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遇到的灵异事(转)

现在说明一下我本人是在05年到东北辽宁省鞍山市39军119师团代号346团的11连战士。07年年底复员回家。然后比较怪异的事情就发生在我在部队第二年在部队过年的,因为那时候我们刚进部队就是快过年的时候。我们团经常在外训练,在团时间也比较紧凑。第一年我们在鞍山市外境的一个小地方训练。名叫塔山。据说那里曾经是红军的一根据地。住的地方很简陋。我们都是在地上搭的地铺。我们的处境就是四面环山。山不是很高。是比较秃的山。但是不远处有一个森林山。里面住的还有一些村民。这个我们第一次外出训练的一个地方。晚上我们就是要站在基地的大门口站哨。当过兵得兄弟们都知道。哨兵站哨基本听到有动静就要问,站住,干什么的? 对方说,哨兵。然后站哨的在问,口令? 比如口令是本山。他回答一个本,回令。你答个山。就可以了。我们那天晚上正常站哨。也就是那次的不谨慎。发生了一件让人毛孔悚然的事。当兵的人不胆小。却真的快被吓破胆。

我和我的战友王某。是我的班长。在一起站哨。我们正常接完哨后。那会我们值的是1点半到3的哨。大概我们站了有半个小时吧。我的班长说,好困啊。你带烟了没。我就扔过去了一根烟。因为我们的距离大概也就5米左右吧。天又黑。班长没接到烟。然后班长就弯下身子去捡烟。但是话说那会也很邪门。如果老天爷想让你怎么样你就怎么样。正好吹了阵风。把烟吹到基地的大门外了。班长就跟过去捡了。真的兄弟们,别说你身上扛着枪,带着军衔了。我感觉真的有些事就不是绝对的。班长跟出去。我的眼睛就一直是锁定在班长的身上。因为军人嘛,和自己的战友长时间配合的话一定是要看着他。如果有什么意外可以用最快时间判断和动身。说来也怪异。我一直是看在班长身上的。而且。班长还一直在那动。但是一会。班长的身体不在动了。就一直是一个姿势,我当时觉得有点蹊跷,我就走过去看了一下。过去的一瞬间。我突然发现。我的意识中,我看得就是班长啊。但是,在我眼一直没离开班长身体的那一点上,却是一个木头庄子。是用来绑牛啊羊用的。。我当时还没感觉到什么。只是觉得。难道我看错了。我就没吭声。以为班长去厕所了。所以没在意。

等了一会,我看班长还没回来。,我看了一下自己的表。过了半个小时了。班长就是拉肚子也应该差不多了啊。。这时候。那会不知道吹的什么风。正直大署的晚上。吹的风感觉很冷。那种感觉不是表面的冷,是内心和你体内都是凉嗖嗖的。我觉得那会有点不对劲。我喊了两声班长。没人答应。我感觉不对劲。立马把枪上的照明灯打开了。。然后看着班长的脚印去找他。最后我走到绑牛的木桩子那后。我看到的事,我自己已经腿软了,真的第一次腿软。班长的脚印在木桩子跟前在忘前。或者左右。都已经没别的脚印了。那基地到处都是灰。都路的脚印当然看得很清。我那会突然觉得。那真风吹的真邪门吧? 我当时什么也没说,立马回到岗位上。站在那抽了根烟。努力让我别想那么多,让我自己冷静。但是。就在那会。班长竟然从那边走了过来。。!

