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军队精神传统述略[作者:袁玉成 莎日娜]

daitunongfu 收藏 0 976
导读:德意志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对德意志人而言,“战争成为经常的职业”(恩格斯语)。世代争斗的生活造就了一种世代相传的、似乎理所当然的观念:可以用流血的方式获得东西,如果用流汗的方式获得,将被视为软弱无能。在战场上成为英雄成为颂扬和追求的最高美德。虽然德意志军队的存在形式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变化,但军队精神却得到很好地传承和发展。 一是日耳曼时期“蛮族”的好战尚武。作为德意志民族的祖先,日耳曼人塑造了德意志好战的民族性格,是德意志军队精神的“源”。“日耳曼人”意思就是令人生畏的好斗的士兵。日耳

德意志民族有着悠久的历史传统。对德意志人而言,“战争成为经常的职业”(恩格斯语)。世代争斗的生活造就了一种世代相传的、似乎理所当然的观念:可以用流血的方式获得东西,如果用流汗的方式获得,将被视为软弱无能。在战场上成为英雄成为颂扬和追求的最高美德。虽然德意志军队的存在形式伴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变化,但军队精神却得到很好地传承和发展。

一是日耳曼时期“蛮族”的好战尚武。作为德意志民族的祖先,日耳曼人塑造了德意志好战的民族性格,是德意志军队精神的“源”。“日耳曼人”意思就是令人生畏的好斗的士兵。日耳曼人有好战尚武之风尚,古希腊的普卢塔克最早给我们勾勒出有关日耳曼人生活方式的特征:“他们是些野蛮的战士,男子既不善耕作,也不善航行,他们只知道一种职业、一种技术,即不断战斗,并打败一切抵抗者。”好战的日耳曼人建立起原始社会的军事民主制,当时的这一制度是进取型的,充满活力,其活力的强劲持久在对罗马的侵占中得到了充分的显示。日耳曼人视战争为荣耀。“对日耳曼人来说,出于勇敢和强有力的行为都不会令人厌恶。”日耳曼人对荣誉的顶礼膜拜,士兵不仅珍惜自己的荣誉,同时对拥有至高无上荣誉的英雄崇拜备至。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价值观念为日后军国主义传统奠定了心理基础。

二是条顿骑士团的宗教献身。创建于1190年的条顿骑士团,亦即德意志宗教骑士团,是德意志历史上普鲁士王国的真实缔造者。作为一个典型的军事组织,它以强悍的骑兵为主体,作战骁勇异常。骑士团强调以纪律、义务和秩序为特征的宗教苦行生活。他们为宗教教化而来,不乏宗教的狂热与仇恨,历史学家特莱希克对此有着如下的描述:“在骑士团的规定、法规和管惯例中,直到今天我们还可看到,统治人和利用人的艺术在这里发展到了何等高的程度。一个人在发过安贫、守贞和服从这三个誓言之后,就成为骑士团的一员……在这种可怕的纪律中,在一个总是使得骑士团显得光荣、崇高而个人渺小可怜的世界里,培养了无私的奉献精神。”1225年条顿骑士团作为“德意志化”和“***化”的工具去镇压抗拒***的普鲁士人。历经六十余年的征战与拓殖,建立起了普鲁士骑士团国家。“这种以前以宗教和来世生活相联系的苦行戒律和奴隶性服从,如今转而为政治性的国家服务,条顿骑士团的行为准则成为普鲁士军官团法规的基础。”

