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家“告奸”与儒家“告忠”

法家“告奸”与儒家“告忠”

李泱

法家立法制,取良才,依法治国;“告发奸邪之徒”,使之无立足之地,而民纯政廉于内,开疆拓土于外。

儒家毁政灭法,“诬告忠良志士”,残酷剥削百姓,尽护奴隶等级制,而自相残杀于内,丧权辱国于外。

秦行法家之道,华夏得以立于世界民族之巅;宋、明尽奉儒道,忠良志士不及征战沙场,已被儒家徒孙诬告屠戮,华夏血脉几被鞑虏屠尽,儒家徒孙当为首功。首功自受鞑虏封官赐爵,儒家徒孙何不弹冠相庆其鞑虏新君当政,无论何敌侵华,无非换一新君,正可谓铁打的“儒家”,流水的“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