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说起昨天申花比赛中没有了主教练,朱骏在电话那头有点来气,“他不肯进休息室,也不肯在出场名单上签字,最后只能由副领队严翔代签。整个过程,严翔都录下来了……”


昨天赛前5分钟,本来准备在包厢里看比赛的蒂加纳突然起身,以身体不适为由,叫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虹口足球场。赛后,新闻发布会也是由严翔代开,场面极为尴尬。看着今年大手笔投入的申花俱乐部赛后居然只能让副领队代开新闻发布会,实在让人唏嘘不已。一位老记者在离开新闻发布会时,感慨地说了一句:申花可以换主教练,但是不能没有主教练啊……


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看来,其中的细节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申花与蒂加纳“分手”谈判的焦点。


“首先,我要说,这场球,我们其实想让蒂加纳继续行使主教练职责的。”朱骏说,“而他一开始也是想这样做的。”


可之前,申花前一天的训练已由阿内尔卡全面负责,看得出,申花已经对蒂加纳的日常训练失去了信心与耐心。只是,不管出于什么原因,申花这场球还是想让蒂加纳在面子上撑一撑,即比赛时坐上教练席。


“我昨晚听说在康桥基地准备出发来虹口,看到蒂加纳要随车一起来时,队员们集体翻了毛腔,说你蒂加纳来,我们就不踢了。”朱骏说。


这个集体是个什么概念,毛腔翻到什么程度,这里面都得打问号。但这里包含的一个事实是,绝大多数队员与俱乐部内心是希望有所改变的,而且队员们都看到了俱乐部的态度,尤其是一些在蒂加纳手里踢不上球的队员。“有队员跟我说,我们有时训练都不出汗!”朱骏的声音提高了八度,“这不是瞎弄嘛?!”这里一定有夸张的成分,但训练量不足,没有针对性,是肯定的。一位熟悉申花训练情况的教练昨天中肯地告诉记者:“相比老布,蒂加纳有点死样怪气,没有激情。老布的确有水平,硬生生把一支不被看好的申花带到那样的水准。蒂加纳,真是差了点……”


是的,如果队员不出汗,那老板肯定要出汗了。


到了虹口,已经闹得不愉快的蒂加纳上了包厢,据副领队严翔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说,俱乐部后来布置给他的任务是总结申花前一段时间的得失。显然,俱乐部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的口风,已经改了,与原本还希望他坐上教练席的事实不符。


球员名单是除蒂加纳之外的其他教练组成员集体商定的,因为蒂加纳拒绝进休息室。但申花希望蒂加纳在出场名单上签上名字,于是就发生了朱骏所说的,蒂加纳拒绝了——这完全可以理解,就像出了医疗事故的主治大夫,医院罚他去挂号收费,但专家门诊诊断书上还要他的签名。


蒂加纳终于在赛前离开了虹口。据说,是感冒。反正,这时的申花对蒂加纳已经不感冒了。


不知蒂加纳获悉申花输球后是什么感受。是不是感冒会好一点?抑或是,他根本就已经不关心申花了,因为“有事找我律师谈”。


主教练不是盲肠,可有可无。申花还是需要一个主教练,哪怕是一个出席新闻发布会的主教练,哪怕是一个在出场名单上签字的主教练。朱骏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会尽快解决的。不是他辞职,就是炒掉他。”


这边用上了录像机,那厢搬出了律师团,申花与蒂加纳仿佛是一对走到离婚边缘背着对方到电信公司相互拉账单的夫妻……只是希望,这不要让人成为笑柄,更不希望,热爱申花的球迷受到伤害。


申花与蒂加纳,请你们好聚好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