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革造救命胶囊 感冒了舔舔皮鞋?---图

皮革造救命胶囊 感冒了舔舔皮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多品牌老酸奶及果冻被疑使用工业明胶后,工业明胶再惹事端。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播出节目《胶囊里的秘密》,曝光有工业明胶制成的胶囊流入了修正药业、蜀中制药、海外药业等九大药企,样品被检出铬含量严重超标,最高含量超标90余倍。国人虽已“百毒不侵”,又见噩耗还是无法镇定!~



皮革造救命胶囊 颤抖吧,地球人!公开的秘密,商家知监管知消费者不知

铬,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容易进入人体细胞,对肝、肾等内脏器官和DNA造成损伤,在人体内蓄积具有致癌性并可能诱发基因突变。《中国药典》明确规定,药用胶囊以及使用的明胶原料,重金属铬的含量均不得超过2mg/kg。这些由工业明胶制成的胶囊流入了修正药业、海外药业等九大药企,经检测确认,13个批次药品被检出铬含量严重超标,其中,通化颐生药业生产的“炎立消胶囊”中铬含量甚至达到了181.54mg/kg。

“老酸奶涉嫌添加工业明胶”的疑云未散,各家药企已经按捺不住地跳了出来,将工业明胶在药品领域的广泛应用迅速坐实。生石灰——破皮鞋——工业明胶——药用胶囊,一连串神奇的化学反应过后,不知在患者腹中还会激起怎样的化学反应。

破皮鞋、动物皮一秒“变”救命胶囊

只见一些动物皮被放入一个大转桶,使用硫化碱、脱脂剂等进行脱毛脱脂后,经过切皮机被切成一层层的生皮,这些生皮最后使用一种铬鞣剂进行鞣制处理。这种经过鞣制处理后的皮子叫作熟皮,正是业内俗称的"蓝矾皮"。这种皮子由于在鞣制过程中使用了含铬的鞣制剂,往往会导致铬残留,而且很难被完全清除,这恰恰正是导致使用"蓝矾皮"做出的工业明胶出现重金属铬超标的根本原因。

降药价网的负责人卫柏兴表示,用皮革下角料生产胶囊很早存在,是行业内众所周知的秘密。青岛益青药用胶囊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许振英表示,生产一吨明胶需要6-7吨的骨头,每吨明胶4万-6万元,一万粒150元,而下角料生产出来的胶囊一万粒不到100元。

无良药企:为了5厘钱而丧失道德?

违法使用从皮革厂鞣制后的皮革上面剪裁下来的下角料来生产胶囊,无论对胶囊企业还是购买此类胶囊的企业,无外乎一个字:钱。对于医药企业来讲,使用便宜一点的胶囊,每粒胶囊最多可以给医药企业节省几厘钱的成本。

胶囊从生产到出厂,以及进入药企,从药企作为成品药出厂,所过的关卡不在少数,但是却没有卡住这个违法的产品。业内专家表示,只靠监管是无法监管到以亿为单位的胶囊,而重要的守关人还在于中国的企业自身,是否为了5厘钱而丧失道德。


无良药企 必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修正药业 良心药还是凉心药?

“修德正心,开创无限”、“增强国力,改善民生”……这是修正药业放在官网的宣传语。当然,修正最让人熟悉的广告词“修正良心药,放心管用的药”,同样挂在官网中。不过,在消费者眼中,这些都成了对修正药业现状的绝佳讽刺。

尽管修正药业拒绝承认其药品存在安全问题,但其官网从15日晚起即被黑客攻破,期间短暂恢复正常后,又于4月16日再次被黑。截至发稿时,其网站变为全黑色,上有“胶囊,请选择修正药业!良心药,放心药!!中国人就知道坑自己!中国老百姓集体路过!”字样。

问题明胶厂经理纵火毁证,谁给的胆量?

阜城县学洋明胶蛋白厂经理宋训杰为隐匿销毁证据,于前日下午在厂区内实施放火,已被拘留。据央视报道,火灾扑灭后,大楼里的电脑及办公桌椅等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一些铁皮柜装着的票据和文件化为灰烬。当天下午1时许,还有一辆满载白色袋子的可疑车辆开出工厂,宋训杰已于昨天被警方控制。

宋训杰介绍,他们厂去年生产了1000多吨这种白袋子明胶,大部分卖给了浙江新昌地区的药用胶囊厂,“我这百分之七八十的胶都跑那边去了”。

厂家年产上千吨不负任何责任 哪那么容易?

江西省弋阳县也有厂家在用工业废料“蓝矾皮”加工这种白袋子工业明胶,是一家有着二三十年生产经验的老牌明胶厂,年产明胶1000多吨。公司董事长李明元直言不讳地说,他们厂使用“蓝矾皮”生产的工业明胶也是通过白袋子包装,大量卖到新昌县儒岙镇用来加工药用胶囊,客户多达上百人。该公司还专门拟定了一个工业明胶购销合同称,厂方提供的明胶为“蓝矾皮”加工的工业明胶,购买方如违反则承担完全责任,提供产品的厂方不负任何责任。


监管部门 是时候刮骨疗毒了!

