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全城流行“甲肝”,我镇静自若吃喝随意。

加加林少校 收藏 19 4067
导读:全城流行“甲肝”,我镇静自若吃喝随意。 那是在1987年上海流行“甲肝”,我们到“市防办”开会的时候,工作餐每上来一个菜,全市各个区、县、局的兄弟,都不顾身份抢第一勺,一勺吃过就再也不动了,为什么呢?唯恐传染上“甲肝”。只有本人慢慢悠悠,等他们抢完了,把那盘菜转到面前,一个人慢慢地吃,仔细品味菜的滋味,如果碰到一个不愿意吃的菜,那就一动也不动。二轻局的老谭问我:“小加,你怎么就不怕得‘甲肝’,也不抢,还慢慢地吃”?我笑了:“我曾经是海军‘甲肝’连的战士,一次‘甲肝’终生免疫,现在不怕了”。

全城流行“甲肝”,我镇静自若吃喝随意。

那是在1987年上海流行“甲肝”,我们到“市防办”开会的时候,工作餐每上来一个菜,全市各个区、县、局的兄弟,都不顾身份抢第一勺,一勺吃过就再也不动了,为什么呢?唯恐传染上“甲肝”。只有本人慢慢悠悠,等他们抢完了,把那盘菜转到面前,一个人慢慢地吃,仔细品味菜的滋味,如果碰到一个不愿意吃的菜,那就一动也不动。二轻局的老谭问我:“小加,你怎么就不怕得‘甲肝’,也不抢,还慢慢地吃”?我笑了:“我曾经是海军‘甲肝’连的战士,一次‘甲肝’终生免疫,现在不怕了”。

那是在60年代中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我服役的岸164连,成了全舰队闻名的“甲肝”连,那时候我们连队的干部、战士,无一例外的都得了“甲肝”,GPT最高的到了3000多,被称之为老肝,基地把信息报到舰队,舰队下令免除了我连的战斗勤务,火炮涂上黄油封掉,炮管旋转90度,炮口平放着,搁在地面上,预制的水泥搁架上,伙食费增加到每人每天0.95元,全连一律吃病号饭。

连里把重病号,GPT超过2000的送了海军***医院,连队的治疗,由医院传染科派出专人,定期到连队检查治疗,根据医院的意见,500到2000的重病号,集中在火力排宿舍,免岗哨勤务。我是轻病号,GPT刚开始的时候曾经到过80,两个星期后,就恢复到40以下,用宋医助的话来说,是抵抗力比较强。GOT降下来了,就是恢复了。我们这些轻病号(500以下)住在指挥排,承担起站岗放哨的任务。炊事班挑了N个GPT40以下的兵,充任炊事员,因为我不会做饭炒菜,就按排我站测距哨的岗。那一阶段真辛苦,站岗的时间,白天小时,夜间两小时。

因为我们是肝炎连,全体人员禁止外出,主食供应全部改成了大米白面,副食品是根据给养员得要求,派团部的汽车每天送。送粮的汽车在我们营区外面调好了头,屁股对准营区边线,团部的战士连地都不下,放下后栏板,在车上把一袋袋大米白面,朝我们战士肩上放,副食品除了鸡蛋怕碎,稍微轻一点,一筐筐的菜,就直接朝下扔。俗话说“福兮祸所依”,这次肝炎还真给我们连,带来了一些好处,按规定要回收的米袋、面袋都不要了,送东西的汽车,放下给养开了就走。

大约过了一个季度,医院里的老肝们出院了,连里病号的GPT也恢复了正常,基地派医院的医生护士,带着消毒药水,到我们连反复消毒了好几次,阵地上的火炮,全部喷了药水,每个人的军装、内衣都用开水煮了一遍,各个排按建制,回到原来的宿舍,全连进行了一次体检,重点查肝功能,这样又隔离了近一个月,才恢复了我们连队的战斗勤务。

解除肝炎警报以后,我们连队的干部战士外出,只要是知道164的人,都不和我们握手,上级来检查工作,也不握手,不吃饭,过了好一阵,才恢复正常。

那几个老肝,因为身体恢复不过来,第二年春天,一律发给200元医疗补助,退出现役,退伍回家。这都是后话了。宋医助告诉我,得过“甲肝”是终生免疫,所以。我在**市全市“甲肝”大流行的时候,镇静自若,根本没有把“甲肝”当一回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老哥的帖子,让我想起连队的病号饭。所谓病号饭,也就是一碗面条再加一个鸡蛋而已。那年月,因伙食差,混病号饭的大有人在。

在部队的时候,都打过‘甲肝’疫苗。


那时候,上海人抵抗力还低,现在全国的抵抗力全部上升,百毒不侵。多亏了农药、化肥、化工......

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原因很简单炮火中生的!!年初一鞭炮声中你来的!怎么能和凡人一样呢?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甲肝吗?

2楼

1987,中国龙年10大灾难。当时的上海闹肝炎、大兴安岭火灾、上海轮渡码头人群落水事件、包头空难……大致整了这样10件大事。

上海那次闹肝炎闹得凶,而且那个肝炎发作厉害的时候,眼睛要变绿……结果……上海好多绿眼睛……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