我看到后。赶紧把烟灭了。我说班长。你去哪了,那么长时间。但是班长没说话。我见他只是走在那边渡来渡去的。我又喊了一声。你嘎哈呢,赶紧过来,晚上领导发现咱们乱跑。肯定处分!。这时候班长慢慢的走过来了。他走过来的一瞬间。我只感觉班长绝对是刚从冰箱里出来的。凉气。。很凉。然后,班长突然跑过来紧抓着我说。我冷。这会很冷,你没有感觉。我说,你怎么班长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他说,快放空炮弹,那边有两个人。穿的好像是以前农民穿的那种农民装。。我那敢那么轻易说放空炮弹就放,除非我们是确切的认证之后才可以。我说,你等下,我去看看。但是,班长一直拉着我说,别过去,那边很冷。。最后我还是决定过去看看。俗话说。如果那东西不想让你看见他,你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看不见。你不想看见,那东西想让你看见,你不管怎么你都能感觉到。我用枪照明着过去了。我看到的一幕让我彻底后悔了。那是什么人啊? 一人拿了一个和过去用土铲子在那一直挖地。头还被穿的衣服上带的帽子遮这脸。我照明灯照过去后,那两个人只是顿了顿。然后继续自己的事情。但是我看见他们半边的脸了,我确定,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而且,两个人的鼻梁那点看,那是白的好像都快烂掉的样子。脸上我看还不时的往下掉东西。我感觉那一切就停止了。就听见其中一个人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好像两人是夫妻,一个女声很阴森的声音说,夫君。他就在下面。一直重复这句话。从我听到她说话,我的神识真的已经进入到一个很迷糊的状态。这时候,我被一个东西猛的拉了一下。

这是我精神突然恍惚了一下。立马就醒了。回头一看是班长。班长说。你TM牛逼啊。别看了。我们遇到不该遇到的东西了。我没吭声。跟班长一起回到岗位上。班长说。尽量不要理会。站好自己的岗。我们是军人,一定能抗住!!。我当时听完觉得心情澎湃。毕竟军人,听不怕地不怕。但是,那一铲子一铲子的声音还没停。而且,离我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我说,班长,这他妈逼的死逼玩意儿还该不会是想一直挖到咱们这把。班长说。看看表这回几点了。我说。这会才2点多。班长说,这他妈的时间过的这么慢?我无语中。突然,那声音停了了。班长说。终于停了。其实不怕你们笑话。我和班长都是第一次,那会已经吓的说话都是颤抖的。而且。我们站那的时候。身体一直保持僵硬。精神高度集中。就目视的对方的眼睛。。班长又说。烟给我拿一根。刚才吓的TMB烟都掉了。我扔了一根过去。我们俩都点着了。都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疏散一下心里的那种感觉。但是,时间不长。就开始听到外面的声音。

外面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感觉听的很清楚。好像是有人在挠头发的声音。那声音如果远了听不到,近了的话还可以,但是,我们看不到,却听的很清楚。我问班长说,那是什么声音,不是又来了吧。明天晚上的哨还让不让站了。班长说,你他妈那那么多事,别吭声。这个班长一般不怎么爱说话。骂人就更别说了。我真的看出来他有点急眼了。我不敢吭声。那声音感觉很近很近。我们俩基本上都是屏着呼吸了。都大气不敢出一下。然后还是那句话。夫君,他就在下面。 班长也听见了。对我说。放空炮弹。我说如果真放了,这种事是有些人可以看有些人却看不到的。人家来看不到,咱俩怎么解释? 班长犹豫了一下没在说。那会说实在的,我的脚一直到我的头。没有一个地方不知颤抖的。我都感觉到了我的头发是根根立起来的。我那会的确快疯了,按耐不住自己的性子了,直接从地上捡了一个大一点的石头就扔了过去。边扔边骂。你别TM再那边装神弄鬼的。老子还会怕你,不服就出来。***逼老子让你死一次在死一次。操!。我明明扔过去的石头是很大,如果落地声音应该也能听见,但是扔过去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周围还是一样,静悄悄的。班长也毛了。大声在那骂道。你妈了老兔仔子。别你妈逼当个鬼。还在那得儿喝的吓唬老子。妈逼老子不怕你。然后。那边就没有什么声音了。我觉得时间过了很久。但是我们俩个人一直在那站着。感觉我们的神识都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好像很失魂的样子。这时候。模糊中间,两个身影慢慢的浮现了。我和班长的神经立马集中起来。冷汗又开始大豆的往下落。

