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宪兵中将回忆:南京城破300宪兵杀敌无数

宁尚彬 收藏 11 1704
导读:转自新浪 3.22日记者从清盛又回到美斯乐,决定拜访泰北人瑞——国军中将雷雨田老先生。他是云南建水人,原是孤军五军的参谋长,1980年在段希文将军去世后便接替了军长一职。今年已94岁高龄,仍是美斯乐乃至泰北地区20多万孤军及其后裔的精神领袖。他戎马一生,艰苦卓绝,见证了当代中国不幸的苦难史,是一颗活化石。 沿着陡峭的柏油小径上坡来到从前的93师司令部,也即早期五军总部所在地——丽所,其位于美斯乐镇的最高处,在1961-1982年也为93师整训地。进去之后,呈现在眼前是一个偌大的花

转自新浪

3.22日记者从清盛又回到美斯乐,决定拜访泰北人瑞——国军中将雷雨田老先生。他是云南建水人,原是孤军五军的参谋长,1980年在段希文将军去世后便接替了军长一职。今年已94岁高龄,仍是美斯乐乃至泰北地区20多万孤军及其后裔的精神领袖。他戎马一生,艰苦卓绝,见证了当代中国不幸的苦难史,是一颗活化石。



沿着陡峭的柏油小径上坡来到从前的93师司令部,也即早期五军总部所在地——丽所,其位于美斯乐镇的最高处,在1961-1982年也为93师整训地。进去之后,呈现在眼前是一个偌大的花园,亭台楼榭、假山喷泉、花圃雕像,四时花草一应俱全,景致十分宜人,原来这里是军队的操练场。如今沿四周是一个高档宾馆,近百个客房,林木葱郁中掩映着几十栋各自独立的木质别墅,风情别具。


在西北角即是很有名的樱花餐厅,干净整洁的大餐厅原来是军训综合大教室,可容纳几百人,如今是当地人婚嫁喜宴的场所。旁边有一个小卖部出售纪念品等,由雷将军的内侄女来管理,是一个来自云南五十多岁的老姑娘,记者向她打听雷将军今天是否上山,她爽快地说“就在餐厅里!”,我喜出望外的转向餐厅


雷将军身高约1.85米,面目清癯,身着对襟布钮黑色印有百寿暗字的中式上装,米色长裤,脚穿千层底布鞋,拄着拐杖站在餐厅大门口,记者便上前脱帽行礼问安,他微笑问记者来自哪里,当记者回答大陆时,他随即调侃道:“我是蒋匪帮,中共的阶级敌人,大陆还在骂我是老反革命吗?”,咋一听“反革命”一词,让记者不禁哑然失笑,多少年未听过这个随时要人命的政治大帽子,很有些古董味,记者急忙答道“如今国共两党早已握手言和了,海峡两岸往来密切,努力在构建和谐社会,反革命一词除消了,今天是特意来看望您的!”他听了很高兴,同时转身向外,记者顺手扶他走下台阶,在小卖部的廊檐下的宽大木案犄角坐定,他让人沏茶招待。


不容记者提问一句,他便中气十足并滔滔不绝地从南京大屠杀开始回忆:“我毕业于南京中央宪兵学校,1937年12月天寒地冻时,日本人在南京大屠杀,挹江门、中华门被日本大炮轰开,此时出城的市民人流拥堵,日军便用机枪扫射,状况惨烈,我带领300多个弟兄在城墙上也用机枪向他们还击,打死无数。后来坚持不住,决定冲出围城,没办法,选择在日军进攻的薄弱处,用绳索从城墙上吊下来,看到江面上漂浮着连片尸体,惨不忍睹,中国人何至沦落到这种程度!”此时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连连摇头。


“到了江边我爬上漂浮下来的一口棺材,准备渡到江北去,但由于连连翻滚久爬不上,后来抓住一块门板,并用钢盔划水,终于泅到江中沙洲上,这里已有几万难民。后来宋希濂的35师自江北派了两条民船来接运,上船后甲板上层为脱去军装的士兵,持抢的士兵躲在下层,随时与日军拼命。到了江北岸,日军对我们喊话,要加入日军的可以过来,不愿来的我们发给路费回家,我想天下哪有这等好事?也有上当受骗的国军过去后,立即拖到江边杀害。”


“上岸后徒步走到信阳,辗转找到部队,经武汉、长沙、株州到广州,1945年秋,日本投降后,我在广州参加了授降仪式,当时我是上尉军官。”雷将军回忆到这段痛苦岁月时,除不断的叹息外,胸中仍充满着对日本的刻骨仇恨,他的军中弟兄大多都死在日军的枪口之下。


“抗战胜利后,我回到云南家乡,1949年解放军攻入云南,我的部队被打散,于民国39年9月19日冲过解放军19道封锁线进入缅甸,我这一生都与‘九’字有关,冥冥之中似乎有机缘巧合,不相信迷信也得相信了。我一生打了47年仗,8年打日本,32年打共军,7年打在泰国。我们流落在异国他乡,日子很难过,寄人篱下,随时要被赶走。在1984年泰国军方要我军协助平定苗共之乱,虽然取得胜利,为泰国根除了心腹大患,泰王也兑现了承诺,给予我军参战人员及家属以泰国籍,并负有戍边保疆之责,因为历史上泰国多次遭受缅甸入侵。我们的泰国藉是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想来真感到心寒!”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