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小说《铁甲家族》

邓晨曦 收藏 11 551
导读:《铁甲家族》 正文 第一章 1 1936年2月26日下午,东京遇上了54年不遇的大雪,鹅毛大雪编织成的雪帘将东京裹得严严实实。交通早已停顿,行人不见踪迹,不少羁留歌舞剧院的观众只好准备在改成临时旅馆的剧院中栖身。就在这个严峻的时候,身穿着黑色呢军服的中华民国海军上尉林中天顶着漫天的大雪,来到他梦迥魂萦的目的地——日本海军军令部第一部部长别浦左卫门中将的官邸前,向门岗警察冈田递上一封致函,请求转呈给别浦左卫门将军。年青的林中天以毫不畏惧的口气在信中说,别浦左卫门将军必须将虏获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甲家族》

正文 第一章

1

1936年2月26日下午,东京遇上了54年不遇的大雪,鹅毛大雪编织成的雪帘将东京裹得严严实实。交通早已停顿,行人不见踪迹,不少羁留歌舞剧院的观众只好准备在改成临时旅馆的剧院中栖身。就在这个严峻的时候,身穿着黑色呢军服的中华民国海军上尉林中天顶着漫天的大雪,来到他梦迥魂萦的目的地——日本海军军令部第一部部长别浦左卫门中将的官邸前,向门岗警察冈田递上一封致函,请求转呈给别浦左卫门将军。年青的林中天以毫不畏惧的口气在信中说,别浦左卫门将军必须将虏获他祖父林国忠的花翎顶戴归还林家。如果在本日下午6点前拒不归还,林中天则用佩戴的“军人魂”短剑刎颈,以灵魂与别浦家族交战,了结中国海军世家林中天家族与日本海军世家别浦家族延续了42年的宿恨。


警察冈田用冰凉的手接过林中天的信,指尖感觉到尚存的林中天的体温,一定是捂得很久了,预感到今天将有大事要发生。冈田从上国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林中天军帽上的一行“中华民国海军”的汉字,中日甲午海战的胜利膨胀了他围棋盘大的脑袋,蔑视中国成了他盲目自大的腐蚀剂。但是现在他被林中天英气逼人的风度所折服,恭恭敬敬地进了第二道门,将信交给一位下女,恳请她务必亲手转交给将军阁下,因为那个中国海军军官还在门外的大雪中等候回音。看架式,他是准备有来无回了——刚才冈田已经瞥见林中天敞开军大衣取信的时候,露出了佩在左边裤缝上的用鲨鱼皮当剑鞘的“军人魂”短剑。进海关的时候,照理是不允许中国军人携带武器的,这位海军军官怎么会有短剑在身?一定是有非常规才有非常礼的举动。冈田提醒自己得多加小心监视林中天的一举一动。


别浦左卫门此时正正襟独坐在一间宽大的书房内,挺直腰板显示着军人的风范和健康的体魄。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毕业于海军兵学校第39期,次年被授予海军下士官军衔,开始从军生涯。他从不仰赖父亲秋山海军少将的庇佑,以优异成绩选送入海军大学深造,毕业后就遴选往英国学习、研究军事。后累任至海军少将,出任“千鹤”号巡洋舰舰长,于1932年1月28日加入“上海事变”的日本海军第3舰队,渴望在长江与中国海军再次决战。未果后,晋升海军中将,调任海军军令部出仕。


他身后是一幅“风林火山”的座右铭,是他父亲留下的墨宝。


中国古代军事家孙子有一句名言:“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日本战国时代武田信玄在军旗上写上这句名言的缩写“风林火火山”,从此成为武士们的战争信条。别浦将军的父亲是由幕府选拔出来的直属武士,当上了1866年幕府依靠本国力量建造的第一艘蒸汽军舰“千代田”号的海军军官。从此别浦家族成了日本的海军世家,乘载着铁甲战舰的华丽家族。配有黑色腰带的灰色和服是别浦家世代永远不忘武士身份的象征,上面绣着五个小的圆形族徽号,看上去象铁甲战舰溅起的一朵朵小浪花,此刻穿在别浦左卫门将军身上显得特别骄傲。他打开了下女呈上来的林中天的致函,在信中的字里行间,林中天宛如一艘鱼雷艇毫无顾忌地冲向烟囱林立的敌方舰队决一死战。


