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高潮》(原创长篇连载)

天生老帅哥 收藏 18 11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看着百十条大汉挥舞着西瓜刀和水喉管一阵风似地卷进大堂时,猪仔觉得一切都有点像老套的港产电影,当然,他心里很清楚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一出绝对不是什么电影故事。两个小时前,当保安阿亮把一个硕大的水晶烟灰缸拍在黄晓峰脑袋上的时候,猪仔就知道今天这祸惹大发了。寻常人等在“莞城四少”排名第三的黄晓峰面前说话大声一点了都是罪过,何况把他拍得头破血流呢?哪次黄晓峰光临中国城的时候,他猪仔不是赶紧送两个果盘一打喜力过去,嘴里峰哥长峰哥短地侍候着的,尽管丫的岁数其实比自己小得多,但是谁让江湖无辈份,拳头大的才是哥哥呢。 那个出手揍人的阿亮并没有错,中国城的保安都是退役特种兵一类的牛人,向来以胆大手黑而远近闻名,公司养着他们这帮人本来就是看家护院的。中国城是个挥金撒银的英雄地,只要兜里有钱你就是大爷,你可以拍桌打凳摔酒杯,但是如果你喝高了敢欺负服务员小妹,立马就会被揍得象狗一样爬着出去,曾经有个号称当过“中南海保镖”的家伙就因为掴了服务员一个耳光,结果就是这样鼻青脸肿从大门爬着出去的。所以当喝高了的黄晓峰在“爱琴海”包房里大呼小叫,扬言要把梁总扔进东江喂王八的时候,站在梁总背后的阿亮就果断出手了,他抄起桌上的烟灰缸而没用拳头的原因很简单,卯足了劲的话他能一拳打穿炮弹箱子,他并不想闹出人命来。挨了揍的黄晓峰也没有错,在他和中国城老总梁伟雄喝光第二瓶轩尼诗的时候,晕乎乎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个想要中国城股份的念头来。虽然他才刚刚过完24岁生日,但是凭着官拜海关关长的老爹,凭着天生就长袖善舞的玲珑手段,别说在这莞城一呼百应了,就是在省港两地他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今天他只不过要十个点的干股而已,对面这个肥头胖耳的香港佬居然不识抬举,于是他借着酒劲说了几句气话,难道这就该揍他?这就敢揍他?梁伟雄当然更没有错,身为中国城的总经理,他的职责是为背后的几位股东大佬日进斗金,而不是拿股份当人情随便送给哪个鸟人。看着鲜血从黄晓峰被砸破的脑门上汹涌而出,看着那个和黄晓峰形影不离的保镖“乌鸦”扶着主子消失在雕花大门外面,猪仔心里想着,连这个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乌鸦也没错,他做了他最应该做的事情。瞅了一眼在地毯上那几滴还未干涸的血迹,猪仔不知道整个事情他妈的错在哪儿了,但是他起码知道,现在赶紧安排后事肯定是没错的。作为一名娱乐部经理,猪仔处理突发事件的职业素养无可挑剔,半个小时之内,他让人送走了还没醒过酒来的梁总经理,劝走了大厅和包房里的所有客人,疏散了全部的保安和男性服务生,于是这家莞城最大最豪华的娱乐场所顿时成了一个女儿国,空荡荡的大厅里灯光音乐仍然旖旎,服务员们仍然亭亭玉立在各自的位置上,猪仔挑了一个离门口最近的散座坐下,然后点起一支香烟静静吸着,他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因为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那群凶神杀将进来的时候,他除了小腿肚子有点发抖之外,大体上还算比较镇定。浑身毛发浓密的猪仔其实是个典型的温柔小男人,他相信自己平日里对黄晓峰的恭顺孝敬可以当做救命稻草,因为黄晓峰不止一次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过,他随时可以去黄晓峰的银龙保龄球馆混口饭吃。为首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四下扫了一眼,用手中的水喉管朝猪仔一指是梁伟雄,给我死出来!”看着那两扇鼓鼓囊囊的胸肌,猪仔暗暗做了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各位大佬,有事慢慢讲啦”“丢你老母,几时轮到你出来说话”让猪仔傻了眼的是,直到他被几根呼呼生风的水喉管劈头盖脸打倒在地,也没见到黄晓峰修长的身影。这帮人揍他揍得很专业,不慌不忙,但是每一下都让疼他得几乎要背过气去,他只能竭力把身体蜷成一团,用双臂护住自己的脑袋。当头裹纱布手拎开山刀的黄晓峰终于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地上尿了裤子,因为有人正在考虑剁他一只手还是砍断他的脚筋。峰哥果然还念几分旧情,已经被揍散了架的猪仔好歹从鬼门关前捡回了条小命。正所谓盗亦有道,黄晓峰召集来的这些人虽然满脸粗野杀气腾腾,但是绝对不打女人,服务员们被吓得花容失色吱哇乱叫,其实是有惊无险,如此一来中国城上上下下四层楼的装饰摆设就成了他们发泄的对象,被砸得千疮百孔连根毛也没剩下。公元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举国同庆,猪仔和邹豫坐在莞城的丽晶酒店里喝下午茶,对邹豫讲这段故事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位衣冠楚楚的保险经纪人了。这个时候的莞城,穿西装打领带的只有两种人------大堂经理和猪仔这样的保险推销员。听着猪仔的故事,邹豫也觉得太像电影桥段,不过看到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年,猪仔回忆起来的时候那张胖脸上仍然有些发白,他想这厮肯定不是在扯淡,跟黄晓峰这种重量级选手相比,自己和吴建他们干的那点勾当纯粹就是小玩闹了。瞅着猪仔那两片上下翻飞的厚嘴唇,邹豫明白,约自己来喝下午茶当然不会就为了跟他讲讲故事,故事一落幕,就该轮到保险课登场了。虽然跟猪仔的关系挺好,但是毕竟还没好到能把自己摆上案板的地步,用牙签剔着牙的时候,他盘算好了给猪仔介绍一个人傻钱多的家伙当替死鬼。邹豫记得,吴建在老家张江镇有个表兄弟叫赖亮,也不知道他那个有钱的爹咋想的,给儿子起了这么个名字,反正邹豫总是立刻就联想到阿Q那个忌讳很多的脑瓜上去。这位阿亮哥的脑瓜倒是不秃不癞,就是喜欢烧包,有一次厂子里的皮卡让别人的公爵王给撞了,阿亮哥顿时觉得很没面子,于是把宝马开将出去,非要跟人家撞出个输赢来,“脑大生草”,这是吴建给他下的总结。其实说起来,吴建他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二世祖,仗着老爸的金字招牌四处招风惹雨,有时候他无法无天的疯狂举动看得邹豫都有点心惊肉跳,比如说开着辆警车出去他就敢自称是警察,跟饭店发生冲突的时候他又嚷嚷着要没收别人的营业执照。不过吴大公子从不认为自己很流氓,反而觉得自己能算半个文艺青年,因为他折腾累了的时候,偶尔也会读一读什么人物传记,而与他类似的公子哥儿们只看《藏春阁》一类的东西。他把中文系毕业的邹豫视为知己,经常说邹豫搔着了他的痒处,邹豫则认为他对朋友绝无二话,为人十分仗义,因此自从在一次斗酒中认识之后,他们就迅速地臭味相投起来。

2529字数

本文内容于 2012/4/24 10:38:37 被你的眼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