得犯境。

姚怀祥持书回衙立即部署抗英。初七日下午二时,英舰司令伯麦下令攻城。水师被英军强大的火击溃,水师总兵张朝发被英舰击中左股,当晚阵亡,水师溃散。姚怀祥与典史全福急率士民抗击,并以土袋塞四门,决心与城同存亡。无奈军力不足,寡不敌众。在初八日凌晨英军攻破东门后,姚怀祥知事不可为,且身又负伤,危急之际,姚怀祥“声色不变”,脱下衣冠掷付屠者阿狗转告家属曰:“我不克保守兹土,死且有罪;汝辈,寇来勿贻我戚!”再脱下“身上夏布衫与所戴铜边眼镜”交给他的胞弟姚怀铨嘱云:“此物到时,便吾尽节时也!”他的家眷及胞弟姚怀铨由幕客护送“从间道避”。城破,英军步步进逼;因势危无援,姚怀祥从容跳入梵宫畔之万公潭自杀死节,时年仅58岁。典史全福持刀与英兵肉搏,砍死英兵一人后血洒海疆,壮烈牺牲。

鸦片战争后,道光帝降旨褒扬恤典,对姚怀祥子弟“恩予世袭绅民”,为“云骑尉三代”“恩骑尉世袭”。怀祥与全福褒称为“定海双忠”。怀祥次子宝训扶柩回籍安葬于福州北门。定海土庶皆白衣哭送,并于万公潭建碑纪念,王丕显作记。绍兴府知府徐荣鸠资“建祠之于(杭州)西湖吴山以祀”,附祀全福。其侄姚宝铭登道光乙巳(1845年)恩科进士,侄姚钟瑞登光绪丁丑(1877年)进士,侄孙姚家琳民国三年法官资格、第一届文官高等考试列甲班,出任甘肃毛目、盐池、静宁县令、法官,并续其叔姚建斋所著《姚氏述先记》。姚怀祥对经学文学造诣颇深,著有《群经诸解》,已失。有诗文二十卷仅存一卷曰《履堂遗稿》。姚怀祥墓在福州北门外,今无考。咸丰时,名士刘家谋有《过姚履堂墓》诗云:“海暴仍为患,传峰始此州。独能捐一死,犹是励群侯。颜晋车还服,苌弘血已收。裹尸将马革,何意属儒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陈连升(1775-1841),土家族,湖北鹤峰人,寄居恩施。行伍出身。在近代中国抗击外国侵略者的战争中, 陈连升是第一位为国捐躯的少数民族将领。清嘉庆初,投入清军,从征四川、湖北、陕西白莲教及湖南瑶民起义,逐次被提拔为把总、千总、参将、副将等职。道光十九年(1839年)一月,陈连升随钦差大臣林则徐到广州禁烟。七月,他率守军击沉一艘前来挑衅的英军双桅飞船后,被提升为三江协副将,调守虎门沙角台。他进驻沙角后,积极修筑工事,加强练兵,添置大炮,增设地雷,加强巡逻,严阵以待。道光二十年(1840年)八月,英舰入侵磨刀洋。陈连升受命率五艘战舰,三千水兵,与英军进行了激烈的海战,击退了英军的进攻。次年一月十五日,英军大举进攻沙角台。面对腹背受敌、敌强我弱的不利战局,陈连升毫不畏惧,毅然指挥六百官兵英勇抗敌,用地雷火炮歼敌数百人。在火药消耗殆尽,又无外援的情况下,他先率官兵用弓箭射杀,然后抽出腰刀冲入敌阵,进行殊死搏战,不幸中弹牺牲。陈连升之子武举陈举鹏、守备张清龄都英勇奋战,直至身死。英军恨陈连升坚守不屈,脔割其尸,并将坐骑黄骠马掳去香港。后传此马悲愤不已,遥望大陆绝食而死,时人称为“节马”。广州人民为了纪念陈连升,为其建立了“昭烈祠”,并在沙角台收敛遗体,建立义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关天培(1781-1841),字仲因,号滋圃,谥忠节、封振威将军,汉族,江苏淮安府山阳县(今江苏淮安市淮安区)人,晚清著名爱国名将民族英雄。著有《筹海初集》及训练图表等。三国名将武圣关羽后裔,其后人多仁人志士,职业军人。行伍出身,但很注意习文,曾说:“吾不能习词赋,封章启事,有用于时,此吾之学文也。”他所上奏章公文,必亲自动手削稿。嘉庆八年(1803年)二十三岁时考取武庠生,历任把总、千总、守备、游击、参将、副将等军职。道光六年(1826年)任太湖营水师副将,同年以督押海运漕米船自吴淞到天津,途中虽遇惊涛骇浪,仍能安全抵达,因之受到特别嘉奖。1827年提升为江南苏松镇总兵。道光十三年(1833年)署江南提督,1834年授广东水师提督。自接任后,即致力于加强广东沿海的防务。支持林则徐实行禁烟。其后,他倾力于虎门要塞威远、靖远台的改建,设法加添了火力强大的“洋炮”200多门以抗击外国侵略势力的挑衅。而当英国军舰在珠江口穿鼻洋开炮攻击中国水师时,关天培亲临火线指挥,带伤督饬水师反击,迫使英舰受重创后遁去。

