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一季度的GDP,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07995亿元,同比增长8.1%,低于此前普遍预测的8.4%,创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新低。这一数据其实在之前公布的三月份进出口数据大幅回落时就已有所预兆。三月的出口贸易增长7%,而进口增长回落到9%。

如果说出口更多反映了海外经济的低迷,那么进口增长的快速回落,表明所谓的内需市场基本没有启动。而在地产、汽车受调控和优惠政策取消后销量明显下降,整个国内内需市场出现低迷状况。此时,三驾马车纷纷熄火,经济着陆必然加速。

与经济数据的低迷相比,年报的一边倒更令人担忧。从已公布的1500余家上市企业的年报来看,总净利润1.5万余亿元,增速13%左右;而五大行加上中石油和中石化的净利润达到8800亿元之巨,除去他们后剩余企业的增速为负数。“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垄断企业占据了太大的利益,侵蚀了整个非垄断企业的成长空间,此时国内经济高呼转型,如果蛋糕只有那么大,那么所谓的转型必然是原有蛋糕的再分配,简而言之“破垄断,才能谈转型”。此时国内经济虽还不至于像美国1932年的大萧条,但对于当时的“罗斯福新政”应大胆借鉴,取其精华。

证券市场上鼓励蓝筹,如果我们的蓝筹就是上述的那些垄断企业,那么这些企业也只能在国内一股独大,体制的落后必然导致生产力下降进而竞争力不足,看看我们的中石油、中石化、工商银行,再看看海外的埃克森美孚、汇丰银行、苹果、IBM,一家上市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的以简单的利润来做比较,还是应以消费者的感受和股东的回报来评判。同时这些所谓蓝筹企业的轻松获利方式和在资本市场上不遗余力的融资丑态使得整个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被扭曲,投资者亏损累累。

近期温总理提出要打破银行垄断利润,同时周小川行长在温州提出“创新允许试错”,而深圳启动重大金融改革,一场新的改革和转型正以星星之火在全国展开。我们期待着改革的成功,更希望转型带来中国经济的再一次强盛,回顾“股改”带来的大牛市,投资者们明白行情的牛熊关键并不简单在于经济,此时行情若来,必然是改革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