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way 从文学到IT(三)——记我的好友焦玉泉

我的高考很失意。高中那几年我就不想学习,青春期的到来,让我总感觉生命中有其他更重要的事等着我去做,但那些真正值得去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自己却又不得而知,反正不是学习。那个时候极不正常的生活状态对我心灵造成的伤害是巨大的,到现在我也总是觉得我是中国应试教育的牺牲品,我想如果我在一个很宽松的环境下继续我轻松的学习,肯定也会取得很好的成绩。

焦玉泉发挥也不理想,我想这和他父亲高考前十几天的突然去世有关。他也上了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我在心里常替他鸣不平,但天意如此,谁也没办法。毕业后,焦玉泉在青岛一家韩资企业里找了份工作,干他的本专业,计算机编程,因为焦玉泉编程又快又好,刚工作一周,老板就给焦玉泉加了薪水。那天,焦玉泉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用伏羲八卦来解决编程问题的文章,分析很是精妙,我心中很是快慰:焦玉泉还是那样睿智。其实我觉得焦玉泉最棒的是写文章,而不是编程,因为他看的东西很多,所以作文时就会下笔如有神了。高中时的语文老师张华君就说,只要焦玉泉交她布置的作文,她就会给他满分。焦玉泉完全可以在文学、史学,或者国学上做出些成绩来,然而,焦玉泉学了计算机编程。虽然他编程也很好,但我还是为焦玉泉没能在他真正擅长的方面继续努力做出些成果而惋惜。很多人都可以在计算机编程上做出很好的成绩,但很少有人在文学国学或史学上真正研究出些东西来,而焦玉泉却在这方面是有很高的资质的。

焦玉泉在很多方面都有颇高的天分,他画的画很棒,写的字很棒,诗词歌赋作文都像那么回事。焦玉泉很会体贴人,有一次我躺在他的床上看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时至清秋,怕我着凉,焦玉泉轻手轻脚地给我盖好被子,然后悄悄离开了。当时我察觉到了,但因为很困,没有动,心里却生出好些感动来。那种亲切,现在想来心里还是很温暖。

我跟焦玉泉一直有联系,焦玉泉变得越来越成熟,他的言语中,已透露出从年少时的恃才傲物,过渡到现在的敦厚稳重,我为焦玉泉这种变化高兴。

不见焦玉泉已经有多年了,去年春节我叫我高中的同学到我家玩,由于当时没能联系上他,心里很是遗憾。那天李国清跟宋健说,每当听见那首张信哲的《不要对他说》就情不自禁地想起我们曾经的宿舍206来,因为在206时,我常常深情地嚎叫这首歌,刚巧不久前焦玉泉在我博客上留言,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看来,我们年少时曾经经历的那段日子我们都是难以忘怀的。前天收到焦玉泉的短信,他说今年过年不回家,今年又不能见面了。真的是挺想念焦玉泉,还有我那些从高中患难走过来的哥们儿们。

我的好哥们焦玉泉,希望早日能再见一面。


本文内容于 2012/4/21 9:16:12 被三区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