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步兵警卫传奇

落叶6 收藏 226 4234
导读:美丽的N宁市,座落在祖国的南部边疆,素有绿城天地之美称,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非常激烈、载入史册的战争——自卫反击战。 这里曾经有无数英雄儿女为了民族的尊严奉献了他们的生命,奉献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国家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的尊严。一座座烈士陵园,一条条历史的烙印。十几年过去了人民没有忘记他们,国家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向祖国诉说着,只有国家的军事力量强大,只有军事科技的强大,我们才不会被别人欺负,我们的民族尊严才不会被别人践踏,我们才会永远的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世纪大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丽的N宁市,座落在祖国的南部边疆,素有绿城天地之美称,在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非常激烈、载入史册的战争——自卫反击战。 这里曾经有无数英雄儿女为了民族的尊严奉献了他们的生命,奉献了他们的青春,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国家领土的完整和人民的尊严。一座座烈士陵园,一条条历史的烙印。十几年过去了人民没有忘记他们,国家没有忘记他们。他们用鲜血和生命向祖国诉说着,只有国家的军事力量强大,只有军事科技的强大,我们才不会被别人欺负,我们的民族尊严才不会被别人践踏,我们才会永远的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世纪大阅兵前夕中央军委的密电一道接着一道,通过g军区通信团快速的送到了张司令员的办公桌上,老爷子神情凝重沉思良久,一声急促的铃声响起老爷子更显不安,因为这次响起的是直属中央总参谋部的专线电话,老爷子不敢怠慢起身迅速拿起电话。

‘‘首长,我是张祖明”

“祖明呀!呵呵,给你的密电你都看了吧?”

“首长我看了”

“恩,好,这项任务是绝密,除了执行任务的人员其他人一律保密,如果谁走漏了消息不论军衔职务一律就地免职!过甚者可直接报中央军情处处理”

中央军情处!老爷子一听到这几个字第一反应就是超常规,太超常规了!没想到这次中央军情处竟然插手了军事法庭的区域,也就是说一切省略程序可由军情处直接处理。真是没有想到中央军情处这样的最高情报部门竟然会被任命这次的任务,可见这次的保密级别老爷子不敢怠慢

“是,首长坚决完成任务,有关方案和部署我会在12小时之内上报总参谋部”

“恩,好,祖明呀!这次你一定要完成好这次任务,军委对你们有信心”

“是,请老首长放心g军区党委一定坚决完成任务”

放下专线老爷子拿起了另一部电话“作战值班室吗?马上召集军区参谋长以上邻导班子二十分钟后到会议大厅开会”

会议大厅坐落在军区大楼的四层,富丽堂皇的大厅长圆形的大理石会议桌,会议桌上每一个座位对应着一个高端送话器,中间是几只浓郁的千百合,围绕在千百合的四周是绿意葱葱的植被。良好隔音效果再加上大功率的信号屏蔽系统笼罩整个大厦,别说是手机就算是世界尖端的窃听装置在这里也是形同虚设。老爷子正襟危坐神情泰若谁也猜不透老爷子到底在想什么,气氛显得格外沉闷。

“同志们!在开会之前我先说明一下这次会议的纪律,这次会议被军委列为绝密。除了以后参战的人员其他人员不能对外透漏一丝一毫,否则就地免职过甚者报中央军情处处理。今天的会议不是议题,更不是争取大家的意见,很简单就是传达及部署军委的命令。

1、现在的时间是xx96年距离世纪大阅兵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我们要安排部署参阅部队的选拨、设置、政审、基地建设和配套设施,这个任务不是绝密,交给李副司令员和周副政委负责。

2、根据中央军情处的密报和首长的提示,在大阅兵前夕已经有大批异国不良特工渗透到我们的腹地,目的不明,但是我们绝对不准许有这样的安全隐患,所以军情处联合国家安全局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要对这群不明来历的特工实施清除。什么是清楚不用我多说了吧?

