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帝国血泪史》/卷一/ 1 乌云翻滚

九仙玄机 收藏 1 73
导读:乌云翻滚,雷鸣闪电,茫茫怒海,怒涛如柱,直冲天高。恶情海,各种埋藏海底的恶兽,齐皆浮出水面,茫茫无际,张口向天,一双双洞穿天顶的恶眼,贪婪地望着高高的天空——那个美美的食物。希望那美物能落入自己口中,那可是千年难寻的美物啊!那个美物,万里高空,黑云恶雨间,如一缕惊慌失措、落荒而逃的烟,极力隐去全身,奋命而逃,极难发现。细细一看,那缕惊惶失措的烟,是一个小孩,背着他的母亲,拼命奔逃。 黑云擦顶,恶光乱穿,惊雷乱劈,不断向他袭来,阻他前行,而身后,无数索命刀、追魂箭,嗖嗖嗖,不断向他袭来,从他耳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乌云翻滚,雷鸣闪电,茫茫怒海,怒涛如柱,直冲天高。恶情海,各种埋藏海底的恶兽,齐皆浮出水面,茫茫无际,张口向天,一双双洞穿天顶的恶眼,贪婪地望着高高的天空——那个美美的食物。希望那美物能落入自己口中,那可是千年难寻的美物啊!那个美物,万里高空,黑云恶雨间,如一缕惊慌失措、落荒而逃的烟,极力隐去全身,奋命而逃,极难发现。细细一看,那缕惊惶失措的烟,是一个小孩,背着他的母亲,拼命奔逃。

黑云擦顶,恶光乱穿,惊雷乱劈,不断向他袭来,阻他前行,而身后,无数索命刀、追魂箭,嗖嗖嗖,不断向他袭来,从他耳边、手边擦过,险些将他杀着。他左躲右闪,硬是躲闪不过。他的母亲见此,知道孩儿负荷过重,若是把孩儿伤着,那将如何是好?惊慌喊道:孩儿,快快放下我来,赶快逃命去,以后你若记得起娘,为娘报仇便是,保得一命算一命,甚过全无。她孩儿只有七、八岁,闻言说道:孩儿在娘在,孩儿亡娘亡!奋起全力,振起双翅,象利箭一样,向前奔去。

突然,一把凶恶的索命刀,从斜刺里飞来,带着刺耳的锐啸,嗖——将他手臂杀中,顿时,鲜血如注,隐形于他手臂上的隐形翅被迫现出身来,象断了脊骨的巨帆一样折断下来,再也无法全力飞行,身子急速下坠,那海水里铺天盖地的海兽,立时嗥叫起来,昂起高高的头,声若震雷,拼命向他坠下的方向,如席卷来。

在这生死时刻,狂坠中的母子俩更是惊惶不已,眼看就要坠入如蚂蚁一样多的百兽口中,突然看见不远处便是海岸,那母子俩好象黑夜中看见了星辰,绝境中看见了希望,母亲兴奋地喊道:孩儿,再加把劲,往前划行一程,争取落到海岸上,不要落到恶兽口中。她孩儿已将力竭,人已近昏迷,闻见母亲的声音,即奋起余力,振起残翅,向前搏去,争取滑翔得更远,更远……不要落到恶兽口中。接着,便失去了知觉。

轰!他终因力竭,一头栽进了海里,后面的海中百兽,看见这口中美物,终于栽到海里,自己的理想地点,顿时一起欢呼起来,将头伸得老高,发出嗷嗷怪叫,向这母子俩拼命扑来。

这母亲本已快要震晕过去,忽见情势危急,拼命振作,向那海岸游去。

可是,那海兽众多,哗啦啦——轰隆隆——推起千丈浪墙,发出震耳怪啸,越追越近,越追越近。惊慌失措中,看看无处可逃,突然,脚下踩到一个什么东西,原来已到了浅滩,海水已变浅,那些恶兽,有的因身体庞大,被搁在浅海外,无法前来,发出嗥嗥痛叫,抬头跺脚,溅起铺天巨浪。怪兽受阻,压力顿减,只有少数前来。

这母亲稍感安慰,急忙拽着小儿向岸走去。这时,隆声轰轰,怪声连连。她急忙回头,突见一股汹涌恶浪,如箭向自己奔来。她一下意识到,这是海中恶鲨。她惊呼着,急忙拽着孩儿往前飞奔……飞奔……那恶鲨越追越近,越追越近……只有三步,两步了,就在这时,噗通一声,她突然绊倒。

