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同盟军第二大屠杀——被历史所掩埋的厂窖惨案

损余利不足 收藏 19 10397

作为一名益阳南县人,我深深能体会到到了69年前5月9日那个惨痛的经历。鱼米之乡的厂窖一度成为人间地狱。1943年5月9日至12日,日军在这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同时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

二战同盟军第二大屠杀——被历史所掩埋的厂窖惨案

缅怀




湖南省南县厂窖镇位于洞庭湖西北滨,三面临水,形如半岛。小镇扼洞庭湖西北水路要冲,厂窑惨案纪念馆(15张)是历来兵家必争之地。

1943年,日军为了打通宜昌至武汉的长江航线,夺取中国的粮仓,迫使中国政府投降,于5月5日至6月10日发起“江南歼灭战”。“江南歼灭战”共分三期作战,主要是歼灭国民党部队第73军,第44军等部。

日军发动“江南歼灭战”后,分多股兵力由湖北进犯湖南,从藕池附近、石首、华容、岳阳等地,向安乡、南县水陆进犯。同时配合天上飞机轰炸,最后在厂窖形成一个合围圈。当时,驻守华容、南县、安乡的国民党第73军等部主力1万多人奉命撤退准备西渡常德,以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刚到厂窖,便被逼入这个南北长10几公里,东西宽约5公里的狭长的半岛。被逼入这个半岛的,还有湘鄂两省随军涌来的2万多难民,其中包括一部分公务人员、学校师生等,加上当地居民2万余人,整个厂窖垸被包围的军民共有5万余人。一时 厂窖惨案遇难同胞纪念碑间,军民不分,难民如潮,鸡飞狗窜,一片混乱。

5月9日至12日的三日间,灭绝人性的侵华日军在厂窖残酷杀害中国军民3万多人,摧残致伤3千余人,强奸妇女2千多人,烧毁房屋3千多间,炸沉、烧毁船只2500多艘,震惊中外!

二战同盟军第二大屠杀——被历史所掩埋的厂窖惨案

国耻家仇

二战同盟军第二大屠杀——被历史所掩埋的厂窖惨案

国耻家仇


现在被叫作“血水库”的黑洲子,在厂窖大垸西部,当时有五六千名难民逃到这里。5月10日,日军飞机朝这里投弹扫射,步兵骑兵往来冲杀,共杀害我同胞3000多人,鲜血染红了河水。

5月10日下午,瓦连堤的群众遭到日军追捕,60多个难民躲进了杨凤山屋场。日军将其中20多个妇女赶进一所民房,连人带房烧了个精光,又将30多个男人和小孩逐个捆绑成串,用刺刀押着,赶到附近水塘里,全部淹死。

瓦连堤边的肖家村27户人家共129人,被日寇全部杀光!如今,人们把这段堤叫作“绝户堤”。

农民毕成举的小孩不满两岁,被日军用刺刀挑起举着取乐。

农民肖长清眼有毛病,日军叫他带路,他说眼力不好,不能带路,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就用刀剜出他的双眼。

日本武装汽艇到处追杀水上船民,被堵截在厂窖20多里河线的2000只船,几乎全部烧光,船毁人亡,河上漂满了尸体。当时,厂窖正值洪水季节,日军将堤垸挖开几十处,大片青翠的禾苗被洪水淹没!日本侵略者的兽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据调查,在这3天的时间内,仅厂窖垸及其附近周边地区,日寇即杀害我无辜同胞3万余人。其中屠杀厂窖垸本地居民7000余人,境外附近地区居民6000余人,南县、华容、安乡及石首等县、市难民12000余人,国民党73军等部官兵5000余人,创侵华日军一天杀人纪录之最。除此之外,这里还有近200户居民被满门杀绝。在这同时,日寇还烧毁民房3000余间、民船2500余艘、强奸妇女2000多名,还劫掠无可数计的财物。


血案并非偶然。那时候,武汉已成为侵华日军驻华中地区的军事指挥中心,而这年的春夏之间,侵华日军已处颓势,加之太平洋战争吃紧,国内补给陷入困境,已掳掠我方停泊在宜昌港的1万数千吨船舶,因航线受阻,不能下航武汉,更不能为其军需补给提供服务。于是,敌决计要歼灭国民党驻守荆江南岸与洞庭湖北滨之间的野战部队,打通宜昌至武汉的军事航线,以解燃眉之急。随后,日大本营即令日驻华中派遣军第11军军长横山勇出动兵力5万余众,发起了“江南歼灭战”。但当时窜犯厂窖垸的兵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主力部队。面对日寇重兵的压迫,驻防华容、安乡、南县等地的国民党部队第73军等部,节节溃败,退往厂窖垸方向,欲西渡汉寿西港等地。哪料到,所部后路早已被奸诈的日军断死。就这样,1万余名国民党部队官兵便被前追后堵的法西斯鬼子兵,团团围困在这长约10公里,宽约五六公里的厂窖垸。被同时围困在这里的,还有从华容、安乡、南县、石首等地随军涌来的难民2万余人,加上当地的居民,总计全垸被围困的军民共约5万人以上,以致酿成了这起震惊中外、令人发指的历史大悲剧。