3、但是由于军情处和安全局还有其他的反恐及情报任务,在人手上就明显的不足,所以要在全军的部队中挑选出100名优秀战士加入军情处和国家安全局,帮助清除这些不明特工

4、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在我们军区挑选出10名特工苗子,对他们进行严格的训练而后保送到军情处及安全局,再由他们进行针对性的训练。这些苗子的各项素质一定要是出类拨萃,最重要的是政审要合格,不但要政审他个人还要政审他的家族,生长环境,接受的教育,交友范围以及思想趋向和动态。这一切都要秘密的进行属于绝密内容。这项任务交给朱副司令员和陈政委。

5、军情处和安全局的人过几天会来咱们这亲自督阵李副政委要做好接待工作呀

6、接下来我想听听大家对特工苗子有没有什么提议的人选”

“朱副司令员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老爷子略有深意的看向了一边的朱副司令员。

“司令员,呵呵,您刚才说的时候我就在想了,其实还真就是有那么一位,叫什么步兵警卫!不过他只是个第一年的新兵蛋子呀,就怕司令员有所顾忌呀。”

“呵呵,老朱呀,你什么时候还学会这一套了,有话你就说别在这装腔作势的哈,我老张可不吃这一套呀”

一句话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顿时会场的气氛温和了许多。

“是,是,是,呵呵,这个新兵从第一个星期新训起,他们的新兵团长就向我报告了,说他们那里有个好苗子,想求我新训下连后分到他们特务连。呵呵你说这小子可真贼,知道盯上这小列兵的人多,所以就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哈哈哈”

司令员接着说“这个步兵警卫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值得这王团长这么惦记?”

“呵呵据说这个步兵警卫在第一次的五公里越野的时候就跑了一个15分钟,把新训连队远远的甩在了后面,跑完了还说不过瘾还没跑开呢就跑完了!第一次投弹别人最多的投了40米,这个步兵警卫一下子投了120米,呵呵,现在大家都在跟他叫百米弹王!听说这个步兵警卫从小习武,有那么两把刷子。在格斗基础训练的时候嚷嚷着没意思,结果班长想教训教训他,最后可吃了大亏了。四个老侦查兵班长愣是没干过一个小列兵,最后全让这小子给放趴下了。不光是这些还有各种器械都玩出了花,听说这个步兵警卫入伍前是体育队的,玩器械不在话下更出奇的是他的枪法,第一次打靶10发子弹打出了100环。他们排长不敢相信呀,也不敢报靶了,就让他又打了一次结果又是100环。这小子不光是训练拔尖自觉性也好,晚上熄了灯还坚持做五个一,大家可听好了哈,不是五个一百,而是五个一千。俯卧撑一千、仰卧起一千、蹲下起立一千、杠铃一千、哑铃一千、你们说这小子是不是个材料呢?哈哈哈!”

“哈哈哈好,要真是这样的话他可以入围,陈政委一定要做好政审工作,还要秘密的调查政审不能让不必要的人知道,老陈呀,拜托了”

“哈哈,司令员呀,你跟我是老搭档了就不要跟我客道了呀,我一定协助党委完成好这次使命性任务”

“哈哈,好,那就这么定了,肖参谋长将记录整理一下弄一个详细的方案出来给我,好了散会”

**坐落在某大街上的国家安全局庄严肃穆,这时明亮宽敞的屋子里两个神情严肃的中年人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一个是国家安全局局长寻一刀一个是特工八处的处长赵伟,吧嗒,一声打火机的轻响一缕青烟在局座的口中喷出,“我们一定要找到那个叫步兵警卫的家伙,还要抢在军情处之前把他弄进安全局,而且一定要劝说他进入特工八处,他是一名很有潜力的特工苗子。”这时候赵处长笑了,凑到局长身边耳语了一阵。于是乎一个寻找及招录劝说步兵警卫进入特工八处的计划出炉了•••••••••



感谢大家的来访首先声明本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十分荣幸。


2715 统计字数

本文内容于 2012/4/23 22:21:06 被毁灭妹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04楼落叶6

(八)莫名的一阵慌乱

劲猛的海风从洞口吹进来,在偌大的山洞里形成回旋,呜呜呜的声音就像是出征的号角,显得那么的浑厚有力。只有一张单薄被子的战士们被冻的瑟瑟发抖。看得出来基本上每个战士都没有睡着,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能睡得着才是奇迹!可是他们就是要创造奇迹,按照孤狼的话说这就是生理耐寒极限!

