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时候在家中柜子里翻出一些父亲当兵时的照片,照片中有父亲戴防空帽背着枪、还有美军俘虏、还有高射炮、还有丛林里的茅草房的,还找到退伍证和越南发的勋章。还有现在这把梳子,这可是美国原产用击落美机残骸做的。那时还不知道父亲曾经到越南作战,直到懂事后看了一援越抗美的文章后问父亲才知道这些事。

1966年父亲从福州军区独立营调到援越64支队,分配到团部警卫连,一路向西从广西友谊关进入越南。那时候是秘密支援越南,进入越南领土前统一换了越南人民军的服装,云南白药是随身必带的。一进入越南就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空袭频繁一个师部军医被炸身亡。越南境内南越特工也多,躲在山头一有目标就向美机发射信号弹指示目标,一次我父亲团里一个营长气不过飞机一走命令全营高机对准山头猛轰,也不知道那个特工死了没有。一次一个铁道兵连两百号人(当时部队建制人员是我军历史上人员最大的,一个连有200号,一个团有4000人)正在开会,由于南越特工的指示目标被美机炸的惨不忍睹一半人死伤,我父亲是O型血被团里派去献血,他看到了现场恐怖的景象,由于伤亡人员太多为抢救重伤员,轻伤员只是简单包扎一下就放在一边,结果重伤员没死轻伤的还有人牺牲了。我父亲部队驻扎在越南安沛,那里有一个机场是重点保护目标,那里有苏联导弹部队,苏联人似乎与美军有默契,美机专炸我军目标不炸苏联人。于是我父亲他们团派了高炮部队连夜秘密进入到苏军阵地周围,打了美机一个埋伏就撤离,结果美机马上报复炸了苏军导弹阵地七零八落。我父亲曾带队搜寻击落的美机,路过一个华侨学校,他们用携带的罐头煮了一大锅面(那时候蔬菜从国内运输不方便,菜主要以罐头食品为主有猪肉、牛肉罐头还有水果罐头,罐头都吃怕了只想吃到新鲜蔬菜。),自己只吃一点大部分都分给了华侨学校的人,华侨学校的人开心的不得了。我父亲在团部还好一点,那些高炮兵阵地在山头上那才苦,一次阵地急需炮弹我父亲他们去送,看得到山顶来回在密林里走了一天,蚂蝗毒虫很多回来一看身上被咬的到处都是。那时候与苏联关系很差,听父亲说一次我们有一辆军车经过苏军防区,苏军不让过,我们车子一掉头用冲锋枪随手扫了一梭子弹加大油门开车就跑。

当时为了防空部队营房都是搭建在树林里,房子称不上只是一个个小草棚,上面铺满伪装的树枝树叶,阴暗潮湿,蛇虫众多,曾有一个连队用枪打到一条碗口粗的大蟒蛇,全连美美的加餐了一顿。

那时候中越关系还是不错的,与越南军民相处的挺融洽,一个越南人民军送信的每一次送信经过我父亲部队的营地都要来蹭饭,因为在我们这可以吃饱肚子。也有不和谐的时候,一天晚上哨兵听见粮食仓库有动静,开头还以为是老鼠后面感觉不对,于是通知战友们进行包围,子弹统统上膛,冲进去手电一照是一个当地老百姓用镰刀割米袋偷粮食,早在听到拉枪栓声音的时候就尿了。

我父亲由于在团部当警卫战士,没有直接参与战斗,多次要求上战斗部队团里就是不让。一次团里终于给我父亲一个任务,与其他两人一起擦除一枚未爆航空炸弹,我父亲说当时心里确实害怕三人分别偷偷给家里写好了遗书咬咬牙硬着头皮上,把炸弹拆卸完后团领导才告诉他们那个炸弹引信早让工兵卸了。为此我父亲立了一个三等功,奖状还在老家老房子挂着。

高炮64支队师长及我父亲的团长、参谋长都是参加过抗美援朝上甘岭战斗的老兵,都有丰富的战斗经验,所以高炮64支队援越抗美总共伤亡了一百多人。后撤到云南一个小县城休整,才安顿下来在越南接替64支队的高炮61支队的伤员烈士就下来了,一问才知道他们刚接替情况不熟悉吃了美国飞机的亏。

我父亲他们在云南休整后部队回到厦门,我父亲又调回福州军区机关,作为五好战士参与制作毛主席像章,就在韩先楚办公室附近。我父亲后来复员,部队领导要帮他跟地方领导打招呼安排好一点的工作,原来要安排在古田县公安局,我父亲以没文化婉拒后分配到水电工程局当工人直到退休。

援越抗美是秘密进行的,我父亲一直也没说,后来是在解密以后我看了一些公开刊物问起才知道。现在他已70岁了,前几年有关援越抗美新政策下来南平民政局每个月给他加了几百元加上退休金也有近三千元。我父亲现在还记得一些越南话,中国同志叫中国懂机,飞机叫米米机。

本文内容于 2012/4/24 21:25:13 被和谐社会人民群众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