枪顶小日本脑门,我差点被开除军籍

落了灰的回忆 收藏 13 854
导读:这事发生在2002年9月: 我于1999年12月入伍在成都军区某特种部队服役,2002年3月在峨嵋山脚下举行全军教导队会议,我们部队抽调了大约两百人担任保卫工作.如果不是在野外看军事演练,会议及食宿一般都是在峨嵋山脚下的红珠山宾馆举行,我那时负责宾馆门口警卫.由于会议级别比较高,来参加会议的几乎都是各军区(兵种)将军级的首长,那时真是将星如云,我也有幸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将军,所以保卫工作也特别严格.光是宾馆大门口随时都有5-6名持枪警卫,峨嵋山脚下各个路口都有地方警察和部队的人共同执勤.由于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事发生在2002年9月:

我于1999年12月入伍在成都军区特种部队服役,2002年3月在峨嵋山脚下举行全军教导队会议,我们部队抽调了大约两百人担任保卫工作.如果不是在野外看军事演练,会议及食宿一般都是在峨嵋山脚下的红珠山宾馆举行,我那时负责宾馆门口警卫.由于会议级别比较高,来参加会议的几乎都是各军区(兵种)将军级的首长,那时真是将星如云,我也有幸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的将军,所以保卫工作也特别严格.光是宾馆大门口随时都有5-6名持枪警卫,峨嵋山脚下各个路口都有地方警察和部队的人共同执勤.由于此宾馆是森林宾馆,里面到处是参天大树,宾馆里面几乎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并且大部分都是带有实弹.我那时是一个班警卫的领班.

有一天我们的执勤时间大约是下午18点左右在宾馆大门口.从老远我就看见一大帮人朝宾馆走来,其中一人还扛着个小旗,一看就知道是个旅游团.我很远就朝他们挥手示意让他们不要过来,可是他们不知道是没看见还是怎么的,还是走了过来.(本人特喜欢看动作片,所以警惕性还是很高.我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宾馆门口这么多人荷枪实弹的你还敢过来.会不会有坏人混在里面搞破坏呀,我做梦都想逮个间谍什么的立个功,只是和平时期这样的机会太少了)我左手一挥大声喝道:站住!右手同时已经放到手枪套里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咱们中国的(因为我听书上说中国人就是日本人他的老祖宗,所以要不说话还真他娘的分不出来呢)旅游团,所以就“老乡、老乡”对他们挺客气的.后来旅游团里有个带帽子的开始说话了,我一听,声音怎么就那么熟悉呢,(因为小时候什么地雷战.地道战.平原游击队等抗日片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小时候玩游戏也经常学学电影里面的日本鬼子讲话:死啦死啦的.八格亚鲁.鸭子滴滴的….)仔细一听,原来是日本鬼子,再仔细一瞧,他娘的,戴的帽子上居然还有个太阳.我大手一挥,命令他们马上离开.带帽子那位小日本竟然给我来了句“八格亚鲁”,我可知道电影里小日本骂人的时候最爱说这句鸟话了.我大怒,冲上前,右手提着手枪,左手一把把它给拽了出来(俺可是1米8的身高,83公斤的体重,那小日本大约就1.7米左右.人也很消瘦,和日本那个前首相小犬纯一郎长得很像),将手枪顶在它脑门上,让他蹲下。

这时,有几个人日本人举起相机准备拍照,我的几个战友也挺机灵的,将枪指向那几个拿相机的,并打着不得照相的手势。那几个举相机的日本人也挺知趣的,乖乖的将相机收了起来.被我拽出来的那小日本开始还给我装强硬,以为我不敢把他怎么的.其实,遇到我算它狗日的倒大霉(我平时最恨日本人了.想想日本人杀了我们多少同胞,奸淫多少姐妹.掠夺了中国多少财产,我想是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对这个民族恨之入骨的),看它那嚣张样,我对着它的腿一踹,同时左手往后一拉,那小日本“叭”的一下子就摔在地上.我将手枪一拉,将子弹顶上膛.我的几个战友也端起枪如临大敌,我摘下它那顶印有太阳的鸟帽子随手就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大声对它吼道:“在中国的土地上不允许有日本国旗图案乱出现!(看那小日本鸟样可能它也听不懂)“旅游团的其它人都赶紧散开了.那导游可吓坏了,上来向我解释,还说我有损中国军人形象,我正在气头上,哪有闲心听他解释呀.我大骂他汉奸.导游赶紧跑到宾馆门口旁边的派出所里找来警察.那几个警察一听原由,就说:你们闯岗活该,再闯很可能就会被当场击毙.说完了就走了.

这下我可威风了,一脚踩在地上那小日本身上,对他也乱骂了一通,可能那王八听不懂.不过看他那鸟样可能是被我的气势给吓坏了,全身发抖了.后来连长带着应急分队赶过来.让他们赶紧离开,不要影响警卫执勤.那导游赶紧拉起那小日本走了,临走时我还指着那小日本的脸用英语大骂道:“发克哟!”连长狠狠瞪了我一眼,我就不敢再发话了.等旅游团走后,连长立马将我带到一个小房间将我关了起来,让我深刻检查.那时我已经是一级士官了,部队的条令条例我也没少学,我早就知道我这种行为被部队领导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搞不好事情闹大了开除我军籍都有可能.

关了我一晚上,(其实我非常想不通,想想日本当年侵华烧杀淫掠,无恶不做.杀害了多少中国人,连它娘道歉二字这么多年了也懒得说,我不就踹了它一脚吗.竟然把老子关起来)结果我一个字都没写.反正已经干了,听天由命吧.这样的错误就算开除军籍押送回家也值了.又不是什么丑事.晚上我可是呼呼大睡,第二天一早连长将我从床上拽了下来.大声吼掉:”你他娘的还睡得着呀.我赶紧站在一旁,一声不吭.(本来准备抗议几句,可连长曾经是我的新兵排长,我到部队连走路都是他教的,我底气不足呀)连长训了一个多小时,还说如果投诉到外交部可能会引发外交纠纷的.有损中国的国际形象.还说我要是真开枪.我的几个脑袋就得搬家.(我表面上点头服软,不服软不行呀,我们连长他也是个粗人啦,等会再关我个几天,回到部队再接着关我个十天半月的话,我哪受得了呀,那不是自讨苦吃吗,好汉可不吃眼前亏呀),我当时立马就"深刻反省"了自己的"错误",看连长当时表情,对我的"口头检讨"还是比较满意的,结果回到部队连里警告处分一次,全连集合作检讨.此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后来我才知道是连长将此事压下来没上报.如果上报到政治处,那我可没这么轻松呀.2004年底我退伍时问连长为何当时对我那么轻的处罚.连长告诉我,他老家是山东的.爷爷小时候就差点被日本人打死.他也非常恨日本人.只是当时他是领导,要克制处自己情绪,不能象我个小兵一样冲动)……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