“默菲,你冷不冷?我冻的快要不行了,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们?天不亮就要出操,每天早中晚穿插的击打极限测试,我真的扛不住了,还有这个该死的山洞。我真的受不了了,我已经都三四天没有合眼了•••••••”

“英子,别哭,不管多苦我们都坚持下来,我们不能被孤狼瞧不起,我们要让他知道女子特种兵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可是••••默菲姐我真的好怕!白天,怕面对孤狼的眼神。晚上,怕面对这个冰冷的山洞。默菲姐,我真的不行了•••••默菲姐我想家了••••••”

“英子,别哭了,我们是z国军人,我们不能被打倒,更不能被那个孤狼打倒。来英子,我们睡一个窝。抓紧睡吧,说不定今天晚上还要有折磨呢!”

躺在一旁的步兵闭着眼睛听着两个女孩的对话,心里真不是个滋味。步兵真的没有想到,他的军旅生涯会是这个样子,要不是父亲逼着自己来,自己又怎么会选择当这个又苦又累的傻大兵呢!从进入集训队的那天起,步兵就不是真心实意的留下。唯一支撑步兵没有放弃的动力,不,应该说是原因。是的,唯一支撑步兵没有放弃的原因,就是他想狠狠的揍孤狼一顿。上次的事步兵一直都耿耿于怀,因为家庭的原因没有人敢去招惹步兵。步兵从小到大都是孩子头,走到哪里都不缺乏溜须拍马之辈,久而久之养成了一身的桀骜不驯。其实他骨子里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可是因为父亲的原因,几乎什么事都要跟父亲对着干。虽然他很惧怕自己的父亲,但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父亲对母亲的亏欠。那一年的冬天非常的冷,步兵背着身患重病的母亲跌跌撞撞的朝着医院走去。弱小的肩膀怎么能背的动母亲呢!一次次的摔倒又一次次的爬起来。母亲的喘息越来越重:

“刚子,咳 咳 咳 把我放下吧!我能走!”

“不,我不放!”

“你背不动我的,你扶着我•••我自己走•••咳咳咳•••”

“为什么?为什么爸爸不回来看我们?”

“你爸爸在前线,他要打仗!”

“打仗!打仗!我从小到大见过他几次?我听到最多的就是他在打仗,他管过我们吗?为什么要打仗?我不要打仗,我要爸爸!呜呜呜呜•••••”

“刚子,打仗是为了更多的孩子可以有爸爸,你还小现在还不懂。”

“为了更多的人?可是谁为我们呢?我恨爸爸!我恨爸爸!”

刚子再也压抑不住了,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淹没在了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冬季里!

战争结束了,爸爸将刚子和妈妈接到了部队大院。作为一军之长的父亲似乎没有一丝愧疚,刚子对父亲咆哮自己没有得到父爱的同时,换回来的是一顿胖揍。父亲指着刚子的鼻子骂刚子是个畜生,是个狼崽子,是个没有人心的狼崽子。骂完了,打完了,总是高高在上的父亲却哭了:

“刚子,你知道吗?你知道有多少的孩子像你一样吗?你,虽然缺少关爱,可是最起码你的父亲活着回来了!可是••••可是你知道有多少个孩子永远的失去了爸爸吗?”

“我不想听你说,我不想听这些。你不是一个好爸爸,你只爱自己的军队,你只喜欢打仗,你根本就没有关心过我们,你知道我和妈妈吃了多少苦吗?呜呜呜••••••”

“刚子,军队是国家的,军队是人民的,不是爸爸的,爸爸不也不希望打仗,可是不打仗就会有更多的孩子失去爸爸妈妈。孩子,你记住了!杀人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死人,打仗的目的就是为了不打仗!”

“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只知道你只爱你自己,你根本就不爱我们。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十几年过去了,刚子渐渐的明白了爸爸说的话,可是在骨子里刚子还是不能原谅父亲。几个月前父亲一道“圣旨”就将步兵送到了部队。尽管步兵有千百个不愿意可是也无可奈何。又是一阵冷风吹了进来,步兵被冻的一哆嗦。看了看紧紧抱在一起的默菲和英子。

“喂,喂?睡着了吗?”