1943年5月8日下午,日寇先遣队窜抵厂窖垸北间堤、汀浃洲一带,就像饿狼一样,到处追捕杀人。9日上午,已陷入日寇重围的厂窖大垸,更是群魔乱舞,血浆四溢。就从这天开始,日军展开了有预谋有计划的血腥大屠杀。这场大屠杀,一直持续到11日。短短3天之内,头两天主要集中兵力挨村挨户屠杀、扫荡;最后一天,他们强迫幸存者下水为其打捞国民党溃败部队扔入河、湖、塘中的枪支弹药,边逼人捞枪边杀害群众。同时,还进行清扫性的补杀。不论男女老少,统统斩尽杀绝,一个不留。一时间,只见血肉横飞,冤尸成山,惨绝人寰。日寇进犯荆江南岸之后,大批难民乘船被日寇堵截在这里,总计约有船只1万数千吨。日寇在9日清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乘60余艘机动军艇,与空、陆两路鬼子兵相配合,从垸外东、南各处的道口,重重构筑起对厂窖垸及其水域的包围圈。紧接着对我船民、难民横加杀戮、扫荡。日寇在厂窖垸的大屠杀,由此拉开序幕。据粗略统计,在不到3天的时间里,在这一河段(包括龚家港河)罹难的船民、难民即近7000人之多,其中藕池河死近5000人,龚家河死2000余人。 为了节省子弹,在大屠杀中,总是将我同胞成百成百地驱赶到许许多多的地方,用刺刀、东洋刀进行集中捅杀或砍杀。一旦发现反抗者,则动辄施以旷古绝今的暴虐酷刑。诸如砍头、剥皮、碎尸、锯腰、剖腹、火钟烙、沸水烫、挖眼、切舌、割生殖器等等。许多老人、小孩等,皆成了他们的刀下之物。其残酷、野蛮之手段,简直是登峰造极,无以复加。




厂窖惨案三天死难三万同胞,目前未有一人获得日本赔偿,甚至连日本的一声道歉也没有。这段惨痛的历史,就这样悄然消散,近年来连教科书上也没有提及了...杨度先生的《湖南少年歌》中曾有这么一句“若道中华国果亡,除非湖南人尽死”,我想南县厂窖人民正好淋漓尽致的诠释了这点。我本湖南人,唱作湖南歌。湖南少年好身手,时危却奈湖南何?天风海潮昏白日,楚歌犹与笳声疾。惟恃同胞赤血鲜,染将十丈龙旗色。凭兹百战英雄气,先救湖南后中国。破釜沉舟期一战,求生死地成孤掷。诸君尽作国民兵,小子当为旗下卒。

湘军不死,湘魂永存。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leftarmy33 在第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DF-41A 在第3楼的发言:
“厂窖惨案”,本来是控诉日本战犯的有力证据。可是,由于国民党政府对3万多同胞苦难和仇恨的淡漠,使日本战犯多次逃脱了承担制造“厂窖惨案”的罪责。


1943年5月间,就在“厂窖惨案”发生不久,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在当时省政府所在地耒阳,开了一次追悼会,悼念原以为在厂窖“壮烈殉职”,而后来又逃回了长沙的南县县长黄其弼。追悼会上,对“厂窖惨案”却置若罔闻,只字未提,就是以后也很少有人提及。视3万同胞的生命如草芥。


在国际法庭东京大审判时,国民党政府根本没有把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放......

你现在做到吗?日本鬼子丢了辆自行车,武汉怎么做的?日本鬼子自己出门晚了,2212次列车怎么做的?


说日军“到处杀人放火,无所不为”是“没有把受苦受难的中国人民放在心上”方正县给鬼子立碑呢?是不是“把受苦受难的日本人民放在心上”?


坐等方正县那伙人咬牙切齿的删帖、锁号、禁言!

还有南京领导那些败类

厂窖惨案这么多年,从没有日本政要来道歉,记得就在前几年,一个日本人来厂窖道歉,也是唯一的一个,一位幸存的老人抄起扁担就要去打...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