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阮志荣,以下简称软)中将,您好:


我是从某军事网站中看到了您的发言内容。其实原本对于您的丑态我可以不加理会的,但我看到最后,有些话实在是如骾在喉,不吐不快。下面,我将本着一个普通中国公民(事实如此)的身份说出一些自己想说的话,至于您看不看得见,听不听得见,那是你的事。所谓”竖子不足与谋”,便是如此了。


此为新闻内容:”雅虎越南6月7日发表了《中国难以说服邻国》、《越南将动用所有力量保卫主权》、、《如果冲突,没有哪边可以赢》三篇文章。其中《越南将尽一切力量保卫主权》及《如果冲突,没有哪边可以赢》登载了媒体《印象越南》记者采访越南中将阮志荣(nguyen chi vinh)的发言。这些发言引发了越南国内很大的震动,诸多越南愤青的评论及附言已号招越南人民,包括妇女、儿童将扛枪上战场。如果中国继续坚持强硬立场,南海之战将很快打响。“


咱先说第一条:


问(《印象越南》记者,以下简称问):在香格里拉会议,国防部长冯光青的发言里已经用“平明二号”这一事件说明在南海刚产生了一些新的复杂的事件,你能把这说得更清楚一些吗?


”软“(”软“中将答复,以下简称”软“):越国防部长冯光青已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陈述了这件事情并回答了很多代表的提问,明白指出平明二号事件的错误方在中国,中国入侵越南专属经济区80海里,这在国际上没有哪一条法律可以承认这是对的,况且也可以把这一问题提交国际社会,由大家评说谁对谁错。


岳(本人回复,以下简称岳):”明白指出‘平明二号事件’错误方在中国“。汗,看到这里我开始了第一次蛋疼。但您听说我蛋疼,肯定会问我算是什么人,凭什么质问你这些。好的,现在我向您解释一下。

我们身为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中国历来都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智商高的人,通常都会被当做国家发言人或是派遣出使一些智商高的国家,至于我么?我是中国最无耻最下三滥的一个登徒子,所以没办法,我只配跟您说话了。

其实您的祖国越南,从理论上来说您也应该有所了解的,毕竟当年您“值得骄傲的祖国”曾算是中国的一部分,历代数次曾被征服,约有一千多年处于中国版图纸内(秦始皇),甚至国内自己出了叛乱(汉建武年间、明永乐年间),还是我们派兵平定的……哦,对了,据说你们自己写过一个叫什么《大越史记》的东西,这里面提到越南人祖先乃为炎神农氏之后裔径阳王。

好了,第一,这是你们自己祖先说的话,如果您听着不顺耳,那就自己去问您的祖先,估计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的话,而且按照你们目前乐观的估计,大约过几个月你就会亲眼见到你的祖先了,其实我也挺羡慕你的,我也想看看我自己祖先长啥样,只可惜,我们国家相对于某些国家,过于强大了,所以我们没机会,或者说没人能给我们提供这个机会。”软“中将,别激动,我的话还没说完。你知道中国人为什么被称作炎黄子孙么?具体不跟你细说,自己网上搜去,神农氏是我们中国人,你们是神农氏的后代,你们是什么人,自己掰脚趾头算算。

第二,咱说正事,解释一下我蛋疼的原因。咱们十分有必要先说说”平明二号“是怎么回事。我给您打个比喻,甲趁乙出差的时候进了乙的屋子,住了一段时间,等乙回来了之后,甲就跑了。过两天乙想回家拿点东西,正好发现甲在自己家偷东西……你懂得,其实甲不过三十公斤级的一个小混混,乙事实上却是八九十公斤级的,不成比例,乙不过是怕不小心弄出人命,所以就没计较。同样道理,你们的油船在我们的领土范围内有勘探行为,这本身就是你们自身的问题,最后还整个什么”越南经济专属区“,说白了,这在国际上的确”没有一条法律可以承认这是对的“,”况且也可以把这一问题提交国际社会,由大家评说谁对谁错“,其实我这人挺低调的,但看见听见你这句话实在让我低调不起来了。”软“中将,您就算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您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么?


