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土木堡之变——需要向铁血网友普及的明史常识[版主已阅]

重整山河待后生 收藏 51 30563
导读:最近总有人发帖谈论土木堡,现在我有必要向某些史盲普及一下土木堡之变的经过: 公元1449年(明英宗正统十四年),也先派了两千多人跟明朝做买卖,为了多得一点赏赐,谎报了贸易的人数。这件事给王振知道了,便说也先欺骗朝廷,单方面削了价,只给也先五分之二的钱,还下令礼部不给来贸易的人吃饭。也先本就找不到发兵的理由,现在终于有了口实,立即发兵攻打山西的大同,明守军节节败退,军情很快传到了北京。   明王朝本来已经派了驸马都尉井源率兵四万去增援大同了,但是王振却还想扩大这次冲突。他的家乡就在大同

最近总有人发帖谈论土木堡,现在我有必要向某些史盲普及一下土木堡之变的经过:

公元1449年(明英宗正统十四年),也先派了两千多人跟明朝做买卖,为了多得一点赏赐,谎报了贸易的人数。这件事给王振知道了,便说也先欺骗朝廷,单方面削了价,只给也先五分之二的钱,还下令礼部不给来贸易的人吃饭。也先本就找不到发兵的理由,现在终于有了口实,立即发兵攻打山西的大同,明守军节节败退,军情很快传到了北京。

明王朝本来已经派了驸马都尉井源率兵四万去增援大同了,但是王振却还想扩大这次冲突。他的家乡就在大同附近,只怕瓦剌人侵占了自己在家乡的田庄,又想趁这个机会,到家乡人面前抖威风,顺便建立奇功,巩固自己的地位,便竭力劝明英宗御驾亲征。王振作为英宗的老师,自幼给英宗灌输成祖爷亲征蒙古、五出漠北功绩如何如何,小皇帝经不起忽悠便决意亲征。王振的初衷是在家乡人面前抖搂威风,却不想明军纪律败坏、在行军途中踩踏庄稼,王振便改变行军路线。蒙古在永乐年间由最强大的鞑靼已经转化为瓦剌,明成祖北征瓦剌,追至土剌河,却没有对瓦剌造成重创。本想创立不世之功的王振还没有真正接敌就发现瓦剌并不是那么不堪一击,并在沿途遇到了明军士兵尸体,王振决定班师回朝,途中宿营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瓦剌在与明军的交手中发现明军不重视侦察——成祖追至土剌河都未对瓦剌势力造成重创——明军对瓦剌动向好不知情,而也先却对英宗动向了若指掌,一路尾随,开始以为明军忽悠来忽悠去是在诱使自己进圈套,却发现明军走进了死地,也先快追上明军将其包围。瓦剌3万骑兵对明军20万不敢轻易攻击,开始谈和,协议达成后,断水三天的明军争着移营、乱不成军,也先瞅准战机向明军发起进攻,此役明军几乎全军覆没,皇帝被俘。

孙子兵法.卷三谋攻》曰: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者,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故知胜有五:知可以战与不可以战者胜;识众寡之用者胜;上下同欲者胜;以虞待不虞者胜;将能而君不御者胜。此五者,知胜之道也。故曰:知己知彼,百战不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贻。

明军在征讨瓦剌时主要决策是王振,犯了孙子所说的“将者,国之辅也,辅周则国必强,辅隙则国必弱。”;进军途中又犯了孙子所说的“故君之所以患于军者三:不知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不知军之不可以退而谓之退,是谓縻军。不知三军之事而同三军之政者,则军士惑矣。不知三军之权而同三军之任,则军士疑矣。三军既惑且疑,则诸侯之难至矣。是谓乱军引胜。”;在对瓦剌犯了孙子所说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贻”;在宿营中又犯了《孙子兵法.卷十九地》中的描叙大忌,军队驻扎在无水的废弃堡城——土木堡,做饭、饮水都成问题,遭到也先骑兵围困三天移营取水时又不能按序分营,所以导致此败实不奇怪。

以上便是“土木堡之变”的大略经过,有人却将此败归咎于时任兵部尚书未参加亲征的于谦是何其可笑哉!

本文内容于 2012/4/22 8:50:02 被重整山河待后生编辑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当时的王振的确是人人得而诛之后快,没有于谦,前景真的是不堪想象。

而英宗在整个事件当中也有很大责任,本想光宗耀祖,却不想打仗带兵并非其想的那么容易和儿戏。


不过于谦虽然成了大明的救世丞相,景帝对其言听计从,但在英宗被接回后,其在英宗心中的地位却随着别人的挑拨最终划在了“谋逆者”一边,这与人复杂的人性不无关系。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