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夜生活:暗访夜幕下二三线城市的性工作者

龙飞凤舞333 收藏 21 79974
导读:这是一个南方的城市,和其他二三线的城市一样,夜幕降临,市中心的广场,就成为人们过平民夜生活的地方:散散步,跳跳舞,发发呆,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在这里发生着。 我是和一个自称女王的性工作者来到这里,她带着我去看,她的另外一份工作,志愿者。她拿着从一些公益机构拿来的纸巾,还有避孕套,目标是那些在广场上做生意的女性。 我问她:“你如何分辨?不担心看错了,别人会觉得被冒犯?” “不会的,我从来都没有看走眼。”她很自信,不过也许是因为我在她身边,当她准备行动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犹豫。“

这是一个南方的城市,和其他二三线的城市一样,夜幕降临,市中心的广场,就成为人们过平民夜生活的地方:散散步,跳跳舞,发发呆,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在这里发生着。


我是和一个自称女王的性工作者来到这里,她带着我去看,她的另外一份工作,志愿者。她拿着从一些公益机构拿来的纸巾,还有避孕套,目标是那些在广场上做生意的女性。


我问她:“你如何分辨?不担心看错了,别人会觉得被冒犯?”


“不会的,我从来都没有看走眼。”她很自信,不过也许是因为我在她身边,当她准备行动的时候,有一点点的犹豫。“我们两个人站在这里嘀嘀咕咕太久,你看那个阿姨,一直在看着我们。不过,她肯定就是。”


我不知道她对不对,因为那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女子说,她是在等人,但是她又很自然的接过了纸巾还有避孕套。两分钟后,我们找到了下一个目标,聊了一会,这个没有化妆,穿着运动服的中年妇女,实在是很难让人和卖淫联系在一起。


“她们都来自农村,很多是单亲,要养孩子,也没有文化,找不到工作。”从年轻很多的女王嘴里,听得出有一种优越感,我甚至想,也因为这样,她才会和其他的那些从事这个工作的女孩子不同。


采访的时候,女王带来一个叫做小青的女孩,她的故事,很符合一般人的想象,家里穷,孩子多,小学都没有读完,所以不会写字。十六岁外出打工。去过东莞的工厂,觉得太累,回到家乡,做过服务员,同样觉得太累,钱又太少。被男人欺骗,结果堕胎,然后就入了这行。听她讲的最多的,是如何被男人欺负,不给钱,甚至有的把她骗到家,让她打扫完卫生,然后再把她赶走。不过她觉得运气还算好,没有被警察抓过,除了被打过一次,还没有遇到危及性命的事情。


女王的运气没有那样好,她被抓过,也被打过,但是她会投诉。她说,自己学习了所有的法律,也把监督电话的号码预先存入手机。她还会被自己的遭遇上网发帖,有一次,当地官员亲自上门,要求她把帖子删了。而结果,帖子没删,但是她也离开了那个地方,因为老板不喜欢她这样的女孩,而她自己也担心,不走,可能会惹更多麻烦。


除了去广场,平时她也会教其他姐妹如何维权,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的身体,在她的房间里面,放着一本“索多玛王国”,她说那是她最喜欢的书,还有一本“资本论”,她说原本打算买来学习如何做生意,结果发现看不懂,尽管这样,她说,还是准备要慢慢看的。


和小青只想到生计不同,女王更关心自己所在的这个群体的地位问题。对于我在访问的时候,没有太多问她一些观点,她非常的不满意。她带着一本本子,上面写着不少她要表达的观点,她最想说的,就是这个行业为何不能合法,因为既然扫黄根本扫不干净,甚至成为创收的一种方式?


之所以做这个采访,还是源于三月两会的时候,一些媒体又把“卖淫合法化”这个提案拿了出来。很好奇的问了当事人,全国人大代表迟夙生,是否如一些媒体报道,每年都把这个提案拿出来,她澄清,只提过一次,而且那一年,虽然签署的人数符合了要求,但是最终没有成为正式的议案。原因,在她看来,可能是觉得这个话题,从道德层面,可能太有争议。


当年迟夙生提出这个议案,是因为作为律师的她,接手不少性工作者被杀的案件,之所以性工作者容易成为被害人,在于她们不会选择报警,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在从事一种违法的职业,报警,等于是自投罗网,而很多凶手,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对这个群体下手。


关心这个问题还有一位叫做赵军的学者,他原来是警察,他说,刚开始,觉得这些性工作者,是社会的毒瘤,但是接触的多了,忽然明白,有些事情,不是那样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也不是那样简单的,就可以把这种现象消除。既然消除不了,那就需要考虑这样一个问题:这些人群的基本人权保障,如何可以做到。


赵军送了一本书给我,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书上的这样一段话,大意是:一个社会的法治水平的高低,在于这个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得到的法律保障的多少。


即便性工作者做的是违法的事情,但是并不是说,她/他们的基本权利,就因此而没有了。


女王带我们去看这个城市最多高级夜店的地方,她说她想不通,在这些地方,所谓违法的事情,不是公开或者半公开的存在着吗?


“你知道哪些人去这些地方吗?”她问我。


我当然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因此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也因为这样,更让人觉得很怪异,更觉得,如果对这个人群故意的视而不见,任由她们的权益受损,实在是太不公平?



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关心这些人还要靠国家!!中国民间的力量不够,就算够了国家也不会给你机会!!

 以下是引用专打脑垃圾狗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毛乌素狼 在第11楼的发言:
妓女比贪官高尚。妓女由于付出而得到回报,贪官是利用职权巧取豪夺。

谁说的,贪官更辛苦,要开N多的会,要喝N多的酒,要说N多的谎,要贪N多的钱,要装N多的孙子,要包N多的二奶,要。。。。

而且贪官都很傻。等到了贪的够多了,也该退休了,六十多岁的人了。有那么多钱能干什么?还要遭受曾经被索贿的人的白眼,还要活的胆战心惊。

回想以前的生活,除了千篇一律的会议室,酒桌,以及听了无数次的奉承话,拿了那么多不该拿的钱就什么都没有了。

精神空虚,想不出自己究竟能干什么,还要日日回想自己犯的罪。


所以贪官其实是最可怜的。比妓女都可怜。

一个社会的法治水平的高低,在于这个社会中的弱势群体,他们得到的法律保障的多少。


我以前听过类似的话

妓女比贪官高尚。妓女由于付出而得到回报,贪官是利用职权巧取豪夺。

不合法化,就非非法化吧,把治安管理条例抓到罚款那条去掉,改为“劝离公众场合”。这个世道,老虎豺狼横行,眼睛盯着小老鼠实在说不过去。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