“羯磨!难道这个才28岁的林中天注定要成为重新点燃两个家族世仇火药桶的火花?”将军顿然觉得自己受到了先父手下的败将——中国海军后代的挑战,这让他受不了。羯磨是日语从印度语吸收过来的一个词,是佛教关于一个人今生命运哲理的部分,一个人这一生的命运是由他前生的所作所为注定的,前世行善则给今生带来至高的社会地位;如若作恶多端则相反,就像今生的品行完全会影响来世的命运一样。


想到这里,将军举重若轻地把信放在他所坐的榻榻米上。这种灯心草做的垫子,大小一样,6英尺长,3英尺宽,所有的屋子或房间,都能够刚好放下一定数量的垫子,所以全都有一定的格式,这正如别浦家族的行事准则规规矩矩。他抬头就看到了放在书架上的那一顶林中天想索回的大清北洋海军“镇远”号铁甲舰副管驾林国忠的花翎顶戴,两根孔雀翎上的花眼似乎像战死的主人的一对怒睁的眼睛直对着他,令他感到热血沸腾。这件战利品是他的父亲虏俘的骄傲,每到天皇过生日的这一天,他必把它连同父亲在甲午海战中所获得代表日本帝国最受尊敬的I—IV级“瑞宝”勋章、“猛虎”、“旭日双辉”勋章一起拜祭父亲。日本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读卖新闻》则在头版上刊发这只花翎顶戴的照片,连版累牍地讴歌别浦家族在甲午海战中的丰功伟绩,这一天往往是别浦家族最风光的日子。那么,在别浦家族最显赫的战利品中再添上一件,岂不是令人振奋的快事?于是别浦左卫门将军起身将林中天的来信毕恭毕敬地放在花翎顶戴的旁边,仿佛冥冥之中向隔海对峙的中国海军舰队发出应战。


“我就成全了这位年青的仇敌了吧!”他强压下自己的怒火。一向他所不齿的手下败将中国海军,过了半个世纪居然在别浦家的大门外赫赫地站着一个挑战者,而且要用日本武士才有资格享有的自裁权利向他复仇!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想起了中国人的一句格言。


林中天是受中华民国海军部部长陈绍宽上将的派遣,到日本验收定购的2600吨轻型巡洋舰“平山”号的。闽系海军领袖陈绍宽于1932年1月接任海军部长后,不遗余力地筹划中央海军的建设,但是限于海军经费严重不足,只能囿于在江南造船所制造的16艘舰艇。除平海巡洋舰,逸仙轻型巡洋舰及咸宁、永绥、民权和民生4艘炮舰稍具战斗力外,其余的根本不能用于作战。也因为款绌,所以才向日本一家小造船厂承造“平山”号,尽管形式新颖,设备齐全,还有各种装备的新式武器,但是技术参数很低,距英国和德国在海军竞赛中的世界战舰最先进发展水平相去甚远。


“这是我们海军部勒紧裤腰带才挤出的钱定购的,你要象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检查它的质量。”陈绍宽授命的时候寄望殷甚地对林中天说。林中天出身福州海军世家,他的祖父林国忠与陈绍宽的父亲陈世盘同在北洋海军供职。父亲林树庆中将与陈绍宽有同窗之谊,光绪34年一同于江南水师学堂第6届学生堂课毕业,又受北京海军处派员点验后在“通济”练习舰上见习,现任海军福州马尾港要塞司令。林中天并不依赖自己家族与陈绍宽家族的渊远关系,以优异成绩考入烟台海军学校,嗣后再赴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大学中尉班和波斯麦斯专科学校深造。1935年秋天毕业回国,即被慧眼识英才的陈绍宽任命为海军部上尉副官。


去日本公干,是林中天的宿愿。他想借此机会,向别浦家族索回祖父的花翎顶戴。进日本国海关是不准带佩剑的,不过他早已经托自己神通广大的同学、现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的二秘徐又子弄到一把“军人魂”佩剑。他不告诉徐又子弄到短剑的真正目的,只说是必须有一把佩剑才不会在日本军人面前矮三分,徐又子信以为真,就答应帮忙了。


