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困局综述

南海,不是中国的心痛,而是中国的头疼。志松认为这是对中国南海困局最恰当的描述,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南海问题,如果我们肯下定决心,不考虑代价的话,是可以解决的;并且南海问题的相关国家并不像日本那样,曾经严重地伤害过中国人民的感情。南海局势的复杂性,目前集中地体现在中菲舰船对峙上,国内从官方媒体,专家学者再到普通民众,口径取得了空前一致:如果菲律宾再得寸进尺,所有后果自行承担。

看着众多关于南海问题的形形色色的观点,各种解剖透析层出不穷,志松突然想到了著名的”时局图”,中国的南海面临被瓜分的危险,主要牵涉方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表现抢眼,美国、俄罗斯、印度亦积极参与其中,这其中还不含伺机而动的日本,南海问题真的这么复杂吗?的确如此。对于其复杂性,笔者在此不再缀述,况且亦非只言片语说得清楚。好的,现在是时候呈现笔者观点了。志松认为,南海问题的确非常复杂,但是国内对其存在着一种普遍的误读,也是最大的误读,那就是被几何级放大的美国因素。

舆论观察及反醒

随着中国的崛起,我们变成了世界的“靶子”,美国佬失业了要人民币升值,日本国内矛盾了就要买钓鱼岛,菲律宾亦借中国打悲情牌,甚至“脱北者”也找到了我们……这一切的一切在我们看来是如此的令人啼笑皆非,它带着一种极为自然的感情倾向而非理性逻辑,那么,我们可否进行过反思,我们是否存在着同样的毛病?

有一次和朋友谈到国际关系时,笑谈文章的结构很固定,就那么几个因素,千变万化不离其宗,当志松试着一一列举时,脱口而出的第一项竟然是美国因素。回头想想,美国的确很重要,可是它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从欧洲到亚洲,从中东到北非,从中国周边到南北两极……美国就算是无处不在,它能够在每个地方都有很强的干涉力?可悲的是,当前很多人就这么认为。目前的中菲对峙,最多的一种论调就是菲律宾狐假虎威,借美国之势谋南海之利。考虑中菲对峙的解决时,几乎都提到了美国的军事干预及事后报复……那么,志松就来为大家解读一下,这种美国因素被几何级放大的程度,我们在考虑中菲对峙及南海形势时,它极有可能是各种分析中最大的误读。

南海困局与美国

首先,美国在南海并无军事打算。

美国虽然在日韩驻有大量军队,可是在南海各国几乎没有驻军。受“越战综合征”的冲击,美国民众在20世纪80年代后期陷入深刻的自我反思,进而产生了“远离东南亚”的情绪。冷战结束后,美军撤离菲律宾。此后,南海在美国东亚战略中一度处于边缘地带,美国一位海军专家曾称:“南海距美国1.2万多公里,太遥远了。”

其次,美国在南海目前还是局外人。

1995年,美国重申对“航行自由”的基本利益,并以此为由试图将南海问题国际化。东盟争夺南海主权的只是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柬埔寨、老挝和缅甸则是铁杆支持北京的国家。新加坡与泰国虽然接近美国,但与北京关系不错,只有印尼是看风向,不难被个别击破。何况各国经济上都在受惠于中国,拉美国进东盟只是想平衡中国,事实上并无与美国结盟的打算。

再次,美国在南海无甚利益。

美国是一个具有全球思维的国家,就注定了其行为的全局意识。美国的驻军主要集中于欧洲、东亚等地,海军主要扼守16条国际主要海峡。南海问题,只不过是美国无理取闹的一个借口而已,既然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美国自然抓住不放,像台湾一样,有朝一日至少能换点利益吧!美国在南海的所作所为,主要表现为对中国崛起的担忧。

最后,没有美国的南海一样不会平静。

现在,我们再来做一个极端的假设,假如美国不存在,或许没有干涉南海问题,我们会武力解决吗?志松相信依然不会。因为武力解决不是根本方式,虽然我们目前可能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没有美国,南海诸国一样会挑战中国利益,背后或许变成了俄罗斯、印度等,仅此而已!也就是说,中国对南海问题的解决,美国因素远远没有那么重要,只是我们的一种惯性思维,无形中将其放大了许多倍……

结束语

南海局势,在美国重返亚太的大背景下得以凸显,美国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忽略其战略调整无疑是愚蠢的;同时,如果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将美国的影响放大的无处不在,无处不强,那么,是不是又成了另一种无知与笑柄呢?(文 志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