但是班长毕竟是班长,遇事也比我冷静,因为之前我们都是看不见人。唯一见了也是我见的,还吓的没敢出声。班长就提起精神大喊了一声,站住干什么的。然后对方回了一句,哨兵。 听到这句话,我和班长都感觉到,这声音是多么的天籁啊。然后两人走近了,我们也看清楚了,原来是我们下一班的哨兵。我正准备给他们说我们的经历,班长拉着我直接走远。然后班长说,你小子TM不想要命了。你自己知道就不要给别人说了,而且,有些事你说了人家未必会信。到时候说咱们俩一个一级士官一个下等兵站哨因为害怕天黑申请以后不在上哨?但是我的神情依然恍惚。班长也是一直硬抗着。就这样,我们走到帐篷那里。。躺在床上。我一直在合计着明天晚上要怎么办。

朦胧之间我有了睡意。慢慢的睡着了。第二天起床我们正常出操。因为不是在团里,必须是要点名的。你可以自己绕整个基地跑个两三圈就可以了。我和班长我们两个都同时的跑到了我们站哨的门口。

我和班长跑的时候,我对班长说,昨天晚上我一直盯着你去捡烟。但是最后却是一个木桩子。我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我和班长跑到了门口,就在班长昨天晚上不见的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什么也没有。而且那的房子基本都是倒塌的。别的也没什么。然后我又问。对了班长。昨天晚上你嘎哈去了,半个小时都没见你。班长说,我没嘎哈啊。我就捡完烟觉得冷,然后我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就知道我在那一直找一直找的。听完这个。我算真的从内心里开始求老天了。。

跑完步,我们就开始了一天的训练。中间我和班长一起去基地门外有一家小杂货店。房子很简陋,卖东西的是一个老爷爷。我和班长买完水有意无意的说着。问对面前边那间倒塌的地方以前是干什么的?那个老爷爷就一直愣愣的盯着我俩。最后老爷爷不知道怎么了,哎了一声说。有什么事也不用去戏弄兵娃子吧。我和班长立马知道这老爷爷一定认知那间倒塌房屋的主人。班长接着装的很不理解的问,怎么老爷爷,你认知。老爷爷说,哎。孩子。不该听的就不要听。听见了也要装不知道。班长知道老爷爷一定是知道内情了。所以特地提醒我们俩得。老爷爷突然问道,你们是不是见了什么东西?我和班长被老爷爷这么一问。也呆住了。我和班长同时点点头。老爷爷说。哎,娃子。自己多小心吧。然后就进屋了。我和班长也不知所措了。

一天的训练过去了。就这样,时间总是想让慢的时候不慢,想让快的时候不快。又是我们站哨的时候了。我和班长接完哨后。烟一直都没有断。其实,我和班长一样。从吃完晚饭都一直没睡着。心想着要怎么站这班哨。所以站那的时候有点犯困。没办法就一直抽烟。突然。又是冷风入骨。还是那句话,夫君,他就在这下面。这句话依然很阴森。好像是男人用假音装女人声音但有不是那么男人.我本来就一直精神蹦的一根筋一样。猛的听到这声音。我当时崩溃了。手里的枪就开始上膛。班长连忙过来啦着我。操你大爷啊。你想干啥。别那么冲动好不。昨天没听那老爷爷咋说的。。。我强强的抽了一大口烟。然后把枪里的子弹卸了下来。

强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我问班长。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啊。总要有的解决的方法啊。班长说。心中默念阿弥陀佛。然后我们俩就站在那。因为我们很多人都知道。遇到这种事。唯一能做了,心中默念阿弥陀佛是必须的。可以辟邪。心里一直念叨着。感觉自己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明显的感觉到那边的动静从刚才非常强的声音到一直到非常的弱。我心中大喜。原来念这真的有用。好景不长啊。我觉得很蹊跷。如果是遇鬼的话。应该就让你看到影子或者听见一些什么吧。不可能一直这样缠着你把。我就问班长了。班长说,听他老家的人说,人死后。不怕见熟人就怕见生人。你身上煞气越重,那些东西就越靠近你。老实话。老妈给我找算命的就说我命中有点小煞。只有当兵后才可减弱。所以就来当兵了。

