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的尼姑的自述--请不要叫我芷若

我是死神001 收藏 32 3265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偷情的尼姑的自述--请不要叫我芷若

尼姑的真名叫俞丽丽

偷情的尼姑的自述--请不要叫我芷若

住在北京一地下室

偷情的尼姑的自述--请不要叫我芷若

现在住的地方(连窗户都没有)

(转至猫扑网)

首先我不是一个尼姑,更不叫芷若;我叫俞丽丽,但我的确有颗想出家的心。

其次那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城市管理者,他是一个黑车司机。是一个我想感激的好哥哥。

夜深了,我耳边总会想起巴固山里孩子们的哭喊:俞老师,别走。。。

去洗手间接了自来水喝,北京的自来水有骨子腥腥的味道,但还可以喝,我还会想起孩子们张开粘满泥巴的小手,手里是他们摘的野果。说:老师,你吃!

那时,虽然生活清苦,可我还有尊严。可现在,我连人尊严都没有了。很多人说:人的尊严是自己给的,我想说一切见鬼去吧,我曾经尊严过。可我的尊严被社会的残酷给吞噬光了。

我无数次的想放弃自己的生命。我知道大家会说:你去死吧!我想这步早晚都要走的。可我连死都不怕了,我还怕什么呢?

于是我剃光了头发,找到了黑车大哥,拍了那几张照片,自己录了那段视频。发到了网上。我甚至找过那些网络推手。希望她们能帮我,帮我出名后,可以改变我的现状。可我后来发现,他们都是骗子,当知道我没有钱的时候,就骂我是牛逼、去干活吧、别做梦了之类的话。我是在做梦。这个梦就是想搬出地下室。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我之前也曾对别人说过。可现在我也成了一个被别人“可恨”的人了。甚至,我现在还算是个人么?

20岁的时候,我师范学院毕业,被分到了希望工程里的那种大山里的小学当老师。

24岁的时候,因为我的一切被村民偷光,我伤心离开了那里,离开了那些爱我的孩子们。

25岁我一个人跑到西安,出了车祸,我的一条腿成了残疾。因为没有钱,我的韧带一直没能接上。

后来我一个人来到了北京,我拖着一条残疾的腿。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我一直租最便宜的房子,连地下室都住地下三层。我在洗浴中心当过足浴工。可我的残疾让我因为形象问题,连这样的工作都失去了。我甚至失去了生活的来源,可我再也没有勇气回去。回到孩子的身边。。。

我现在让自己走上了绝路。我要用网络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没人给我炒,我就自己炒自己。我发自己的照片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之前还有两个和尚在行骗。我并没有行骗,也从来没有说自己是个尼姑,是网络上的道听途说以讹传讹成了你们看到的尼姑偷情。我只是想剃光头发,想从新开始生活。想努力搬出地下室。

很多人说我恶心,说我炒作。你们可以对我恶语相加。但这都不重要。我连饭都吃不上了,我已经早就没有了做人的尊严。我要努力,我要借用网络的力量来重新找到新的求生方式,尽管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未来在哪里。但我已经没有退路。我要搬出地下室。

我做事情很执着,你们可以说我很恶心,是妄想症患者。但我已经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我会一直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夜深了,我唯一想对我曾经的学生们说:“孩子们,对不起,你们千万别学老师。我早已不配做你们的老师了”。

我要对互联网说:我要继续走下去,我要用网络把自己变成异类。我要成功,可以吗!可以吗!!可以吗!!!

夜深了,做为一个70后的女屌丝。还在心里呐喊,我的泪已干。

(转至猫扑,亲们,我们的底线到底在哪里?)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不会吧,我们这社会真的容不下一个70后师范文凭的女人吗?有点残疾也不至于吧。哥也是70后,哥只是职业中专毕业。凭着一技之长哥找工作就跟玩似的。但哥对工作的要求和期望都比较现实,不过高最求。现在生活虽然清淡的但还过的去。感觉你还是不务实或者你的最求过高了。就凭你生活真的不会那么难。

如果你的经历是真的我同情你但不支持你也鄙视你,我要说你这人懒惰和虚荣心太强,你师范毕业最起码可以当个私人幼儿园的教师啊每月虽然不多但是2000-3000块还是有的而且特好找工作,就是给人家当服务员卖东西按我们小县城这的来说管吃管住一个月还得2000块而且老板们还的哄着你怕你不干了。等你有点钱了也可以自己开个幼儿园或别的买卖,哪句话说的好尊严就是自己挣的,非要作践自己谁也没办法。你不要口口声声的说你的那帮学生博取同情,你不配真的。你现在已经丧失了一个做人基本的底线,你现在正在想哪个凤姐 特别是哪个干露露靠拢 。

本文内容于 2012/4/16 19:07:47 被huazhiqiao编辑

14楼jw16jw

事实也好,炒作也好,唯一说明了心态不平衡。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