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大旗,做虎皮——续了七天假

当年,我请假到沈阳看我姨夫,在沈阳军区政治部,蒲秘书长(我的姨夫)家里,给连队打电话续假,尝试了一下首长的威风。长途台嘛?我是5263,要旅大警备区,N分钟以后电话铃响了,首长同志您的电话通了,总机:“旅大警备区嘛,军区政治部要你”,“要旅顺基地”,旅大警备区总机:“旅顺基地嘛,军区政治部要你”,“要岸团”,“岸炮团嘛,军区政治部要你”,“要四十一营”,“四十一营嘛,军区政治部要你”,“要164连”,“164连嘛,军区政治部要你”,164的总机:“首长同志您要哪儿”?“妈的,小*,我是老加啊”,“啊——,老加,你怎么成了军区政治部首长了”?“我在军区政治部首长家里,总机自然把我认为是政治部首长了”。

“接连部,找连长”,总机小*如法炮制,“连长嘛,军区政治部要你”。通信员一接电话就叫:“连长啊,军区政治部首长要你听电话”,连长接电话:“首长好,我是连长***,有什么指示请讲”,“哈哈哈,连长,我是加加林啊”,“妈的,通信员,加加林怎么变成军区政治部首长了”?“连长,你别骂他,我是在军区政治部,首长家里给你打电话,是总机告诉你的,我打电话,不会说我是加加林吧,我如果让总机知道,我是海军的一个兵,能让把我的电话要到你手里吗”?“呵呵,你小子总能搞出些名堂来,说吧什么事”?“我最近感冒了,不能回连队,请求续假七天”,指导员,加加林在沈阳感冒了,请求续假,我看同意他算了,“好吧,你有病到军区总医院去看一下,同意你续假的情求,**日一定按期归队”,“是”我放下了电话。

就这样,我在沈阳感冒了,用首长的电话,拉大旗,做虎皮,,续了七天假,回连队以后,通信员和我讲。连长接电话的时候,立正,站的笔直,听到是我,才松懈了下来。


各位战友,这是43年前,当年的通信情况,现在电话都是程控的了,不用人工总机转接,也不存在泄密问题了。


九十年代初,**市搞防化演练,总参防化部*部长,到我们这里来观摩防化演练,我率通信分队,把五部电话架上了主席台,请各省市和总部首长试线。*部长同志用我的电话,打到防化部作战值班室,竟然没有打通,其原因是因为北京地方线,不能直接进军线,要在前面加上一个*,补足八位数才行,就这样七位数,他连拨了三次,都拨进不去,后面的中校军官,又不敢过来帮他拨,只能小声告诉他加*,加*,加*?他也不知加*,加在哪里,又拨了一次,不通只能遗憾地放下了电话,这都是后话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