废话少絮。班长这时候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开始很沉默。我觉得班长这会有点奇怪。刚才还一直给我说话,我害怕班长在被那东西上身或者是怎么个回事。我赶紧跑到班长跟前去摇晃他。班长説。操你大爷,想死你鳖子啊。摇我干你妹呢!。我吓了一跳,我也急了。去你妈逼的,操,见你那么长时间不动不吭声。我还以为你咋了!。。。天上的月亮已经完全的别乌云遮住了。夏天如果阴天肯定闷热。但是。我丝毫没感觉自己是热的。我只感觉,我这是在过冬天么。周围的气氛一点都不像是夏天。我说这真是邪了个门了。突然外面又出现了一个声音。好像是我们每次练拳时先把手骨搓一下的那种声音。但是那种声音却不是一下。而是持续的。我和班长知道我们遇到的不是寻常的事情。更加呼吸急促了。那声音感觉就不是这世界上该有的声音么。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班长和我手里的防爆棍都已经捏出声音了。感觉那东西就快到眼前了。感觉就快看见了,。突然那声音停了。我和班长更加不敢呼吸了。我心想。**,你妈逼想吓我,也先打个招呼吧。反正事情遇到了,。班长就用照明灯向前面照。突然,我看见一个东西。,让我再次汗毛悚然。

木桩子,对,没错。昨天晚上的木桩子。但是昨天白天看得时候什么也没有。班长在也按耐不住了。终于爆发了。拿起防暴棍就过去了。我也操了。拿着防暴棍跟了过去。对着那个木桩子一顿踢一顿砸。那感觉好真实。就是一个木桩子,没什么区别。我直接僵住了。我说班长。。班长显然没听见我叫啊,还是一个劲得在砸。我大吼了一声,班长。。别砸了。班长停下了。看样子已经发泄完了。我说,我们快点回到岗位那边。我觉得这样会不会惹恼他们。而且。咱俩已经违背了昨天老爷爷说的话了。班长听了愣住了。我们转身就往回走。刚转过身。我们身后就响起刚才搓骨的声音。而且如果用听觉判断距离的话。我肯定,就在木桩子旁边。我和班长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然后依然行尸走肉般得动作走到岗位。这时候。风吹的太大了。我和班长都捂着帽子。生怕自己的帽子被吹到不该到的地方。。我们基地对应着基地大门的有一个年代已久的楼房。风从那吹过来发出的哨声更让人难以在待下去。我和班长就在自己精神崩溃的边缘在那死扛着。风声夹杂着搓骨声。当时没在听见那个东西说话了。班长说,**,咱俩可能把那东西弄火了。。那会的天色是黑的不能再黑,暗的不能再暗。我看自己的鼻梁都看不见啊。

我当时感觉到了我自己的情绪,真的是精神崩溃的边缘。不管是怎么样,我都会发疯,而且,那会四周什么都看不到。大致感觉自己好像关到屋子一样。我伸手触摸了一下前方。什么都没有。我叫了几声班长都没有听到回应。我心想。**你吗,老子难道就这样被你们活生生给吓死的,。操你们鬼家族的先人啊。老子不依你们!。我就这样在黑暗里渡过了很长很长时间。我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发现,我耳边有人说话。我一睁眼。我再帐篷里,班长在我旁边坐着,周围几个战友在问寒问暖。我满脑子问好。,我赶快起身问班长我怎么了。班长看周围都是人,说,你昨天晚上可能没休息好。晕倒了。然后。大家看我没什么事了。就走了。剩我和班长两个人。班长郑重的说。你昨天晚上没感觉到身后有人么?我说没有啊。班长说,你没晕之前。我看到了两个人影从你后面的一掠而过。我刚想追过去。你这边就倒地了。我就立马放了信号弹,然后再营地执勤的发现了,大量的人过来问怎么回事。在你没醒的时候,我也给他们解释了。只是今天晚上是下雨天。我们不知道要闹到多久。 先给童鞋们说一下。这段经历,足足持续了1个星期。最后我和班长都调整了一个月还没调整过来。