三是普鲁士军队的“铁血”荣誉。普鲁士在历史上是被称为“为战争而生,在战争中成长”的国家,尚武精神是其突出的国家特质。“普鲁士不是一个有军队的国家,而是一个有国家的军队。”军队不但巩固了普鲁士的极权专制统治,军事征伐也给普鲁士容克贵族带来了巨大的利。至1780年,普军人数已经扩充到24万人,平均每32个居民中就有一个士兵。普鲁士变成了“和平时期的兵营”。身着“国王的制服”的军官在社会上享有特殊的地位。军官们认定:为国王服务是最大的荣誉,它比赚钱更重要,而荣誉的获得仅仅来自于纪律。在国王拟定的《战争总则》导言中也强调:纪律是“国家的荣誉和生存的基础”。普鲁士军队也因此逐步树立了:遵守纪律、守口如瓶、尊崇权威、服从命令以及为了祖国和国王而英勇无畏的道德规范。仰仗着军队在国家中的特殊地位,普鲁士赢得了“欧洲强国”的声誉。从1848年到1870年,信奉“铁与血”的普鲁士军队依靠三场王朝战争促成了德意志民族国家的统一。政治服从、“国家利益至上”、“王的臣仆”和“军国主义”等观念直接造就了普鲁士的精神传统。被誉为“讲坛上的俾斯麦”的特莱希克曾露骨地鼓吹:“军事荣耀是一切政治的基础,而在德国的丰富的荣誉宝库中,普鲁士的军事荣誉是一个明珠……”

四是第二帝国的军事殖民。军队作为国家统治阶级意志的强力执行工具,其整体精神塑造,与统治阶级的需要有高度的一致性。第二帝国的大工业家和大地主出于利益的需求,强烈渴望把德国从大陆强国变为世界强国,受普鲁士精神和传统影响深重的德皇威廉二世开始执行“世界政策”,即以强大的帝国军队为支撑,“向海外扩张殖民地,掌握制海权,争霸世界:‘定叫海神手中的三叉戟(即制海权)掌握在我们的手中’”。威廉二世宣称:“把德意志帝国锤炼出来的是士兵和军队,而不是议会决议。”他在新登皇位后发布的第一道圣谕不是《致我的人民》,二是《致我的军队》:“我和军队是一体,我们天生互相帮助,不管上帝的意志是要给我们和平还是风暴,我们都将站在一起。”此时的军队自信满满,既忠于皇权,崇尚“权力意志”,有蔑视一切和平民主,始终和“刚愎自用、唯我独尊”的德皇“一体同心”。至此,“对军事力量的崇拜及其狂热和一个国家疯狂的对外扩张相对结合时,军国主义才具备了其完整的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第一次世界大战正是普鲁士军国主义的巅峰之作,也是德国军国主义的形成之时。

五是纳粹德国军队拓展“生存空间”。历经四年血腥战场的第二帝国军队并不认为一战战败是军队自身的原因,反而认定所向无敌的帝国军队背后一直饱受犹太人和共产党的骚扰,是“背后的匕首”给帝国及帝国的臣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英法等战胜国的强力压榨、世界经济危机的深度困扰、政党政治的无尽争吵……德意志军队尽管历经魏玛共和国时期的谷底深渊,但心中对武力的尊崇,对强权公理的认同,对军事胜利的向往,让军队始终背负民族的仇恨和深埋“血战强国”的期许。军国主义、种族主义等法西斯思想渐攀新高峰,加之纳粹党的推波助澜,“纳粹法西斯产生于民族受到挫折的土壤上,这种挫折极易逆反成一种民族复仇主义;而纳粹分子又认为,‘德意志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有权统治世界。因此,纳粹主义不仅要求恢复本民族‘原有的地位’,而且要把‘生存空间’作‘无限的扩大’。”在纳粹德国,战争不仅仅是一种手段,而且成为一种“目的”本身。二战中的浴血征战和嗜血杀戮为我们展现了强大却反动、勇武却矛盾的纳粹德国军队。

六是联邦德国军队“着军装的公民”。战后的德国对纳粹侵略历史和战争暴行进行了深刻的反思,立法规定军人是“着军装的公民”,突出强调军人是与普通民众密不可分的关系,消解法西斯军国主义思想的遗毒。军队摆脱了过去“国中之国”的地位和唯我独尊的观念。德军设有名为“内部领导中心”的机构专门负责军人的思想教育工作,在充分继承“纪律、服从、勇敢、荣誉、守时、严谨”等传统军人品质的基础上,还教育每个军人:一要拥有自由的个性个人格;二要作为国家公民,有责任感,对自己行为负责;三要随时准备履行自己的使命。“着军装的公民”既是当代德军精神教育特别是政治教育和法纪教育的一条主线,又结合了德意志军队历史特性,使军人对自身职责、义务和权利有了更为正确的认识和理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