皮革胶囊接力毒牛奶,什么时候是终点

和三聚氰胺毒牛奶一样,皮革胶囊的生产加工销售,也是在工商、质监、药监各级监管部门的眼皮底下发生的。这是每一起食品、药品公共安全事件的共同特征,一个常识是,没有监管部门的系统性溃败,就不会有有毒食品、有毒药品系统性地泛滥流毒全国。对此,人们曾千万次地追问:这是为什么?

今天去朋友家,看见厨房门边居然贴着“问题食品目录”,最后一条是果冻和老酸奶,后面打了一个问号。我告诉他现在问号可以拉直变成惊叹号了,皮革能变胶囊,皮鞋变牛奶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但我怕他全家饿死,还是没忍心告诉他工业盐被分装成食盐,进入周边的小市场、小超市、小餐馆的新闻。有时糊涂地活,要比知道后被吓死更有利生命延续,没准还能练成百毒不侵之身。这,是中国人的宿命吗?

质量安全监管 为何有关部门总是慢媒体一步?

近年来,三鹿奶粉、染色馒头、毒豆芽、地沟油……几乎每一起质量安全事件都是媒体扮演“先行者”,通过曝光引发社会关注,而本应起到安全监管的部门跟在媒体后面亦步亦趋。

监管屡屡落后媒体,原因大概有以下三点。一是“无利不跑”。现行食品安全监管模式,往往涉及多个部门,各部门间权责不清,管与不管,常常以利驱动; 二是“脚软难跑”。当违法企业成为“衣食父母”,自然不愿将其“一棒子打死”。吃人手短,拿人“脚软”,无力追赶违法者的步伐;三是“跑不跑一个样”。每当媒体曝光引发众怒,监管部门立马出面对违法企业进行处罚,而自身的监管失职却很少被追究,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乐得让媒体扮演“活雷锋”。

请刮骨疗毒:剔除所有老鼠屎

药品安全大如天,在许多发达国家,药品企业哪怕出一个小瑕疵,都会招来重罚。例如,2009年,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公司在营销中故意夸大药品适用范围,就被政府重罚23亿美元。2010年,葛兰素史克公司被发现在药品原料中掺假,被重罚7.5亿美元。

严查毒胶囊,有关部门要拿出刮骨疗毒的决心,为保民众健康,严格执法,不遗余力,哪怕因此倒下几个药企,也再所不惜。药品监管人命关天,理应零容忍,如果容忍了第一颗老鼠屎,就会有第二颗、第三颗……最终坏了“一锅汤”。事实上,药企放弃原料检测的责任进行药物生产,这是一种底线的沦陷,是对基本社会伦理的悖逆。


网友热议:如果感冒了,请舔一舔皮鞋

@互联网的那点事:以后我要是想吃果冻了,我就拿自己的皮鞋舔一舔,以后我要是想吃老酸奶了,我就拿自己的皮鞋舔一舔,以后我要是感冒了,我就拿自己的皮鞋舔一舔...

@作业本:用皮革造果冻造酸奶造胶囊的企业被推上法庭后,法官:你们这帮魂淡,用皮革造这造那的!跟谁学的!几个秃顶老总异口同声的说:跟长征路上的红军学的!法官当场晕过去,醒来悄悄问老总们:你们觉得现在吃啥安全?老总们仔细商量了一会:可能只有吃屎是最安全的…法官高兴地吩咐法警:快把那六斤端上来…

@西谷心一:唧唧复唧唧,胶囊作坊制,不闻捣药声,惟闻皮鞋味。监管何所思,监管何所忆,。昨见曝光帖,舆论大点兵。报道十二卷,卷卷有爷名。东市查药方,西市找窝点,南市托关系,北市开罚单。不闻提高质检率,但闻狠话流水鸣渐渐,不闻高管下课声,但闻挥刀鸣啾啾。造假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覃彪喜: 我用全世界最高的工资雇了个管家,由他统领长工短工,负责我们全家的衣食住行。某日,有个长工打了我,管家说,那是临时工干的,我都把他开除了,你还想怎样?又一日,我突然发现家里的食用油都是地沟油,奶粉全是三聚氰胺,感冒胶囊也是致癌的,管家说,我都取消那几个供应商的供货权了,你还想怎样?

@环保董良杰:铬在胶囊中解析快、移动快,易被吸收。六价铬又有强氧化性,打破人的DNA链,故比3价毒100倍。少则皮肤瘙痒、溃疡,久则诱发鼻咽、肺部癌变。如果今天还吃了这13家制药厂的药,喝点自制苏打水解之。

结语:谁再敢说什么“良心”和“放心”,就离谁远远的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这是职业道德古训。 一批“道德严重滑坡”、没有良心的企业,必须“死”在消费者的唾沫之中,必有一些相关责任人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对那些监管失职、失察的职能部门和相关官员,也要有人领受渎职、懒政之罪。如此,“道德的血液”才不会产生病变,监管才不会出现真空,消费者紧绷的神经也才会释然。




本文内容于 2012/4/21 11:40:26 被雄鹰99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