就这样,我和班长在医疗室的帐篷里休息着。但是我和班长谁都没说一句话。最后,我先打破沉静。我问。班长。这件事,我们是不是还是要这样扛下去?班长明显看出了我眼中有一些埋怨。班长说。这件事我们两个都已经遇见了。没有什么可以解决的。除非离开这里。我一听急眼了。***,你他妈不会让我去当个逃兵吧。而且离离开这里还有两个半月的。。你还不如让我直接死那算了。。班长示意我小声点。我觉得自己的分贝有点高了。蹭了蹭鼻子。坐了下来。班长说。这个事。我们还是需要问下那个杂货店的老爷爷。看看应该怎么办。我点头道。也是。现在也就只有老爷爷能够帮住咱们了。没说别的。我们俩就想基地门口走去。没到基地门口,看到了我们自己团里面开了一个小卖铺。我和班长没在意,走到门外了,看到那个小杂货店已经关门了。我和班长想着。大白天的关着门,不做生意了? 这时候一个路过这边的一个住户正好出去。我们就问。那个人说,那位老大爷啊。被他儿子接到外面去了。说在这里干什么都不方便。我当时脑瓜子直接爆炸了一样。眼冒金星的我有差点摔地上。

班长看见我这样,赶忙上前问我。,你还能坚持不?其实话说,我还真有那么点血性!我咬着牙。回头看了看昨天晚上还被我们砸木桩的地方。狠狠的瞪了一眼说。班长,不多说。我今天能这样。我已经逼迫我自己把我的命看得够淡了。要死,那就死后和他拼个你死我活。班长听了这句话。知道我强给自己打了镇静剂了。说那你先回去休息吧。我们会到了医疗室的帐篷。这天下午才3点多。天已经暗了。蓬勃大雨就在那一直下。训练取消了。战友们回到帐篷打笑我。说你也太脆弱了吧。这点苦都吃不消了。我心里暗骂到,***大爷的。你是我,你来试试看,我***你能坚持一个小时,老子管你叫爹。但是表面上。我笑着说,是啊。最近身体不是很理想啊。就这样。我们说笑着到了我能上吃饭的时候了。班长从伙食房给我带了份饭回来。我速速的吃完然后穿上衣服。班长说,今天晚上点名取消了。一会咱俩去库房把雨衣拿出来吧。我点了点头。但是。我确一直对今天晚上的哨有点不详的预感。我觉得。我和班长今天晚上绝对过的不会那么轻松。

我们准备好东西了,我和班长都躺在床上。稍微的休息了一下。但是,时间就是过的那么快,这边值班的就过来叫我和班长起床去接哨了。我的脸部自然的抽了一下。就和班长一起出门了。出门看见外面的风景。挖槽你妈个逼。真TM是嫌吓我们的不够狠啊。在弄个这天。我和班长接完哨。就那样对视着站着。雷鸣交加,不时还闪一下。但是,就在闪的那一瞬间。我突然眼睛不自然的斜视了一下那个木头桩的所在地。但是,明明以前是木头桩啊。怎么看着不像啊。白色的。还有飘着的衣服。黑色的圆头在上面。左右还在摇曳。。那明明是个人啊!!我震惊了。那是闪电过去了。我懵了。班长问,你怎么了。我失声对班长喊着,班长那个木桩是个人。,是个人啊。班长赶忙跑来,拉住我说,镇定点。我当时冷气直抽,又是一个闪雷。我又刻意的看了一下。那个木桩子也不见了。什么也没有了。然后紧接着。从门外传来的。好像是雨天走路的踏水声。而且,不是一个人的脚步。是3.4个人的脚步。就那样一直在那边回响着。班长和我这时候。手里的防暴棍紧握。我心想,你现身吧。你顶多3.4个人。来一个我干倒一个。那是对我自己打气。让自己不至于精神崩溃。班长大喊道。操你们麻痹啊。

