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吃辣椒的营长

13437376791 收藏 0 276
导读:前几天去上海订货,回来在车上遇到一位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他给我讲述了他和他的第七师的故事。 回来的路上,和我同座的是2为美女和一位老人,启程谁也没有说话,我自己也没有开口找话题。对面的老人80多岁,1米7的样子,年纪虽大,但是看得出身子骨还硬朗得很。3天的忙碌让我昏昏欲睡,看着车外流逝的风景,更甚困乏。两位美女也各自玩弄这手机。对面的老兵依然坐的挺直,双眼有神。我猜估计是老兵,但是没说。依然看着窗外,最后竟然睡着了。 在火车的钢铁声中我睁开眼,或许是有些饿了,老人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前几天去上海订货,回来在车上遇到一位曾经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他给我讲述了他和他的第七师的故事。

回来的路上,和我同座的是2为美女和一位老人,启程谁也没有说话,我自己也没有开口找话题。对面的老人80多岁,1米7的样子,年纪虽大,但是看得出身子骨还硬朗得很。3天的忙碌让我昏昏欲睡,看着车外流逝的风景,更甚困乏。两位美女也各自玩弄这手机。对面的老兵依然坐的挺直,双眼有神。我猜估计是老兵,但是没说。依然看着窗外,最后竟然睡着了。

在火车的钢铁声中我睁开眼,或许是有些饿了,老人拿出一把凤爪(本人也好这口),开始和别人一样,没什么奇怪的,吃完后以为他会把剩下的辣椒丢掉,谁知道没有丢反而一口一个的吃起来,我和旁边的两位美女看呆了,(我本人是贵州的,吃辣还行,但是那种野山椒我也没那么吃过,更别说是住在沿海的两位美女了)我问了句:大爷那里人,吃辣这么厉害?大爷笑了笑说话了:我是江西上饶的,这辣椒嘛,也不辣啊。我怪了,江西好像不怎么吃辣的啊,为什么这位大爷这样说。大爷看出我的疑问,我们拿年头没吃的,就吃辣椒长大了,之后又是笑。我问到:大爷年纪多大了?大爷没说话,用手比了个八的手势,旁边美女说话了,唉,大爷,你这么大年纪,身子骨还这么硬朗。大爷是不是当过兵啊。大爷这时候吃完了辣椒,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大爷是1932年生人,1950当兵,随后编入当时的第七军第七师,1950年底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当时驻扎在三八线20公里处,老爷子说到,第一,当时交通没那么好,第二,美军的美军成天在天上飞,怕被发现。于是整个军的人全部步行入朝,当时一起去的是第六、第七和第八师。到达朝鲜时,有些战士鞋子磨破了,脚也磨出血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说疼的。到了前线,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休整,只休息了短短两个小时,战士补充了些食物变开始进入战壕。这里老爷子用手给我讲了一下,原来我们这里是两座山,当时的联合国军在山的正面,在他们之前的第六师和敌人真好相对。不少收到对方的火打击。由于我发的山头要高出很多,联合国军多次进攻也未果。当时先入朝的第六师很冒进(这是老爷子说的)还没有休整就开始投入战斗,打最后结束,整个师只剩下不到一个班的人。之后就换他们上去,他们上去后,把阵地挖到了后面去,这样地方炮火攻击便少了伤亡。这里。老爷子还特意提了一下,就是,当时入朝的部队中,只有几个师有榴弹炮,他们师就是其中之一,在自己的炮火掩护下,也好守很多。当时由于建国初期,物资匮乏,很多还是穿的单衣,尤其在年底,朝鲜山头更是出奇的冷,在第一个晚上就冻死两个兵。说到这里,我发现大爷眼眶有些红了。

之后的几天,山头上炮火不断,炮火打了飞机炸。炸了步兵冲,当时大多还是缴获日本的三八大盖和老老套筒,而联合国大多都是半自动步枪,在和敌人交火时很吃亏,冲锋的时候别人一个弹夹能杀我们好几个,我们还的拉一下打一下。唯一能占点便宜的就是在拼刺刀的时候。枪长,靶重。弥补了我们身材矮的缺点。敌人一次一次的想冲上来,被我们一次次的打回去。当时的美军都很怕死,如果我们火力猛些就放弃了,马上撤回去,但是个把钟头有卷土重来,就这样一天、两天、三天、四天。这几天我们都没有吃到饭,运输食物的都被敌人空军炸死了,唯一送到更前的就只有辣椒,但是没办法啊,身上能吃的皮带,枪套,山头上的树根,都吃光了。草之间没有,天天的炮火炸,哪里还有草。很多兵都不行,有的边吃边哭,(其实不是哭,是辣的)那有什么办法,不吃就饿死。

到了第八天的下午,敌人有开始了新的一轮冲锋,这次炮火和轰炸都蒙很多,人也比平时多了尽一倍。我们的战士没有那个退却的,因为在来的时候就知道得躺着回去了。唯一能让我们高兴一点的就是这次我们装备也好了一点,都是捡的和缴获敌人的,也别说,敌人的确实好用,杀伤也大。至少不用拉一下打一下。这次战斗很惨烈,当我醒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卫生室里,当我问到战友和师长时,旁边的医生和战士都哭了,整个师在点名时,只有七个人!包括师长在内的一万多人就只剩下七个人!当我问到老爷子有没有负伤是,大爷挽起裤管,路出的是暗红的伤疤,他说,如果当时敌人用的不是冲锋枪而是步枪的话,估计自己的这条腿就保不住了。半个月后老爷子就随伤兵一起回国了。

老爷子曾经做到过营级的干部,但是因为一个事故又被降下去了,

在回到江西后,开始剿匪,当时的土匪很猖狂,所以站岗的都是带枪上实弹的。有这样一个新兵,在站岗的时候,我去巡查,看到岗位的树丛里有响动,叫他报名字,他没有回答,又叫他报番号,还是不回答,接连问了几个都没有回答,后来慢慢从树丛了摸出来,但还是不说话,我就开枪了,四枪就打死了。后来一看才知道是个新兵在偷懒。这个事还惊动了上面个军部的人,新兵家属也来找我,我也没怎么说,就说,既然是部队,就有纪律,看到巡查不报番号,不报名字,这还是部队吗?之后新兵家属也没怎么说了,然后就是给我的处分,本来是要开出军籍的,营长和政委都来了,说,要开就一起开了吧,后来上面没办法,只把我降到伙夫。

在去年北京的抗美援朝老兵聚集的活动上,老爷子自己亲自去的,他说当时还在的老兵不足100人,能到的就只有十几个了。最后我问到老爷子现在的待遇,老爷子看了看窗外,对我又是一笑,说到:现在祖国强大了,也没有忘记我们,给我们房子和退休金,一个月能拿到4000多块,够我花销的了。

后来知道原来老爷子此行是去广州看儿子,他儿子也是当兵的。不但也儿子,自己的孙子,孙女也得当兵。

到广州后,和老爷子和两位美女道别,看着老爷子哪远去的背影,和当年没什么变化,依然那么笔直。那么有气魄!










(因为过了几天,可能有些出入,望军友们指出,文笔不好,见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