默菲显然是有些不高兴。

“有屁就放!”

“你看你怎么上来就骂人呀?问你个事,你为什么要当兵?”

“这个跟你有关系吗?”

“别拒人千里之外行吗?就是随便问问。”

默菲沉思了一会,面无表情的说道:

“因为军人的荣誉!因为是将军的女儿,因为爸爸妈妈的愿望!他们老了,我还年轻,我要替他们去战斗•••••!行了吗?

步兵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这是从一个女孩嘴里说出来的话。

微微一愣又貌似惊醒。

“奥•••明白了••••!”

“你明白个屁!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是一个兵!你敢说你留下来的动机很纯洁吗?”

“默菲姐,别那么说人家嘛,其实步兵还是很不错的!”

“怎么,你心疼了?”

“哎呀,你讨不讨厌呀,说什么呢你!我就是觉得你火气太大了,这样影响团结呀!”

说完了英子的脸上一阵发烫,偷偷的瞄了一眼步兵,正巧步兵也正在斜着身子撑着头看自己。这下英子的脸更烫了,莫名的一阵慌乱•••••


182楼落叶6

(十八)生死一线

李杰拔出了腰间的一把军刀,这把军刀看上去要比普通的军刀要短好多,而且通体乌黑双面开刃,一看就是把特制的军刀。海东青和孤狼看到李杰拔出了这把军刀,同时喊出了一句:“糟糕!”,他们对这把军刀太熟悉了。这是李杰所在的特种部队专属装备,它的唯一用途就是用来必要的时候跟对手同归于尽或是结束自己生命的。


李杰抬头朝一侧不被森林覆盖的天际望去,悲凄地喊了一声:“兄弟们,等等我!我来了,我来陪你们了!”


“阻止他,快!”孤狼对着通话器疯狂的吼叫着。猎犬的A组组长这才意识到,李杰要干什么了!可是这个时候他与李杰还有一段距离,想要冲过去为时已晚,眼看着李杰已经把军刀高高的举起。伴随着李杰的一声大吼,这把特制的军刀带着对敌人的愤怒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心脏……


“不要呀……”在那一瞬间几乎所有的人都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尤其是和李杰一起参加特训的队员们,他们远在几里外的铁屋里,无能为力!他们实在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队长死在自己的面前,可是借他们几双翅膀也来不及飞到李杰的身边!哪怕是陪他走完最后的一段人生历程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队长在自己的眼前拔刀、扎向心脏,然后倒在自己的面前!他们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呀!


李杰的队员张正涛,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队长,不要啊!”一头撞向屏幕旁的铁墙!“嘭”的沉闷一声声响,阴森森的铁屋里,张正涛顺着铁墙往地下慢慢滑落,鲜血顺着铁墙也无声地往下滑着!


“正涛,正涛!”!


这几日的围追堵截、体能耗尽、不曾进食、内心焦虑又亲眼看着队长李杰自尽于屏幕前而无能为力!所有的人都疲惫不堪,张正涛一时的情绪大动,狠命地一撞,额头的鲜血在暗幽幽的铁墙上往下滑,瞬间已形成暗红的色彩,如果不认真看,没人会发现这面铁墙曾喝过人血!


“他妈的,给老子开门哪!”正当大伙儿手忙脚乱慌做一团地围在张正涛身边,为他掐人中的时候,步兵一声吼叫,踹向铁门!


“他妈的,不是叫我们来考核的吗?关我们在这鬼屋里算是什么回事?让我们看着这鬼屏幕,看着你们一个个地放倒我们,再把我们关在一起有什么意义?”


“孤狼!有种的话,放我们出去,我步兵和你一决雌雄!”


铁门除了沉闷的“嘭”声,一切归于平静,铜墙铁壁根本不用人把守!任凭步兵如何吼叫,如何骂娘,毫无作用!


“砰!”