道光二十年(1840)九月,林则徐被撤职查办。广东地方官吏大多改持与侵华英军“和谈”的态度,而关天培却不为所动,仍然坚决主战。为此,他特意在大战前夕,派专人将自己的旧衣与遗齿送回故乡与家人作诀念明示死志。是年十二月初十,虎门要塞的沙角、大角炮台均被英军攻陷,守将陈连升等战死。关天培坐镇虎门,仅剩数百名将士随其坚守要塞。他历次向两广总督请援,但均无法取得有力的援助。关天培知道难以挽回战局,遂决心以战死报国。

道光二十一年(1841)二月初六,英军对虎门要塞发动总攻,关亲临镇远炮台指挥,负伤十余处尚亲自开炮还击敌军。至傍晚时英军攻入炮台,关天培持刀奋战被砍伤左臂,后被枪弹击中,致创痕遍体,口中仍然大呼杀敌。这时,敌人从炮台背后蜂拥而上,一士兵要将关天培背下阵地,他横刀阻止。为了不使提督大印落入敌手,关天培急令随从将大印带走,随从哭着拽住他的衣襟,请求一同撤走。关天培厉声拒绝,坚持指挥,激励士兵奋力苦战。忽然,敌人又一发炮弹袭来,这位年逾六旬的老将不幸中弹牺牲。最后,守卫炮台的400多名将士,全部壮烈殉国。关天培以身殉职时,双目紧闭,挺立不倒。英军见“关天培挺立如生,反骇而仆”,个个吓得目瞪口呆。关天培崇高的民族气节和视死如归的精神,连英国侵略军的将领也为之折服,并称他为“最杰出的元帅”。

在牺牲前,关天培特地委派家丁孙长庆将他的广东水师提督官印送回省城。他在靖远炮台率孤军英勇奋战,孙长庆徘徊良久,不忍离去,待其抱印而走,到半山,回首时见敌炮已经击中关天培,关天培的尸体最后被人找到时,身体的一半已被炮火烧焦了。他的亲随孙长庆将其遗骸护送回淮安楚州城东南窑村埋葬,出葬的那天,“士大夫数百人缟衣迎送,旁观者或痛哭失声”。建立祠堂以祀之。

关天培殉职后,年逾八旬的母亲,由朝廷“旨令地方官每月酌量给予银米,以养余年”。长子关奎龙,在父亲牺牲后,继承父业,投身行伍。早殁。关奎龙曾任守备、游击及参将等职。次子关从龙,荫袭云都尉,安徽候补同知。关天培的长孙关仙保,关奎龙之子,世袭骑都尉。同治五年(1866)署川沙营中军守备。孙女关开保,关从龙之女,成人后嫁谭长清。谭长清曾随父赴山东任职,后来谭父从军,谭长清“不知所终”。此后关开保守寡,20世纪20年代初去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麦廷章(?—1841),广东省鹤山市双合镇泗合村人。我国近代史上杰出的爱国将领。18岁从军,历任把总、千总、守备、都司等职。1839年(道光十九年),署提标左营游击,时林则徐在广州查禁鸦片,乃奉命率水师在九龙山巡防。英国领事义律强求递书辩论,他曲为开导,英军竟开炮起衅,遂迎头回击,予敌重创。1841年初,随水师提督关天培扼守靖远炮台,再次重创敌军,被清政府加封为参将,赏戴花翎。2月,英军从横档登陆,他率兵奋勇抵抗。因琦善闻警不发援兵,弹尽力竭而遇难。道光皇帝降旨封号“忠节”,钦准入昭忠祠奉祀,拨官银抚恤其家属,并在虎门建造专祠以表彰其节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祥福(?-1841)清朝将领。玛佳氏。满洲正黄旗人。历任冠军使、副将、总兵等职。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他率湖南镇阜(加竹头)镇兵卒援广东。次年,驻守乌涌炮台。2月虎门陷落,英军继攻乌涌,他率部数百士卒奋力抗击,终因众寡不敌,与游击沈占鳌、守备洪达科等英勇殉难。


7.隆文(?-1841)清朝大臣。满洲正红旗人。伊尔根觉罗氏,字存质,号云章。嘉庆进士,选庶吉士。曾任刑部主事、翰林院侍讲、内阁学士。道光中任驻藏大臣。后历任吏部侍郎、户部侍郎,左都御史、刑部尚书、兵部尚书、军机大臣。1841年以参赞大臣与奕山赴广东防剿英国侵略军。同年4月广州城外东西炮台被英军攻陷,被迫签订《广州和约》后,忧愤不食而死。谥端毅。


