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不懂你的心(上)

长车踏破 收藏 5 244
导读:没有山盟海誓我不懂(上) 金楚天和柳亚男升入了实验高中,被分在了同一班,成了同桌,可金楚天看不上没事爱和老师打小报告的柳亚男,很不爽和她成了同桌。两个人本是初中同学,也是同桌,刘亚男是学习尖子,围着老师转的红人;金楚天成绩一般,蔫淘蔫坏,不太受老师待见。 那时,身为班长兼学委的柳亚男俨然就是班主任的东厂探子,紧盯着同学们的一举一动,在她的积极检举之下,数不清的旷课、恶作剧、搞小动作的同学前仆后继的落网,被班主任拎到办公室教训、罚写检查……金楚天更不幸,由于就身处告密者的眼皮底下,纤毫的过

看不懂你的心(上)


金楚天和柳亚男升入了实验高中,被分在了同一班,成了同桌,可金楚天看不上没事爱和老师打小报告的柳亚男,很不爽和她成了同桌。两个人本是初中同学,也是同桌,刘亚男是学习尖子,围着老师转的红人;金楚天成绩一般,蔫淘蔫坏,不太受老师待见。

那时,身为班长兼学委的柳亚男俨然就是班主任的东厂探子,紧盯着同学们的一举一动,在她的积极检举之下,数不清的旷课、恶作剧、搞小动作的同学前仆后继的落网,被班主任拎到办公室教训、罚写检查……金楚天更不幸,由于就身处告密者的眼皮底下,纤毫的过错都逃不过班主任的法眼,自然少不了被班主任收拾,日子过的苦不堪言。金楚天气不过,班主任的课上干脆在课本上画了丑化老师的漫画,被眼观六路的柳亚男直接站起来举报,如此的大逆不道之举气坏了年轻的女班主任,她也没客气,直接就赏了金楚天两个大嘴巴……天天生活在“白色恐怖”中,让金楚天恨透了柳亚男。

现在进入了高中,班主任还是按照学习成绩好坏来分配班干部,柳亚男由于排名只是第三,只分到了一个英语课代表的职务,下课了之后,班主任刚走出教室,柳亚男就伏在课桌上哭了,坐在一旁的金楚天看着此一幕心里充满了快意。

高中似乎和初中不一样,少男少女们都成熟了不少,新任的班长、学委还有其他班干们都不愿意得罪人,不怎么管事,可刘亚男虽然不再是班长、学委,但她好像丝毫不愿意无官一身轻,虽然不怎么盯着其他同学,可却专门死盯着金楚天不放。金楚天这边只要有个风吹草动,柳亚男就用胳膊肘狠劲的杵一下他的肋叉子,只要金楚天一出声抗议,柳亚男马上就站起身就向当堂的老师汇报他不专心听讲、影响别人听课,老师还准都不分青红皂白的只呵斥金楚天。“这日子没法过了,世界上就没有公正二字,这臭丫头莫不是变态,要不就是受过警犬训练,一天盯贼似地盯着自己!”金楚天恨恨的想。

在被柳亚男告了几次叼状之后,金楚天选择忍气吞声、放弃了抗议,偏偏他上课时候神游大地、交头接耳像是天生的本能,所以他遭到柳亚男无情的“精确打击”似乎也就成了家常便饭。有的时候挨了“精确打击”过后,他侧过头偷偷的看柳亚男,觉得那张架着高度近视眼镜、点缀着几粒雀斑有些痩削,正严肃听讲的脸,怎么那么出奇的讨厌!这时候,肋下准一痛,又挨了柳亚男一下子,金楚天只得恨恨转过头,望向黑板。

高一的课程并不紧张,而且有很多新鲜有趣的东西吸引这群少年人去关注,大家也脱却了不少孩子气,在慢慢熟识了之后,彼此大多相处的很融洽。柳亚男却因为喜欢告密,没什么人缘,在女生中都没有要好的朋友,连老师渐渐也不喜欢她整天事儿事儿的之后,她也慢慢放弃了对金楚天严防死守的习惯,却先是自习课上看起了闲书,后来有时候正课上也在看。金楚天自命为一个大男人,自然不会和老师打小报告揭发她,可见她三毛、席慕容看的入迷,报复心起,有一天还是趁下课,把她正看的一本书藏了起来。

柳亚男上课的时候,想偷偷的把看了一半的三毛文集拿出来看,却翻遍了课桌、书包找不到书,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斜着眼睛看金楚天,金楚天忙收起幸灾乐祸望向讲台假装无辜。柳亚男知道是他藏了书,伸手和他要,金楚天装傻不理,柳亚男手越伸越高到了他眼前,金楚天一巴掌打落了她的手,柳亚男生气的拿胳膊肘回击,轻车熟路的连连杵他肋叉子,金楚天只得奋起抵挡,后来干脆推了柳亚男一把,柳亚男的座椅很响的“咣当”一声,课堂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当堂老师威严的望着金楚天,金楚天不想招惹老师躲开了他的注视,老师叫他起立,问他怎么回事,金楚天吊儿郎当的站起身不回答,愤愤的扭头瞪视了柳亚男一眼,柳亚男不吃亏,也愤愤的瞪着他。老师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呵斥金楚天出教室罚站,不要影响别的同学听课,金楚天满不在乎的走了出去,还有点得意洋洋的和同学们招了招手,当堂老师气的直摇头……本来有点忐忑的柳亚男等当堂老师重新讲课后,偷偷的往教室外张望,发现金楚天没有老实罚站,正在校园里闲晃,他没揭发自己上课看闲书,让柳亚男有点意外,没想到这小子还挺仗义。