一声清脆的枪响,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了,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步兵抬起朝向铁门的右脚停在了半空中,围在张正涛面前手忙脚乱人们被屏幕里传出来的枪声吓了一跳,大家不由自主地将视线从张正涛面前转向铁墙上悬挂的那该死的视屏看去,他们瞪大双眼,瞪大双眼地盯着屏幕!


李杰将要刺穿心脏的军刀也停在了心口,鲜血从李杰的嘴角喷了出来。李杰不敢置信,一双无神的眼睛盯着猎犬的组长,李杰的求死无果,第二次急火攻心,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右肩窝的疼痛瞬间袭来,李杰一阵眩晕,子弹的冲击力使他往后退了两步,慢慢地倒下了,可是,就在他倒下的一瞬间,咬着牙、忍着巨痛再一次将刺刀往心脏狠狠地扎去!鲜血在他那全身浸透着汗水的迷彩服上略显暗红慢慢地弥漫开来!李杰带着一抹不明显的微笑闭着眼睛晕死过去。


几个猎犬冲上来,看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杰竟然还死死的抓着这把刺进胸膛的军刀,大家一个难以解读的表情,难过、心酸、无奈?五味瓶在所有现场的猎犬心里打翻了!


所有的人乱作 了一团。孤狼对着通话器大吼起来:“快,找军医,不能让他死!”

可就在孤狼对着通话器大叫的时候,一直盯着主屏幕的海东青一瞥眼,瞄到了主视屏旁的铁屋屏幕上,看到铁屋里的众人悲凄、愤恨的哭喊!


伸出右手,将面前几排排、红色、绿色复杂的仪器,喃喃地念了一声“心理上的折磨即将开始!但愿你们能够坚强!”


真是够讽刺!在步兵前几秒刚叫这鬼视屏的时候,后几秒就这样“哧”的一声,铁屋里的屏幕突然暗了下来!他们唯一和外界的视屏也被阻断了!他们看不到李杰!看不到外面场地上的情况了!李杰生死未卜!漆黑的铁屋里,原来的吼叫声,哭泣声嘎然而止,一时之间寂静地能听得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海东青和孤狼相视一眼,他们看了看铁屋里的屏幕,铁屋里的人陷入了漆黑之中,想听听他们的声音,可是,这次铁屋里的人们不能如他们所愿了!除了静悄悄外依然是静悄悄!


“对不起!”猎犬的组长放下枪像虚脱了一样,猎犬忙着给李杰做简易的止血处理,一架军用医疗直升飞机很快赶到,医生查看了伤情说道:“刀伤只差一公分就会伤到心脏了!枪伤是贯穿伤,很不幸伤了动脉,他需要马上进行手术!不然会很危险!”


“马上去军区医院。”猎犬组长毫不犹豫的下达了命令!


一架载着李杰的直升飞机在众人眼前起飞,猎犬们目送着直升机在眼前慢慢地消失不见!李杰他们是来接受考核训练的,可是对猎犬们而言,他们何尝不也是在接受考核?


考核紧急时间内的判断力!就那几秒的瞬间时间里,A组组长就在权衡着枪应该指向李杰的手还是肩窝?打手是最直接的挽救,可是却会把李杰打残!大家都清楚双手对一个特种兵的重要意义!于是只好将枪瞄准了他的右肩窝!


这样的考核同时也考核着猎犬们最基本的体能!在这样的考核中如果不让自己被他们放倒,就得努力放倒他们!大家都是一样的,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直升机降落在了军区医院的草坪上,早已准备好的手术室亮起了红灯,所有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本文内容于 2012/6/24 16:27:52 被落叶6编辑

174楼落叶6

(十六)困境

除了李杰以外其他人都被猎犬俘获,被猎犬紧紧锁住的步兵被人救醒,刚一睁开眼睛就开始破口大骂:“你们这群混蛋,你们他妈的是在侮辱老子,老子不是犯人你凭什么锁住老子,快点放开我!孤狼,你他妈的有种就出来,老子跟你拼了!怎么?你没种了吗?你不敢了吗?”