8.江继芸(1788—1841)字源选,号香山,海坛候均区(今平潭县潭城镇)人,清朝将领。生于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继芸少年爱习武艺,及壮加入清军水师。嘉庆十三年(1808年),继芸随海坛镇总兵孙大刚出洋征剿立功,获朝廷颁奖,升外委,后升海坛千总。由行伍拔补千总。道光六年,台湾张丙之乱,战枋树窝、小鸡笼,以擒贼功擢守备。累迁台湾副将。二十年,署南澳镇总兵。总督邓廷桢荐其才,寻擢海坛镇总兵,调金门镇,从颜伯焘守厦门。二十一年,广东方议款,英舰游奕闽洋。颜伯焘素主战,庀船炮备出击,而新裁水勇未散,军心不坚,继芸以为言,伯焘不听。七月,英舰泊鼓浪屿,集水陆师御诸屿口,炮毁敌舟,而敌已扑炮台登岸,陆师先溃,继芸急赴援,中炮落海死。遗体由厦门运回平潭,葬于北厝乡田美村,百姓夹道迎立,以表哀思,墓联:“鹭岛一时殉大节,螭庭千载重精忠。”传颂至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葛云飞(1789-1841年),字鹏起,号雨田,汉族,清代山阴天乐乡(今属杭州萧山)人,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抗英民族英雄,官至镇海总兵,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8月17日,在著名的定海保卫中壮烈牺牲。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八月间,英舰二十九艘,结集舟山群岛黄牛礁一带,侦察定海洋面。三镇总兵原先皆守城,事急便申军约,激重赏,分守要地。寿春镇总兵王锡朋出守晓峰岭,处州镇总兵郑国鸿守卫竹山门,而定海镇总兵葛云飞则率部踞守土城,当敌要冲。

十二日下午,英舰四只,乘潮窜入竹山门,当其未入内港,葛云飞在半塘土城,亲自看准苗头,指挥众炮齐轰,击断敌舰前桅,敌无暇抗拒,即退出吉祥门,又绕入大渠门,被守卫东港浦土城的定海镇游击张绍廷率兵击退,清军无一伤亡。英军夜闯小竹山,进逼土城,清军力战,杀敌多人。当时,葛云飞探知英军大船三十,小船七、八十,约二万人,而守军只有五千五百余人,便飞书请济援,裕谦疑其夸大敌情,寄语死守,勿望援。

十三日午,英舰四只,驶入竹山门,葛云飞督兵开炮,击断英舰大桅,郑国鸿率部用抬炮射击,积极配合葛云飞炮队,英舰当即逃窜。

十四日,英舰“摩底士底”号、“哥伦拜恩”号、“复仇神”号,连樯驶进,攻打晓峰岭,开炮三、四百发,王锡朋率部隐伏石崖反击,无一伤亡。后来,英军五十余人,驾驶舢板船,由竹门山登陆,被郑国鸿率部开放抬炮击退,杀伤多人。傍晚,英军绕过定海城南,占据五奎山。

十五日,英舰五艘在五奎山南泊定,支搭帐房,并建造炮台,葛云飞乘敌未集,即在土城开炮遥击,打坏其帐房五顶,歼英军十余人。

十六日,英舰向吉祥门驶进,攻打东港浦,被守军连开大炮击退。英军转攻晓峰岭和竹山二处,傍晚又以小舟登陆,均被王锡朋、郑国鸿率部击退。

十七日拂晓,英军利用大雾天气,乘清军饥疲交困,驶舰进犯。葛云飞亲自开炮,击中舰上火药,当即焚烧,片板无存。英军破釜沉舟,驱使闽、粤亡命之徒一万余人,分作三路:一由五奎山迎面攻打;一由东面东港浦;一由西北晓峰岭,向清军发动总攻。英军仗着优势兵力,分番迭进,清军众寡不敌,倚崖踞守。官兵日夜苦战,不得安息,食物又供应不时,饥疲交加,且连日天雨,衣甲尽湿,仍艰苦卓绝,往返泥泞,士气高昂,全力反击。王锡朋带领寿春亲兵,首当其锋。

当英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纷纷冲奔上山时,王锡朋振臂一呼,寿春兵炮火齐发,英军惊溃几散。当时的侵略军说:“中国人下山来迎战。他们的火绳枪和台枪的火光使满山象燃火一般。"骁勇善战驰名的寿春兵,在守卫晓峰岭的争夺战中,敢拼敢杀,十分勇敢。当时,英军驱使着闽、广收买来的亡命之徒打头阵,自己躲在后面施放冷枪,并配合炮击,分批轮番进攻。寿春兵冒着炮林弹雨,奋不顾身,竭力阻击,前队阵亡,后队继进,杀退英军数次。但守晓峰岭无大炮,将士所用抬炮,又皆红透不能装打,他们便手持短刀陷阵,与侵略军展开搏斗。王锡朋先身士卒,左冲右突,杀敌无数。后来,英军大队逼进,部属亦先后阵亡,他不幸中炮,一腿折断,仍手刃蜂拥而来的敌军数人。最后,被英军乱刀砍死。

