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修行只为伊颜一笑

猥琐六人间 收藏 3 91


如有来生,依然无悔。

生若有情,死与情存。

胸怀吾爱,潇然死去。

—前记。

part1.妖的记忆

风轻轻的吹过指头,柳叶飘然起舞,叶子嗦嗦的声音,更像是在为这美丽的舞蹈配上了完美的伴奏。洛就坐落在这孤独一棵的柳树里,洛是一个羊妖,已经修行有一千年了。他记的妈妈告诉过他,其实这棵树是一颗具有灵气的树,它一旦世界上最纯真的爱,就会变得血红。后来他普通羊父亲就因为爱上了他的妈妈,而被整个羊族反对,他的父亲就是在这棵柳树前被逼死的。也就是那一天,他清楚的看到了,这颗柳树又绿色一直变到血红,甚至有些妖艳。后来,他的妈妈也因此离他而去。他就选择了在这里修行,一坐一千年。

幽幽琴音带着阵阵忧伤,轻轻传入了洛的耳朵,他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一千年了,他再次看到了柳树由绿变红,然后消失。“好一段唯美的琴音,好一段凄凉的爱情。”所以,他出来了。他看到一美丽女子伴着一身红色长袍,拖地的长发去瀑布般,衬托着其白净的脸蛋,樱红的嘴唇,长长的睫毛此时又是那么得体。只是,那晶莹的泪珠却是那么让人感到心痛。她对于突然出现的浪,有些惊讶,她赶紧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是你的琴音唤醒了我,我是一个妖,已经在这里修行一千年了,我不会伤害你的。”他如实的回答道。不过,他还是变成了人类的样子。“你是妖?”显眼她对于长的像人的他,有些不相信。但听到他是妖后,还是向后退了几步。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如此美妙的琴声了,只要你帮我再奏一遍,我可以帮助姑娘任何事情。”他已经一千年没有没有听过如此美妙的琴声了,也更是一千年没有见过如此纯真的感情了。

“不可能的,我的琴永远只为了他一个人而弹的。”虽然她对洛有些戒心,可谈起那个他时,她的脸上还是洋溢出了幸福的笑容。

“可我刚看姑娘琴音忧伤凄凉,且眼含泪珠,想必他应该不明白姑娘的苦心吧!”看到柳树变艳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姑娘爱的纯真,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姑娘还要在这里落泪。

“不可能的,他是有苦衷的。”姑娘在听到他的质疑后,表情更加的激动了,这也反而证实了洛的猜测。

“姑娘,这样吧!我叫洛,如果有什么可以需要帮忙的,只要姑娘在树前能为我轻曲一首,我就一定会帮助姑娘的。”洛突然想起了父亲死去时的情形。

“我不需要的,…”她收起琴就要离开这里,洛微微的摇了摇头。

“又是一场花落无情,又是一场凄凉盛宴。”洛轻声的自言道。父亲的阴影是他一定忘记不了的,父亲的悲剧他也不希望重演。

part2.妖的感动

夜晚,斑斑萤火在树间漂动,月亮也像害的姑娘,遮住了红羞的半边脸,仿似要为柳树穿上了萤火的婚纱。夜是如此的静悄,洛此时想到了那个姑娘,轻轻的琴音总能拨起心中阵阵的悸动,忧伤的旋律也能带你走进他的世界。已经过了几天了,为什么她没有开找自己,难道自己看错了?不可能的,她的琴音已经说明了一切。哎!现在他也不能长期到人间行走,不然就可以去帮她了。

忽高忽低的琴音慢慢由远而近的飘来,他听出来了,少了一份用心,少了一份凄凉,却多了一份担忧,多了一份匆忙。“出了什么事?需要我的帮忙吗?”那女子急忙赶来,他也直接的问道。

“你…你帮帮他…吧…”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他想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姑娘,我说过只要你能为我,认认真真的弹一次琴,我就一定会出手相救的。”他没有忘记上次他说的话,他只想她能真心的为他弹曲一首。

“只要你真的能帮他!”匆匆的琴声随着姑娘手指的拨动,随耳而入。

“算了,没有情感的曲子我宁愿不听,我要听的是…”他转过了头,看着满树垂柳,心有点点心酸。他开始怀念那天她弹的曲子,盈盈动人。

“洛,我相信你可以帮他的,求求你了!”都说女人的眼泪是最具有感染一切的力量,洛想那一定是真的,因为此刻他的心,已经随着她的眼泪心软。

“…说吧!”他他调整了一下思绪,道。“我叫幽,是境界王国的公主,而他是丞相的儿子,叫曳。我们从小就青梅竹马,他说过他想当一个王,但我自己有王兄,所以他每次都想拼命的立功。”女子说道此处,开始有了阵阵呜咽,但她依然整理了一下记忆接着道:“这次,刚好有一个刺客进宫行刺皇上,他就毫不犹豫的请命去了,听说,那个刺客功夫高强,我知道他一定打不过人家的,你去帮帮他吧!”

“我帮不可你的,我从来不会伤害到人类的。”洛看到他祈求的眼神,有点无奈。

“你帮帮他吧!如果他死了,我也不想活着。”洛试图躲开她的眼神,这也许就是最好威胁的理由了

“我可以帮他,但我希望不会有下一次。我也想告诉姑娘,皇宫行刺疑点重重,不要轻易的相信别人。”他点了点头,出去一次应该不会太大的伤害自己吧!