可能是班长的那一声大喊,真的起到作用啊。副作用啊。脚步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这时候我又迷茫了。为什么每次我感觉你离我很近,为什么你就是不现身。是故意吓我们还是?天上的一个明闪。让我见到了这一辈子都不敢忘记的事。一个男的一个女的,中间拉个小孩。小孩手里拿了一个人头一样的东西。闪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他们是跑的样子。我看到了,我竟然看到了,我喊着对班长说,我看到了,我看到他们了。我看到他们了。。班长觉得我受的打击很多了。大声对我喊。忘掉,你看得是幻觉,那什么也没有,没什么事。 但是我那会我觉得我自己疯了一样,大喊,我看到他们了。我看到了。班长被我的情绪弄毛了。抓着我的头,一顿狂扇。说你清醒点好么。被班长这么一扇,我还来火了。我一把把班长推到一边。手里的木棍子擦着地就向门外走去。我走的声音很大,擦的声音也很大。那是因为我心理面还是很害怕。怕的是那东西他妈个逼的在猛的出来一下。我他妈有天大的胆也吓破了不行。班长不敢把我一个人放出来,也跟了上来。

我听到班长的脚步声音了。心里顿时又轻松的许多。毕竟一个人去不如两个人配合着点好。就那样直直的走了有200米。但是,我们什么都没发现啊。我和班长站在那四周看了半天。没见什么动静。唯一见的就是地下复杂的脚印。我唾骂了一声。***的鼻的。,当个鬼也没胆。我和班长又回到岗位。这时候,班长很有雅兴的唱起了,你诞生在抗战地前线,你在战火中锤炼。我听完也跟着唱了起来。感觉我自己的气场一下子变成了成千百万的人在我身后支持着我。。我和班长唱完这首歌的中间,竟然没有发生任何事情。我们就一直唱一直唱。班长让我看表过了多长时间,我说才半个小时。班长又郁闷了,半个小时,以为着什么,我们还有一个小时要去面对那些东西。这时候。那些东西又有了动静。但是没听清是什么。雨落地的声音太大。但是我还是竖着耳朵想听清到底是什么。还没等我听清,班长就说,笑声。那是笑声。我仔细的听了一下。笑声。那何止是笑声。那简直就是鬼片中的鬼在笑。那声音。阴森不说。女孩子得笑声沙哑,好像嗓子被什么东西卡着一样。低沉。模糊不清。有时候还说两句话。明明听的很清楚,就是不知道在说什么。说两句笑两声。

当时我真的到了极限了,喝声骂到、草你妈逼啊,你以为老子是干什么吃的,老子是当兵的,就这样还吓我、你敢不敢在叫的消魂一点草你全家的。班长大喊,够了,妈了个B的老子四年兵是自当的!看来班長的斗志己经被我带动起来了,班长说,好,你妈B敢吓我,我拆了你的家,我明自了班長的意思,我俩一起照着大灯就向那片房了走去,那地方是我俩一直都没敢去地方,可想我俩以经被逼到什么程度了。


我们两个就这样提着棍子就过去了。走到那个崩塌的房屋那就是一顿砸,一顿搬。确实我们已经很疯了。突然。我们身后出现了那个声音。。那个笑声。那个乳臭未干的笑声。那个可以渗入毛发的笑声。那个来自地狱般得笑声。我和班长两个人已经疯狂的不想自己了。回过头就就一顿猛追。但是我们跑到那,那个笑声就感觉依然是在我们前方。

这时候,我们俩个人的感觉都是不寒而栗啊。这是什么概念?我们难道真的被逼的要当逃兵或者是要当一个让别人看说是胆小鬼的兵。我立马否决了这个想法。此刻的我,心里半似火大半似冷静。拉着班长就往哨位那跑。班长说你干嘛,我说班长,咱们是军人。不是地方的小流氓。既然那东西想吓咱们,我就不信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来。班长点点头。我们俩回到岗位上。那声音从远处听,感觉就是从岗位上传来的。虽然我和班长同时都犹豫了一下,但是。我们还是飞一样的奔哨位跑了过去。站在自己站的地方。这次我们俩没有对视着站,我们俩个人紧挨着。大夏天。能把风吹到刺脸的疼。加上鬼哭狼嚎搬的声音。意志薄弱点的人恐怕几天不能醒人世吧。那个笑声依然存在。不同的是。那笑声慢慢的转变着。转变成了哭声。如果笑的话就已经够渗人了。现在换成了哭的声音。我和班长同时打了一个冷颤。哭声犹如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夹杂着一点成年人的声音。。很悲惨的样子。听的我和班长半天不能呼吸。我生怕自己被这声音带走。我和班长一直搭话。班长也明白我的意思。也就一直和我说话。但是不管我们俩说话声音在大。都遮不住那凌厉而凄惨的哭声。

