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部队我们男兵也用过卫生巾

落了灰的回忆 收藏 0 1048
导读:在部队每年都要有几次拉练,我记得在我当兵第一年的时候,第一次出去参加拉练,我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不知道班长又要怎么整治我们!毕竟授衔之后的训练让我们彻底服了班长的智力和体力,一天不下四个五公里,趴在雪地里不少于一小时的距枪瞄准和同样不少于一小时的高底姿葡俯前进…… 在拉练头天晚上,班长让我和另一个同年兵去服务社买一包卫生巾,这叫我蒙了一把.. 倒是战友满不在乎的问一句:"班长,要夜用型还是普通型啊?'' 第二天一早,班长拿着那包军营里罕见的物件把我和战友叫进卫生间说"把这个垫上!'' 我说

部队每年都要有几次拉练,我记得在我当兵第一年的时候,第一次出去参加拉练,我心里一个劲儿的打鼓,不知道班长又要怎么整治我们!毕竟授衔之后的训练让我们彻底服了班长的智力和体力,一天不下四个五公里,趴在雪地里不少于一小时的距枪瞄准和同样不少于一小时的高底姿葡俯前进……

在拉练头天晚上,班长让我和另一个同年兵去服务社买一包卫生巾,这叫我蒙了一把.. 倒是战友满不在乎的问一句:"班长,要夜用型还是普通型啊?''

第二天一早,班长拿着那包军营里罕见的物件把我和战友叫进卫生间说"把这个垫上!''

我说:“垫哪儿?''

班长说:“脚下,当鞋垫儿!不恶心的话两腿之间也垫上!''

军命难违,我们脚下垫上了,可让我们垫在档里,那是决不执行的,何况班长也没强迫我们.

可后来我还真是后悔了!原来我被安排举旗,我那同年兵背子弹箱并和我换班儿举!

头一天走了四十多里,别的新兵脚上打了泡,可我和我战友楞是没事,还真得感谢那玩意儿的保护.不过没那么神奇的吸水功能,被我俩踩的薄薄的一捏能出水.好在还有备用的.

举旗的滋味真是不好受,那旗杆是不锈钢的,二十多斤,加上身上的被包和枪就是百十来斤,几个新兵连一照面就交上了劲,队伍把娄儿的跑,红旗一倒或跟不上的连队就成了一群羊.

我和我战友轮着扛一路领先,这时候才知道尖刀的厉害了.看着班长的笑容,我们心里有底了.一路上我们又是急行军又是就地隐蔽还要处置突发事件,折腾了好几天,不过每到晚上我们才能吃上炊事班大爷的水煮挂面,我记得光是汤我就喝了五六碗.

最后一天的科目就是往营里赶了,各连比赛.换上了新的卫生巾,感觉鞋里不是湿的了.爽!整整三十公里,连跑带走就是一个劲儿的冲!裤档里早成了水捞似的,军用裤头的硬度当兵的哥们儿应该知道,浸了汗后那滋味就别提了,当时真后悔没听班长的话,可手里又没有了.集团宣传队的姐姐们路过时我真想和她们借一条垫上.大伙儿别骂我变态,真的,那疼的滋味儿真让我想自杀!

回来后的第二天早上看到我大腿内侧磨出了鲜血!我发誓一天换一次裤头,在不能委屈了我的那儿了!那一回,我和我战友得到了为数不少的旅嘉奖!


PS:不得不感叹,人类的智慧是伟大而无穷的! 把女性产品垫脚底下,简直太有创意了!但,不管怎么样,只要对训练有效,管他是什么办法呢!战友你说,是吧!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