郑国鸿顽强坚守着阵地,直到枪炮皆竭。当时,有人劝他退保晓峰岭,被他拒绝,他说:“竹山不守,晓峰乌能自存,武臣致命疆场,分也。”不久,晓峰岭失守,王锡朋阵亡。英军遂夺间道,下攻竹山门,形势更加危急。郑国鸿镇定执旗督战,率部与敌血战,后来,他授印军校,单骑赴敌拼杀,虽身中两炮,被数十创,仍挥刀力战,手刃数敌,而壮烈牺牲。

这时,英军正在向土城进逼,葛云飞捧抱四千斤炮回击,英军血流成渠。

当东进英军进入关山炮台南部,而停泊东港浦战舰和五奎山炮队,便发射猛烈炮火相配合,妄图三面夹攻关山炮台。情势十分危急,葛云飞朝北拜天自语:“臣力竭矣,崎岖海外,七阅月,不能为国灭贼,死不足塞责!”一面取敕印遣校交缴裕谦,请发兵进剿;一面带领亲兵二百余人,迎敌奋战。侵略军曾经这样记载:“当亚当斯陆军中校指挥第十八团登陆……,进入临海的炮台的南端。正在沿着长堤退却的中国人赶紧集合在他们的勇敢的葛将军的领导下,作了一次很体面的抵抗。”葛云飞从关山炮台,转战竹山门,将士也人人持刀械与敌搏斗。他刀折,就拔出二把佩刀,冲入英军搏杀,转战二里许,格杀无数。到竹山门,刚仰登,不幸被敌人长刀劈面,去其半,并以火枪围攻,攒击,身受四十余创;炮洞胸背,遂立竹山门崖石,手擎刀杀敌状,尸直立不仆,左目霍霍如生,表现着宁死不屈反抗侵略,死而犹生的崇高战斗精神。

这次定海保卫战,三镇总兵率部英勇抵抗侵略,与敌军血战六昼夜,实为“年余未有之恶战。”连侵略者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中国军队“表现得很英勇”。他们说:“汉军总司令葛将军在长列炮台中阵亡。他的僚属和我们的军队短兵接战,都英勇地与他同时殉节。高地上的旗手选了一个最显著的地位,站着摇旗,丝毫不怕落在他四旁的从轮船打来的炮弹。最后弗莱吉森号的一颗炮弹把他打倒,另一个人赶紧取其位而代之。”⒅在这次保卫战中,清军击焚英军火轮船一只,大兵船三只,舢板船多只,杀伤侵略军数百人。

由于王锡朋率领的寿春兵,在定海保卫战中特别英勇善战,敢于拼搏,杀敌最多,英国侵略军对寿春兵恨之入骨。所以,他们占领定海后,便大肆搜捕寿春兵,并勒令定海居民,不许藏匿渡载,疯狂进行血腥报复。但侵略军的凶焰,却受到当地徐保领导的“黑水党”的沉重打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王锡朋(1786-1842),清朝将领。字樵慵,顺天府宁河(今天津宁河)人。嘉庆武举人。初随杨遇春从征新疆,平准葛尔叛乱。後又参与镇压瑶民起义。道光十八年(1838年)任安徽寿春镇总兵。锡朋素骁勇,曾钦赐“锐勇巴图鲁”称号。鸦片战争爆发後,被调往上海吴淞口,协助江南提督陈化成抗击英军。1841年春率兵增援定海,9月底,英军再犯定海,他与葛云飞、郑国鸿协力御敌,固守城西晓风岭,血战6昼夜,部下将士伤亡殆尽。十月一日(农历八月十七),英军乘雾从盐仓海滩登陆,多次冲锋均被锡朋击退。单刀砍杀英兵多名,右臂中弹后,用左手劈搏。不久,一腿被炮弹击中倒地,英军寸磔其体,壮烈捐躯,谥'刚节'。《清史稿》有传。王锡朋墓地位于董庄乡董庄村,时代为清代。王锡朋为清代著名四总兵之一,抗英英雄,1842年牺牲在浙江定海。墓地面积约3300平方米,四周有砖砌花墙。1964年被毁,现存墓志拓片和饰物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1.郑国鸿(1777-1841)字雪堂,凤凰县沱江镇人。因世代军功,18岁时承袭云骑都慰世职。1840年升浙江处州镇总兵。1841年1月,清廷下诏对英宣战。郑国鸿奉命与镇海总兵葛云飞、寿春总兵王锡朋一起将英军赶出海。9月26日下午2万英军、29艘英舰进攻击定海5千守军,时郑国鸿独守的城西南竹山门要隘,与英军血战六昼夜,击沉击伤英舰十余艘。炮台被破后将士用刀矛阻击敌军,65岁的郑老将军,冲入敌阵挥刀连斩数敌,血染疆场,壮烈殉国。在这场血战六昼夜的战斗中,随征处州将士全部为国捐躯。清光绪十年(1884),在定海和昌路建“三忠祠”。郑国鸿通晓《诗》、《易》,著有《诗经疏义》、《葩经括旨》、《昌学崇源》等。

