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明鉴:东南互保的方方面面

张纪纲3 收藏 16 12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鉴:东南互保的方方面面


东南互保指中国清朝末年八国联军之役期间,中国南方各省违背中央政府的命令,拒不同外国开战的事件。

运动简述

1900年6月,英美帝国主义与清南方各省督抚达成“东南互保”协议。义和团运动兴起后,英国深恐波及属其势力范围的长江流域,便策动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与列强合作,经买办官僚盛宣怀从中牵线策划,由上海道余联沅出面,与各国驻沪领事商定《东南保护约款》和《保护上海城厢内外章程》,规定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省督抚保护。清室向十一国宣战后,刘坤一、张之洞、李鸿章和闽浙总督许应骙、四川总督奎俊、山东巡抚袁世凯,即和各参战国达成协议,称东南互保。他们称皇室诏令是义和团胁持下的“矫诏、乱命”,在东南各省违抗支持义和团的命令。

东南互保运动,保护了河北、山东以外的地区避免于义和团与八国联军战乱的波及;同时亦使地方的政治与军事权力进一步扩张,中央的权威大为下降。之后1911年辛亥革命各省在武昌起义后相继宣告独立,与地方势力崛起、中央权力式微关系密切。而中华民国成立后北洋军阀及各地方长期割据,则是源自强势人物袁世凯去世后,中央权力出现真空、各地派系拥兵自重,与东南互保并无直接关系。

《章程》内容

6月26日,在刘坤一、张之洞等人的支持下,由盛宣怀从中牵线策划,上海道余联元与各国驻沪领事商定了“保护东南章程九款”:

一、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督抚保护,两不相扰,以保全中外商 民人命产业为主。

二、上海租界共同保护章程,已另立条款。

三、长江及苏杭内地各国商民教士产业,均归南洋大臣刘、两湖总督张,允认真切实保护, 并移知各省督抚及严饬各该文武官员一律认真保证。现已出示禁止谣言,严拿匪徒。

四、长江内地中国兵力已足使地方安静,各口岸已有的外国兵轮者仍照常停泊,惟须约束人 等水手不可登岸。

五、各国以后如不待中国督抚商允,竟至多派兵轮驶入长江等处,以致百姓怀疑,借端启衅 ,毁坏洋商教士的人命产业,事后中国不认赔偿。

六、吴淞及长江各炮台,各国兵轮不可近台停泊,及紧对炮台之处,兵轮水手不可在炮台附 近地方练操,彼此免致误犯。

七、上海制造局、火药局一带,各国允兵勿往游弋驻泊,及派洋兵巡捕前往,以期各不相扰 。此军火专为防剿长江内地土匪,保护中外商民之用,设有督巡提用,各国毋庸惊疑。

八、内地如有各国洋教士及游历洋人,遇偏僻未经设防地方,切勿冒险前往。

九、凡租界内一切设法防护之事,均须安静办理,切勿张皇,以摇人心。

(摘录自:盛宣怀的《愚斋存稿》)

这便是历史上通常说的“东南互保”。简而言之,“东南互保”的主要内容便是规定上海租界归各国共同保护,长江及苏杭内地均归各省督抚保护;东南各地方政府不奉行宣战诏令,列强也不得在东南地区启衅。东南督抚们的举措,也得到了两广总督李鸿章、山东巡抚袁世凯等人的支持。

编辑本段事件影响

东南互保与清廷的分崩离析

庚子年的事件本属荒唐,唯独南方的“东南互保”尚属清醒之举。当义和拳在北方闹得不开交、慈禧太后屡出昏招的时候,接近一半的地方大员公开指责朝廷圣旨“谬误”并坚决表示不予执行,这样的事情在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上,绝对是史无前例的一次大意外。

南方各省的那些督抚们,大都是饱受传统儒家文化熏陶的士大夫,他们早已从心眼里断然否认了北京当权派们对义和团的称颂。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高明,只不过从侧面证明了当时的北京那些当权派们实在是过于的昏聩和糊涂。

庚子年6月,慈禧太后发布宣战诏书后,通电全国,要求地方筹款调兵,勤王抗敌,共渡难关。这时,时任大清电报局督办的盛宣怀,他由于职务关系,最先看到了朝廷指示南方各省大员“召集义民”的命令。令人吃惊的是,盛宣怀竟然把朝廷的电报给扣押了下来,随后立即给被贬到广东做总督的李鸿章发了电报。

