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融让梨”是古今第一个人炒作案例

于明2098 收藏 0 168

孔融四岁让梨,让的是从春秋东汉已经成型的儒家精英价值观,四岁的孔融的这一经典义举成就了孔融的社会角色,东汉已经有举孝廉入仕的官制,显然,孔融成长于士族家庭,否则,这个故事绝对没有可能得以流传于世,也正是这种价值观的潜移默化将孔融的社会角色定义为“精英级道德模范”,在曹孟德天子弄权的政治局势之下,不得不成为当仁不让的反抗派而成为其暴戾的牺牲品,正暗合了易经阴阳之说,孔融让的是梨,得的是名,复伤于名,终得青史留名,斯为正气。同样的情景也有比照,同朝为官的王朗亦举孝廉入仕,世食汉禄却助曹灭汉,成就了诸葛无与伦比的口才罕见的杀伤力表演的道具。

时至今日,可笑的是这个励志故事竟然进入了小学生语文的考试题目且产生了对与错、是与非的激烈讨论,更为可笑的是这个本无是非对错的行为被当代教育打上了是非对错,未尝不凸显了现今教育在思想道德领域的茫然无措,成为了典型的“统一思想”教育模式。众所周知,思想是不可能被统一的,人类从试图改天换地发展到推崇自然生态,五彩斑斓的思想之花开成同一种颜色绝非是人类的福音。

孔融让梨是他的选择,中国人一直崇尚精英教育,明知不可能人人都成为精英,这是让梨成为不二的选项进入教育答案的必然结果,不让则成为了令人不齿的蝇营苟且,诚然,如果您是一位军官,士兵无饮则绝不饮,士兵无食则绝不食,早起晚睡,查铺查哨,这是带兵打仗的军官必须遵循的优良品质,也是红军干部的优良传统。如果您是一位领导,干的比下属少,挣得比下属多,吃的比下属好,分苹果你净挑大的拿,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带出一个作风优良、勤政正派的单位的。商家让梨(利),目的很明确,他要收获的是长远,期待的仍然是回报,政府让梨(利)与民,则民心可聚,政府与民争利,则民心离散,那些见名利欺瞒下属争争抢抢、见困难指使下级冲锋陷阵,与民争利,邀功诿过的所谓“精英”必遭唾弃,王朗能被诸葛阵前所诘活活气死,至少还表现出了一丝丝做人起码的羞耻,有些连梨都不让的“精英”,就算诸葛再世可能也骂不死他。这类人必须让,尽管让,让得越多越好,让得出凝聚力,让得出军心民心,让出个和谐社会。

小盆友不肯让梨也是他的自由,这是多元化社会的必然结果,古人讲以德报怨,相逢一笑泯恩仇,孔子却推崇以直报怨,否则以何报德?让施德者情何以堪!金坛话讲,该我的就是我的,不该我的我不拿就是,该我的我何须让,也不必让,奉公不必克己,见利不能忘义。况且,古语有云,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让可以,要么你喜欢她,并且希望她喜欢你,否则根本就没有让的道理。中国的教育似乎独独欠缺了教育小盆友成为一个普通人的选项,普通人不必让,如果爹妈给个梨还要让给别人,你让本来就衣不丰食不足的普通人如何自处。普通人不想让,如果你发现精英二代轻轻松松地占据了极其狭窄的上升通道,你恐怕不会有再追上去给他个梨的任何想法。普通人不敢让,言奇见疑,行殊见罪,当今的社会已经形成了“不让”的氛围之下,你的“让”或许会成为某种需要警惕或者医治的缘由。

有人说,孔融死于“让梨”,似乎不无道理。也许孔融让梨的缘由或许是他并不喜欢吃梨,让梨的故事是他爹为了使他顺利入仕的炒作(这可算是从古至今开创炒作之先的第一成功案例),孔融在盛名之下不得不背起这个“道德模范”的牌子一生放不下来,以至于不得不处处跟曹操作对才能显示其与社会角色的对应性,最后招来祸害,推理之精妙令人折服。依我看来,人固有一死,名如孔融,死得其所,换来个万古流芳。

孔融让梨的话题永远不会结束,几千年了,有些人以颠覆为乐事,似乎不颠覆不能称其为伟大,但伟大不是普世价值观,只是每个人的思想不同,价值判断也不可能统一,比如说加诸侯以窃钩之罪,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