郑国鸿等三总兵牺牲后,钦差大臣、两江总督裕谦于10月4日向道光皇帝奏陈了定海战况及结果,极力陈述三镇总兵的壮烈忠勇。道光皇帝阅毕,挥泪下诏,赐金治丧(每个总兵赐银500两)。对郑国鸿照提督例恤,予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追谥忠节。同时皇帝朱批:三镇死事最烈,赐祭建祠,撰传改碑,并许在各原籍建专祠。

定海保卫战,是鸦片战争中打得最激烈、最雄壮、时间最长的一次海战。以郑国鸿等三总兵为首的定海守军,为了保卫祖国领土和海疆,凭着土炮、大刀、长矛等落后的装备,在孤悬海外,无一援兵,十分艰难的情况下,与当时世界上第一号资本主义强国用洋枪洋炮武装起来的英国侵略军,相持战斗了六昼夜,前仆后继,殊死搏斗,表现了中国人民反抗侵略者的爱国主义精神。连侵略者也不得不承认:“汉军军官表现得很英勇。汉军的郑老将军单骑冲击,虎威凛凛,虽然阵亡,他的部属和我们的军队仍短兵相接,都英勇地和他同时殉节。高地上的旗手,选了一个最显著的地位,站着摇旗,丝毫不怕落在他四旁的从舰船上打来的炮弹。最后,炮弹把他打倒,另一个又赶紧来接替他”。

1884年夏,浙江巡抚刘秉章提议建立“三忠祠”,地方官绅捐俸集资,在定海城南郊半坡亭修建了一座“三忠祠”。祠中安放着葛云飞、郑国鸿、王锡朋三总兵的牌位。他们的爱国功绩,已写进中国近代史中,将永远激发中国人的爱国主义精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谢朝恩(?-1841)清朝将领。四川华阳(今四川成都)人。行伍出身。历任都司、副将。道光十四年(1834年),升任江苏狼山镇总兵,后从两江总督伊里布驻守镇海。1841年10月,英军进犯镇海,他奉钦差大臣裕谦令,率千余人扼守隔江的金鸡岭,力战御敌。然扼守城外招宝山的提督余步云不战而逃,致失犄角之援。在与英军鏖战时,中炮堕海殉难,尸不获。浙人有亲见其死者,歌咏传其事,与葛云飞等同称四镇云。赐恤,予骑都尉世职。镇海城失守,隔江的金鸡岭守军随之败退。事后,余谎报失利原因,掩盖临阵脱逃罪行。道光二十二年(1842)五月,清廷对渐江战事失利作检察,余罪败露,次年初被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3.裕谦(1793-1841) 原名裕泰,字鲁山、衣谷,号舒亭。博罗忒氏,蒙古镶黄旗(今锡林郭勒盟商都镶黄旗)人。出身于将门世家。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进士,选为庶吉士,散馆后任礼部主事、员外郎。道光六年(1826年)出任湖北荆州知府,后调武昌知府、荆宜施道。道光十四年(1834年)升为江苏按察使。道光十九年(1839年)以江苏布政使署理江苏巡抚。鸦片战争时期,又由江苏巡抚署理两江总督,不久实授。二十年,英兵陷定海,伊里布奉命往剿,裕谦代署两江总督。时英舰游奕海门外洋,江南戒严。裕谦赴宝山、上海筹防,檄徐州镇总兵王志元,佐提督陈化成防海口。疏陈规复定海之策,可无虑者四,难缓待者六,谓各省皆可言守,浙江必应议战,且应速战。又疏劾琦善五罪,略曰:“英人至天津,仅五船耳,琦善大张其事,遽称:‘畿疆、辽、沈处处可虞,后来之舰尚多,势将遍扰南北’。冀耸听闻,以掩其武备废弛之咎。张皇欺饰,其罪一。英酋回粤以来,骄桀日甚,琦善惟责兵将谢过,别未设筹,将士解体,军心沮丧。彼军乘敝,遂衄我师。我船炮纵不如彼,兵数何啻十倍。琦善不防后路,事败委过前人。试思琦善未至粤时,未闻失机,其又何说?弛备损威,其罪二。沙角、大角炮台既失,自应迅驻虎门,乃其奏中不及剿堵事,惟以覆书缓兵为词,且嘱浙省勿进兵。旋以给香港、即日通商定议,不俟交还定海后奏允奉行。违例擅权,其罪三。既畀香港换出定海,而英人仍欲通商宁波,销售鸦片。何以不在粤翦断葛藤?将就苟且,其罪四。义律仅外商首领,向来呈牍,自称远商远职。上年在天津、浙江僭称公使大臣,琦善不之详,假以称号。失体招衅,其罪五。琦善已为英人藐玩,各国轻视,不宜久於其任。”疏上,宣宗愤琦善受绐,斥伊里布附和,信裕谦忠直可恃。二十一年春,罢伊里布,以裕谦代之。