“谢谢洛,…”她高兴的离开了这里,已经忘了他的劝告,看来爱真的能让一个的智商变低。

part3.背后的事实

一年后。洛一直以为这样的帮助她,她就会很幸福,可是他错了。

“洛,你出来啊!洛,你出来啊!”琴音伴着幽的叫喊,洛却无动于衷。他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元神,如果再这样的帮她,相信自己也会离开这里。

“…幽,…”他最终还是出来了,他看到幽看到他时的惊讶,他已经不是当初的他了。

“洛,你怎么了?”洛分不清那是她的关心还是同情?但他希望那是她的关心。

“幽,不要这样付出了!他不是喜欢你的!我已经帮他一年了,我已经没有能力了。”无力的字词从洛嘴中说出时,她摇了摇头,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天真,不然自己也不会帮她这么久了。

“不会的,你已经活了一千年了,怎么会离开我呐?”她一直都认为他很厉害的,可以帮她解决任何麻烦。

“我已经连续一年没有修行了,每天动用法力,法力已经快枯竭了。”他激动的表情让人不敢相信,他一向都是温和的。

“你再帮他最后一次吧!求求你了!”她说着就跪了下来,看来她真的需要知道所有的真相啦!

“他现在已经是王了,可他还不满足。”他已经偷偷的帮助他一年了,对于不知道满足的人,他决心更加坚定了。

“他不知道我在帮他的。”她赶紧解释道。

“其实是你一直在欺骗你自己而已,他就是知道了你想帮他的决心,所以才会越来越疯狂。其实你也知道的,对吗?包括你几位皇兄的死。”他一口气说出了所有的事实。

“他们是中邪死的,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的。”他看到她眼里闪过的惊慌,虽然只有一瞬间,她还是扑抓到了。

“不要这样自欺欺人了,如果我可以证明他不是真的爱你呐?”他眼里开始伴着少许的眼花

“恩…”她有些不敢去尝试,他怕他会失去的更多,所以他一定选择了沉默,付出。

“明天你们还是开这里吧!”不等她有什么回答,他就离开了。他相信她会考虑清楚的。

part4.最后的妖爱

冬日,斑斑阳光,透过漂动的指头,洒在层层落叶,落叶在秋风的轻浮下,随地飘荡,一副凄凉的画面,放佛预示着这将是一个不寻常的季节。细细柳丝垂下了自己的腰,为这条小道上增添了一份浪漫,树下的凉石凳也像是为他们特别等待。“曳,现在你已经是王,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好吗?”女孩看着那男孩,眼里满是哀求。

“幽,等我成功的臣服了所有的人,我就光明正大的娶你。”那个叫曳的男孩转过身,甜言蜜语好像要将幽融化。

“二哥,是你吗?”女孩突然看到那边走出了一个人,一身黑色的风衣搭配着高大的身材,有神的眼睛长着俊俏的脸蛋上,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但幽却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

“是你吗?你还活着…”对于冒出来的男子,他的脸色难看急了。

“没有想到吧,我还活着?其实我已经给了你一个拥有的机会,只是你不知道珍惜。”他的话让曳有点恐惧,他已经努力很久了。

平静,所有的人都陷入了平静之中,这种平静让人感到可怕。“幽,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可以答应为我认真的把那天的琴重新弹一篇吗?”洛打破了这种寂静,属于他的时间已经没有了,为了证明这次事实,他使用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妖力。“不可能的,你会活下去的,因为谢谢你给了我重新开始的机会。”她抓住洛的肩膀,不敢去想象洛说的话。曳对于他们的表情有点疑惑。

“已经开不及了,让我再最后一次听到你的琴音,好吗?”他倒下了,眼睛却向她透出请求的眼光。

“曾经有一个妖,可以为我付出了所有,而我却连一首曲子都没有向他弹过…”幽的眼睛开始湿润了,后面的话已被哭噎声覆盖住了。

阵阵的琴音,随着她指尖的跳动,开始响起。凛冽的冬风,带着一朵雪花飘在了他的额头,他又一次看到柳树开始变红,甚至妖艳到开花,他笑了,永远的闭上了双眼。

part5.爱的结局

厚厚的积雪堆积,在皇宫黑色的屋瓦上,豪华的建筑此时又显得是那么冷清。一身穿龙袍的中年人一直现在窗前,眼睛也一直盯着那方。“皇上,奴才已经解散了后宫所有的娘娘,只是这样合适吗?”身后又来一太监,小心翼翼的说道。

“没有什么合不合适的,后宫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爱我。对了,那边怎么样了?”想起这些他感到了内心的空虚,也许真的就像那个叫洛的人死后,幽说的那句话: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你可以得到你所要物质上的一切,但你不会拥有爱情,因为你不相信爱情。

“奴婢听打探的消息回报,那里已经建了一座尼庵,主持好像是一个叫幽的女人。而且,那里有一颗长年开花的柳树。”太监对于王总是猜测不透。

“看来她还是不肯原谅自己,你把那个圣旨拿去颁布吧!”自从那天过后,幽又一直没有理过自己,他感到了空虚,他要解脱自己。

第二天,整个王国传出了国王驾嘣的消息,王位由大将军担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