这件事情过后,金、柳二人的关系出现了缓和,金楚天发现柳亚男没事总主动和自己说话,买的零食经常和自己分吃,他比较单纯,也不去多想,只当是这丫头片子突然弃恶从善、改邪归正。


少年人的无忧无虑时光是一瞬即逝的,高考日益临近,学业越来越重,虽然两年多的时光,让二人早已摒弃前嫌,成为了铁哥们,可为了过高考这座独木桥,他们和其他同学一样要把头埋在书山题海里,反复操演着求学路上的这关键一搏。柳亚男脑子聪明,学习的并不十分刻苦,成绩却也始终都在年级大榜前十之内;金楚天学习方面上不灵,又不十分用功,学习成绩不能在年级里论,在班级里也只是中等偏下水平。高考越来越近,金楚天也开始紧张起来,到了填写高考志愿,更颇费了一番思量,柳亚男在旁边笑吟吟的帮他参谋,总算费劲巴力的填好了志愿,金楚天想看柳亚男怎么填的,柳亚男不给他看。

那时候的高考还是在骄阳如火的七月,这壮烈的万人齐过独木桥的冲锋战打完,似乎没人不外焦里嫩,好在终于解脱了。金楚天考的好坏想都懒得想,拉上一帮“劫后余生”的哥们,学起了喝酒。他初学乍练酒量不行,喝一次高一次,高了就得谁跟谁掏心窝子,说些肝胆相照、意气风发的话,有时候也攥着柳亚男的手,说他们是一世的好哥们。柳亚男的酒量好一些,并且同龄女孩子似乎总要比男孩子稳重,她不像那帮男生那样拼酒胡闹,每次一桌子人喝到东倒西歪之后,她也只管照顾金楚天,把他送回家去。金楚天好面子,每次买单都抢着买,在请了几次客花干净了自己的钱之后,开始大喇喇的拿柳亚男的钱付账,在一连多日的昏天黑地痛饮之后,总算一解了寒窗苦读多年的压抑。

如此折腾了半个多月,金楚天酒是喝不动了,不愿意出屋在家里静养,柳亚男时常去他家里陪他。不久,高考分数下来了,金楚天的分数将将够走专科的,柳亚男则考得不错,超了省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三十多分。金楚天自己虽然并不十分在乎,家里却诸多埋怨,逼得他跟家里打起游击躲清净,早上很早起床拉上柳亚男跑步,乘着家里人上班走后在回家,晚上又拉着柳亚男陪他闲逛,逛到很晚在回家。又过了一阵子,金楚天接到了一家省城专科学校的录取通知,柳亚男接到了两家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金楚天盘算着要不要重考一年,思量来思量去,还是觉得自己不是读书这块料,决定去那所专科学校报到。

眼见临近开学,自己的学校拿不出手,金楚天干脆低调做人,连柳亚男也不找,在家准备入学事宜,那几天柳亚男或许也很忙,也没有来找他。在谢绝了老爸的陪同、告别了老妈的泪水之后,几个小时的火车把他送到了省城,初到异地让他挺兴奋,这一点上他算是锉到家了,打小还没自己独个出过远门。金楚天找个小旅馆安下身来,干脆不去学校报到,东游西逛的玩了几天,把省城里一些吃的、玩的地方都见识了见识,才不紧不慢的赶去学校报到,好在金楚天家境不错,给他带的生活费颇丰。

在学校的新生报到处,金楚天意外的看到了柳亚男,她似乎焦急的等什么人。“臭亚男,你怎么在这?看我来的?”金楚天快步过去,不客气的拍柳亚男肩膀。“咦,还捯饬过了?眼镜怎么没带,马尾也不绑了,是不是想在大学里勾引男生了?”还没等柳亚男回答,金楚天捻起她一绺头发大呼小叫。

柳亚男打掉金楚天的手:“讨厌!”一时间却有点发窘,不知道说什么。

“诶?你专门来看我的吧,我也挺想你的,你这么快也想我了啊?”

“我的谢师宴,你怎么没来?”柳亚男岔开了话题。“亏我一个暑假都陪着你,我的谢师宴你也不来,你他妈死哪去了?”

“你们考上好学校的庆祝,我个落了配的凤凰不如鸡,不跟你们搀和……”

“你不会形容就别瞎形容,你骂谁是鸡呢?”柳亚男拿手指头戳金楚天肋叉子。

金楚天笑着躲避,右手握拳护在肋前:“还来,我这几年都让你打出内伤了,你他妈想谋杀亲夫啊……”

柳亚男听了这话,把脸沉了下来,扭身就走。

“诶?你生什么气啊,开玩笑也不行……”金楚天手忙脚乱的掏录取通知去报到,冲柳亚男喊:“等我报到完啊,别走!”疾步走出挺远的柳亚男,果然停下了脚步等他。

一会儿,报到登记后的金楚天屁颠屁颠追到柳亚男身边:“陪我去寝室放下东西,我请你吃饭!”看到柳亚男脸色缓和,继续献媚道:“你能看我来,我老高兴了,也就你对我最够意思……”柳亚男打断了金楚天的话:“我也到这念书了!”

“什么?你不是考上本科重点了吗,怎么来这念书,是不是人家不要你了?”金楚天说着说着流露出笑意,“不过你能来陪我,嘿嘿,也不错!”柳亚男疑惑的扭头看了看金楚天,不明白他心里想什么。


本文内容于 2012/4/22 11:05:05 被长车踏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