林中天很快验收完了“平山”号巡洋舰,又由这家造船厂老板片山带他去横须贺造船厂参观。横须贺造船厂的前身是横须贺制铁所,由1871年明治新政府建成,今天已成为日本海军造船的中心。当年击败中国北洋海军的日本联合舰队的“天龙”号巡洋舰、“海门”号巡洋舰、“武藏”号巡洋舰均是由横须贺建造的。林中天在船坞上见到正在建造的一艘巨型战列舰,它宛如海上的钢铁城堡巍然矗立在眼前。他用行家的眼光测量它的标准排水量约为34000吨,主炮为双联装400毫米炮,应该有4座。


片山讨好地告诉他说:“中天君,悄悄地告诉你吧,它的吃水量是34000吨,主炮有4座,是双联装400毫米的,可惜我的工厂太小了,接不了大订单。”


林中天不由得联想到海军部定购的2600吨的平山号轻型巡洋舰,与它相比简直是一条小舢板,日后一旦有期会同它交战,只要它的两颗炮弹就足足将“平山”号按入海底。


片山见林中天不吭声,以为引不起他的兴趣,又神秘地说:“我听横须贺的朋友说,众议院和贵族院已经批准建造一艘世界第一的战列舰,标准排水量是64000吨,配备9门460毫米的主炮。”


林中天冷静地问:“知道叫什么名字吗?”


“大和号。连舰型都已经定下来了,真叫人羡慕啊!”片山啧啧称赞地说,大概想到自己的工厂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过片山做梦也没有想到,他向林中天所夸耀的海上富士山——“大和”号战列舰在后来的1945年4月6日被美军战机炸沉。


忽然,一位五短身材的日本海军少佐像鱼雷一样射到林中天和片山的面前,几乎是一触即爆,他的一双罗圈腿特别醒目,假如脱去军服,就是标准的战国时代冲锋陷阵的武士。他朝着早已吓得发抖的片山吼道:“八格!怎么把支那海军带到军事禁地来?”他的每一个字都透着传统的日本武士对町人的轻蔑。林中天知道,在日本的封建时代,商人叫作“町人”,比农夫下贱,武士随时可以把看不顺眼的町人的脑袋拿来试刀。


片山本能地打着颤回答:“少佐阁下,他是我的客户,是外务省特许他来参观的。”


少佐这才转身面对铁锚一样站定不动的林中天说:“我是大日本帝国海军少佐五十岚,请问贵国海军的舰艇现在有多少排水量?”


林中天说:“总排水量8万余吨。”


五十岚讥讽地补充道:“舰船吨位最大的是驱逐舰‘建康’号3900吨,小的仅三五百吨,知道大日本帝国海军舰船总吨位是多少吗?”


林中天了如指掌,答道:“是我军的18倍,其中战列舰10艘,航空母舰10艘,重型巡洋舰18艘,轻型巡洋舰20艘,驱逐舰113艘,潜艇65艘,共计236艘。还有海军航空兵的舰载机703架,岸基飞机1469架。我军只有十几架水上飞机。”


五十岚嘲笑地说:“那么一个瞎子在大象面前摸象能摸出什么名堂?”


林中天冷峻地回答:“知已知彼,百战不殆,也许阁下连这个做军人最起码的常识也不知道吧?”说完后转身离去。


五十岚倒呛了一口气,半响才怒气冲冲地朝林中天的背影吼道:“支那人!日清海战,你们北洋海军的总吨位是我们联合舰队的两倍,都被打败了,现在你们的实力连北洋舰队都不如,还想跟我们较量?”他发怒得像爆发的火山,吓得片山连连哈腰,拼命赔罪后,才跌跌撞撞地追赶林中天去。


外粗内细的五十岚事后在门岗那里查到了这位中国军人的真实身份:林中天,中华民国海军部上尉副官,别浦家族的世仇、支那海军世家林国忠的长孙。


“终于等到我五十岚较量的对手了!”五十岚朝着大海舒心地自语道。这个别浦家的长子踌躇满志,眺望铁灰色的海面,仿佛看见自己率领着庞大的联合舰队向太平洋西岸的中国进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