裕谦至镇海,英舰已去定海,渡海往治善后事宜。寻实授两江总督,以浙事付巡抚刘韵珂、提督余步云,自回江南部署防务。初,英兵在定海,残虐人民,既退,犹四出游奕。裕谦捕获兵目,剥皮抽筋而悬之,又掘敌尸焚於通衢。英人遂藉口复仇,大举再犯浙洋,裕谦率江宁驻防及徐州镇兵千,驰至镇海督战,令总兵葛云飞、郑国鸿、王锡朋率兵五千守定海,手缄密谕,付临阵启视,退者立斩。

八月,敌舰二十九艘、兵三万来攻,分三路并进,血战六昼夜,三镇并死之,定海陷。越数日,敌由蛟门岛进犯镇海,招宝山为要冲,余步云守之,别遣总兵谢朝恩守金鸡岭为犄角。裕谦疑步云怀两端,乃集将士祭关帝、天后,与众约:“毋以退守为词,离城一步;亦毋以保全民命为词,受洋人片纸。不用命者,明正典刑,幽遭神殛!”步云知其意,不预盟誓。及战,裕谦登城,手援枹鼓,步云诣请遣外委陈志刚赴敌舰,暂示羁縻,裕谦不许。有顷,敌登招宝山,步云不战而退。敌复分兵攻金鸡岭,谢朝恩中炮殒,两山同陷,镇海守兵望风而溃。裕谦先誓必死,一日经学宫前,见泮池石镌“流芳”二字,曰:“他日於此收吾尸也!吾曾祖於乾隆二十一年八月殉难,今值道光二十一年八月,非佳兆。”预检朱批寄谕、奏稿送嘉兴行馆,处分家事甚悉。临战,挥幕客先去,曰:“胜,为我草露布;败,则代办后事。”至是果投泮池,副将丰伸泰等拯之出,舆至府城,昏惫不省人事。敌且至,以小舟载往馀姚,卒於途,遂至西兴,刘韵珂等视其敛。事闻,赠太子太保,予骑都尉兼一云骑尉世职,附祀京师昭忠祠,於镇海建立专祠,谥靖节。柩至京,遣成郡王载锐奠醊。

当初败,余步云疏报镇海大营先溃,裕谦不知所往。韵珂等奏至,上始释疑,予优恤。幕客陈若木从兵间代裕谦妻草状,诣阙讼冤,逮步云论治伏法。嗣子德崚袭世职,以主事用,官至山东候补知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4.朱贵(1779年~1842年),字黼堂,又字君山,清代甘肃临夏市城内人,祖籍南京。

朱贵少时习武,19岁中循化武秀才,入伍后屡立战功,清嘉庆五年(1800)出征四川,先后在凉州、榆林、西安等地任守备、游击参将和协副将职。清道光时任浙江金华府协副将,他所带军士纪律严明,作战勇敢,深受当地群众爱戴,他本人也深得部下崇敬。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第一次鸦片战争时,古历正月英国侵略军攻陷了浙江舟山,接着又占领了镇海、宁波等地。道光皇帝即派其侄奕揆和文蔚到浙东,把大本营扎在慈城以西十几里的长溪岭,准备收复失地。翌年正月,朱贵奉命率其子昭南、共南及陕甘军900人奔赴前线,驻守慈溪县大宝山待命,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正月二十七日,英军数千人乘火轮顺姚江而上,至大西坝蜂拥上岸,经裘市、夹田桥陆行十余里直犯慈城大宝山。朱贵身先士卒,指挥400余人历勇御敌,英军败退夹田桥,重整残部又发起攻击,被朱贵很快击退。英军欲抄后夺山,复增数百兵,驾三火轮船驶进丈亭江、至太平桥,直逼山下,一时枪炮声四起,甘军腹背受击,营帐起火,烈焰冲天。朱贵临危不惧,率部下冲锋陷阵,战斗从清晨一直持续到下午,战斗正激烈,后山乡勇散乱,且驻长溪岭大营自惊溃,英军乘机分兵从山后涌上。朱贵怒马斫阵,手斩数十级。被击中两弹,乘骑倒毙,朱贵跃起,左冲右突,喋血相搏,敌军见其勇猛如虎,集中火力向朱贵射击,朱贵不幸中弹,壮烈殉国。次子昭南以身掩父,奋勇搏斗,杀敌数人,中弹阵亡。四子共南冲杀中身负重伤,忍痛脱衣遮掩父兄尸体,带领残部突出重围。此役全军阵亡回汉官兵215人,重创英军,击毙英军官佐4名,共歼敌400余名。英军不得承认"自入中国以来此创最重","中国官兵尽似此君,吾辈难以生还"。战后,清廷对死难将士进行安抚,将朱贵及阵亡将士葬于大宝山北麓,设祠立碑。当地称为"百丈坟"。朱贵祠为硬山式建筑,前后两进,占地面积1000余平方米,有林则徐所题"忠规孝矩"匾。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礼部侍郎吴锺骏撰书的"慈廓庙碑"16方,以及孝丰县知事朱绪曾所书的"慈溪大宝山武显朱将军之碑","重修朱将军庙碑记"等刻石,近代书法家沙孟海等的题对,匾额及朱贵第六代孙敬送的"浩气长存"横幅。