现在说说第二条:


问:作为对越南外交部发言人的回答,中方说这是很平常的执法行动,没有中国军队参加,你对此有何评论和反应?


”软“:对于中国外交部说此次事件执法船只是海监船而非海军,我敢肯定说,中国海监船进入越南经济专属区200海里,完全不是争议区,可以说是公然侵犯越南主权,说是海监船,只能说是给暴力处事披上民间外衣而已。


岳:”软“兄,我发觉我怎么一看见”越南经济专属区“这几个字又蛋疼了呢?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是不明白您是地理有问题还是历史有问题,抑或是都有问题?那地方原本就是中国的,没必要说什么侵犯不侵犯。

好的,咱退一万步讲,就算你说的有理,你自己在你自己家门口穿着裤子拉屎,不小心被我闻到了,我闻到觉得恶心,我还把这事曝光了,使你名誉扫地(穿着裤子拉屎,头一次听说,下次记得穿裙子),但你为什么只敢叫唤,不敢动手呢?按照你们的道理,这属于公然对你们的挑衅,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不敢打第一枪呢?

其实说白了,你们不就是觉得,事发海域离中国大陆尚有一段距离,鞭长莫及么?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年菲律宾也曾考虑过这样的问题,并跟白痴一样提了出来:”至少在地理上,该岛屿离菲律宾很近。“,我方领导人答复是这样的:”从地理上来说,菲律宾离中国也很近。“

记得前两天,发生了两件事,第一,我方不小心把菲律宾的船只击沉了;第二,菲律宾在外张牙舞爪的军舰回国了。”软“兄,具体怎么回事不用我细说了吧?

其实菲律宾至少跟我们还隔着海,他们有所异动,我方至少得稍作准备才能收拾他们。不过,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越南与中国的边境线多长不用我提醒了吧(其实你们以前挨揍过好几次,应该比我们更清楚,远了不说,当初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都懒得占领河内)?且不说广西,光云南段就1353公里。我方收拾你们,可没必要做那么多准备,自古以来,我们揍你们屁股的时候,向来都是两路进兵,一路自云南,一路自广西,兵锋直指河内,据说你们那儿有的地方很平,比较适合装甲部队,我方据说在南方留了几千辆新式坦克(保守估计),还没实战过呢,言外之意,你懂得。

换句话说,我们收拾菲律宾,得穿上鞋再踢,怕脏了自己的脚,如果我们收拾越南,连手套都不用带。如果我们想暴力,虐你们如同虐死一只蚂蚁,还有必要披外衣?既然你们明知道我们披外衣,为什么只敢动嘴说说而不敢用手去扯掉呢?


该说第三条了。


问:为何在此次对话会议上没见提及“平明二号”这一事件,好象只是认为这是越南和中国之间的问题而不是这个区域的问题。


”软“:对于越南,这次中国侵犯主权的行动已造成怨隙。但对于国际一定要明白中国的这次行动在于让“9段线区”成为现实,但很多国家装傻,这样的话,很多国家的利益将被侵犯,如果不阻止中方停下来,是否还有一些类似的事将继续发生,此类事件将发生在何时、何地、和谁?程度又如何?

到会议结束,其它国家的代表还未得到此事件的完整信息,尚未明白此事及相关问题的严重程度,等到越方详细通报完毕,我认为他们会更加明白这个问题的本质,那就是:对于南海区域内的国家,中国正在制定出一个新的框架、一种新的处理方式叫“9段线区要求”,并使它成为现实。今天是越南,那明天将是其它国家,我要说明白,在此区域内的国家必须仔细考虑这种方式和要求是对是错,将来自己将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岳:“软”兄,听到“怨隙”两个字,我不禁开始了第三次蛋疼。“9段线区”?很多国家的利益将被侵犯?我看到这儿真是蛋疼的无以复加,其实众所周知,我国在南海有很多岛屿,的确,这些岛屿“从地理上来说”距离南海一些国家很近,但就算它贴在你鼻梁子上了,那也是我们的领土,就算我们在这拉屎放屁,你都得看着,都得闻着,明白么?