默菲狠狠的瞪了一眼猎犬,转头对步兵说“好了别再骂了,他们是不会理你的,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是呀,默菲姐说的对,我们还是想想办法怎么逃出去吧。”英子和默菲显得都很淡定,特种部队军官的心思细腻和老练在这个时候展现的淋淋尽致。步兵的能力再强也只不过是个大小伙。相比之下李杰带来的四个人关心的倒不是怎么逃出去,而是更加的关心李杰的安危。李杰的身边已经放倒了十来个人,现在和李杰纠缠在一起的是刚刚打晕步兵的那个猎犬,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打斗的难解难分。令他吃惊的是没想到李杰的战斗力这么的强悍,竟然能和自己战成平手,这大大的刺激了他的征服欲望,李杰越是强悍就促使对方对自己的攻击更加的疯狂•••••

舒适的指挥车上气氛还是那样的轻松,“战场”上的恶斗场景似乎根本就没有影响到孤狼和海东青。海东青一手端着热茶一边评论着李杰和猎犬的打斗:“哎呀,小刚可真够笨的,刚才那一脚要是再踢的高点就好了,你看,你看,这个笨蛋,腿上使不上劲是怎么的?唉呀,这他妈的是什么玩意呀!回来让小刚把刚才的那个小擒拿手复习500遍,真他妈给我丢人现眼!”

孤狼看着海东青笑了:“老海,你可别小看李杰呀,三年前他可是差点就是我们军情处的人了,唉,要不是他的心理和性格上的缺陷,我想现在跟你做在这里的人就应该是他了。”

“唉,是呀,他是一个好军人,如果是战争时期一定是一名骁勇善战的忠诚猛将!唉,可惜,现在是和平时期,和平时期的战场意识形态是完全不同的,他的性格和心理缺陷就注定了他永远都不可能活跃在我们的行列里。”

“是呀,希望他能够奇迹般的改变吧!”

“改变?呵呵,谈何容易呀,他的偏执是一把双刃剑,即伤敌又伤己呀!我只希望他能够平安的回到老部队继续服役,他是个优秀的军人,真不希望他因为自己的缺陷而出什么意外!”

电台里传来了另一个分队的报告:“孤狼,孤狼,收到请回答!”

“我是孤狼,请讲话!”

“大鱼已经全部落网,是否收网请指示!”

孤狼看了一眼海东青,海东青对孤狼点了点头表示了同意。

“好,收网!”

松开通话器孤狼看了一眼电子屏幕:“老海,李杰还在顽强抵抗怎么办?”

海东青紧皱了一下眉头心想,李杰呀!你可不能做傻事呀!海东青沉思了好一会,把心一横转身对孤狼说:“通知猎犬收网,必须要保证所有人员安全!”

“是”

孤狼按下送话器:“猎犬听着,我是孤狼,现在我命令马上收网,并保证所有人员安全返回基地!完毕!”

A组组长又安排了两名猎犬加入了战斗,李杰的劣势一下子就凸显了出来!现在的李杰只有了被动的招架,可是他还是在硬撑着,他要坚持到底,拼尽所有也要把自己的队员救出来,他不会放弃一个兄弟,战场上不会,演练中也同样不会。呼吸渐渐粗重的他又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他的精神时刻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眼睛有些发花。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向下流淌。他的队员看着一次次的重击落到老队长身上,都急出了眼泪,一个个高喊着让老队长快点走,不要管他们,能逃出一个算一个,他们不能全部被淘汰!

“队长,快走啊!别管我们了,你快走啊!我们不能全部被淘汰!队长快走啊•••••”

一声声的高喊环绕在李杰的耳边,李杰眼前又一次的错乱了••••••!


196楼落叶6

(二十)温婉的骄阳



“血库告急,以最快的速度调集附近各大医院KIDD稀有备血源!”,一句话将海东青和孤狼从各自的回首冥想中拉到了现实。


医生急促的神情把海东青和孤狼惊得一颤,孤狼抢先一步一把抓住了女医生的胳膊。“李杰怎么样了?李杰怎么样了?”


“啊!你干什么呀你?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


“孤狼冷静点,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还是听听医生怎么说吧!对不起医生,他是太担心伤员了,我们想知道伤员的具体情况,你能简单的说一下吗?”


