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民工隐私问题(转载)

p_listen 收藏 0 21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贪官与民工隐私问题(转载)

3年前我家装修房子,一名四川农民工在我家做泥工,他告诉我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回家,老婆在家里种责任田和看管 孩子。他很想回家看望父母和孩子,更渴望 回家和妻子过一段日子,可他心疼来回的路费。他说最痛苦的日子是想女人的日子,有一天晚上他去找“小姐”性服务,花了100元钱,却心痛了他一个月。 100元钱在那时可买十多斤肉,买几件新衣服,而他的孩子是几个月没有吃肉了,孩子穿的衣服大多是用大人的旧衣服翻新做的。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去找过 “小姐”服务了。


孔子说:食、色,性也。按理人在享受“性”的权利上都应是平等的,但现实并非如此,农民工大多存在性饥渴问 题。而对 于贪官来说,却存在着性泛滥的问题。有报道说,被查出来的贪官90%以上有情妇,且性泛滥问题还相当严重。南京市车管所原所长查贵今,一夜之间侵吞“小金 库”资金110万元,用于供养情妇。这个自称“世界上最老的车管所所长”(年近花甲),常在熟人面前情不自禁地自我炫耀说:“《红楼梦》里有金陵十二钗, 我呢,有金陵十三钗……”以此来显示他的宝刀未老。

这个宝刀未老的“查老”在贪官中还不算太性泛滥的,比起同在南京为官的江苏省建设 厅原厅长徐其耀那是小滥见大滥,徐其耀完全有资格对查某人嗤之以鼻,因为他有包养140多个情妇的“骄人业绩”。还有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 期包养情妇,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这就更滥了。


贪官们真 的滥到如 此生理能量和欲望能量?不见得,要我说这是贪官身上兽欲的使然,那个海南省纺织工业局原副局长李庆普,不但是个性泛滥的贪官,还是个“另类收藏家”,他的 收藏可上吉尼斯纪录。在他的储藏室里4个带有密码锁的铁皮柜中,有着记录其本人每次跟女人发生*关系全过程的日记本95册,日记本里每隔几页用纸包卷的 则是与他发生性关系的女人的毛发。办案人员统计,李庆普收集的女性毛发多达236份。这个滥可谓是心理畸形变态的滥。 有学者说:“身体作为一种事件要 么为疾病所累,要么为性感所累。”我把这话引用在这里再恰当不过。

对于生理处于性欲旺盛期的年轻农民工来说,性压抑已经成了他们感情生活的一大痛楚。性饥渴会造成“性苦闷”、“性压抑”,有了性压抑就会有不良情绪和替代行为。

性泛滥对人的身体危害更大,美国科学家用小动物做过实验,发现一夫一妻制的小动物长寿,一夫多妻制的小动物短寿。其实不用做实验,我们也懂得这个道理, 因为中国的皇帝都是三宫六院妻妾成群,过着性泛滥的糜烂生活,因而夭折者多,长寿者少。我国自秦至清共有封建皇帝259位,其中可查出生卒年月的有209 位,但平均寿命只有39.2岁。

无论是农民工的性饥渴,还是贪官的性泛滥,都不只是生理问题,而是社会问题。 农民工性饥渴导致性压抑,性压 抑到一定程度,不仅滋生嫖娼现象,甚至还促使少数意志薄弱者走向性犯罪的道路。官员一旦性泛滥就堕落,堕落的时间越长,对社会的危害就越大。官员多养一个 情妇,就要多耗一些钱财,为了养情妇他们就贪污受贿,大肆敛财。

报道说,中国在2000年的人口普查中发现,4岁儿童的男女比例达到了将近 120比100。到2020年,中国男人的数量将比女人多出3000万。事实 上中国单身男子越来越多,单身男子越来越多固然与男女比例失调有关,但能说与官员和富人包二奶、三奶无关?其实我们也可以把女人(或男人)当做一种社会资 源,“一夫一妻”是公平社会的准则,本来男的就比女的多,官员和富人还要多占女人,这就更加使社会失衡。我想,如果包二奶养情妇的事不能得到遏制,未来的 单身汉是不是会更多?带来的社会问题是不是更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