其实您扯这么多,无非就是看准了法不责众么?是的,您拉来很多国家当您垫背的,但人家乐不乐意让你拉呢?菲律宾,军舰自知不敌,夹尾巴跑了,其他国家我没发现动静比较大的,就您一人在这儿无理声高……好吧,就姑且算是大家不知道严重程度,好的,等你们详细伪造好了资料,通报完毕之后,我也会“认为他们会更加明白这个问题的本质”,那就是,“对于南海区域内的国家”,越南方面打算本着不怕被枪打的心态,想当一回出头鸟。

“今天是越南,那明天将是其它国家,我要说明白,在此区域内的国家必须仔细考虑这种方式和要求是对是错,将来自己将处于什么样的地位。”“软”兄,其实唇亡齿寒的道理是出自中国,我们自然比你们明白,我们只是懒得搭理你们,懂么?咱可以把话放在这,就算你们挑衅,就算我们动手把你们灭了,说句不好听的,你们那儿鸟不生蛋的地方咱还真懒得要,如果我是国家领导人,你们再敢挑衅,我宁可出动军事力量把你们玩个落花流水,至于本该属于你们的那些领土,我全部奉送。

我这样说,主要就是想告诉一些被越南方面比作唇亡齿寒的邻国朋友们,其实他们对你们做的,就好像日本二战时进攻东、南亚,把泰国绑在自己战车上一样,如果你们也想被越南绑上,我们自然不介意多打几拳。反正一只羊也是抽,两只羊也是赶。


第四条。


问:你作为越南军的一名将军,以你的身份来看,越南将如何应对以保证“平明二号”这样的事件不再重演。


“软”:我们将采用一种新的方法来稳定和悍卫主权,那是一种长期在和平的基本方式下的一种方法。战争谁都不想,但如果事情真的闹大我们也将采取行动而非静坐。昨天,平明二号已经出港,保卫船队增加到8艘,这也是我们的一种具体行动,防止任何侵犯越南经济专属区的事情重演。军队不直接参加,当然军队就在附近跟着以避免发生冲突,但如果到了发生武装冲突的程度,军队将肯定参加以保卫国家主权。

我们不说大话,我们没有被动地静坐,但这已经不是一种乖巧保卫主权的方法,它是一种符合时代,具有威严,拥护真理、我们民族渴望和平的一种方法,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一样,他们热爱和平,也想给一个好的形象给我们国家。我们将完全使作好国际法以保护我们的领土主权及国家财产。因此我们将通过宣传、外交斗争、对话中国及提升我们自己的保卫能力,这样,我相信类似5月26日那样的事不会重演。


岳:“我们不说大话,我们没有被动地静坐……”是的,我十分愿意相信你们的确没说大话,也的确没被动地静坐,但你们能否主动的动一动呢?其实在我们看来,你们在这方面基本上就属于冬天里的癞蛤蟆,捅一下动一下。“军队不直接参加,当然军队就在附近跟着以避免发生冲突,但如果到了发生武装冲突的程度,军队将肯定参加以保卫国家主权”,“软”兄,其实您这句话说的还是有几分道理的,至少戴着钢盔,虽说不能从实质上挡住外来的子弹,但起码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是吧?可实际上你们怎么就不明白,根本就不是一个公斤级的两个人,就算低级的人打肿脸充胖子,也不过是在倒下之前多挨几下揍罢了,这方面你应该学学人家菲律宾,虽说人家也挑衅,但人家起码明白自己是哪个公斤级的,知道对方准备拉开架子收拾他们,自己趁对方来之前先夹尾巴跑了

我在这儿看你们什么时候跑,不过,尾巴记得夹住,别像刚才那样穿着裤子拉屎。


第五条是外因。


问:在去年美国外交部长希拉里表示美国有长期利益在南海及此次香格里拉会议上美国防部长也继续表示不会放弃南海利益,中国有报道说河内很自信,请问在这样的背景下,越南在美国的战略中有什么样的利益。


