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拉练路上棋牌乐

gaof0501 收藏 7 330
导读:拉练路上棋牌乐 每次千里野营拉练要离开营房外出近两个月,有不少时间是在驻训,在外面住宿没什么讲究,地上铺上稻草,背包打开,铺上床单就是铺了。云南松树很多,最考究的是铺松针,那时地方百姓拥军作的很好,经常是知道我们要来了,上山打来松针,铺的厚厚的,松针隔潮还不生虫,不像稻草,会混入跳蚤。 外面房子不好找,我们一般是行军时一天换一个地方,最差时我曾睡过牛圈,抬头就看到天上的星星。但驻训时经常会选在大些的镇子,我们住在礼堂、学校等较大的地方,一个屋里几十个人,最多时两百个人住一个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拉练路上棋牌乐

每次千里野营拉练要离开营房外出近两个月,有不少时间是在驻训,在外面住宿没什么讲究,地上铺上稻草,背包打开,铺上床单就是铺了。云南松树很多,最考究的是铺松针,那时地方百姓拥军作的很好,经常是知道我们要来了,上山打来松针,铺的厚厚的,松针隔潮还不生虫,不像稻草,会混入跳蚤。

外面房子不好找,我们一般是行军时一天换一个地方,最差时我曾睡过牛圈,抬头就看到天上的星星。但驻训时经常会选在大些的镇子,我们住在礼堂、学校等较大的地方,一个屋里几十个人,最多时两百个人住一个礼堂,和在驻地时一个房间4人大不相同。只有一次驻训我们在元阳县的一个彝族山寨叫水普龙,那个寨子里没有几个人能讲汉话,一到晚上,寨子里全是弹着三弦的小伙子和吹着口弦的姑娘,对上胃口了就上山,相当于现在城市中恋人的“开房”,彝族人直接粗旷的恋爱方式让我们这些半大小子面红耳赤,部队专门有规定“天黑后不准出门”。我也在广西的山寨里住过,奇怪的是,两地的山歌都不好听,单调而刺耳,绝没有“刘三姐”和“阿诗玛”里的山歌那么好听。

人多热闹,尤其是休息几天的时候,在外面没什么事,又不准出门,最好的娱乐是打牌下棋。

军队中常打的牌是升级、80分和拱猪,有不少兵牌瘾极大,在营房里时只有周六晚上和周日能打牌,有人打一夜的。不会有什么彩头,最多贴个纸条什么的,拉练路上和营房里打牌没什么特殊,倒是下棋和营房里大不一样。

营房里下棋也有围观,但文明的多,一盘棋最多时5、6个人围观,而且比较遵守“观棋不语”的古训,安静文明的多。而拉练路上就不行了,年轻人一聚窝就会有很多热闹的事发生。

我的象棋根底是拉练路上学的。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司务长和技师,他俩的棋属于冲冲杀杀,没有规矩,完全是游击队战法,下起棋来嗓门大,吃子时一定要惊天动地的“啪”一声,一盘棋下来不亚于锄二亩地。至于二排长那种阴阴的棋法我是后来学会的。

其实大家的棋艺都差不多,都属于刚扫盲后的摸索厮杀阶段,高手不肖于和我们对阵,低手又被我们这帮人瞧不起,就剩下我们这帮“中手”在棋盘上兴风作浪。

那时的下棋动静极大,经常是两个棋手摆棋,一群人围观,开局后围观人分为两派,每一步棋都有几个大嗓门支招,车马卒乱喊,前后左右都有,棋手往往被喊晕,最后这盘棋也不知是谁下的。

有段时间我们刚学会用马,两匹马配合,威力很大,司务长最先掌握,得意洋洋胜了几盘,让我们这帮人很郁闷,我一心想翻盘,刚摆好棋,轮到我先走,我还没抓到子,旁边伸出一只手,拿我的炮先打掉他的一只马,对方只有把这只炮吃掉,我还没反映过来,那只手又用我的炮把另一只马打掉,然后那个一脸坏笑的技师对我说:这下盘上只有你有马了。

我就是在这样环境中学会了下棋,集众家所长,攻势淋漓,战斗力极强,同真正的高手没法比,但经常杀的周围一片落花流水,他们哪有我当年那么好的学习环境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