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我军第一个有海权意识的将军

963586 收藏 0 1565
导读:1974年,毛泽东和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许世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共同决策、指挥了我军在西沙海域的海上自卫反击战。 上世纪70年代初,南海地区周边的一些国家对我国所属岛屿虎视眈眈。或者秘遣人员、船只登岛,进行测量、勘探和伪造领属标志,或者出兵占领。至1973年8月底,武装力量最强大的南越军队,已悍然侵占我南沙和西沙群岛中的6个岛屿。到冬季,南越军舰接连在我西沙海域野蛮撞毁我国渔船,抓捕我国渔民。 根据军委指示,政府采取了后发制人的方针。

1974年,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许世友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共同决策、指挥了我军在西沙海域的海上自卫反击战




上世纪70年代初,南海地区周边的一些国家对我国所属岛屿虎视眈眈。或者秘遣人员、船只登岛,进行测量、勘探和伪造领属标志,或者出兵占领。至1973年8月底,武装力量最强大的南越军队,已悍然侵占我南沙和西沙群岛中的6个岛屿。到冬季,南越军舰接连在我西沙海域野蛮撞毁我国渔船,抓捕我国渔民。



根据军委指示,政府采取了后发制人的方针。




1974年1月11日,外交部发表声明,对南越武装侵略行径提出警告,重申中国对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的无可争辩主权。但南越当局对外交部的声明根本不予理睬,而是更加变本加厉。四天后的1月15日,再次派出三艘驱逐舰和一艘护卫舰,侵入了我西沙群岛的永乐岛海域,对来自广东等地进行作业的渔船进行围捕,并向甘泉岛开炮,打死打伤中国渔民和守岛民兵多人。外交部声明六天后的17日上午,又出兵侵占西沙群岛的金银岛,下午强占甘泉岛,扯下我渔民悬挂的中国国旗,升起了“南越国旗”。




南越当局的意图十分明显:即以在西沙群岛事实上的事实存在,迫使中国政府作出谈判姿态,以期“温良恭俭让”的中国式让步,完全实现其领土要求。




1973年12月刚刚到任,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广州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在接到当地政府报告后,立即将相关情况向党中央、中央军委做了报告,并在权限之内对南海舰队做出了指示:


“西沙情况越来越复杂,舰队要当大事来抓,要立即组织作战指挥班子,派舰艇前往西沙群岛巡逻,保卫西沙群岛,派出的舰艇要带上帐篷等战备物资,以供驻岛民兵使用。”


在讲情况上报中央的同时,许世友同时命令在已在永乐群岛的南渔402、407船继续留在西沙永乐海区作业,协助海军完成保卫西沙的任务;再命令海南军区:立即组织民兵进驻永乐晋卿、琛航、广金三岛;接着命令海南军区准备一个步兵营,做好赴永乐群岛作战的准备。同时,广州军区成立了以许世友司令为首的作战指挥班子。



根据许世友司令员及南海舰队等的报告,1974年1月,周恩来和叶帅签送了一份报告,送到毛泽东的案头。报告指出:近一个时期以来,南越军队在西沙永乐群岛海域侵犯我国主权的事件愈演愈烈。针对南越军队的入侵行径,报告提出应通过加强巡逻及其他相应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毛泽东在报告上郑重批下两个字:同意!并指出:“看来,不打一仗,不足以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恩来、剑英的意见很对!”



1月17日,南海舰队舰艇部队遵照中央军委与广州军区命令,协同海南军区派出的武装民兵一道,迅速进驻西沙群岛所属晋卿、琛航和广金三岛。与此同时,周恩来亲自打电话给许世友,详细询问了西沙群岛情况和工事构筑条件,随后又亲笔修改作战部代军委起草的、批复广州军区关于调动使用兵力的方案。



17日20时,受毛泽东委托,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召开了有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和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的西沙群岛问题会议,对可能发生的武装冲突作了充分估计。深夜,周恩来又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并提议中央军委成立以叶剑英牵头的军事五人小组,讨论和处理军委重大事宜及紧急作战事项。此时,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广州军区也迅速做出相应决定。



1月19日一早,南越海军派出的3艘驱逐舰和1艘护卫舰,再次驶入永乐岛海域,对我国从事正常作业的渔民进行武装威胁,并按之前“行之有效”的习惯方式,对准我国渔船开炮,再次造成了中国人员的伤亡。