盛宣怀给李鸿章的电报里说:“千万秘密。廿三署文,勒限各使出京,至今无信,各国咸来问讯。以一敌众,理屈势穷。俄已据榆关,日本万余人已出广岛,英法德亦必发兵。瓦解即在目前,已无挽救之法。初十以后,朝政皆为拳匪把持,文告恐有非两宫所出者,将来必如咸丰十一年故事,乃能了事。今为疆臣计,各省集义团御侮,必同归于尽。欲全东南以保宗社,诸大帅须以权宜应之,以定各国之心,仍不背廿四旨,各督抚联络一气,以保疆土。乞裁示,速定办法。”

盛宣怀电报的大概意思,是说朝政可能被人把持,所出的文告未必真实,各南方各省督抚最好权衡一二,力图保住各自的疆土安定。李鸿章在接到电报后沉思再三,最后毅然复电说:“此乱命也,粤不奉诏。”

“乱命”,是李鸿章精心选择的一个政治术语,把朝廷之“旨”定为不真实的“伪诏乱命”,这就不能算反叛。南方的其他官员显然还没有如此大胆,敢于这样不加掩饰地与朝廷分庭抗礼。

自古以来,帝国的官场决不允许抗旨,朝廷之令即使再荒谬不堪,也必须不折不扣的完成。当时李鸿章虽然被排挤到了广东做总督,但在地方上仍旧有很大威望。清廷通令抗敌,东南各督抚们摸不准方向,李鸿章这个表态大大激励了南方其他的官员们,决心将南方的半壁江山联合在一起,抗旨自保。虽然在后来的很长时期里,这些大臣被痛斥为“出卖民族利益的无耻之徒”,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庚子年的巨祸中,我们这个古老帝国半壁江山的稳定,这些人是有贡献的。

预言家并不仅仅是李鸿章一人。《庚子国变记》中记载:“两广总督李鸿章、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四川总督奎俊、闽浙总督许应骁、福州将军善联、巡视长江李秉衡、江苏巡抚鹿传霖、安徽巡抚王之春、湖北巡抚于荫霖、湖南巡抚俞廉三、广东巡抚德寿合奏,言:‘乱民不可用,邪术不可信,兵端不可开。’其言至痛切。山东巡抚袁世凯,亦极言朝廷纵乱民,至举国以听之,譬若奉骄子,祸不忍言矣。”东南督抚们的观点和李鸿章一致:北京的当权派们必败无疑。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在北方义和团农民造反的同时,南方的士大夫们也用他们独特的方式造了一回反。

事实是,倘若东南各省不抗命,江南的半壁江山恐怕也要陷于战火之中。当时各列强对南方觊觎已久,北京事乱之时,英国已经扬言要占领江阴炮台、江南造船厂和整个吴淞地区,两江总督刘坤一得报后,急忙请求美国人从中斡旋,并调兵遣将以示坚决抵抗,英国人才这知难而退。

湖广总督张之洞也不敢怠慢,他一再坚拒英国进入长江的企图。张之洞告诉英国人,湖北已添重兵,并要求各州县禁止传播谣言,并全力捉拿匪徒,如果敢有故意生事的,立即正法;所有的外国商人和传教士,当地政府一定尽力保护。

张之洞还说,长江以内,无论上下游,有我与刘坤一(两江总督)两人,一定全力行使保护之责,请英国放心。如果英国军舰强行进入长江,民间反而会惊扰生事。再说,其他各国也像英国一样的话,恐怕对英国不利。况且,吴淞口外英国军舰最多,英舰要是不进长江的话,其他国家也没有道理进入。

张之洞的“以夷制夷”之法,运用得相当纯熟,而这个事件其实只是“东南互保”的发端。所谓“互保”,简单说就是:南方督抚绝不支持义和团灭洋之举动,不奉北京政府对各国的宣战之诏,并且努力保护洋人在华的安全和利益。作为交换,洋人不得在南方各省进行军事活动和其他过激行为。


南方起义

据称,东南各省督抚甚至暗中约定,如果北京失守,两宫不测,他们将推选李鸿章做总统以支撑危局(孙中山先生也曾提出同样的建议)。只是,后来北京虽然沦陷,但慈禧太后逃至西安,权威尚在,这个提议也就寿终正寝。尽管如此,“东南互保”对清廷来说无疑是一种变相独立,这也反映了当时清廷岌岌可危的地位和中央政权不断软化的趋势。