这母亲将眼睛一闭,心里纵叹:完了!自己孩儿的命被自己断送了。

稍久,没事,她慢慢睁开眼,往后一看,发现自己刚刚脱离海水,脚后,一头恶鲨,已经冲上海滩,只因粗糙的沙粒阻它前行,被困在那儿,张着凶恶的嘴,露出森森的牙,象两排锋利的刀,一双凶残的眼,正贪婪地盯着自己和儿子,而它的嘴,离自己,只有两寸,一张一张的,恨不得把自己及儿子吞进肚子里去。

众海兽,看到这一幕,只有望洋兴叹,纷纷低下头去埋入海里,向深海游去。

从惊魂中回过神来的母亲背起昏迷中的儿子向沿岸走去,寻找从哪儿进入陆地。可沿岸尽是茂密的芦苇,不知哪儿有入口,自己在这海滩行走,那海中凶物随时都有可能爬上来将自己及儿子吃掉,这样踯躅怎是办法?好不容易看见一条入海的河流,从河口望进去,只见两岸白晃晃的沙滩就象两条在空中飘扬的长极的绸带,飘飘荡荡,又缥缥缈缈,象两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在向自己招手,便顺着这沙滩向里走去。

刚走不远,这母亲急忙把儿放下,借一块大石遮掩,开始为儿注功疗伤,只见她双掌推在儿的背上,浑身蒸汽腾腾,未几,儿子渐渐苏醒。儿子醒来后的第一句就问:娘,那恶魔是否追来了?母亲说:不会的,孩儿的速度那么快,早把那恶魔不知撂到哪儿去了,他做梦也不会料到我们会走到这儿,更不会估计到我们会走这条路。

儿子还不十分精神但十分坚定地说:不,娘,你低估了那恶魔,那恶魔厉害得紧,他在这海上生长,对这恶情海四周的情况了解得精,很容易找到这儿,娘,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其实,这母亲刚才这番话只是说来安慰小儿的,她对这恶魔了解得很,知道他很厉害,自己母子俩很难逃出他的魔掌,她只是见孩儿劳累过度,紧张之极,且刚刚苏醒,担心一旦把真情告诉他,心里承受不了,不想儿子早已把整个事情看了个透。听儿子这么一说,也就起身和儿子一起走了。

可她刚起身,因为长途奔波,再加上刚才出功给儿治病,真气耗竭,便不幸晕了过去。儿子见此,不敢懈怠,此地不敢久留,背起母亲,向河岸纵深处飞奔而去。

刚刚起奔,忽然,嗖嗖嗖,两岸,茂密的芦苇丛中,索命刀,带着索魂的气势,嗖嗖怪啸,不断飞袭而来,小儿大叫不好:娘!我们中了那海盗魔鬼的十面埋伏了!

他步不敢停,此时,飞刀更加密集,除索命刀外又增加了色魂弹。这索命刀,是杀这孩儿的,厉害之极,会随着主人的思虑转着弯儿来杀人;这色魂弹,是专门对付那些美貌妇女的,那些美人一旦中了这色魂弹的烟,自己的魂也就被那些色魔轻轻勾了去,无论多么高雅、多么倔强的美人,也会象着了魔一般,身不由己地跟着那色魔而去,满足色魔的需要。这是由色魔书生发明的,他大惊:

难道这魔鬼邀了色魔书生来助阵?

两岸喊声四起,高喊捉活的,捉活的!

飞刀、飞弹四起,不断从耳边擦过,嗖嗖嗖——惊心动魄。小儿深知,此时脚一停,便有生命危险,即在奔跑中,用脚尖跌飞一片树叶,吹去一口如意仙气,说声变,那树叶即变成一辆金丝猴王车,只见它:方方正正,金光灿灿,就象神仙庭中,一乘金丝轿,放在马车上,被一匹无影金丝马拉着。小儿飞身上去,把昏迷的母亲,轻轻放在里边,飞身一掌打开无影马,运起九鼎神功,拉起车,飞奔起来。

飞刀、飞弹更急,声势更盛,险些擦到小儿的鼻尖。小儿大怒,突然一股神力来临,脚力猛增,身子陡轻,纵上芦苇尖,拉着金丝猴王车,只见那车如纸一样,在芦苇尖上,飞奔而去,口中高喊:冲啊,冲啊!恶魔倒啊,倒啊!

那些凶器,被远远撂在后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