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团长》我的“团”——纪念《团长》播出三周年[征文]

咖啡猫lz 收藏 1 10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840年以降,厄运频频降临华夏大地,大半个十九世纪,腥风血雨,内忧外患。鸦片战争,割地赔款,中法战争,不败而败,甲午战争,颜面丢尽,八国联军侵华,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中国一个趔趄跟着一个趔趄,渡过十九世纪。接下来的二十世纪,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恶化。这段历史,中国人民难以释怀的灾厄与苦难,堪比恒河之沙,其中尤其令人难忘的,是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抗日战争。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真正属于战争,即使它看上去多么“好战”与“善战”。虽然有些人喜欢战争,但更多的人更倾向于逃避,所以,战争降临到哪个国家头上都是一样的:少数人用某种方式(命令?精神号召?)“强迫”多数人玩个搏命的游戏。在这种游戏中,没有赢家,都是失败者,而最先输的,永远是那些输不起的。

就我个人,坦而言之。在《士兵突击》之前,从未被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震撼过,而在《团长》之前,从未被战争题材的影视作品真正感动过。《团长》带来的,不仅只有感动这一层面,更有感悟,关于战争,关于政治,关于战友情,关于人生,关于影视剧本身。

向死而生,和向生而死,都是用自己的死换来别人的生,唯有向死而死,为了死,去死,除了亡者的看似问心无愧,什么都换不回来。

《团长》中的这群人,在当时的中国,毫无特别之处,如果非得说不一样,那就是他们的衣衫出奇的褴褛,他们的表情比我们从鲁迅先生笔下能想到的更加麻木,他们表达感情的方式,比我所见过的都要隐晦和怪异,甚至都可以说成“贱”。他们看似失魂,实则因为经历太多死亡而变得愧疚,愧疚于那些约好共赴黄泉的同袍的亡灵,愧疚于那些希冀用他们的死换来自己的生的父老乡亲。他们有些落魄,因为有着太多的怨天和优人,那些纸上谈兵的长官和那些视兵命民命如草芥的长官,一样将他们置于死地。那个国弱民穷的年代,没有花机关,没有迫击炮,没有阵亡抚恤。。。直到虞啸卿的出现,游走于张立宪、何书光、李冰、余治间的军火展示,勾起了他们内心中一丝不甚明朗的渴望,最后由于虞啸卿的那句话,终于燃起了一团火焰——“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鬼子可以杀!”

接下来,一切便开始惊心动魄。迷龙因不满于自己和时代以及命运的发泄,治国收容站的残兵成了他的对象;孟烦了与郝兽医的大谈判,由软到硬、由欺骗到胁迫,最后凭着自己那不甚明了的个性赌赢了一把——他成功地让老头儿相信自己是个无恶不作的人。然后,整编、集训,迷龙的豪赌和倾家荡产,雨中大队人马的溃散,仿佛遭遇日军的轰炸。(这里的穿插镜头安排的相当不错)第一次乘飞机的兴奋与坠机的狼狈,面对日军僵化的追击战术落荒而逃,最后到仓库,到团长出现,用裤衩将他们生存的价值以及求生的方式批驳得一文不值。

其实,这只是前面一小部分的剧情,如果这样复述下去,用个不恰当的成语,罄竹难书。《团长》用了很多旁白,以孟烦了的角度,到处那些费解的现象和人们难以接受甚至不愿意相信的真实。国家的弱小,武器装备的落后,指挥官的无能腐败,战略制定与运作再到具体执行的失误,盟友的傲慢与偏见,战友的漫不经心与听天由命,新兵的冲动与无畏,老兵的狡诈与逃避。。。有观众不喜欢《团长》晦暗的色调与人物形象,觉得与之间的《士兵突击》反差太大。大家要知道,那个年代本来就是个晦暗的年代,这种拍摄手法如同《辛德勒的名单》一样,用色调将观众的情感拉入低谷,从而与剧中人物达成某种同步,如此才有身临其境之感,毕竟,历史战争题材作品的灵魂在于真实。战争有自己的法则,不尊重它就意味着出局和死亡。同样,影视作品对战争的重现,也应该还原一份真实,即使对历史的尊重,更是对亡灵的一种追悼,最重要的,是每个人欣赏完作品后独有的一份反思,或关于遗憾与历史,或关于和平与未来。如果战争题材的作品不能做到真实这一点,那么它就是失败的,不应该被推崇,而一个缺乏鉴赏力与追求真实之心的民族,在未来某场不确定的战争来临时,必将处于失败的边缘。