在女医生的尖叫声和海东青的呵斥声中,孤狼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连给女医生道歉,可是这个漂亮的女医生只给了孤狼一个大大的白眼就转向了海东青。


“伤员的情况非常危险。贯穿伤,子弹伤到了动脉血管。现在血液流失非常严重,伴有失血性休克。而且他的血型是稀有血型,我们医院的储备不够,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开通了应急通道,现在全市的各大医院和血库都在全力支援我们。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什么呀?你说呀,别吞吞吐吐的好不好!”


“孤狼你冷静点让医生把话说完!”


“可是,现在血源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那什么是主要的?”孤狼没有理会医生对他的冷漠又继续追问。


“我们监测了伤员的脑电波,很奇怪,伤员的脑电波波动非常厉害,时强时弱。似乎在潜意识当中进行着某种挣扎!面部神经也伴有强烈的抽搐,看上去很痛苦。伤员抢救了三个小时一直处于深度昏迷,我们神经科的专家分析,伤员根本就不想醒过来,换句话说就是伤员现在没有一点求生的欲望!这是我们最担心的,如果伤员没有求生的欲望,再加上现在血液过量流失••••我们很担心他撑不过去!我希望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会这样!海东青和孤狼没有发觉医生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两个人傻傻地愣在了那里。难道一个如此优秀的军人就要就此流逝了吗?不,绝对不可以!可是海东青和孤狼又能怎么样呢?


偌大的军区医院操场上一架武装直升机,还在发出嗡嗡嗡的声响,海东青和孤狼的眼前一亮,难道是•••••?


武装直升机刚停稳,机舱门就被刷地一声拽开了,两名身着迷彩作训服的少校搀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走下了飞机,老人一把甩开两个少校的大手:“别扶我,我还不至于老的走不动路!”


海东青和孤狼看到了来人不由激动万分。没错,来的人就是现任L军区司令员夏云伟上将!也就是李杰的老首长!


夏云伟虎目环眼不怒自威,走路生风形如闪电,声如惊雷:“李杰,你小子不能死,老子还没批准呢!”海东青孤狼赶忙迎了上来••••••••


急救室围满了各个科室的主治医师和专家,军区司令员张祖明和军区陈政委亲自将电话打到院长办公室,三令五申的强调必须要保证伤员的生命安全,作为军区医院的院长怎敢怠慢!


“血压正在急速下降,脉搏急速减弱,心跳20••••••••!”护士长每隔三分钟报一次伤员的生命体征。各科室专家已会诊多次都是眉头紧锁,这支由军区医院正副院长带头组成的急救团又一次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血源到了吗?”


“到了”


“继续输血,注射三支强心剂。三分钟后实施电击••••••”


“是,继续输血,注射三支强心剂,三分钟后实施电击•••••”主治医生重复着院长的话开始执行。


陷入深度昏迷的李杰,并不知道自己正躺在急救室的病房里,更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在李杰的脑海里又一次地重演了那场死亡之战!


紧张、严肃的气氛浓烈地迷漫在整个作战值班室。从整个特种侦察营精选出来的12名队员,将眼光牢牢地锁在了L军区司令员 -夏云伟身上。


从接到通知紧急集合到现在所有的战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作战值班室除了夏司令员,陈政委和张参谋长外还有两个陌生人,李杰用眼角的余光仔细的打量着站在夏司令员身边的两个军人,两个人大约都在180公分左右,都是中校军衔。面沉如水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绪波动,菱角分明的面容,刚毅的神情,犀利的眼神,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对于李杰来说他太熟悉这种感觉了。这是一种莫名的杀气!瞬间李杰明白了,这两个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军人,如果没有经历过死亡和血水的洗礼,是不可能产生这种阴森的杀气,他们是谁?L军区特种侦察营?不对!侦察营没有我不认识的!下属集团军特种部队?不对!下面的高手都有过交流没见过他们!地方反恐部队?不对!他们穿的是军服!难道他们是其他军区的?可是为什么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司令员和政委为什么对他们又是如此地尊敬?甚至都站在了参谋长的前面?是什么单位出来的中校会让一个军区中将如此礼待?太多的疑问在李杰的心里揪扯。李杰努力的在脑海里判断着他们的身份。可是最终还是没能得出满意的答案。


司令员夏云伟深深地看了大伙一眼。沉声说道:“同志们!你们现在一定有着种种的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把你们紧急地召集到了这里!在揭开谜底之前我首先要确定一点。那就是你们能够站在这里说明组织对你们是绝对的信任!你们是最优秀的军人,那么你们告诉我,作为z国军人,作为z国最优秀的军人!如果有人胆敢践踏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你们怎么办?”


