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余年

夕阳下面,迟暮老年在念,战场的喧,忘不掉的硝烟在弥漫,心在恋。剑,指苍天,却无力水边。顷刻之间,烟雨却已弥漫,整个水岸,忘掉一切的蓄愿,身后淡去红颜,战歌消声耳畔。剑,对苍天,只留下一地间,雨的碎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