“软”:我可以很自信的说,越南有足够能力保卫自己的主权,没必要借用第三方的力量加入。主权是神圣不可交换的。大国骑在我们的背上,但我们决不会妥协。


岳:这里我开始了第五次蛋疼,咱凭良心说一句,有自信是好事,但盲目自信就不太好了。如果我说,我动动手指头,地球就毁灭了,您信不信?您觉得我有自信么?其实我想说,您比我更有自信,真的,一点不撒谎,希望你能保持这种自信到开了第一枪之后。“软”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没人拿枪在后面逼你,不靠“大老板”(靠大老板还能少挨几下揍),小朋友是该打屁股了。


第六条比较有挑衅意味。


问:象有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在附近且“行动经常与宣布的反过来”,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软”:在此次即第10次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中国防长梁光烈的发言很精采,准备精细品质高,冯光青对他的发言评价很高。当然在会议上有很多代表表示中国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在实际上还有很大差别,特别是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我们希望中国以后的行动能符合梁光烈部长的完美讲话。另外中国是一个强国,很明显他也是一个大国,他刚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成就,当然也包括军事领域。如果他给我们这个区域带来稳定和平的发展,我们也很赞同和拥护他的发展,他和邻国也有友谊,也会团结在他的周围。但如果不管谁违反了国际法的规定,侵犯别国主权领土,不管他有多强大,我们不可以袖手旁观、沉默,我们将通过和平的办法,公开给世界人民评论,这样全中国人民会明白越南人民是一个热爱和拥护和平的国家。但到了丢失主权的危机发生时,那么越南人民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祖国,这一条是永不会改变的。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大国瓜分世界完毕,美国只把苏联和中国当成对手,但又有哪一位先人能够知道,30年后美国与一个小国的战争却失败了,很奇怪,难道那时世界上还没有这个国家的版图和名字?越南战胜了美国,一个理由就是依靠美国人民站起来反对侵略战争的无穷力量。我们的力量在于正义,在于热爱和拥护和平的世界人民,在于我们人民保卫祖国的决心。


岳:“软”兄,你的回答非常精彩,但我为什么不由得想起了《小李飞刀》里面的那个赵正义呢?同样冠冕,同样堂皇,虽说你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但至少人家跟你比起来,人家知道跪地求饶,可您呢?

噢,对了,你还没到跪地求饶的程度,其实我可以十分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继续这种嚣张冠冕的态度,你将和赵正义一样,终究跪地求饶。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大国瓜分世界完毕,美国只把苏联和中国当成对手,但又有哪一位先人能够知道,30年后美国与一个小国的战争却失败了,很奇怪,难道那时世界上还没有这个国家的版图和名字?越南战胜了美国……”看到这里,我是真忍不住爆粗了,特么的!您要点脸么?

其实从理论上来说,越南人还是有一些比较讲道理的,比如胡志明先生,这个人我们是非常敬重的,只可惜,他在越南人民最需要的时候撒手西归,他的离开,是整个越南的巨大损失,也间接形成了中越关系的巨大障碍。

记得二战三十年后,我们国内也不稳定,但对外还是无私的帮助过你们,我想,如果没有中国及其他国家的帮助,就算你们能够战胜美国,那最终的胜利可能也会无限期延后。

其实我们记得,你们也应该记得,为啥你们打败美国后不久,我们就发起了自卫反击战?据目击者吐露,你们竟然用我们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援助给你们的大米袋子当做临战的遮掩物!

还是那句话说得好,“小朋友不听话,该打屁股了”。


最后,借用丘吉尔的一句话来结束我对您的评价,“中国从来不缺海员,因为中国的儿童受到热爱海洋的教育,有当海军的思想准备。中国海军是一支无比强大的防御力量。因为它直接关系到中国本身的生死存亡。而越南海军,从某 种意义上说,对越南人是一种奢侈。“岳某奉劝“软”中将一句话:三十多年前,我们打过一次,此时,如果小朋友还不听话,我们是不会介意再打一次的。



说白了,我还是一个中国的普通公民,但我听“软”兄你说话,实在是蛋疼的受不了,真的,愚直之言,幸勿见怪~



2012年4月14日


岳无双



版权所有,违版必究,转账请务必注明出处及原作者姓名。

本文内容于 2012/4/14 20:20:53 被岳无双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