那么,又有人说了,部分入缅作战的在世老兵说本剧并不完全真实,当年不是那样的。这不是没有尊重真实吗?的确,当我们翻开史料,从仁安羌到兰姆卡,再到滇西,最后到松山,没有什么是像《团长》里描述的那样。如果非要这样评定真实与否,那么我还可以说,《团长》里的这些人都不存在,没有孟烦了这样既贫嘴又想得多的高学历杂兵,没有郝西川这样“长寿”到耳顺之年的老兵,更没有团长龙文章这样用诈骗和胁迫树立权威贯彻命令的长官。。。。。。大家不要忘了,这毕竟是部电视剧,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一种真实的再现。不要拘泥于那些不存在的人,不存在的枪,不存在的阵地和战役了吧,记住那些破衣烂衫,那些挖苦和调侃,那些芭蕉树根和伤亡数字吧!兰晓龙先生试图表达的,是战争背景下每一个生命被逼无奈却又理所当然的境遇:逃兵、兵痞、暗娼、庸吏。你同情也好,可怜也罢,反正你回不去也不用回去那个年代,那个地方,即使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我们都只是看客而已。所以,尽情的看吧,看一个炮灰团,看一个战场,看一个战区,看一个中国,看一个时代。

《团长》中有数不清的幽默情节,恰如它的主色调,那些笑话也都是灰色的。人们看到这些搞笑情节时总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一场,然而下一秒,每个人的笑容会渐渐僵硬,因为他们想到了什么,然后,心中一份悲凉油然而生,脸上的笑变成了苦笑。至今回忆起来,那些场面依然深刻。中国兵第一次坐飞机,就遭遇了彷如《兄弟连》中米汉中尉的遭遇。。。只剩裤衩的中国兵,跑到没有门窗的英国弹药库里做困兽之斗。。。英国人宁愿炸掉也不给友军用的弹药。。。深夜阵地上代日军受降的中国兵和以绅士身份向“日军”投降的英国人。。。迷龙的抢亲与国人的麻木。。。龙团座跳大神的戏谑与招魂的萧杀。。。两军对阵时的“亲善”行为。。。小书虫子的固执与满脸花。。。

《团长》中也有数不清的夸张情节。危急时刻,团长仍满嘴拽文,教育那些大老粗各种道理,又是深奥晦涩到观众都大呼“难懂”的地步,更何况那些大头兵了?然而作者的意图再明显不过,那些不合战场情景的话,都是对荧幕前的十数亿以汉语为第一母语的观众说的。“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绵羊撕碎了豺狼”,“千万年不变的战术,也能吃掉你中国一大半儿”,“以前你们有的,要么是大老爷不要的,要么是老天爷给的”,“就是剩条裤衩,那也得是条中国裤衩”,“英国鬼,死于狭隘和傲慢。中国鬼,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种种,让人反省深思,不过,在我们这个忙碌于急躁的年代,没人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这些不产生经济效益的东西,就像很多人都以读过《瓦尔登湖》为骄傲,却并不以瓦尔登湖为然。梭罗应该明白,当世人都把他的代表作当做解脱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经偏离某个轨道很远了。就像龙文章一直说的,“我只想让事情是它本来的那个样子”。没什么能够毁灭人类,除了人类自己,因为人类是主宰,而且是自赋权力却鲜有醒悟的主宰。

“你有自己的魂儿吗?”团长问孟烦了,“他们能过江是因为有魂,有魂我才能把他们带回来。。。”

人什么都不信,便没有魂。信金钱的、信命运的,一样都没有魂。孟烦了不信自己,觉得自己注定一事无成,也不信世界,他正是觉得那个世界太烂,以至于二十五岁的自己还是个在“思索人生”而发怒的孟烦了,倘若世界光明,他早已成为一个埋头苦干的奋斗者,且绝不是像劈柴一样烧掉。最要命的,他也不信任战友兄弟情,觉得没人愿意冒险去救一个烂兵的双亲,所以他不敢也不好意思去让兄弟们帮他分担生命中重要的东西——孝顺之心。

那么,我们,有魂吗?抱怨自己的,恨生不逢时,或生不逢地,恨人生充满外力的干预,唯独不恨自己该努力时却漫不经心,该背水一战时却听天由命。。。。。。刚愎自用的,觉得世界欠自己的,每个人都欠自己的,自己不该作为劈柴烧掉,应该是中流砥柱。。。。。。我们大都感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为善或从恶,皆有不得已之处,可不要忘记,选择权在自己手中,善恶在一念之间。身不由己者,皆是可恨之人,在这样一个几乎所有人都违背本性、本意而生活的江湖里,个人遭遇任何灾厄,都不能说自己无辜。如虞啸卿言:仗打成这样,中国再无无辜之人,每个军人都该去死!

也许,到了世界末日那天,我们也可以大放厥词:人类社会发展成这样,再无无辜之人!

所以,我只想说,到了该做什么的时候,就该去做,否则,后悔的时候,我们绝不是无辜之人。那时,又回有人指着我们的尸首说,看吧,这是一个漫不经心,听天由命的家伙。

所以,感谢《团长》,教会了我许多。[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