“杀!杀!杀!”


“好,我只希望你们能坚守你们的誓言!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挺起你们的胸膛!好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站在我身旁的这两位是总参谋部的作战参谋。这位是张正中中校,这位是李阳中校。他们这次来带来了一项绝密任务,现在你们开始传阅•••••••••”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沉闷的空间似乎只能听到彼此的心跳。李杰接过绝密电报第一眼就让他大吃一惊,《199205-1境外作战部署》等级 绝密


李杰曾执行过多次的反恐任务,是一个经历过生死考验的老兵,可是这次的任务依然让他吃了一惊。一字一字地看完全部计划,李杰的心里也不禁有些发毛•••••••。


最后一名队员看完电报,又一次地将电报送到了夏司令员的手上,一声清脆的打火机声,伴随着蓝色的火苗绝密电报瞬间化作了灰烬!


“从这一刻起你们今后的所有行动,都要服从张参谋的安排。张参谋请你来做下指示吧!”


“好,刚刚夏司令介绍了,我叫张正中,你们可以叫我张参谋。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只隶属于我,只能听从我的安排。任务你们都了解了,但是我要强调几点。我们这次的任务是一次特殊的境外歼灭战。这次的境外目标,是一个由60名异国特种部队军人组成的集结基地。这些人化妆成了国际贩毒组织,他们以国际贩毒组织的名义,对我境内地区实施恐怖活动。我们的边防部队跟他们交了三次手损失惨重。最为恶略的是他们的报复行动中,竟然偷袭了我们的一个边防站,边防站的十五名同志全部牺牲。所以这次我们军方决定,利用一个特种分队渗透到他们的腹地干掉他们!由于对方是以国际毒贩组织的身份出现,同时我们也没有直接证据显示他们的所属国,所以我们就只能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你们是L军区最优秀的军人,我相信你们的司令员和政委的推荐,我更相信你们的能力”


“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不能以z国军人的身份作战,所以对于你们身上所有能够证明你们身份的标识全部都要去掉,包括你们的语言!你们的国语从进入一级作战状态起就要全部禁用,你们的小组沟通只能依靠手语进行,部署任务时一律使用国际通用语言,英语。为了不被对方的反通信系统发现,这次的任务没有电台通信,所有的作战部署和执行都以既定目标为准。开弓没有回头箭,一旦被敌方发现又无法通知队友的情况下••••••我想,作为z国军人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这次你们会领到比以往多一倍的光荣弹。所有的光荣弹都装有遥感系统,你们无名指上的黑色指环就是起爆装置,这样即使你们被俘了也可以引爆炸弹。”


“战士们!请你们牢牢的记住你们的行动代号,这将是你一生的荣誉 《血色闪电》!现在的时间是1995年4月30日 23点55分 再过五分钟你们就不再是中国军人!你们只是来自地狱的使者,你们没有姓,没有名,没有身份,没有国籍,唯一属于你们自己的就是现在的身份代号。你们现在的所有档案都将被国家安全局最高行政部封存。战士们,请原谅我将你们写遗书的权利都要剥夺!现在我郑重的请问你们,有没有想退出的?”


“没有!没有!没有!”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有半点的犹豫。


“好!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进入了一级作战状态!你们的所有物资装备李参谋都会为你们备齐!”


三个小时的颠簸又徒手翻越了数百里的原始森林。终于来到了异国境外!这时的东方以隐约泛起了鱼白肚,瞬间一缕温婉的骄阳“刺”的李杰双眼生疼••••••••


本文内容于 2012/7/11 19:44:03 被落叶6编辑

209楼落叶6

近来家中老母身体不适,心烦意乱无心创作,特请上几天假稍后更新,望大家见谅,落叶在此谢过!

2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