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公安部发言人:我们在网民骂声中听诤言

血拼三十年 收藏 4 609
导读:人物档案   武和平,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公安部宣传局局长。   对话背景   2003年,我国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把一批新闻发言人推上台前。曾任开封市公安局局长的武和平,当年因为指挥告破轰动一时的“九一八”特大文物盗窃案,还真实参演电视剧《九一八大案纪实》,成为家喻户晓的警界明星。这个习惯了与罪犯打交道的刑侦专家,却在公安部新闻发言人的位子上坐了多年,与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主任毛群安、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被称为政府新闻发布领域的“三剑客”。多年的实践和思考让武和平对新闻发言人

人物档案


武和平,公安部新闻发言人,公安部宣传局局长。


对话背景


2003年,我国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把一批新闻发言人推上台前。曾任开封市公安局局长的武和平,当年因为指挥告破轰动一时的“九一八”特大文物盗窃案,还真实参演电视剧《九一八大案纪实》,成为家喻户晓的警界明星。这个习惯了与罪犯打交道的刑侦专家,却在公安部新闻发言人的位子上坐了多年,与卫生部新闻宣传中心主任毛群安、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被称为政府新闻发布领域的“三剑客”。多年的实践和思考让武和平对新闻发言人工作感悟颇深,在新著《打开天窗说亮话》中,他谈及在网络时代新闻发言人工作面临的挑战,说“这是需要说话的时代”。


在“板砖”中提高公信力,在网民监督下做好工作


中国青年报:互联网和新媒体的快速发展,是否对新闻发言人的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武和平:2002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试图推行新闻发言人制度,在当年领导同志的讲话中写进了“建立政府三个层次的新闻发言人制度”。2003年,从天而降的“非典”劫难让新闻发言人制度初步建立了起来。2007年,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以立法的形式确定政府部门面对突发公共事件“一定要说”的新政。


由于具有“天下媒体一网收,上天入地遍全球”的神通,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着社会政治生态,它已经成为一个“个人编发、公众阅听、大众评论、集体交流”的舆论广场。面对网络上变幻莫测的舆论环境,面对复杂的国内、国际形势,我们需要更清醒的头脑和理智的判断,我们要敢于面对、善于倾听、真诚回答。“在网民的骂声中听取诤言,在咒语中体察民情,在板砖中提高公信力,在网民监督下做好工作。”一位网警曾经这样总结道,我认为这个也可以作为回答。


中国青年报:在网络时代,面对复杂的情况和繁多的消息,新闻发言人应该如何发布信息,应该如何选择时机与形式?


武和平:我们要了解网友的个性特点,他们中的很多人具有正义感,具有怀疑主义的精神,热衷散布小道消息,希望自己是“包青天”,大多具有干政心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利用好网络平台,在第一时间发布信息,使官方声音与民间的舆论衔接。我们不发布信息,网络依然会报道,但是我们却失去了好机会。我们越避而不谈,网友越会认为我们在耍赖、逃避和隐瞒事实。在发布信息的时候,我们应该尽可能避免官话、套话、虚话和永远正确的废话,以及枯燥虚假的数字,而是应该及时发布鲜活的能打动人的信息,应该会讲故事。面对网络说话,不要心存侥幸,也不要怕。


中国青年报:这是否意味着,新闻发言人要善用各种新媒体?


武和平:对。麦克风你不去抓,别人就会替你抓,这个椅子该你去坐,你不坐,别人就会坐了。目前,公安系统的政务微博很多做得很好,比如,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世渠的微博在打拐过程中就发挥了巨大作用。


现代社会,只做不说,等于没做;未说未听,没有发生;不说等于有鬼,沉默等于默认坏事就是你干的。因此,要做到善说、早说、真说、主动说,与公众建立一种和谐的关系。


在社会安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发出声音,会大大减少公众的误读


中国青年报:你说发言人要“打开天窗说亮话”,那你觉得这个“亮话”应该怎么说,说到什么份儿上合适?


武和平:2005年的一天,我和部里的一位领导坐在一起聊天。他问我:“发言人先生,你认为公安部的信息对外可以讲几分?”“二八开吧!”我几乎不加思索地回答。他继续问:“比例倒还清楚,哪二哪八呢?”作为一个有30多年警龄的老警察,我始终记得我学过的侦查保密课的内容,就再次脱口而出:“说二保八,该保密的内容打死也不能说。”“要是这样,看来这发言人还得另选高明!”这位领导打断了我,“我告诉你,公安部包括全国公安机关,百分之八十的事情都要向公众公开,要你来当发言人,就是要解决警察不愿说、不敢说、不会说的问题。我们整天喊着要走群众路线,事到临头为啥缩回来?从明天起,你就大胆给我说,说错了也不怕,我来给你当后台!”按此精神,我索性将每月的例行发布会变为每周一次,大量向公众提供社会安全信息。实践证明,在社会安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发出声音,会大大减少公众的误读,降低社会风险。


中国青年报:有人说,在中国,新闻发言人是一个高危职业,有的人不说话可以获得提拔,有的人说得多却有可能因一言不慎而下台,你如何看待新闻发言人的这种现象?


武和平:这确实是一个不可回避的话题。但是,我并不同意新闻发言人是一个高危职业的说法,应该说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职业,从事这份工作的人应该不断学习并获得自我提升。如果一个新闻发言人能够成为一个思考者,成为一个行业的专家学者,能够学会良好的表达,我相信这个职业是一个自我展示的舞台。这里,首先要回答的是,新闻发言人代表谁这个问题。当本部门的利益与国家利益相冲突时,新闻发言人应该怎么办?应当维护谁的利益?在这两者之间,新闻发言人必须把握好度,既做好本部门的代言人,又要立足于职业底线,在事实和真相面前,不可文过饰非,唯领导马首是瞻。否则,覆巢之下无完卵,只能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定位就出了错,态度就会有问题,再纯熟的技巧也只能引来误读和愤怒。


中国青年报:在你看来,新闻发言人应当如何处理与媒体的关系?


武和平:我曾苦苦思索新闻发言人和媒体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为何平日里相安无事,一遇事就全不给面子?为什么明明你提供了百分之百的正面信息,他的报道还是会出现负面解读?有时你不经意间释放的信息,他反倒妙笔生花?后来我发现,政府关注的是常态化的正面信息,而媒体关注的却是非常态事件。所以,政府要善待媒体,媒体也要把握好“度”和角度。总的来说,媒体的报道要采取善意的批评、理性的建议,而非愤世嫉俗的丑化与损害,从而与政府共同营造利于政府行政、利于释缓社会情绪的同向效应。另外,政府要坦诚面对媒体,主动接受监督。一个执政为民的政府,没有不可为人言者。让人说话,让媒体说话,天不会塌下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