在1908年慈禧太后去世、摄政王载沣上台后,清廷的威信更是急剧下滑,“外重内轻”的格局得到进一步强化。为了加强对各省军队的控制,载沣将军权收归军谘处,由其三兄弟掌握,但此举导致一个严重的后果,那就是在削弱地方督抚权力的同时,也削弱了督抚对各省新军的控制。

武昌起义后,清末25万新军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参加了反清革命。清廷编练新军本意是保卫政权,不料新军竟然反戈一击,加速了清王朝的覆灭。这看起来有点黑色幽默,却道破了历史的真谛,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诚哉斯言。

1911年10月22日,正当湖北的革命军在和清军激战正酣的时候,湖南新军起义响应。在革命党焦达峰等人的策划下,湖南新军第四十九标率先发难,几乎没有受到像样一点的抵抗,便已经占领了巡抚衙门。且说这些革命士兵尚未到达巡抚衙门,便远远看到院内竖了根大旗杆,旗杆上飘着个大白旗,走进一看,上面写着“大汉”两字。原来,巡抚余城格早已逃之夭夭,特树一旗表示诚意。于是,湖南的革命除放了三声信号枪外,便已是兵不血刃,顺利光复了长沙。革命成功后,湖南便推焦达峰为都督,陈作新为副都督,建立了湖南军政府。

就在湖南起义的同一天,陕西西安的革命党也宣告举事。当时西安将军文瑞和护理巡抚钱能训自知新军不可靠,便准备将其调出西安,以分散其兵力,不料消息走漏,革命党反先行一步,逼得文瑞投井自杀,钱能训举枪自伤。当时发难的指挥,分别是管带张凤翙和张益谦,两人都是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生,又加入了同盟会,由此一呼百应,自然革命成功。西安光复以后,张凤翙和张益谦两人便被推为正副两统领。

陕西革命党起事的后一日,也即是10月23日,江西九江新军便宣告独立,将九江知府朴良赶走,公推标统马毓宝为都督。这九江一独立,省城南昌便受波及,不过一周,革命党人便冲进南昌,把巡抚衙门占了,原巡抚冯汝骙又羞又愤,竟然吞金自杀,成为汉人官僚中为清朝殉节的第一人,实在是可悲可叹。

就在九江独立后的第二天,革命党人又将新任广州将军凤山给炸死。看来,这广州将军的位置真不吉祥,前任将军孚琦被革命党刺杀于街上,而凤山这次乘船南下接任,刚刚登岸进城,还没来得及施展官威,便听“轰”的一声,凤山连人带轿,一起被炸得粉碎。据说,当时有一名叫陈军雄的革命党同时炸死,其余人等见已得手,便迅速散去。那广东一向就是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两广总督张鸣岐也知朝不保夕,只得于11月9日接受地方士绅“和平独立”的要求,不料当众人推举他做都督的时候,他假意接受,随后便逃到了租界。没奈何,只得将革命党胡汉民从香港请来做广东都督。胡汉民一来,革命党人便也蜂拥而至,朱执信、廖仲恺、陈炯明等全部齐聚广州,连伍廷芳也做了外交部长。

陕西革命后,邻省的山西革命党也跃跃欲试。山西巡抚陆钟琦和新军协统谭振德心中恐慌,正待设防,革命党已经发动起义。10月29日,山西新军发难,迅速攻占了巡抚衙门,并将巡抚陆钟琦与协统谭振德当场击毙,太原宣告光复。随后,山西各界代表在谘议局开会,公推标统阎锡山为山西都督,竟然成就了老阎近三十年的山西土皇帝。

接下来宣布革命的是云南。10月30日,一贯倾向革命的新军协统蔡锷和革命党人唐继尧等人经过多次密谋后发动起义,随后同总督李经羲和19镇统制钟麟同的清兵展开激战,最终将钟麟同击毙并俘获了李经羲,昆明光复。云南独立后,蔡锷当上了云南军知府的都督。

