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来也是一种巧合,不久前随省里的贸易团(半官方性质)去俄罗斯海地区参与经贸协作会议(类似于哈尔滨的哈洽会,只不过这次是在俄方波格拉尼奇内市,一个同黑龙江绥芬河市隔江相望的小城),除了跟老板洽谈一些项目参观一些俄方工厂,免不了要在当地旅游参观,实际上俄罗斯远东地区这些年我都差不多走遍了,对于旅游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倒是这次接待我们的俄方政府人员给了我不小惊喜,其中有一个叫尼古拉的人,他爷爷是一名前苏联时代的少将,也许跟我也出身于军人家庭有关,我们彼此有着不少共同语言(特别是二战),本人英语不太好,而这个尼古拉别嘴的俄式英语更好不到哪去,所以很多具体的东西我问不出来他也说不清楚(甚至翻译都有被难为住的时候),包括他爷爷是苏联什么时代的少将我都没搞清,不过听他说在远东战役期间他爷爷曾指挥一个师(根据苏军军衔配置来看,当时至少是个上校,少将也没准),以下就是我个人整理的一些从他口中(他又从他爷爷口中)得知的一些耳闻,我也是大概的理解个一二,希望大家别见怪。

1,当时留守在远东的苏军军官普遍都是思想过硬的人,而且士兵素养也很高,看他的意思是认为比苏德战场的苏军素养高,我试图列举一些苏德战场的近卫军说事儿,但是他却一直强调远东苏军训练强度是苏军阵营里最高的。

2,诺门坎战役他爷爷并没有参与,但是一些从诺门坎回来的人对他爷爷谈起日军,正面评价大于负面评价,并且普遍都认为日军的战斗力相当不错,不可低估小视。

3,用他爷爷的话说,虽然一直驻扎在远东地区,但是压力却丝毫不比苏德战场的苏军压力小甚至更大。

4,他爷爷听说过东北抗联也知道东北抗联的存在,但是他爷爷的辖区却从未有过接触,至于对抗日力量的援助,他说当时的苏军仅仅是“有条件”支援,我试图问清楚这个“有条件”支援的概念,他也没说清楚。

5,边境地带接触最多的是伪满军而不是日军,并且有伪满军人同苏联军人进行过走私活动。

6,伪满军的战斗力早已被苏联间谍摸得一清二透,但是他爷爷入境作战后就遇到少将级伪满军官率队成建制投降,依然感到不可思议

7,远东作战从初期开始就进展的十分顺利,他爷爷曾一度认为可能遭到日军的暗算,因为准备的很充分未曾出现补给中断。

8,被俘虏的日军都比较怕死,并且非常听话愿意合作。

9,入境后最先同苏军(确切的说是他爷爷)取得联络的并不是GCD,而是GMD方面,并且伪满军中GMD的卧底非常多。

10,他爷爷对溥仪非常感兴趣,认为他是一个千年古国的末代皇帝,当得知溥仪被苏联俘虏后特意去看了看本人,但见到本人后却非常失望。

11,高级军官都要参观旅顺遗址,并且苏军认为他们歼灭关东军是洗刷了日俄战争时期的耻辱。

12,老百姓对于苏军的解放非常冷漠,而且远没有苏军想象的那样非常痛恨日本人。

基本上也就这么多了!

本文内容于 2012/4/21 21:15:48 被sysk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