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滚滚黄河惊为天险,看日军为何未能侵占陕北

本文摘自《民国秘闻》,作者:刘继兴,出版社:新华出版社

抗战时期的陕西在全国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陕西作为西北之咽喉,尤其是陕甘边区作为全国模范抗日基地、新民主主义建设的示范区,既是抗日战争的政治指导中心,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又是坚持抗日战争的后方基地。它成为日军狂轰滥炸的主要目标之一,8年中,日军飞机轰炸陕西560多次,投弹1.36万余枚,死伤民众万余人,炸毁房屋4.3万余间。其轰炸时间之多,范围之广,均居全国前列。

然而,在整个抗战时期,除陕北的府谷沦陷数小时外,日军基本没有能够侵占陕西的一寸土地,这是为什么呢?

且听笔者为各位看官解析这一疑问。

1937年7月全面侵华战争爆发后,日军占领了华北大、中、小城市和交通沿线的土地,又向南方大举进攻。这年秋天,日军又派出兵力,直扑陕西。他们认为打下陕西,就可进军西北和西南,配合其南下大军,速战速胜灭亡中国。

日本方面认为,陕西是抗日中坚——中共中央所在地,而西安是张、杨逼蒋促成全国抗战的基地,打下陕西是对中国抗战精神的致命一击。所以对于陕西,他们是志在必得。

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双方的实力对比十分悬殊。抗战开始后,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主力已开到晋西北前线,在关中的杨虎城部队主力也开到了山西河北交界的前线。陕北留守的部队只有1万多人,要防守300多公里的黄河西岸;关中留守的6000多人,要防守100多公里的关中东部。日军先后投入进攻的部队有5个师团,3个旅团,四五万人,三倍于我军;又有空军、炮兵配合,日军以为攻取陕西不是什么难事,以为胜利在握指日可待。

但是,当自命不凡的日军迅速推进到陕西东界的黄河东岸,一看到黄河,就为之失色:世界上竟有这样雄伟的河流,太可怕了。不得不停止了前进的步伐。黄河从陕西省的府谷向南到韩城禹门口,奔腾在陕西、山西间的峡谷中,似从天而降,又一泻千里,吼声震动,力冲万钧。黄河在禹门口,猛出峡谷,一展数十里之宽,如海如潮,泥潭、沼泽四布,流向深浅莫测,古来即为渡军之大忌。

汹涌澎湃的河水巨澜翻卷,黄河天险让日军很是头疼。

既来之,则战之。经过一冬的谋划,日寇采取的战法是:先用空军对我守军狂轰滥炸,使我无力还击,然后用武装的船只强渡占领渡口,后续部队迅速登陆,汽车、装甲兵马上开来。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我军以沉重打击。

而对于随时可能打过黄河的侵略者,我军严阵以待,决心御敌于黄河彼岸。抗日军民在山区中修了坚固的工事,配备了强大的火力,在敌人船只开到河中时,打个人仰马翻,并向对岸敌军发射迫击炮,坚决顶住,并迂回渡过黄河,从背后打击日军,使其有被前后夹击之忧,无法组织渡河战役。

从1938年到1939年底,日军从府谷渡口到潼关渡口,发动了大小20多次的渡河战斗,均以失败告终。

1939年,国民党第二号人物汪精卫公开投降了日本后,竟然无耻地建议日本要尽快占领陕西,说这样就可迅速战胜八路军和盘踞在陕西的杨虎城所部。日本人于是又对陕北宋家川(即吴堡县城所在地)这个大渡口,一连进行4次攻击,最少时用兵500人,多时1500人,飞机大炮开路,战船跟进。但我军在敌人滥炸时,集中向敌船发射火力,打得敌人人仰船翻,落荒而回。但回到东岸时,准备渡河的后续日军又遭到突如其来的袭击,阵营大乱,赶快向太原方向退去。日军先后在府谷、神木、佳县、吴堡、枣林坪、马头关、大庆关、潼关发动的进攻,也是每次出动5000到10000人的兵力,都遭到同样的战法而被击退。值得一提的是,杨虎城所部在朝邑(今大荔)、邓宝珊所部在榆林向企图从东、从北(包头)强渡黄河的日军,都予以了狠狠的打击。府谷和大庆关(朝邑)都被日军一度占领,很快就被抗日的力量反击并收复。

1939年后八路军在华北建立了根据地,深入敌后,不断向日军发起攻击,使得日寇再无力西顾了。此后,他们偃旗息鼓,不再企图打到陕西了。

1939年被我军俘虏、曾在宋家川参加渡河作战的日军一司号兵山田回忆说:“船到河心,每一个浪就是一座大山,船过了一个浪头,我们都吓一脸煞白,全身发软。哪还能打仗。大大的可怕。”

黄河天险加上抗日军民的顽强抵抗,致使日军始终未能占领陕西的一寸土地。使陕西得以成为抗战的大后方,特别是成为中共中央指挥抗战的大本营,又成为解放战争胜利的领导中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