再说那浙江巡抚增韫见各省纷纷独立,心里也是愁灼万分,每日都要召开官绅会议讨论,偏偏那些绅士每日以“独立”为请,增韫听了连连摇头,绅士们见状也只好默默退走。大家想,这浙江本就是革命党活动频繁之地,光复会、同盟会都在四处活动,他们见武昌首义成功,自己哪能无动于衷?当时便有陈其美等人在左右策划,要到杭州和上海同时举事,把场面闹腾大点。不料尚未准备妥当,上海的革命党便率先发难,浙江的革命党一听党人不甘落于人后,便于次日组织了敢死队揣了炸弹,摸近巡抚衙门后,便闯入大门扔炸弹。这炸弹一响,革命党便纷纷冲进署门,那巡抚的卫队竟然不敢抵抗,个个目瞪口呆,急得巡抚增韫只得往马厩里藏身。不巧革命党眼明手快,给逮了个正着,可怜增巡抚被一把抓住,所幸没有要他的命,只是拖到福建会馆幽禁了事。至于杭州将军德济,开始尚且不肯服软,两边正要开炮相斗,幸有当地绅士潜入清营,好说歹说,才两下谈和,免得生灵涂炭。于是德济、增韫等人被礼送处境,杭州便告光复。随后,浙江成立军政府,推立宪派首领汤寿潜为都督。

本来杭州上海两地的起义都是由陈其美来组织,不料11月3日闸北巡警率先发难,宣告闸北光复。随即商团武装又在南市起事,上海道台刘燕翼和知县田宝荣被夹在中间,只得仓皇逃往租界保命要紧。随后,陈其美率领革命党攻打最后一个堡垒江南制造局,那总办张士衍尚在里边负隅顽抗,一时久攻不下,陈其美发燥,便只身前往劝降,不料反被其扣下。直到次日凌晨,在援军和局内工人的配合下,制造局被攻克,张总办逃之夭夭,陈其美重新获释。11月4日,上海宣告光复,陈其美当上了上海都督。

就在上海举义的同一天,贵州革命党人也率兵攻打贵阳城。早在数日前,谘议局的议员们便劝告巡抚沈瑜庆反正,沈巡抚不听。11月3日,革命军打进城来,沈瑜庆见大势已去,只得拱手交出政权,宣布下台。最开始的时候,贵州是由当地的自治学社革命党控制,后来因为派系相争,云南的唐继尧率滇军进入,遂由唐继尧当了贵州都督。

武昌首义不到一个月,各省便纷纷响应,那些尚未光复的巡抚也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最后有两个省的巡抚一狠心,也宣布独立,参加革命,这便是广西与安徽两省。那广西巡抚沈秉堃见梧州已经先行独立,也知事不可为,只得接受革命党和立宪派的建议,宣布独立,咸与革命,至少沈秉堃还落了个都督干干,可惜没多久便被副都督、革命党人陆荣廷给挤走了。

安徽的革命相对复杂一点。开始的时候革命党在安庆密谋起事,后来因为指挥不当,起义竟然无疾而终,是当时革命中比较少见的。但安徽其它地方没有消停,合肥、芜湖等地相继宣告独立。安徽巡抚朱家宝见此情况,只得在省城安庆也宣布独立,并自任都督。不料此举遭到了革命党人的强烈反对,他们不准朱巡抚自行革命,于是便在11月11日宣布重新独立,并以王天培为都督。后来朱家宝有煽动巡防营闹事,夺回军政大权。革命党人大愤,向九江军政府求援。于是李烈钧便派兵进入安庆收拾残局,最后由革命党人孙毓筠出任安徽都督。

江苏巡抚程德全的反正是最为搞笑的。11月4日晚,起义成功的革命党派出50人的小分队前往苏州策反新军,次日新军和革命党便进入苏州,占领了各大衙门,要求程德全宣布独立。一向谨小慎微的程德全倒还算镇定,说:“值此无可奈何之际,此举未始不赞成”,便顺应了革命。为表示革命的诚意,程德全特命人用大竹竿将巡抚衙门大堂上的檐片挑去几片,在大瓦片哐当落地声中,江苏也宣布进入了革命阵营,程德全昨天还是大清的江苏巡抚,一眨眼便成立江苏军知府的都督。

在龙旗频频落地中,也有反抗颇为激烈的,譬如在福建。福建本来革命基础尚好,当时革命党人彭寿松从日本回来后,争取到福建新军协统许崇智等人的支持,于是便决定在11月12日起义。11月8日,福建谘议局议员劝告闽浙总督松寿交出政权,但松寿脑子不开化,偏要顽抗到底。受此刺激,革命党当天晚上便发动起义,那松寿也组织了旗兵拼死抵抗,双方竟然激战了一个晚上。最后,革命党和新军击溃旗兵,松寿见大势已去,吞金自杀,福州将军被击毙。于是,福建便也落入了革命党人的手中。