为此,遵照军委以及前敌指挥部广州军区的命令,南海舰队排出了两艘扫雷舰进至广金岛西北海面,拦截“李常杰”号和“怒涛”号驱逐舰;猎潜舰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








但是,由于事出突然,战场形势明显是敌强我弱。从装备上看,南越海军3艘驱逐舰和1艘护航舰,最大的1770吨,最小的也有650吨,总吨位达6000多吨,同时,敌舰装有127毫米以下口径的火炮50门。而我奔赴西沙的4艘舰艇,其总吨位加起来,还不如敌方最大一艘舰船的吨位大,且我方舰艇上的火炮,均为小口径火炮,明显弱于对方。



“李常杰”号驱逐舰靠近我琛航、广金两岛附近后,以4只橡皮艇运送40余名南越军人抢滩登陆。登上广金岛的南越士兵,首先向我守岛民兵开枪射击,我守岛民兵积极还击,当场毙敌1人,伤敌3人。敌人遭我坚决反击,狼狈逃回军舰。随后,受挫的南越海军改变战术,发动了海战中:4艘军舰占据有利阵位,向我海军编队的4艘小艇发起猛烈炮击。








我海军舰艇被敌大口径火炮击中,海军人员出现大量伤亡。根据敌我双方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我编队指挥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经恶战,南越“怒涛”号被我海军击沉在羚羊礁以南海域。








至此,西沙海战首战获胜!



为彻底收复西沙诸岛,捍卫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报经毛泽东同意,叶剑英、邓小平等批准了许世友的方案,决定:扩大战果,发起登陆作战,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








1月19日下午,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对登陆作战作出部署:首先集中兵力攻打位于珊瑚、金银两岛之间没有坚固工事的甘泉岛,然后再向工事坚固、兵力较多的珊瑚岛发起进攻,最后攻取金银岛。与此同时,组织和部署海上力量随时打击南越军队增援永乐群岛的海军舰只。








作为职责划分,许世友决定:西沙前线的海军、陆军、民兵、渔民等,全部接受海指魏明森在海上的全权指挥,副指挥、海南军区副司令员江海,负责登岛后的兵力调遣。另外,他命令军区所属的轰炸机、战斗机迅速进入海南,作为后备力量;而海军歼击机、轰炸机则直接升空到西沙,掩护我军收复西沙的行动。








鉴于当时我军历史上海空作战缺乏配合的教训,许世友给魏明森强调了“三不打原则”:




不是敌机不打;不辨清是敌机不打;不向我攻击不打。



20日上午9时35分,我登陆作战部队和民兵等,便按既定计划发起了收复三岛的登陆战!



此时,失去军舰支援的南越军队,实际早成瓮中之鳖。因此,仅仅经过10余分钟的战斗,甘泉岛上的敌人便纷纷缴械投降了。珊瑚岛上的敌人也仅仅在我军发起冲击前抵抗了一下,待我登陆部队占领滩头阵地,守岛敌人便即刻四处逃窜。




我军登陆作战旗开得胜,仅用4个小时(实际战斗加起来不超过20分钟)顺利收复珊瑚、甘泉、金银三岛,将五星红旗再次插上三岛。




在这次以广州军区指挥员许世友为首的保卫西沙的自卫反击战中,处于劣势情况下的中国海军,击伤南越驱逐舰3艘,击沉护卫舰1艘,毙伤南越官兵100余人,俘敌48人。我军伤亡如下:274号艇政委冯松柏等18名官兵英勇牺牲,另有67名参战人员受伤;同时,我389号艇遭敌重创,搁浅自救。





西沙群岛一战的胜利,完全收复西沙群岛,极大鼓舞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增强了民族凝聚力。毛泽东、周恩来、叶剑英、邓小平、许世友等决策、指挥的这场西沙保卫战,有效捍卫了我国主权和领土完整,陆海空军由此积累了海上作战经验。



就这样,刚刚到任军区司令员的的许世友,将一场几乎可以被人忽略的似乎极为简单的“渔权之争”,迅速扩大成了争夺“海洋权益”的海战,完全收复并彻底控制了西沙群岛,成为了我国、我军在南海前线最稳固的前哨阵地!








至今,西沙群岛,仍然牢牢地掌握在我军手中,令任何侵略者不敢染指!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