战斗过程

清文人贝青乔描写了激烈的战斗过程:

过了三天,英军果然率领大队人马,从大西坝登陆,大约二千多人,蜂拥而来。朱贵及其部

队首当其冲,用抬炮轰击英军,英军伤亡很多,几乎要打大胜仗了,然而英军军法规定在战场上退缩往后逃跑的要处死,而且他们登陆时,兵舰也开往别处,无路可退,所以即使被打得血肉横飞,仍然不停地负隅顽抗。此时,提督余步云等已逃入城内避战,刘天保、凌长星两人又因过去的成见隔岭坐看,不肯助战,所以朱贵的处境更加孤立无援。等到子弹打光后,朱贵右臂被敌炮炸断了,他还用左手举着红旗,指挥他部下同敌人展开肉搏战,直到火箭击中咽喉,才落马而死。他的儿子昭南、暐南又拿起他的旗帜,指挥士兵们,不久也被敌炮击中而死。统计朱贵部下阵亡的士兵,共有四百三十六人(朱贵所率固原兵共五百人)

《慈溪县志》的"桓桓将军兮,有毅其雄;捐躯捍患兮,子孝臣忠;民命克保兮,翊此城墉,貔貅拥列兮,风附云存;参旗并戊兮,驱雷乘虹"的诗句,讴歌朱贵将军及其部属抗英卫国的忠勇气概。 朱贵父子牺牲后,其灵柩由共南护归河州,葬于临夏市东郊慈王村,将故居改为朱贵祠(本市抬头巷),巷内立牌坊,有上谕"忠孝双全"匾额。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5.陈化成(1776——1842)是鸦片战争时期,守卫吴淞,英勇抗英著名将领。字业章,号莲峰,汉族,福建同安县(今属厦门市)人。出身行伍,历任嘉庆间参将、道光间总兵,鸦片战争爆发时任任福建水师提督,迎击英舰,旋任江南提督,道光十二年与英舰力战而死。


生平

● 籍贯福建同安,童年移居台湾,于淡水厅兴直一带(今台北新庄)一带成长。

● 入行伍,因镇压亦是同安人的海盗蔡牵,勇敢战斗多年,由把总一路擢升至金门总兵(1826年)。

● 清宣宗道光十年(1830年)任福建水师提督,驻守厦门,在闽浙总督邓廷桢的支持下多次击退来犯的英国舰队。

● 清宣宗道光二十年(1840年)7月调任江南提督。时第一次鸦片战争已经爆发,陈化成在两江总督裕谦支持下,完善了位于长江和黄浦江江口吴淞炮台的防御措施,誓死保卫长江水道。闻英国侵略军进犯定海,不入松江衙署,急赴江苏最重要之海口吴淞,积极备战,先后调集清军4000余名,调配各型火炮250余门,并沿黄浦江口西岸修筑防御阵地“土城”达5公里,上筑火炮掩体“土牛”,加固东西炮台。

●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英军占浙江舟山定海,裕谦、葛云飞等牺牲。

●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6月,英军入长江口。16日,吴淞之战爆发,英军以军舰7艘、轮船5艘(共载炮200余门)及陆军两团(不足额),分攻东、西土塘及江面清军船只,陈化成拒绝两江总督牛鉴的议和主张,率军坚守六昼夜,击伤英舰8艘,毙伤英军士兵500余人,于6月16日中弹牺牲。

6月16日,英国侵略者以大小船只百余艘,陆军万余人,全力进攻吴淞要塞,六十七岁的老将陈化成率官兵五千人把守吴淞炮台,麾令开炮抵抗。激战几小时,打伤敌舰几艘。战斗打响后,牛鉴排列着总督仪仗前来观战,被敌舰瞭见,开炮轰击,炮弹落在附近,牛鉴吓得魂不附体,慌忙脱掉纱帽朝靴,混在士兵中逃跑。牛鉴一逃,把守吴淞东炮台的参将崔吉瑞、游击董永靖和防守宝山城西北的徐州总兵王志元也跟着溃逃,于是全军大乱,陈化成扼守的西炮台成了孤军。敌人乘势猛攻西炮台,陈化成率士卒死战,身受七处重伤,血流至胫,犹自秉旗促战,大呼“毋畏!施炮……”陈化成声渐微弱,一直到壮烈牺牲,呼声不绝。敌人登陆后,经过激烈肉搏,才占领西炮台,上海、宝山也随之失陷。 部将将陈化成的尸体匿于芦苇中。送陈化成灵柩回籍的那天,宝山人民焚香道旁,无比痛悼。

