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化林业局强占承包林 公安局长悍然盗抢

libaizeng 收藏 0 187
导读:2011年4月28日,对于孙敬勲老人来说,这是厄运开始的一天。黑龙江省绥化市林业局派来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将老人承包的林业科学试验站二垧林地,强行实施毁林破坏。 整个事件过去了将近一年,虽经多次反映,老人至今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甚至没有人能向他解释事件的原因,更不要说是毁林占地的法律依据了。直到现在老人还能回忆起那可怕的一幕: 2011年4月下旬,老人从外地购进了一批树苗用来培育风景树,因植树季节性强,老人连续几夜不休息,翻地抢时间。28日这天,由于当时不好


2011年4月28日,对于孙敬勲老人来说,这是厄运开始的一天。黑龙江省绥化市林业局派来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将老人承包的林业科学试验站二垧林地,强行实施毁林破坏。


整个事件过去了将近一年,虽经多次反映,老人至今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甚至没有人能向他解释事件的原因,更不要说是毁林占地的法律依据了。直到现在老人还能回忆起那可怕的一幕:


2011年4月下旬,老人从外地购进了一批树苗用来培育风景树,因植树季节性强,老人连续几夜不休息,翻地抢时间。28日这天,由于当时不好雇工,老人就托朋友从外地雇来一车懂植树技术的工人。大家刚要开始植树,突然冒出一群身份不明之人,一个身高体壮的青年高声喊道“苗圃被林业局收回了,大家都不要再种树了,谁再种我就不客气。”并指着老人大声说,“你们都不许再进到地里,都站到外面去!” 有的人还冲到地里将一些树苗连根拔起。由于惊吓过度,老人好一会儿才逐渐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想要问明情况,却被厉声喝退。由于老人不是林业部门职工,所以和这些人都是第一次见面,生平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面对着这些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且行事粗鲁的人,这位形单影支的老人只好选择了忍耐,无奈地清理了废弃的树苗,并为从外地雇来的工人发了工资,包车将这些农民工人送走。


老人手中持有“土地使用权出租合同”,这是一份符合《中共中央关于做好农户承包地使用权流转工作的通知》的土地承包权流转合同。获得48年土地使用权。承包该林地后,他投入大量资金和心血。


经历了2011年4月28日这一幕,看到付出多年苦心经营的林地即将付之东流,老人欲哭无泪。几经周折,老人才打听到一丁点事情起因:绥化林业局为了建设森林公园,决议收回苗圃林地。


建设森林公园,本是一项公益事业,但也应该向原承包人出示有效批文,据实评估、合理补偿、赔偿之后才能收回这承包地啊!


林业局为了做好动迁工作,成立了动迁领导小组,林政科长高新是动迁领导小组的成员之一。他在动迁过程中,发现了老人苗圃地里的云杉树长势良好,遂起了坏心。


5月4日,老人再去苗圃林地时,自家地里的8500棵云杉树就都不见了。这时路过的老郑头儿告诉老人说他看见地里的云杉是被尹哲带人偷偷开一辆大货车拉走的。尹哲,林业局公安局长,和高新是同事、合作伙伴。事后,尹哲专门找到老郑头儿,威胁他不要说出此事,并许诺会给老郑头儿一定好处,但被老郑头儿当场拒绝。


孙敬勲的云杉树苗规格为每棵40—70厘米高、五年生,如果按照政府评估,云杉树40—70厘米、五年生的每棵给付16元,那么被偷8500棵应为136,000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林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这位林业局公安局长,知法犯法,是应当承担责任的。


高新知道事情败露,便给老人打来电话说,“我给你苗款,一块钱一颗,你来取。”老人说,“我没答应卖苗给你,你怎么强行把树苗偷拉走了,这不是偷盗行为吗?”高新听后非常生气,随后尹哲又打来电话威胁他,说:“老孙头儿,我现在就带人去你家找你!”势单力孤的老两口被这突如其来的恐吓惊呆了,60多岁的老伴儿顿时吓得浑身颤抖,卧榻不起,整日以泪洗面,老人的血压也居高不下。为此他们大病了一场,茶不思饭不想,整夜睡不着觉,身心受到沉重打击。因为怕遭到报复,老人再一次选择了忍气吞声。