风慢慢的停了。雨也渐渐的小了。仿佛那如九幽里传来的哭声和风雨是一体的,声音也逐渐的小了。我和班长看了这一幕。顿时心里大呼一口气。我说,你TMB的终于闹够了,终于知道你爷爷我不是好吓的了。。班长猛的拍了我一下。赶紧呸呸呸。还嫌闹不够么,你还敢骂? 我说骂咋了,他妈比的坑爹已经3个晚上了。老子气还没消了。。班长无语了。天色还是一样。无限的暗。风雨过后的天却仍然是乌云遮月。时不时还出现几道闪电在云层中。。已经有一会了,没有任何声音了。我的心里已经轻松很多了。但愿是今天晚上是最好一次吧。可能那些东西也是看吓不到我们俩就走了。事实证明我想的是错上加错。班长又站到我对面后。我们俩人抽个根烟。就听到基地里面有踏雨水的脚步声。我对班长说。哨兵来了,班长说,终于结束了今天晚上。班长让我看几点了。我一看表说,班长 难道今天哨兵早来了么。我们才站了不到一个钟头啊。一股不祥的预感由心而生。我大喊道。站住干什么的? 对方没有回应。依然是一个黑影慢慢的踏着雨水走了过来。班长紧接着又叫了一声。对方还是没有回应。我又喊道。在不说话就开枪了。我这边子弹已经上膛了。只见那黑影飘一样的迅速的往后退。一直在退。而且面对着我们两。当时我和班长心里又是一紧。完全以为结束了的事情竟然又开始了。

班长气骂道。***啊。不是走了,又来了。不用说,精神一绷紧的时候,又是高度集中一个地方。只见到远处那个黑影就一直在很远的地方站那也没用什么动静了。就一直左右的摇曳,我TMB的是在操急火了。拿起防暴棍一路喊着站住干什么的?就往那个黑影那里跑去。班长后边大喊。回来。别过去。你TM的脑抽了!。被急火逼急了的我当时什么也没想,也没理会班长,一直跑着。但是在我的视觉里。我好想永远都追不上那个黑影。不管我怎么跑都是那么远的距离。一直跑到快进山口了。我犹豫了。我停住了。我害怕了,我颤抖了。我心虚了!我一个闪身心里一直念阿弥陀佛。。头也不回的就往哨位那跑。就听见一声。什么人!。。本来精神蹦的很紧的我更是不顾一切的使劲跑。回到哨位上。看到了班长。我大松了一口气。。班长过来就是一拳。,操你妹啊,你TM脑子真烧伤了。那东西你敢一直跟着跑。。操你大爷的。你把老子吓惨了。。我那会心神还未定的就那样看着班长,。班长也不多说什么了。一会。基地内部很多黑影就过来。我和班长就屏住了呼吸,一直盯着那几道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和班长的精神也越蹦越紧。

我和班长却实已经很累了,那几道黑影还是迅速的向我们哨卫跑来,班长无奈只能在次大喊。站住。干什么的?然后对方回应了,查哨的!哇靠,他们就是上天派来的救星啊!!我当时精神一松,退一软。差点没跪下!但是我还是挺直了腰,站直了腿!他们过来就问。刚有发现可疑的人跑过来么。我顿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最后还是班长解围。我们没有发现可疑的人啊!查哨的又寻问了一些后就走了,班长看着我没说话。查哨的已经走远了。我和班长不敢保证他们走后还会发生什么事

可能是因为查哨的原因吧,那些东西没有在发出任何的声音了。就这样,我和班长又熬过了一晚。第二天,连长找我们谈话,问昨天晚上的事情,可是,连长发现我和班长面无一点精神。就问你们没睡好还是怎么了,没一点精神头。我和班长只能沉默不语,就这样,我们被连长海批了一顿把我们调成了白天每天中午的哨。我和班长当然高兴了,但是,事情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那东西真的也在白天出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