引发众多革命的四川,倒反晚于其它省份独立。11月22日,重庆首先宣布独立,随后其它各府、州、县才陆续独立,唯独剩下个省城成都被革命包围着。11月26日,新授四川总督的端方在入川途中被他带领的湖北新军士兵所杀。端方本是满人中最为开明且有才干的官员,并无恶行,值此反满风潮,也是可怜被冤杀,白白糟蹋了一个栋梁之才。赵尔丰在端方被杀的次日宣布反正,并以蒲殿俊为都督,而他本人未及逃走,后被革命军正法。

北方起义

如此一来,南方各省便都已宣告独立。随之而来的,长江上的十多只海军军舰,也在革命党的策划下,投了革命军。有意思的是,南方革命省份飘扬的旗帜却大不相同,湖北、湖南、江西打的是十八星旗,广东、广西、云南和福建飘的却是青天白日旗。至于江苏、浙江、安徽等地,用的却是光复会的五色旗。而陈炯明在惠州举义时,手里拿的居然是古老的“井”字旗。至于那些反正的省份,也用不着那么复杂,他们只管挂出一面白布算是顺风旗,顶多在旗上写上“大汉”或者“兴汉”几个大字。

北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就连那庆亲王奕劻的儿女亲家、山东巡抚孙宝琦,居然也宣布独立,这可真是让清廷十分伤心。好在后来孙宝琦良心发现,他在袁世凯军力的支持下,又宣布取消了这一独立闹剧。东三省也不太平,吉林、黑龙江也搞了保安会,奉天也杂入革命军,并以革命党蓝天尉为都督。

所幸疾风识劲草,板荡见忠臣,两江总督张人骏、将军铁良及辫帅张勋忠于清室,尽管南京城孤兵少,四面楚歌,还在顽强和革命军对抗,这让清廷未免感到一时的安慰。但是,进攻南京的江浙联军却也不屈不挠,宁军总司令徐绍桢,镇军总司令林述庆,还有浙军总司令朱瑞,苏军总司令刘之杰等,会集三万多兵力,向南京猛攻。辫帅张勋虽说有几分能耐,但革命军实在攻得紧了,他只得带着人马开城逃走,于是南京便落入了革命党的手中。

南京光复后,各省革命党代表齐聚一堂,组建了南京临时革命政府,并推选孙中山为第一任临时大总统。1912年1月1日,孙中山于南京宣誓就职,宣告中华民国诞生。

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南方的革命党对北伐也缺乏信心,他们觉得北洋军太强大了,如果袁世凯能够反戈一击,倒向共和,岂不是可以避免过多的流血牺牲,而早日实现推翻清朝的目标?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也表示愿虚位以待,让袁世凯早定大计,“以慰四万万人之渴望”。

袁世凯在得到南方革命党以支持共和为条件并推选他为民国总统的保证后,他便在私下里唆使北洋军将领段祺瑞等将领联名电奏:“共和国体,原已致君于尧舜,拯民于水火。乃因二三公迭次阻挠,以致恩旨不颁,万民受困。现在全局威迫,四面楚歌,京津两地,暗杀制动党林立,稍疏防范,祸变即生。三年以来皇族之败坏大局罪实难数。事至今日,皇上欲求之一安富尊荣之典,四万万人欲求一生活之路而不见许,瑞等不忍宇内有此败类也,谨率全体将士入京,与王公剖陈利害,挥泪登车,昧死上达!”

电报的最后一句可谓是杀气腾腾,这北洋军要是回师北京,这清廷上下还有活路?袁世凯要的就是这效果,等到他把这电报往上一交,除了那不懂事的宣统小皇帝还在宫里无忧无虑的玩耍外,其余皇族亲贵一片惊恐,个个目瞪口呆。无可奈何之下,隆裕太后即使眼泪汪汪,也只能选择退位保命之举了。

千秋万代终是梦,俱往矣,换了人间。清朝二百六十八年,入关后从摄政王多尔衮定都燕京开基,最后也是以摄政王结束,莫非也是天数所致。

(选自《这才是晚清》)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