陈化成的遗体,后来收敛在嘉定关帝庙。吴淞人民画了两张他的遗像,一赠其子孙,一留吴淞纪念。殡葬时,数万人罢市哭奠,杀牛以祭,绅耆、士庶、妇女,以至挑夫、贩运,莫不奔走哭送,并设香案于路,人人痛哭失声。上海人民在吴淞和上海城中,还修建陈化成纪念堂,塑像供奉,每年四月逢陈化成生日时,士民纷纷前往凭吊追念,彼此“项趾相望”,无不“肃然起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6.海龄(?——1842年),是鸦片战争时期守卫镇江英勇抗英著名将领。郭洛罗氏,满洲镶白旗人。原为山海关驻防骁骑校,后任直隶张家口协守备。嘉庆十八年(1813年)八月,李文成领导天理教在河南滑县发动起义,建立农民政权,直隶长垣、东明,山东曹县、定陶、菏泽、金乡等地,纷起响应。九月,海龄随同直隶总督温承惠前往河南镇压李文成,因“屡著战功”,此后擢升都司、游击、参将、副将、总兵。道光十五年(1835年)遭琦善奏劾,降为二等侍卫,充任古城领队大臣。道光二十年(1840年)八月,授西安右翼副都统,九月调任江宁副都统。


大事年表

道光二十年(1840年)

六月,英军侵占定海,沿海北上白河,威胁京师,于是“天下纷纷议海防”,内河长江亦戒严。十二月,道光帝调海龄为京口副都统,并谕其“饬副将巡圌山,操炮练兵,以防京口门户。”①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

一月,海龄抵镇江赴任后,认真操炮练兵,积极从事京口备防。他从当地满营一千一百八十五名官兵中,挑选八百名,加以操练,逐一指授临阵机宜,训练三个月,官兵皆知踊跃奋励。并且,亲到圌山,督率水师官兵,演放炮位,令其在沿海要隘,时常稽查英军汉奸,还在象山东码头隘口,安设大炮四位,逐日演放,藉资熟练,以壮声威。当时,他奏请“将沿江通商码头,暂时封闭”②,受到裕谦抵制,指出其“封港之议,徒有碍于安分商渔,而于杜绝接济英船等弊,仍未得其要领。”③

同年八月,定海再次被英军侵占,镇海、宁波相继失守,两江总督裕谦殉国。九月,海龄亲率左右翼沿焦山而下,查看大江形势,他认为焦山一带只有旗兵一千六百人,不敷守御。便立即请求给所属营兵预支半年钱米,“卒颇感之”④。并奏请添兵,增强设防。道光帝诏谕两江总督牛鉴体察情形调派,毋误事机,但牛鉴却“以无庸驳覆”。⑤海龄不顾其阻挠,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正月,一再奏请招募水勇在鹅鼻咀、圌山要隘,雇船只,扎木排,拦江堵截,以期“水陆交严”⑥;并檄调四百名骁勇闻名的青州兵,屯驻京口南岸东码头,坚守炮台,以截陆路;同时还令京口副将孝顺武、参将陈庆祥、游击李澄,塞断江口小港,以阻止英军前进。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

五月初,吴淞失守,英军进入长江,江南各口防务瘫痪,“贼(夷)至官逃,舟临兵溃”。英军由圌山进逼镇江,牛鉴、齐慎驻兵丹阳,互为瞻顾,不图固守。六月五日英军至鹅鼻咀,次日牛鉴带兵一万余人到镇江,即命道府延请富户劝捐十二万金“迎犒夷师”。住了一夜,便匆匆逃往江宁。海龄坚决反对牛鉴犒师妥协,竭力主张守城抵抗,“不与一议和事”⑦“独谓宜力战”⑧,并贴出告示,申明英军如敢侵入,“本副都统立即提兵出击”⑨。

海龄采取闭城固守策略,保卫镇江。在英舰抵金山之前,就开始作防御准备,禁止运河通航,强令城内居民迁徙内地,从四乡收集家禽、生猪和各种食物,供给城市守军和城郊军营,并将旗营官兵和青州兵调入城内,添布四门,并添设枪炮,昼夜严加防守。闭城后,海龄做了一定的肃奸工作,但因严厉阻止难民迁徙出城,并持民族偏见,肆意扩大索奸,造成满城乱捉乱杀,一度引起恐怖和混乱。

六月十二日,英军登岸攻城。当时,英军集中一万二千人,其中包括海军陆战队在内的九千人,具有所谓“高度的作战效能”,而且,大部分士兵有毛瑟枪装备,又配备炮队,其他各类军用物资,也应有尽有;而海龄守城,只有旗兵二千四百人,其中当地旗兵一千二百人,青州兵四百人,武器仍是古老的刀、矛和抬枪。敌我力量对比悬殊,敌人显然占有极大的优势。

海龄发扬中华民族英雄气概,无惧敌人优势兵力,领导军民保卫镇江,坚决抵抗外国侵略势力。他“亲冒矢石”“点兵上城”,并“令城中居民置水瓮砖石”⑩,准备与侵略军进行巷战拼搏。守军炮兵勇猛发炮,轰击登岸英军。侵略者说:“中国军队发来的炮火,曾对我方前进的船只,给以致命的打击。仅在十分钟左右的战斗过程中,我方十六名海员和八名炮兵都受了伤。”⑾

本文内容于 2012/4/22 0:57:49 被zhangzizhong1940编辑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