根据知情人爆料,高新把他那8500棵云杉树卖到了望奎县,从中赚取了大量好处。孙敬勲为此事多次找林业局领导反映情况,但林业局王文生局长对此置若罔闻,居然用嘲讽的语气对老人说:“我家那么多地,高新怎么不上我家地里拔去,你愿告就告去吧。”


据孙敬勲讲述:绥化林业局在动迁过程中从未出示任何政府文件,只是在2011年4月26日召开了一次职工大会,宣布绥化市林业科学实验站(原绥化市苗圃)72.5公顷土地已被决定收回,用来建设森林公园。在既未出示上级主管部门的批示,又没拿出国家有关补偿文件,就擅自做出这种错误决定,严重违背了国家法律的相关规定。更让人气愤的是,他们对补偿不实施统一标准,完全凭手中权力及个人意愿给付苗款。对自己家属和亲朋好友超标准补偿,对老人等承包人则任意降低标准,疯狂挤压。他们把自己最大胸径不到10公分、多数细如小指(0.5—3公分)的树苗一律按照胸径20公分以上给付每颗50元补偿,造成林业局职工及群众的极大不满。


在苗木补偿问题上,市林业局对老人采取了欺诈、引诱手段,林业局王局长说:领导小组很快就要解散,到时候你再找人就找不到了,不抓紧签的话,可能什么都得不到了。老人在被蒙骗及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于2011年7月4日与林业局签下一份既未按现行规定行事、又让他蒙受巨大经济损失的非法苗木补偿合同。在给付苗木补偿款时,王文生局长见孙敬勲年岁已高,软弱好欺,便借口树苗缺失、没有执行他们十五日时限才可将种树卖出的规定,强行在少量补偿款总额中又扣除6万多元。并告诉老人:“你那么大岁数就认了吧,否则一口气上不来,就花不到了,省财政厅、物价厅的文件我不承认,这里我说了算。


为此,孙敬勲开始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的遭遇和他们的违规行为,在这期间,绥化林业局相关领导非但对自己违法乱纪事实没有半点悔改之意,反倒变本加厉,更疯狂地进行报复打击。2011年10月18日深夜,他们公然带人把孙敬勲承包地里的40万株树苗挖走,又于10月21日侵入老人承包地里点火烧荒,欲将老人的林地非法侵占,后因有人电话通知,老人及时赶到,才止住火势。经过他们这番折腾,老人的心脏病犯了,10月24日凌晨2点,老伴儿也突发心脏病,血压高至200,幸好抢救及时,否则性命不保。

2011年10月25日,绥化林业局领导在未协议、未合理补偿、承租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不顾国务院相关条例规定,竟悍然发动数十名武警及上 百名不明身份之人对他们多年苦心经营的土地强行霸占,让老人伤心欲绝。本应执政为民的一方领导完全不顾法律的神圣,随意调动武警,对平民百姓进行武装震摄,对国家法律公然挑衅,如此执政,法律还有何尊严,社会安定从何谈起?


温家宝总理曾明确指出,土地承包经营权等是法律赋予农民的财产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剥夺。推进集体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关键在于保障农民的土地财产权,但是,一个严酷的事实是:农民(包括千千万万个孙敬勲)在创造巨大社会财富的同时,却没有或极少的享受着这个成果,无数个王文生、高新、尹哲他们利用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偷食、甚至是明抢,掠夺着广大农民。 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再一次高调评论民生问题,再一次强调社会的公平正义,孙敬勲们正是相信党中央、相信国家的富民政策,才更加渴望这一切能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降临到他们头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